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震到旁边的水沟里也是没谁了

公车小说
2017-07-05 01:26:18
话说马若正在埋着头,深茎款款,含茎脉脉地舔着男人的,不提防车子突然飞飙起来,车轮在坎坷不平的路面上下颠簸,顿时就把她给害惨了,整个脸蛋都扑在了彭磊的裆部,当即啃了个满嘴毛,而嘴里那根胀得硬邦邦的也跟通了电的电动玩具似的,在她口腔里上下左右的一阵乱捅,捅得她直翻白眼。

马若一张嘴吐出那玩意,扯下沾在嘴边的鸟毛,大怒道:“彭磊,你疯了是吧,谁让你开这么快的?”

彭磊急忙退档减速,讪笑道:“不好意思,没颠着你吧?”

马若犹不解恨,用力地一揪他的,恐吓道:“算你小子走运,刚才颠得我差点就一个不小心,咔嚓一下,就把某样东西给咬断了。”

彭磊冷汗直冒:“还好还好。主要是姐姐太厉害了,我一激动,就踩在油门上了。”

马若不屑道:“看你的还蛮大的,我还以为你多能耐呢,没想到也是个银样蜡枪头。还说什么九十分钟不射,哄谁呢,我看你要能坚持上三分钟,就算你能耐了。”

彭磊自尊心大受打击,发狠道:“你也太小瞧我了吧。咱俩要不要打个赌,你要是能在九十分钟内用嘴把我含,那我就算认输了,随你怎么处置都行。”

“赌就赌。这可是你说的,输了任我怎么处置都行?”马若狡黠地一笑,她对自已的技术还是很自信的,更何况彭磊在她眼里不过是个懵懂少年,受得了她强大的舌功才怪了。

“那是当然。”彭磊反问道,“要是你输了呢?”

马若自信满满道:“用不着九十分钟,现在离镇上应该还有十多分钟路程,要是到了镇上,姐姐还没把你弄趴下了,那就算姐姐我输了,到时侯姐姐我自已个掏钱开-房间,随你怎么干都行。”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下一刻,马若便使出了浑身的本身,口舌并用,深入浅出,吹拉弹唱,吸咬吮含,无所不用其极——她时而来个深喉,将深深地含进嘴里快速地吞吐,时而将抵在樱桃小口上,用舌尖撩拨着他的,时而用丁香小舌来回地舔慰整个棒身……话说这女人品箫的功夫还真不是盖的,彭磊还是第一次领教到如此一流的口技,特别是她一边小手飞快地着他的,一边用小舌头舔吸他的那两颗蛋蛋时,更是搞得彭磊飘飘欲仙,,呲牙咧嘴的直吸冷气,好几次都差点令他全线崩溃了。

亏得彭磊身负情蜂异能,又有小梅她父亲传授的神功罩体,再加上久经阵仗,经验早已十分老到,他强忍着如潮的快-感,尽量地不让自已往这方面想,在抵挡住她前几轮强大的功势后,渐渐地稳住了阵脚,反而开始展开了反攻。

彭磊一边稳稳地开着车,一边腾出手来探进了马若的领口——马若穿着的是职业套装,胸-脯被紧包在上衣内,从外面看去并不大,可是里面却是别有洞天。

彭磊一把捉住了她的奶-子,只觉饱满鼓涨,柔软滑腻,他用力地捏了捏,不禁啧啧称奇道:“看不出来,你的还挺大的嘛。”

“唔唔唔,轻一点嘛!”马若被他摸得脸若桃花,含糊地答应着,却是头也没抬,她就不信了,连这么个毛头小子也整不过了。于是更加卖力地上下晃动着满头秀发,把男人的整根的含进小嘴里,舌头绕着不停地吸弄着,还不时地发出啧啧地裹咂声,将彭磊的舔得湿漉漉的……

彭磊一本正经戏弄道:“马经理,不用这么着急,慢慢来嘛,到镇上还远,时间还有的是。”

马若一抬头,从眼镜后面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又埋头继续——

彭磊在她那对雪-峰间把玩了一阵,直到顶端的那两粒暗红色的都已经胀鼓鼓地硬了起来,这才放开了手,重新转移目标,向她的禁区袭去。

此刻的马若正跪趴在座椅上,两腿分得开开的,屁屁翘起老高,短裙翻落下来,整个浑圆的翘臀便露了出来,彭磊的手从她的臀-沟上探下去,直捣黄龙府,隔着连裤丝袜,拨开那根小裤头,手指头有如弹琴似的在两片间左拨右抠……

马若替彭磊吹了半天,也早已经情动,小里面很快就湿润了,再被彭磊的手指这一番逗弄,没得三两下,便稀里哗啦地泛滥成灾了,从洞内溢了出来,从丝袜下面一汪汪地漫了出来,将他的手指都给打湿了。

马若小嘴一张,吐出嘴里含着的,噢噢地叫道:“停车,快点停车。”

彭磊一个急刹车把车停了下来,不解地看着马若:“怎么回事?”

