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遇见过的骚货

熟女小说
2017-07-05 01:27:33


我在一家娱乐城工作,今年28岁,仗着自己年轻体壮,加上身边美女成群, 所以玩过不少的女人。

虽然我身高不太高,但我英俊潇洒,而且风流成性,凡是我碰到的女客户、 舞厅里的小姐、包括我的女同事,无一不喜欢和我上床的,这其中有一个最重要 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有一根人见人爱的“大宝贝”,我的女同事都在私下里称它作 “超级大肉肠”,而小姐们呢则更是露骨——给取名“床戏之销魂夺命枪”。

这个称号还有些来历,那是有一次我值夜班,负责舞厅的李娜见我一个人闲 着无聊,便叫我到舞厅里喝酒,她是个生性淫荡的风流少妇,和我有过数次鱼水 之欢,她知道我好女人,便一口气安排了两名最靓的坐台小姐陪我。

席间其中的一个小姐开玩笑说,反正今晚她们也没生意,不如陪我过夜,想 怎么玩都成,只是有个条件,就是如果我先被搞来了,就要全额付费,一个30 0元,但如果我能把她们两都搞来的话,费用就全免。

李娜知道后并不回避,反而争着要做裁判,我看事已至此只好答应。当我和 李娜到达她们的租房时,两人已准备妥当:一个是大红色的露阴露乳游戏服、粉 色的细跟高跟鞋;另一个则更为挑逗:线条型的乳罩,细线丁字内裤,黑色绑腿 高跟凉鞋,本来她就是胴体丰腴,乳峰高耸,这样一来更是显得一丝不挂、极其 性感,我当下便是极度硬挺了。

不知为何整个夜里我都是硬挺的,我轮流将她们抱坐在双胯间,或是将她们 压在身下,从前、从后、从上、从下重复那个“简单而又刺激的动作”,把她俩 搞得浪叫连连,李娜在一旁看得是淫心大动,可她却仍穿着那套西装短裙,只是 笑容中有些怪异。

待二位小姐高潮过后见我还是硬挺的,便跑过去将李娜按在沙发上扒得精光。 李娜并不反对,只是用手捂着下阴不让我进。我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跑到 卫生间将下身洗过。她这才把手拿开……于是三人合力把她搞定。

我夜敌三女:两名小姐处加一个女同事,并令她们极度的满意,这件事曾在 许多坐台小姐之间广为流传,由此我便得了这个雅号。事后李娜才告诉我说她为 了帮我特地在我的酒中放了强力春药,我才那么神勇,不过这事只有她知我知了。

每次我玩女人时,几乎都要玩“强奸”游戏。一般都是我奋力去“强奸”她 们的,即使是有时我作被动让她们“强奸”,也只是闹着玩的——寻求刺激罢了。 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那就是有一次我在外地出差,竟被一个风骚淫荡的女警察 给真正地强奸了一回,至今回想起来都是又刺激又心惊。

那是今年刚刚入夏的一个夜晚,那次我独自一个到邻县出差,由于吃住是公 费,可以报销,我便住进了这里最好的一个度假山庄里。山庄风景很美,后面倚 山,山上森林茂密,郁郁葱葱,晚上一个人闲着没事,我便换上大短裤与拖鞋, 带上放音卡,想到后山好好地享受一下这夏日(台北情色网757H)的凉风。

约摸走了十分钟,来到了一片较为开阔的林间草地,树下还有供人休息的石 凳,我大喜过望,忙上前去在其中一棵斜脖树下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接着取出放 音卡、戴上耳机,并闭上了双眼享受起了这美好的时光。

还没听了五分钟,我便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打断了:“唉,先生,怎么这么 有雅兴?在这里听音乐呀?”

我吓了一跳,忙睁开眼,见是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子站在我的面前,这才定下 心神,见她有些俏皮的样子,我也禁不住俏皮地答道:“唉,一个人闲着没事, 长夜难眠睡不着呀,不听音乐还能做什么呢?”

“噢?真的吗?先生你是一个人吗?”

“你说这里除了你还会有第二个人吗?”我说着,顺便打量她,只见她背着 一个白色小挎包,身上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短裙,细腰丰乳,脚上是一双白色的 高跟鞋,由于没穿丝袜,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白花花地露出来,很是性感与迷人。

“嘻嘻,你这个小帅哥还真会开玩笑的!一个人在这作什么呢?”

“听音乐!”

“哪,想不想找个美女陪你一会儿?”

“这么晚了,我上那去找呀?”

“你面前不是有一个吗?”她笑了,表情有些淫荡。

“陪我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我装不知。

“做事呀!”

“做什么事?”

“当然是做你们男人最想做的那种事啦!你说还能做什么事呢?”

听她这么一说,我立即明白了,此女要么是住在山庄里的浪情少妇,晚上出 来“打野食”,要么就根本是个“鸡”。想到这我试探她道:“唉,我说,这么 晚了,你一个姑娘家的,到林子里窜些什么呢?”

“人家跟你一样,睡不着呀!”

“你住这里?”

“不住,”女郎好像不能自圆其说,忙又补充道:“我来这找一个老朋友, 想不到他今早已离开了。”

确定她真是“鸡”后,我才笑道:“所以才没‘事’可做,对吧?三更半夜 的,你就不怕被坏人欺负?”

“坏人?这哪有坏人呀?”

“怎么没有?你面前不就坐着一个吗?”我歪头看着她。

“噢?是吗?你真的是坏人吗?嘻嘻,这年头真是无其不有啊,竟然还有说 自己是坏人的!”

“你不相信?”

