东京地铁

公车小说
2017-05-22 16:33:42

最后一班地铁徐徐开进站台。
凉象往常一样,夹著公文包踏入车厢。
这个时段通常是乘客最多的时候。刚下夜班的职员一脸疲倦的握著吊环有一下没一下的打著磕睡,晚归的醉汉倒在座位上胡言乱语著什麽.偶尔有几个年轻面孔,也是举著手机摁个不停.苍白的灯光下,所有人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神色。
今天,房东先生大概又来敲门了吧?凉推了推眼镜,看著窗外发呆。厚厚的玻璃上映照出一张英俊的中年男子面容。
今年37岁的长谷川凉就职於某图书出版社。虽早已坐上了发行部部长的职位,薪水和福利也多得让人羡慕。但就在3个月前,一向知书达礼的妻子小田薰突然提出离婚,於是他把所有的存款、汽车、不动产、公寓以及儿子长谷川智的抚养权都无条件转让给了她,自己则拎著行李搬进一户小得可怜的出租房中,过起了窘迫的生活。
这种不顾后果的做法,究竟该称为大方还是愚蠢?
"唉——"重重叹了口气,凉那深黑色的眼眸闪过一丝无奈,随即消逝在金边镜框下。事已至此,想那麽多又有什麽用了?
他换了个姿势,一手拎包,一手握著身边银色的扶柱。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尖在柱身上无意识地敲打出"叩叩—叩叩"地节奏。
地铁行驶到海泉站的时,上来了一位染著银发少年。他耳朵上戴了9个醒目的耳钉,黑色的T恤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一副时下流行的HIP-POP打扮。
时近凌晨,车里的乘客早就熬不住倦意的垂下头打盹,唯一留意到少年的也只有凉一人而已。
凉不动身色地皱了皱眉。那个银发少年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他身后。一只手正试探的划过自己西服的下摆,往臀部的口袋伸去......
装作不经意地往右侧移了一步,避开那只手的范围,凉把拎住包的手攒紧了几分。
似乎察觉到他的想法,刚刚那跟扑了个空的手指立刻追了过来,摸索著移动。凉咳了一声,握著扶柱的手顺势来到身后,把那个不安分的始作佣者拉开。可没过一会,那手又摸上来?!
也太大胆了吧!凉面带愠色的用力摔开那只手。这个人,难道真以为我会把钱装在那个地方麽?
"呵呵。"
身后传来少年低低的笑声。
借著车窗的反射,凉看清楚那小偷的模样。
俊美的轮廓上,一双极标致的眼睛正死死的盯住自己。粉色的薄唇微微扬起,勾勒出一个完美的笑容。
这......还是个孩子啊!
凉的怒火瞬间熄灭。这麽漂亮的男孩,看起来还不满20岁吧?如果叫来列车员、把事情闹大的话......会被送到**局里做牢吗?
一瞬间,凉突然想到自己的儿子,如果这个人是小智的话......不,我不能报警。这个孩子的前途全被我毁掉的!
也许......他只是因为缺钱而动了偷盗这个念头吧。凉想了想,空出来的手从西服内侧掏出一些零钱,头也不回的往后方递过去——
"恩?这是......服务费吗?"
身后年轻的男孩收下钱,却压低了声音凑到他耳边,不怀好意的问。
"......诶?"凉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人灼热的呼吸喷在耳垂上,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经常在这班地铁上见到你......真是的,明明穿得这麽得体,却跟这些没钱的男人一起贴在一起挤来挤去......喂,你是故意的吧?"过分的话语,却因为是从年轻的孩子口中说出来,少了一丝刻薄,颇有几分情侣间打闹的意味。
"其实......你是‘那个'吧?"象要证明什麽似的,少年的手越发过份的贴了上来,沿著凉臀部的曲线肆意的抚摸著,突然重重的捏了一下。
"啊!"凉急促地张大嘴,却拼命咽下了马上出口的叫声。
大脑象被雷劈到般,轰轰作响。
他知道了?
他都知道什麽??