马若没理会他,一脸潮红的坐直了身子,双腿紧夹在一起,朝窗外四处打量了一下,命令道:“去,把车开到前面小树林边上停下。”

彭磊还以为她想方便一下,依言把车开到了小树林边上停下,看看这片树林,正是他初次来时被情蜂蜇到的那片小树林,正在感概之间,马若忽然扑到了他的身上,伸手便来脱他的衣服。

彭磊吃了一惊:“马经理,这不是还没到镇上吗?你这是——”

“姐姐我受不了了,我认输了还不行吗,快点脱-衣服,我现在就要你干我。”

马若呼呼地娇喘着,伸手去驾驶台上一按,彭磊的座椅便猛地向后倒去,彭磊猝不及防,也跟着倒了下去,马若恶狼似的扑到了他的怀里,小嘴在他脸上一阵乱啃,七手八脚的脱他的裤子,不一会就把他的长裤连同里面的裤头给一并的剥了下来。

她自已则十分的简单明了,把短裙往上一翻,两手抠在小的部位用力往两边一撕,丝袜哧地一下就从裆部给撒开了,露出里面窄窄的黑色丁-字-裤来,细小的布条已然完全的湿透了,搓成了一小条麻绳勒在了那道里面,整个粉色的便一览无遗的暴露在他面前,还有一小撮修剪得十分整齐的黑色的毛毛从两边冒了出来。

彭磊眼睛都直了,丫的,这也是内-裤,怎么就跟一根绳子没什么区别。

马若一翻身爬到了彭磊身上,捉住了他的就要往自已的肉里面插——

彭磊见她急不可耐的样子,便故意逗她,正色道:“马经理,你这样子是不对滴,怎么能一来就直奔主题呢,怎么着也要先来个前奏什么的,这样子才能够两情缱绻,水融,出高-潮来,对吧?”

马若一愣,随即张口便咬了下去:“前奏你个头噢,姐姐我都帮你舔了这么久的,你还想要什么前奏?”

彭磊很憋屈地叫了起来:“你这是强-奸,赤果果的强-奸,我要去控告你。”

“强-奸就强-奸,姐姐我先把你奸了再说。”

马若不由分说地捉住了他的,塞进了,凶悍地一屁-股坐了下去,立刻就皱起眉头叫了起来:“奶奶的,好大的,撑死我了……”

彭磊得意洋洋道:“我说嘛,前奏是必须的,可是你偏不听,现在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

“少废话,让你嘴硬,姐姐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厉害,还是姐姐我的厉害。”马若用手一摸,居然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一咬牙,把剩下这截也给吞进内,慢慢地耸动着小蛮腰着,收紧,小如贝壳似的一张一合地夹着他的,用里的研磨着他的……

马若自认为很强大,可是遇到了彭磊,却只有认栽的份了。

一开始,马若还信心十足,顶多十分钟就能解决战斗,小紧夹着彭磊的,吸盘一样地吸吮着,两片白嫩的大更是扭得跟电动马达似的,研,磨,套,耸,哪知道十多分钟过去了,彭磊不仅毫无发泄的迹象,反倒越发的强劲了,硬杆杆地,从下面使劲地往上顶,顶得马若开肉绽,横流,反快便体力不支,一头栽倒下来,仰躺在座椅上,呼呼地喘息着,暗道这家伙果然厉害,老娘的看家本领都使出来了,居然都没把他夹,嘴上却是丝毫不肯认输:“换你了,姐姐我休息一下,一会再收拾你。”

彭磊把马若翻转过来,把她的丝袜扯了下来,小裤裤也被他剥了——这个是战利品,收藏了。

他让马若跪趴在前面,从后面揪着她的头发,骑马似的开始发动猛烈的进攻,在马若湿滑的嫩内如入无人之境,得马若前仰后耸,东倒西歪的,张开小嘴哇哇地乱叫起来:“用力,对,插深一点,噢噢……姐姐快被你了。”

“马经理,咱们现在可是在光天化日的公路边玩车震啊,你叫这么大声怎么行呢!还好这条路上没什么人,要不然咱们可就要被人围观了。来,用这个把嘴堵上。”彭磊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调侃着,随手递上了自已的裤头,不停,地撞击着她肥白的蛋。