“不信!你要是坏人哪,你还会问这么多问题吗?你要真是个坏人,那,你 早就冲上来扒光人家的衣服这个样子抱人家,然后又是这个样子……嘻嘻。”女 郎说着,上前一步将左脚踩在我身旁的石凳上,然后抬起双手做了个撕开衣服、 男抱女臀抽插的动作。

“这——”看到女郎这样大胆,我一时语塞,禁不住脸红了,我刚想低头, 却在不经意间看见了她的内裤。

“唉,老实说,想不想玩玩?”女郎说着,放肆地将右手放在胸乳上揉搓。

“玩?玩什么?”我简直不敢去看她。

“咦?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你说还能玩什么呢?当然是做爱呀!”

“在这?”

“对,就在这!来吧,好刺激的!”她竟来拉我的手。

“不想!”

“真的?你可别后悔哟!此刻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个一等一的美女哟,这样吧, 先让你开开眼!”女郎说着抬手就将胸前连衣短裙的直排纽扣解开。我心里一惊, 同时眼前一亮,哇,原来这个女郎的连衣短裙下什么也没穿,只有一付粉色的乳 罩,乳罩下是一对高耸白嫩的乳峰,以及双峰中央的一条深深地乳沟;下身则是 一条小小的内裤,与其说是内裤,还不如说是一块窄窄的小布条,由两根细绳扯 住,分别往两旁系在腰间。看着小布条下紧紧兜住的那个女性部位,我不禁脸红 了。

“怎么样?只要你500块,保证让你玩个爽,要是你出到1000呀,人 家今天晚上就是你的了,你想怎么弄都行!嘻嘻!”

“呀,你到底是什么人?不会是个‘小姐’吧?”我装作恍然大悟。

“随你怎么说都行,我就不告诉你!反正我是那种能解决像你这种男人的‘ 临时问题’的女人就行了!”

“对不起,小姐,我从来不找‘小姐’的!”

“咦?我就不相信这年头还有哪个男人不想找小姐的!”她不屑地说道, “你不会是有病吧?”

“有病会这么硬?”我指了指下身,那里明显顶起一座“小帐篷”。

她看了嫣然一笑。

“说实在的,你的小内裤很漂亮!”我不想失去这个宝贵的机会。

“我说嘛,男人终归是男人!好了好了,既然你喜欢,这个送给你了!”女 郎说着伸手解下了系在腰间的细结,将那条只能称为“小布条”的小内裤从下身 抽出,在我眼前一晃,塞入我的上衣口袋,然后一抬脚便坐到了我的大腿上, “来吧,‘打一炮’又不会让你倾家荡产的!”

“我没钱!”

“住这种山庄的人会没钱?我不信!”女郎边说边放荡地用手在我的裆部按 捏,“来嘛,怕什么,我又没病!”

“你不信就算了!”

“别那么小气嘛!就玩一次,不会让你白花钱的!人家可是全脱光了的,呀, 你的东西还不小呢!噢,对了让我看一下,说不定能打点折的!”女郎说着毫不 客气地蹲在了我的面前,并将我的裆部拉链拉开。

“打折?打什么折?”我按住了女郎的手。

“当然打‘炮钱’的折啦!你不知道,我有个规矩:男人的东西越大打的折 越多。”女郎说着径自握住我内裤下的阴茎。

听她这么一说,我松开了手,心中暗喜,“我可告诉你哟,我的东西很大的!” 我笑着说了一句。

“真的吗?我不信!”女郎说着将手伸进了我的内裤。

“在你碰到的男人中有没有打四折的?嘻嘻!”

“我也想呀,可是至今还没碰到的!”女郎说着用手在我的内裤中探索。 “哇,好大呀!给你打八折好了!”女郎说完便迫不及待地将我的阴茎拉出来, 定睛看了一眼便笑嘻嘻地一口含住,手也握住阴茎杆套弄起来。受此刺激,我的 阴茎迅速地膨胀起来,“噢,噢,太棒了,打六折,我给你打六折!”女郎欣喜 万分地叫着。

“唉,我说小姐,先别忙嘛,我还没同意呢!况且我的小弟弟还没全站起来 的,我看呀,要干(台北情色网757H)就一口价,四折,怎么样?”

“那,好吧,看在这根大家伙的份上,四折就四折!”她说着,迫不及待地 含着我的阴茎头吮弄,我一想打四折四五两百块,两百块就能玩这样一个靓女倒 也划算,也就任由她吮弄。

看得出她是这一行的高手,才几下就让我浑身酥麻,我一见她双胯张开地蹲 着,我的脚掌就悄悄地伸到她的阴户下并把拖鞋踢掉,我用脚背在她圆鼓鼓的阴 户上磨擦,她抬头望了我一眼,莞尔一笑,又接着吮弄我的阴茎,哇这么骚!我 心中说了一句,顺势勾起脚掌,用右脚的大拇指轻轻地拨弄她的阴户,趁她一不 注意,我的脚趾便顶入了她的阴唇中央。

“哦”她一声呻吟,“你好坏呀,脏死了!”

“嘻嘻,没事的,我刚洗过的!”听我这么一说她也就没反抗,反而将身子 向下一沉,让我的脚趾完全进入了她的阴户。

见状我不由大喜,我从来还没有用脚趾玩过女人的阴户的,我不由得曲紧其 余四趾,脚背用力上挑,用大拇指顶弄她的阴户。她则笑嘻嘻地夹紧阴户任由我 顶弄,我觉得很刺激,也就弄了好一阵,不过这样一来,我的脚很快就酸了,我 只好停下。想不到在我停下的同时,她的身子却动了起来,双臀一下一下地向下 起落,就好像真的在套弄一根阴茎一般。见她如此,我只好勾紧脚掌大拇指也用 力挺立让她套弄。不久之后,我的阴茎在她的手中、口中完全地硬挺了。

“呀,真看不出呀,你是个高手,玩女人还真有一套的!”说着她了站身子, 变戏法似的从挎包中摸出一条丁字内裤穿在身上。

“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你不玩了?”我很是奇怪。

“不和你玩了!你的东西太大了,如果和你玩,今晚非让你于死不可!”