怎麽会这样......他怎麽会知道自己那隐藏在心底肮脏不堪的秘密???
"你啊,少骗人了。其实你很喜欢我这麽做的,对吧?"那个声音洋洋得意的响起,他手上的动作也变本加厉地放肆起来。
"啊啊——"不要!不要......碰哪里!那只手滑到股沟,故意在那凹陷的地方一摁。凉前般的某处,像是有感应似地,微微有抬头的倾向。
太、太丢脸了!这里可是公共场所!!
凉偏过头,警告般地瞪著身后那刚刚迎上来的、近在咫尺的脸。
"喂!大叔。"少年笑眯眯的迎上他的目光,"干吗这麽**的看著我啊?"
"谁、谁**了?"凉吃惊得张大眼睛,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猥琐事情的,是自己对面这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生才对吧?
"明明就是自己很想要,干吗口是心非嘛,还真是不可爱!"少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巧妙的牵著他往右侧那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带,自己再贴了上去,宽阔的背影把旁边的视线挡得严严实实。
车厢虽然拥挤,可大家要麽在发呆要麽在打磕睡,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角落里这表情各异的两个人。
ACT.02
身后是冰冷的车窗上,旁边又是贴著海报的车厢档板,唯一的出路又被面前这个少年完全封死。
凉动弹不得的贴在壁上,努力把公文包挡到胸前,想隔开两人的距离。
"哎呀,干嘛装得这麽正经?"少年饶有趣味地看著眼前手足无措的猎物,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凉的耳垂。
"其实你被摸得很舒服的吧?大叔——"
"啊......"和之前的语调不同,凉象突然触电般地震了一下,白净的脸上迅速腾起一抹红晕,连耳垂也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
"啊呀?没想到你年纪这麽大,身体却是**得不得了啊!"少年吃吃地笑著,嘴上说著跟他外表一点都不相符的下流话,手却一刻也没停下。从浑圆结实地臀部移到西裤前鼓起的那处,然后有节奏的抚弄著,一边邪恶的笑了起来,"光被舔一下这里就硬得不行了,被男人插入时会更敏感吧?"ACT.03
"唔......"
唇瓣突然被吮住,凉还没反应过来,对方柔软的舌头已经灵活的撬开一丝缝隙,不屈不挠地钻了进来,象个东道主般四处巡视著。在碰到自己的舌尖后,马上热情的缠绕上来。
这样的感觉......似乎还不坏?
反正......我骨子里就是个恶心的变态。不是麽?凉自暴自弃的想著。
因为这个吻,让全身似乎都沸腾起来,他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公文包早不知道掉到了何处,双手也从原本扶住对方的肩膀便成一手揽住少年的腰,一手摸索著移到两人下身,抖抖索索的抚摸著。
像是得到鼓励般,海斗兴奋的扭动著身体,滚烫地**直直地顶著凉的小腹。
凉的西装不知什麽时候被他扯开,衬衣上的纽扣七零八落的不知道撒在哪个角落,海斗一边吸吮著他的舌头,一边腾出一只手,探到衬衣下去摸索那两枚早已挺立起来的**。
"唔......"凉只觉得混身象火烧般的,**被两跟手指恶意的拉扯,时不时重重拧上一把,痛楚混合著快感倾泻而出,却又因为海斗高超的吻技只能发出轻微的呜咽。好硬!好难受!要爆炸了!
凉脑中轰轰作响,他难耐地抽回舌尖,仰起脖颈,来不及擦去的的唾液顺著嘴角蜿蜒流了下来。因为眼镜被摘掉而看不清前方,双眼微微眯了起来,越发得迷离。
"讨厌!干吗露出这副欲求不满的表情!"海斗孩子气地咬著下唇,不满的抱怨著。嘴唇却离开了目标,从嘴角细细碎碎沿路吻到耳垂......
"啊——啊啊啊啊啊!!!!"当温热的舌头突然钻进自己耳朵里时,凉猛得一颤,原本绷紧的神经突然松懈了下来,火热地精数洒在少年的**还有外套上......