“我受不了了,你的太厉害了,居然还会转弯,我一舒服就忍不住想叫。”马若早被他给晕了头,乖乖地接过他的裤头咬在嘴里,随即就吐了出来,前言不搭后语地乱囔着,“这是什么?你这个坏家伙,唔唔唔,你悠着点啊,用力,用力,噢……爽死我了。”

彭磊嘿嘿直笑,双手探进了她的胸口,把她的小罩罩扯到了一边,把玩着她那对酥-乳,手指在上细细的拨弄着,马若当即软趴了下去,却翘起了老高,腰肢扭成了麻花似的形状,彭磊便骑上去,自上而下的往里插。

这种姿势得特别深,在内左冲右突地一阵,次次都能深插到处,而两颗晃动着的蛋蛋更如荡秋千般地来回撞击着马若最敏感的,如此这般的前后一阵夹击,快感如潮一般涌来,马若便又哼哼唧唧地叫了起来:“完了,完了,姐姐的都被你插烂了,啊……”

两人在车内上演着车震大戏,把车子也给震得摇晃颠簸个不停,一点点的向路边滑去。这时侯就过来了两个人,是李家村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领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儿从镇上回来。

母女俩远远地见路边停着的一辆车,还在不停地摇晃着,就觉着奇怪了。

女儿就问:“妈,你看那辆车明明是停着的,怎么会自已摇晃个不停呢!”

母亲算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也看出一些门道来,脸一红,道:“大概是地震引起车震的吧?”

女儿皱眉沉思:“妈,地震了吗,我怎么没感觉到。”

母亲:“……”

两人走到了车子旁边时,小女孩好奇心起,就想凑到车窗边看个究竟

当妈的急忙哄骗女儿道:“乖,别去,里面的是坏人,不能看的,小心把你捉去卖了。”

小女孩信以为真,吓得赶忙退了回来,母女俩正要赶路,车窗忽然打开了,一个女人的脑袋从车窗里钻了出来,漂亮的脸蛋上歪歪地戴着副眼镜,披散着乌黑的秀发,随着小车的摇晃而颤个不停,脸上的表情似哭似笑,眼眸迷离地望着母女俩,嘴里还噢噢地呻-吟个不停。

母女俩吓了一跳,一时竟忘了赶路,目瞪口呆地望着。

紧接着,最搞笑的一幕出现了,这辆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小斜坡上,随着车里的人不停地摇晃,这辆车竟象只青蛙似的,一蹦一跳地向路边滑去,最后轰地一下就掉进路边的排水沟里了。

这对母女俩目瞪口呆地看着,只见这辆车在排水沟里居然还在不停地震动着,而那个年轻女人仍旧趴在车窗边上,一边没命的摇晃着满头的秀发,一边叫唤着:“我的车,我的车,啊,啊,你再用力点,姐姐我要来了,啊……我来了。”

马若就在这个时侯达到了,她只觉身子一软,娇躯便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一股哗地便从喷了出来,热乎乎的,烫得彭磊爽歪歪的,再被她内的软肉紧紧地包裹着,象婴儿的小嘴似的吮吸着,使彭磊也很快有了想了的了。

这时侯正是的关键时刻,已至于两人都到了浑然忘我的地步,被外面的中年女人看了个免费的现场直播,这会她终于看清楚那女人背后还趴着个男人,正在她的上快速地耸动着,她赶快捂住了女儿的眼睛,自已却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彭磊在马若的小内迅猛地了数十下,忽地拔出了,将马若拖进车内,翻转了过来,马若还没回过神来,咧着小嘴傻乎乎地望着彭磊,彭磊用手撸了撸,然后就对着马若嫣红娇艳的小脸怒。

第一股浊白的强劲有力地喷涌而出,卟地一下溅了马若的头发上。

马若回过神来,欲待躲闪,第二波接锺而至,这回了她的眼镜上,把个平光镜给糊成了老花镜。

“啊……”

马若顿时眼前一花,刚张嘴一叫,第三波便直接射到她嘴里去了。

“你个小王八蛋,你——啊,呜呜呜……”

马若刚要大骂,却被彭磊将往她嘴里一塞,意犹未竟的捅了两捅,便啥也说不出来了。

车外的中年妇女看得好生过瘾,暗道,还能这样子的,这回算是长见识了。

好一会,这对衣衫不整,灰头土脸的青年男女才从车里钻了出来。

这对男女一从车里钻出来,就不停地相互抱怨着,那妇人看够了好戏,正准备带着女儿走开,那男的急忙腆着脸一招手:“大姐,你都看了半天的热闹了,现在怎么反倒要走了。帮个忙,帮我们推下车行不?”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好色女的车上自慰
07-06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车震到旁边的水沟里也是没谁了
07-0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唯一的一次公车艳遇
07-03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车震了一个回族熟女
07-01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被女女骚扰经历
07-01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