“好了,好了,不要你打折了还不行吗?再者说了,碰上这么一条千载难逢 的大东西,你就不想尝尝它的滋味?”面对这么一个惹火龙物,我怎么会让她走 呢?

“这……”女郎犹豫了,“真的不打折了?”

“不打了,来吧!”

“这还差不多,让你搞死也值!”女郎说着重新转过身子扶着我的双肩站定, 然后双手缩到腰部。我知道她是要把她的那条丁字内裤脱下,我不由说了一声: “来让我帮你脱!”说着我伸出了双手抓着她的丁字内裤向下一扯,她笑吟吟地 望着我,似乎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脱下了她的丁字内裤,回手将它挂在树杆的枝丫上,然后又用右手将她的 左胯捧起放在肩上,“来,让我看看有没有病!”

“那你就看吧!不过依我看你好像是要用嘴‘看’哩!”

“你怎么知道?”我笑了一下,这才右手向下、左手向后按住她的双臀,脸 也埋入了她的阴户中,我的嘴唇在她的下阴狂吻一阵,当舌头碰到下面的那条肉 缝时,我便准确无误地一口含住肉缝开口上端的那个女性最为敏感的部位用力地 吮弄起来。

“噢,噢,我说帅哥你可要小心啊,小心弄得一嘴的梅毒!”顿了一下,女 郎又接着说道:“嘻嘻,还说不想呢!想不到这么老练!年轻轻地玩起女人来还 真是个老手呢!对不对?我的小帅哥?格格格……”女郎淫荡无比地娇笑。

我并不答她,而是继续拼命地吮弄。

“哦,哦,高手,简直就是个床上高手!哦,哦……”女郎欢快地叫着,并 用双手按着我的后脑勺,用力地按向她的阴部。

吮弄了好一阵,我才抬起头,“来,转过来!”

“我们开始了么?”

“不,我还没‘检查’完呢!”我说着双手向下伸进她的双胯间,用右手四 指按在她的阴蒂上,舌头则伸长了在她的臀缝中舔弄。女郎见我真的要继续舔弄 便双腿张开并微微曲着,左手撑在了左膝上,垂下的右手则握住了我的阴茎上下 左右地套弄起来。

我的右手四指在她的阴户及阴蒂上用力揉弄,左手则扳开她的一侧圆臀。她 的臀缝中弥漫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我不禁奇怪地问道:“咦,怎么那么香啊?”

“嘻嘻,你可真识货!人家今晚特意洒过香水的!喜欢么?”

“喜欢,太喜欢了!好美的屁眼啊!”看着她那小巧而圆润的屁眼,我忍不 住伸长了舌头在她的屁眼上舔弄起来。

“呀,你这个人也真是的,刚才用脚趾顶人家那里马上又用嘴去舔,现在又 舔人家的屁眼,你不嫌脏呀?”女郎“格格”地笑着,扭动俏臀躲避我的舔弄。

“怕什么呢!我是洗过的,你也是洗过的,这不,还擦了香水呢,有什么脏 的!”我说着用手扳紧她的双胯并不停地用舌尖戳她的屁眼。女郎又“格格”地 笑着,这次她再也没反抗,而是乖乖的翘起俏臀让我又舔又顶。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忍住了笑,并直起了身子,回过了头,但脸上仍带着微 笑,“好了好了,别舔了,弄得人家痒死了!我们还是办正事吧!再让你揉一会, 我都要被你搞来了!”

“那好,我的大美女,我们开始吧!”我说着,用手扶着她的双臀便往下按。

女郎见我同意了,也就右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户,同时双臀也向下 一坐。看这架势她是想来个“直捣黄龙”,怎奈我的阴茎又是极其粗大,猛然一 坐才进去了三分之一,这时她才只好低着头,盯着下阴,下身也随之快起慢落, 小心翼翼地让下面的那根大肉棒插进自己的体内。

“哇,终于进去了,天哪,好大呀,又粗又长的!”她说着,回过头望着我, 并扭过身子用双臂勾住了我的脖子。

我环抱着她,双臂伸到她的胸前将她的粉色乳罩向上抬起,并用手揉捏她的 两团高耸的胸乳,我吻着她,并不失时机地说:“怎么样?要你打四折,你不吃 亏吧?”

“不吃亏!怎么会吃亏呢?真是想不到啊,你年纪轻轻地,竟然有这么一根 大阴茎,人又长得这么帅,其实呀不用你说,我也会给你打四折的!”

“唉,我说大美人,全免行不行?”

“呀,你想白吃人家的‘豆腐’呀!”女郎说着,以为我说的是真的,就要 站起身子。

“嘻嘻,逗你玩的,你真的以为我是个小气鬼吗?”说着,我按住了她的双 臀将她按在胯间,“来吧,拿出你的全套本领好好的为帅哥‘服务’!我可是也 有个规矩的,那就是如果哪个小姐‘服务’得好了,这‘服务费’可是会看涨的 哟!”

“呀,你还说你不找‘小姐’,原来都是骗人的!”女郎说着,回头白了我 一眼,然后又坐正了身子,“坐好了,美女的服务可是要开始了!第一节——‘ 蜻蜓点水’一二三四,二二三四……”说罢便上身前倾、俏臀挺着上下套弄起来。

我心中暗自高兴,想不到在这荒郊野外的,还能碰上这样一个性感美女和她 “打打炮”,这岂不也是人生一大乐事?想到这,我不由得用手撩起她的短裙后 摆,直勾勾地看着她浑圆的俏臀在我胯间不停地上起下落。

“第二节——‘扭麻花’,左右左,右左右……”

过了十多分钟,正当我被套弄得无比舒爽的时候,她却停了,并站起了身子。

“咦,怎么停了?别停呀,我正爽着呢!”