"呼——"刚射完精后的大脑一片空白,凉的全身软得不象话,若不是海斗揽住他,差点没滑到地上。
"大叔你好过份,居然一个人偷偷高潮了!"海斗咬著牙,脸上因为欲望也染上了层红晕,没有被释放的性器涨成了深红色,连上面的青筋都不住跳动。
似乎也感觉到不好意思,凉强撑著站稳,"那、那我也帮你......"
"不要!大叔的技术太烂了!如果真要帮的话,就让我上你好了。"海斗一口回绝,推著凉转身,去扯他的裤子。
"不、不行!"凉倒抽了一口冷气,慌慌张张探到背后想阻止少年不规矩的动作。这可是随时都会被发现的行为啊!"会被发现的——"
"不会啦!怕什麽,你不叫出声来谁会发现啊!"海斗丝毫没停下手中的工作,把凉的裤子剥到一半,拉下内裤,就急不可待的贴了上去。他宽松的外套把凉暴露的部分遮得密不透风,从后面看,只会被当成两个贴得很近的同性情侣而已。
"这不是出不出声的问题!!你这根本就在强奸!"被紧紧贴在玻璃窗上的姿势并不好受,凉挣扎著扭过头,阻止对方的行为。
他悲哀的发现,刚刚发泄过的分身在海斗的挑抖下,又有了抬头的趋势。
怎麽可以......怎麽可以这样!!!凉用力咬住下唇,克制著自己的欲望。
好吧!就算自己是个喜欢男人的变态,也没变态到愿意让一个跟自己儿子般大小的男人来上自己吧?更何况,在几个小时前,自己根本就不认识对方!!!凉在心底悲鸣,越发唾弃起刚刚被少年只用手指就玩弄得高潮的自己。
"强奸?你居然是这麽想的?"
海斗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原本开心的表情一点点冷却下去,形成一层冰冷的薄雾笼罩在面上。
"说什麽‘强奸',是通奸才对吧?"海斗冷哼一声,委屈的情绪冲到头顶,他口不择言的回击,"你敢说你刚刚没有爽到?你敢说你一点都没有回应过我?如果不是你勾引我,非要塞钱给我的话谁愿意上一个老头子啊?"
"我塞钱给你?"
像是被他的话吓到,凉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你是说我塞钱给你来让你来侮辱我?我......原来你就这样看我??"
凉的胸口像是被堵住一块巨石,被哽得说不出话来。
"哼!你们这种老男人我见多了,又想吊男人又要顾面子还要玩情趣,别以为给了点钱就可以指使人!"海斗看著他的表情,心底突然有丝不忍。他降低了声音,闷闷地别开脸,"明明就喜欢被人碰,随随便便摸两下就硬到不行;如果说强奸的话,我亲你的时候你干吗还要响应我?我要是想强奸你干吗告诉你名字?我就算精虫上脑,一堆人撅著屁股让我上,我干吗还要做足了前戏去考虑你的感受!!!"放开我。"沈浸在自责中的凉并没有看到海斗难过的表情。他木然的看著窗外,"好吧。就当我反悔了。我不需要你的服务,请把你的......拿开。"
"......"海斗咬著唇,退了一步,把涨得发疼的**移开,又顺手跟他把裤子穿了回去。
"谢谢。"凉挺直了腰,抖抖索索的整理好零乱的衣服,弯下腰,从地上捡起眼镜和公文包。低著头,一言不发的朝门口走去。
"喂。"海斗拉住他的衣角,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麽。
"请,放手。"凉停住,没有回头,声音冰冷得象机器一般。
"对不起。"
"......"
"对不起啦,我刚才......"
"我要下了。"凉用空出的手,慢慢扯回衣服,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请,放,手。"
海斗默默地松开手,看著凉离去的背影,眼神里忽然流露出一丝可怜的神色,象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车上迷情玩了女警
05-2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东京地铁
05-22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舍不得下车
05-22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赶夜路遇少妇
05-22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震淫不够
05-1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