“很爽吗?嘻嘻,我可告诉你,我不和你玩了,你这样又粗又硬的,不知要 玩到什么时候呀!”女郎“格格”地笑着说,并绕到了石凳后面。

“不玩?现在才说不玩!对不起,太迟了!”我说着站起了身子,挺着阴茎 追了上去,快到她身后时我一把抱住了她,并努力地将她反转过来。

“大色狼!快放开人家嘛,你想强奸人家呀?人家怕你了还不成?”

“好呀,竟敢骂我大色狼!看我怎么收拾你!”我说着,毫不客气地将她按 在树上,并抬起了她的一条腿,我用阴茎顶她的小腹胡乱地找寻她的阴户,可她 却扭动下身躲闪,“就不让你进!就不让你进!我看你怎么办?”

“怎么办?我这样办!”我说着右手捧紧了她的大腿,左手捧住并按紧了她 的臀部,同时我的阴茎也触到了她的阴道开口。“送你根大肉肠!”我说罢立即 气沉丹田、大力一挺——整根阴茎应声而入!

“噢,天哪,好硬哪!你想捅死人家呀?”

“对,你说对了!我就是想捅死你!”我直起了身子看着她。

“嘻嘻,来呀,谁怕谁呀?我就不信人家一个大姑娘的,会被你捅死?难道 你没听说过‘棒有多粗洞就有多大’这句话么?”女郎调皮地笑着,上身往后仰, 同时双臂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子。

“好呀,还嘴硬!不让你知道点厉害我就不姓杨!”

“呀,原来是杨哥呀,真是失敬、失敬!唉杨哥,你能不能告诉我被你用这 根大肉肠捅过的女人有没有一火车呀?”

“呀,还在乱说!”看着怀中的这个风骚美女,我忙挺起阴茎耸动起小腹快 速地撞击她的下阴。

“噢,噢,好厉害!好厉害!噢,噢,不过厉害归厉害,还是不够快!”

“还想再快点吗?可以呀!”我嘴上说着,同时加快了耸动的速度。

“嘻嘻,这还差不多!”女郎说着笑嘻嘻地望着我,我则恶狠狠地盯着她, 快速地重复那个简单而又刺激的动作。

二十分钟过去了,我的后背上开始冒汗,而她的呼吸也渐渐地急促起来,并 以一种急切盼望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在我的这番“猛攻”下,她已经有感觉了, 但我不想这么快就结束,于是我假装累得停下了:“哇,好累呀,我们换个方式, 来玩‘强奸’好不好?”

“怎么玩呀?”

“待会你就知道了!来,把你的乳罩脱下来用一下!”我说着,用手抓住女 郎的长风衣,从她身上退了下来,接着又将双手伸到她的身后,扣开了她乳罩的 搭扣,将乳罩从她的双臂和胸乳上取下。女郎这时已是一丝不挂,她只好本能的 抬起双手,一手护住胸乳,一手轻捂下阴。

“来,转过来,把手给我!”我说着用力地扳着她的双肩,女郎有些将信将 疑,但还是顺从地转过了身子,并将双手向下垂着伸到了背后。

我蹲下身子,用乳罩将她的双手绑紧,然后又在她的俏臀上亲了一下,这才 站了起来,“好了,这样不就行了?”我说着,将阴茎放入了她的手中。

“怎么?这样就算‘强奸’吗?”女郎说着,一边玩着手中的阴茎,一边回 头望着我。

“当然不算了,还没进去怎么算‘强奸’呢?要‘强奸’一个女人应该是这 样子的——”我说着,伸手将她盘的头发弄乱些,然后将她的上身向前一按,双 手朝前握住了她的两只丰乳,并将阴茎从她的手中抽出,抵在她的大腿根部的阴 户上用力一顶。

“噢,妈呀,想不到你玩女人的花样还真多!”

“怎么样?够刺激吧?”

“噢,刺激!太刺激了!刺激得我想叫了!”

“那你就叫吧,反正这里没人!”

“噢,大家快来看呀,一个姓杨的小帅哥正在‘强奸’美女呢!”

“嘻嘻,被强奸的女人哪有像你这样叫的,应该是叫‘救命’才对!”

“噢,对呀!救命!快来人呀!强奸呀!帅哥干(台北情色网757H)美女呀!”听她这么不伦不 类地一叫,我忍不住“扑哧”一笑,抱住这个全裸的靓女抽送起来。

〖中〗女警现身

正当我专心地抽插时,耳畔传来一个声音:“唉,我说你们两人在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呢? 在欺负女孩子么?”却犹如一个炸雷把我吓了一大跳,我忙回头一看,这一看不 要紧,却把我吓得傻在当场——你猜怎么?竟然是一个身材高挑、且又全幅武装 的女警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后。“警官,我,我……”

“你,你,你什么?你是不是在强奸这位姑娘呀?”

“不,不是的,我,我不是在强奸她,她,她是我女朋友!”说着我回过头 看着怀中的女郎,这时我才发现她也惊得嘴张得大大的。

“女朋友?我看不是吧,我可是老远就听见她在叫‘强奸’呢!”

“我,我们是在闹着玩嘛!”

“闹着玩?不对!我看应该是一个在卖淫,一个在买春!呀,还抱得紧紧地, 还不分开?想现场表演是不是?”

“哦,对,对不起,警官!”我说着,放开了怀中的女郎。

“给我并排站好,手放在头上!”女警说着,用手中的警棍指着我,然后又 转向我身旁的女郎,“还有你!”

“警,警官,我的双手被他绑起来了!”女郎很是惊恐。

“哦,是吗?是他绑的你吗?”

“嗯”女郎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手都绑起来了,还说不是强奸呢!唉,姑娘,我来问你,你到底是不是他 的女朋友?”

“嗯,是,噢,不是,不是!”女郎突然又想起什么,“噢,不对,是,是, 我是他的女朋友!”

“真的是?”女警看上去根本不信,“那我来问你,他叫什么名字?家住哪 里?生日(台北情色网757H)是哪天?”

“他,他姓王,家住在,在……”女郎再也编不出来了。

“在,在什么地方说不出来了吧!连他住哪、叫什么都不知道还谈什么女朋 友?我看你分明就是只‘鸡’吧!”

“不,警官,我,我不是……”女郎深知被抓的后果。

“不是?那,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东西,你的衣服呢?”

“在,在凳子上。”

“就一件风衣?里面就只有乳罩内裤?‘真空’上阵?”女警拿起女郎的包 看了看“我看那些良家妇女没几个像你这种穿吧!这是你的包?”

“嗯”!

“呀,整整一打避孕套!不是‘鸡’是什么?良家妇女有几个会随身携带避 孕套?说,他付你多少钱?”

“没,没有,警官!”

“没有?那真的不是你勾引他,而是他强奸你了?”

“对,对,警官,是他强奸我!”女郎简直在胡说。

“你——”我又气又急地瞪了她一眼,她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可嘴上却继续说道:“警官,老实跟你说了吧,我是这前面山庄里的服务员,今 晚休息,他骗我出来看夜景,结果却是要强奸我!”

“那这避孕套是怎么回事?”

“是他叫我帮他带的!”

“那衣服也是他叫你这样穿的吗?”

“嗯,是,是!”

“好呀,你可够骚的呀,人家叫你出来看夜景你就来,叫你这样穿衣你就穿, 叫你帮他带避孕套你就带!难道你不知道他心怀不轨吗?”

“知,知道,警官!”

“知道了还来?”

“警官,是,是,是这么一回事,我是前面这个山庄里的服务员,昨晚他和 我同宿舍的一个女同事搞过,我的那个女同事说他的鸡巴很大,很厉害,我也想
看看,所以就来了。”
“噢,原来是这样的,那好,既然你不是‘鸡’,我就不处理你,你走吧!”

“是,警官!”女郎说着,扭头望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知道她是想向我 要“炮钱”,但又不敢要,看着她的那付狼狈想,我忍不住一阵好笑,冲她挤了 挤眉,好像是在说:“活该,谁叫你倒打一耙,明明是你先勾引的我,还说自己 是什么山庄里的服务员,现在一分钱也收不到了吧!”

女郎见我幸灾乐祸地一笑,她知道我在笑什么,只好怏怏地转身,并小声对 我说道:“帮我解开。”

“等一下,事还没完呢,还没采集罪证的!”女警一把拉住了她。

“什么罪证?”

“就是他强奸你的罪证呀!”女警说着往右手上带上了一只薄薄的橡皮手套, 并走到了女郎面前。

“警,警官,在哪采?”女郎吓得后退一步。

“还会在哪采?当然是在这里采了!”女警说着出其不意地伸出右手,中指 朝上竖着就往女郎的下阴插去。

“警,警官,你要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

“当然是采集罪证啦!还能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呢?”女警说着,左手抓住女郎的手臂, 右手中指往她的阴户中就是一捅。

女郎惊得“啊”地一声大叫起来:“不,不,警官,别,别这样!”

“别这样怎么采集罪证呀,没有罪证我又凭什么告他强奸你?不要乱叫,给 我忍着点!”女警说着按住女郎,右手始终没有离开她的下阴。

这一切把站在一旁的我看得心惊肉跳,女警的手一动一动的,显然是用中指 在里面抠弄!哪有这样子采集罪证的?难道做警察的采集妇女被强奸的罪证都是 这样子采集的吗?这个动作应该是女同性恋们才有的啊?一连串的疑问围绕我, 我不由得看着身旁的这个女郎。只见她一张俏脸涨得绯红,由于手还被绑着,只 好夹紧大腿根,小腹缩着极力地抵抗。

“警,警官,还没采集好吗?”

“好了,马上就好!”女警说着又快速地动了几下右手,这才将中指抽了出 来,就这样站在女郎面前放在鼻上一闻,“嗯,果然是男人的味道!你真的是被 他给强奸了!”女郎听她这么一说,不禁羞涩地得脸更红了。

“好吧,转过身去,我给你松开!”女警边说边扯着女郎的手臂将她转了过 去然后替她解着绑在手上的乳罩。

就在乳罩解开的时候,又发生了一点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只见女警从后抱 住了她,伸出双手在她的两只丰乳上捏了一把:“哇,奶子挺大的嘛,又圆又挺 的,怪不得他想强奸你呢,你这个样子十个男人见了十个都想强奸你呢!”

“警官!”女郎一声尖叫,挣脱了女警的拥抱,并飞奔到凳子前拿起风衣护 住胴体,却没忙着穿衣。

“怎么还不穿衣服?”

“警官,我,我的胸罩还在你拿着呢!”

“噢,你说这个呀!”女警扬了扬手中的乳罩,“这个连同内裤也都是强奸 的罪证,你就别穿了,快把内裤也送过来!”

女郎一听,有些极不情愿地从树上取下丁字内裤,上前几步交到了女警手中。

“好的,你去吧,这个强奸犯我要带回局里关押起来,”女警一脸严肃, “噢,对了,那些避孕套,你就留着吧,反正你以后用得着的。嘻嘻!”

女郎听她这么一说,没有办法,只好当着我们俩人的面穿上连衣裙,接着又 弯腰收拾凳子上的拎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下〗女警施淫

“唉,你,转过身去!把手背在背后!”正当我看着女郎穿衣的时候,耳畔 传来一声喝叱,我忙回头,原来是女警在和我说话,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忙叫道 :“警官,我是冤枉的,我没强奸她,是她先勾引的我呀!”

“人证物证都齐了还嘴硬!你给我老实点!”女警说着取出一幅手铐就给我 戴上。

“警官,我,我还没穿裤子呢!”

“你强奸人家被抓个正着,还想穿裤子?你不是想跑吧?”女警抱起我的衣 服。

“警官,我,我……”此时的我真是有口难,一旁的女郎见这个女警察动真 格的了,吓得一溜烟就跑了。

“好了,别废话,走吧!”女警推了我一把。

“去哪?”

“咦,你刚才强奸了一个姑娘,当然是押你回局里啦!”

“警官,我,我真的没强奸她呀!”

“闭嘴,到车上再说!”

我反抗着,但没办法,只好跟她走,心想:唉呀,今晚真是倒霉,好不容易 玩到个靓小姐,却被警察逮个正着,这下怎么办呢?

我一边走一边想,大约走了十多分钟,来到了另外一片林地,林地中央的一 棵大树下果真停着一辆车,却不是警车,由于树阴下一片漆黑,看不清车牌号。

走到车旁时,我只听见身后一声喝叱:“站住,别动!”我一听,急忙止住 了脚步。

“来,先把眼睛蒙上!”我一听,心想这也许是警察另行公事吧!也就任由 她把我的双眼蒙上,等蒙上之后我才发觉她给我戴上不是什么眼罩,而是一双长 筒丝袜。

“唉,我问你,你把人家山庄里的服务员给强奸了,你是想让我押你回局里 定你个强奸罪呢,还是想在这里现场接受惩罚?”

“警官,我是冤枉的,我真的没强奸她!”

“不要说了,我都亲眼看见了,这还会有假?”

“那,那我接受现场惩罚吧,你只要别押我回警局就行了!”我心里这么盼 望,因为一跟她回警局我就完了。

“哼,这还差不多!”女警说着,竟然出其不意地用手握住我的阴茎,“其 实我的现场惩罚很简单,那就是你不要叫,乖乖地让我玩一玩!”

“怎么玩呀?”

“这你不用管,你只要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只要我玩得尽兴了,立马就 把你放了!”

“那,好吧,警官,能不能让我把裤子穿上?”

“怎么能穿呢?这种事是不需要穿裤子的,来,把嘴张开!”

听她这么一说,我不敢再反抗,只得依言行事,心想:你不可能把我枪毙了 吧!就在我张开嘴的时候,一团布一样的东西便塞进了我的嘴里,上面香香的, 天哪,竟然是刚才那个女郎的乳罩与丁字内裤!她到底想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呢?我在问着自 己。与此同时,我听见了车门被打开,接着又关上了。

“来,老实点,我帮你把手打开,把衣服脱下来,换上这个!”女警说着, 迅速地脱下我的衣服,“抬手!”我又抬起手,结果却令我大惊:因为在我抬手 的同时,我的双肩上放上了两根细带子,并有两团软软的东西在胸前的两乳前方 晃荡,“好了背起手!”我又依言行事,当她在我背后系着两侧腋下的系带的时 候,我才完全明白过来:她真的给我戴上了一付乳罩!咦,只是有些不对,一般 乳罩的罩杯里面都是空的,可这付乳罩的罩杯里面却是实心的,很软,但又紧紧 地贴在肌肤上。

“来,转过来,后退!靠车站定,我帮你洗一洗!”

我刚在想,你帮我洗什么呀!突然只觉阴茎被人一把握住,接着一股冰凉的 液体淋了下来。

“嗯,”我无法叫喊只得一声闷哼。

那只手继续握着我的阴茎套弄清洗,而液体也继续淋下,我猜那是水,她应 该是蹲着一手握住我的阴茎,一手拿着一个饮料瓶之类的东西。哇,身为一个女 警,竟然,给我清洗阴茎!她是想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莫非她真是想……想到这,我的阴茎 禁不住“噌噌”地胀挺起来。

“哇,好大呀,又粗又长的,怪不得把人家一个大姑娘干(台北情色网757H)得怪叫怪叫的!嘻 嘻,让我先尝尝是什么味道!”说着,女警便一口含住我的阴茎,我眼被蒙着, 嘴被塞着,既看不见又不能喊,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害怕——惊喜的是面前的这个 女警竟在为我口交!害怕的是万一她是个变态女子,口交完了将我的这根命根子 一刀切了怎么办?

在我担心的时候,女警握着我的阴茎用嘴含住又吮又捏,把我弄得心慌心跳 的,阴茎也随之硬挺到了极点。过了好一阵子,她才将我的阴茎吐出。

“哇,好大的一根大肉肠啊,今晚可有得玩了!噢,对了,让你再硬得持久 些,省得待会玩到尽兴时你这个小帅哥先自个泄了!”女警自言自语地说,用一 只手托着我的阴茎,过了几秒钟,我只觉得阴茎头上淋上了一些滑的东西,浓浓 的,还顺着阴茎头往下淌。她用左手托着我的阴囊不停地玩弄,右手则握着我的 阴茎整根地上下套弄,过了一阵才松开。

“好的,现在转过身去!”她命令道,我不知道她还要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只好转过了 身。“来,我让你做一回女人!抬左脚!”我刚抬起时,一样东西套了上来,刚 要放下时,却被她抓住了,“等一下,高跟鞋还没穿呢!”她说着并且动作,天 哪,她竟为我穿上了一只高跟鞋,而且还是只鞋根极高的高跟凉鞋!“另一只!” 我又抬起右脚,右脚上也套了上了一样东西,接着又穿上了另一只高跟凉鞋。

当她替我把套在双脚上的东西拉到臀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她给我穿的是一条 系带极细的丁字内裤!天哪,她完全把我打扮成个女人了!我的阴茎被丁字内裤 紧紧地兜住,丁字内裤后面的那根细带子也紧紧地勒进我的臀缝中,不仅如此, 她还勾住丁字内裤的细带子提了提,然后又拍了拍我的屁股,“哇,想不到你这 个小帅哥穿上女人的丁字内裤也蛮可爱的嘛!噢对了,这里也给你加点‘调料’, 让你尝尝做女人的‘骚痒难奈’是什么滋味!来双腿张开,趴在车上别动!”

当我顺从地趴在车上之后,她用左手扳开我的臀缝,右手的中指则轻轻地揉 搓我的屁眼:“来,放松,别紧张嘛,我不会害你的!”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屁 眼放松了,任由她轻地揉搓,突然一根吸管一样的东西插了进来,并慢慢地挤出 了一些东西,我挣扎,可她却“格格”地淫笑着将食指插进我的屁眼中快速地插 弄。

过了一会,她才止住了笑声,站了起来并拍了一下我的屁股,“等着吧!就 这样趴着别动,待会我会让你欲死欲仙的!”——天哪,她要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难道她要 干(台北情色网757H)我,她可是个警察呀!

我一边趴着一边想,动也不敢动,四周静极了,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是偶尔 由身后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是她在脱她的那身警服。“哇, 要是能看一眼没穿衣服的女警,那该多好啊!”我这样想着,同时只觉得下身的 阴茎开始发胀发热,尤其是屁眼中,不但热还渐渐地痒起来,这时我才断定她在 我阴茎及屁眼上擦的肯定是激情水或撩情露一类的春药。

当我正感觉下阴及屁眼中的异样的时候,有两只手按在我的屁股上捏造抚摸, 原来是这个女警蹲在了我的身后,她不但如此,还将我臀缝中的丁字内裤上的那 根细带子拉朝一边,然后再次用舌头舔我的屁眼,她这一舔不要紧,却加剧了我 屁眼中的瘙痒,我忍不住不停地收缩肛门,也许是她看出了这一点,她竟用一个 手指插进了我的屁眼(照我的感觉应该还是食指)。如果说第一次她插进我的屁 眼时是难受的话,这一次不知为什么却是舒服多了,我甚至有些希望她这样做。

我双腿叉开地站着,上身也慢慢地直了起来,我原想让她弄一会就不痒了, 哪知却是越插越痒,我禁不住扭动屁股去迎合她的手指。

“噢,一个还不够么?那就给你两个!”她说着又将中指顶入了我的屁眼。 这下舒服了许多,我不由得从鼻中呻吟了起来。

“噢,很爽,是不是?我再给你个大点的!”她说着,站了起来,用双手扶 住了我的臀部,随着“噗”的一声,我只觉屁眼上一热——她把一大口口水吐在 我的屁眼上!紧接着一个硬硬的圆头状的东西抵住了我的屁眼。“让你尝尝这个!” 她说着用力一顶,我只觉一根粗而滑的东西顶进了屁眼。

“天哪,她用的是警棍么,我真的是碰上了一个变态女警了吗?”我心中想 着,因为我曾在录像上见到过那些女同性恋们就是用警棍来插弄女友做爱的。

与此同时她又用力顶了几下并将整根“警棍”顶入我的屁眼,当她的小腹贴 上我的屁股的时候,我这才发现这哪是“警棍”呀,明明是一根“人造阴茎”! 天哪,难道她竟穿了一条那种内裤?

我的手虽然被绑着但还能动,我伸到下面摸了摸,果然是是一条装有仿真阳 具的内裤!“这下惨了!”我心中暗暗地说。

“摸什么摸?当然是假的了,难道我是个人妖不成?”女警说着,上身贴在 了我的背上,双手向前抓住了我胸前的乳罩,这时我才发现她也是赤身裸体的, 上身只有一付乳罩而已。

还没等我多想,她便抓着我胸前的乳罩用力地揉捏起来,下身也快速地耸动, 抽插我的屁眼。

“唔,唔,唔,警官,好痛,饶了我吧!”屁眼中又是舒服又是难受的感觉 让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对,对,就这样,叫啊,这才叫强奸呢!”女警淫荡而欢快地叫着,抽插 得更猛了。我不由得俯下了身子,将脸贴在引擎盖上。谁叫我和那个小姐乱搞时 被她逮个正着呢?看来只有让她尽情发泄一番了,希望她发泄完之后尽快地放了 我!想到这,我翘起了屁股尽情地让她弄,我哼出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说出奇 怪,尽管那根人造阴茎又粗又长、插得又猛,可此刻我的屁眼里却不痒了,只是 胀胀的,甚至还有些快感!

“起来!”正当我享受这种抽插的时候,女警喝了一声,并扳着我的双肩, 我不由直起了身子。“到车头上去,我再让你好好爽一爽!”女警说着,用手推 着我,我只好顺着她的力道向前走去。

“转身,坐下!”在她说话的同时,我的右腿触到了轿车的保险杆,这是一 辆小轿车,底盘很低,车头又宽,我坐上去刚合适,“好吧,来,我的‘小女孩 ’,就便宜你一下,让你看看干(台北情色网757H)你的是个什么样的女警察!”女警说着,一把扯 下蒙在我眼上的长筒丝袜。我的双眼被绑了很久,自然看不清东西,在我眨眼之 际,女警已将手中的长筒丝袜的一头打了个结并拴在了我的阴茎根部。

“怎么样?我的身材不错吧!”当我重新睁开眼朝前望去的时候,女警已退 后几步双手叉腰站在我的面前。哇,好一个淫荡风骚的女警!看着面前的这个女 人,我不免心中暗叹,只见她脚穿一双细带绑腿的白色高跟凉鞋,上身仅戴着一 付白色的薄纱乳罩,乳罩下两粒小巧的乳头清晰可见,小腹间穿着一条大红色的、 装有仿真阳具的橡皮内裤,上面的人造阴茎也是大红色的,其它就再也没有什么 了,赤裸的胴体在皎洁的月光下更显得白嫩与丰腴。想不到她穿上警服时显得高 大威猛,可脱光了却是细腰、丰乳、肥臀,简直活脱脱就是一个俏丽性感的艳舞 女郎,要不是她蓬松的卷发上还戴着一顶警察的帽子,我真不敢相信她竟会是一 名正在执行公务的女警。

“唉,我在问你呢,我的身材棒不棒呀?”女警淫笑着又问了一句,这时我 才回过神来,急忙点了点头。

“嘻嘻,算你还识相!这样吧,看在你点头的份上,就让你先爽上一爽!” 女警淫荡地笑着,双手抓住自己的两只乳罩的罩杯向下一拉,让两只丰满而高耸 的乳峰露了出来,她用两手托着乳峰在乳头上捏弄了一阵,然后放开双手左右晃 动上身朝我走了过来,两只尖挺的肉峰也上蹿下跳的。

“来,宝贝,把脚张开!”见她这种阵势,我哪敢怠慢,急忙把我的双脚大 大的张开了,我知道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临了。果然,她走到我的面前俯下了身子 并抬头淫相十足地看着我,胴体却轻轻地扭动,两只饱满而尖挺的乳峰在我的阴 茎上碰撞,她甚至还不时的用两颗乳头在我的阴茎头上荡来荡去。弄了一阵后, 她这才用右膝跪在车头的保险杆上,并用右手握住我的阴茎,她不时地在我的阴 茎头、阴茎杆以及阴囊上亲吻,最后竟然将我的阴茎按在她的脸上双眼紧闭、忘 情地抚弄,“啊,宝贝!真是个好宝贝!可想死我了!好久都没和你这样的大家 伙玩过了!”说着,女警便张开嘴一口含住了我的阴茎头。

我刚对她的话产生一丝的怀疑,但马上就被来自阴茎头上的快感取代了,说 实在的,这个女警含弄阴茎头的功夫实在是太好了,我的阴茎以前也曾被不少的 女人含过,但她们大多是一般的口交,而不像这个女警,竟会这般地让人舒爽— —她不忙着口交,而是用舌头裹住龟头一边挤压一边用力地吮弄,感觉就想是一 个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在吃一根香甜可口的棒棒糖!

我用力地仰起头看着她,心中除了兴奋无比便是无比地兴奋!这样过了好一 阵,她才抬起了头,“怎么样?舒服吧?”

“嗯!”虽然我的嘴被塞着,但我还是竭力地哼了一声,并点了点头。

“嘻嘻,还有比这更舒服的,就让你尝尝这个吧!”女警说着,微微挺起上 身,用两手托起双乳向内一夹,便把我的阴茎夹在其中。

“乳交?”看她这样,我心中不由一阵惊喜,这可是我最喜爱的撩情项目之 一了,想不到这个女警竟然也会这样做!

她用双手按紧双乳在我的阴茎上套弄,并不时地伸长了舌头在我冒出来的阴 茎头上舔弄,那模样就和那些录影带上的外国女郎别无二般。我只觉舒爽无比, 忍不住轻轻地挺动起小腹配合她的“乳交”。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她声地问了一句,那情形根本不像是一个要逮 捕我的女警,倒像是正在和我一起享受美妙性爱的女友。

“嗯!”我又用力点了点头。

“嗯,那好吧,既然你舒服就到此为止,免得待会你舒服得过头了,我就没 地方舒服了!”女警说着,语气一下子变了,她站起了身子,双手将我的双腿合 拢往胸前一按,我的后大腿根和臀缝不由得向上翘了起来,我不知道她要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 便呆呆地望着她,她抬头望了我一眼,发现我在看她,便“扑哧”一笑,“我说 帅哥,别紧张嘛,你不是爽过一下了么?现在又该我来爽爽啦!”说完,她嘴一 吐,一团唾液正好吐在我的屁眼上。

天哪,她想干(台北情色网757H)什么?莫非她又要那个……?还没等我来得及细想,我只觉一 个圆头再次抵在了肛门上。天哪,她真的要那个!我一阵大惊,不由拼命地摇晃 臀部,阻止她的进入。可这样做最终却是无济于事,因为我清楚地感觉到先前那 根又粗又长的东西又完全插进来了!

她将我的双脚扛在肩上,双手按住我的大腿,奋力地抽插,看着自己竟然被 她弄成这样一个姿势,我不免又好气又好笑,以前我和女同事在办公室偷情做爱 时我经常用这个姿势,想不到今天却到我的身上了。

我的双脚伸在半空,望着脚上的高跟凉鞋,我都在怀疑自己到底是男的还是 女的了。出于难过与刺激,我轻微地扭动身子,想不到这样一来更刺激了女警, 她淫荡地笑着,上身整个地压了下来,将我的双腿重重地压着,双臂也撑紧了引 擎盖,这样做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抽插的速度更快了!

“噢,噢,好棒!好棒!真是让人爽死了!真是爽翻天了!”女警淫荡而欢 快地叫着,喊着,突然她停下并直起了身子,下身紧紧地抵住我的臀缝,双手却 缩到腰间飞快地解着什么,我仰起头偷偷一看,原来她是在解着系在腰间的橡皮 内裤。

等她解下并向后一退时,我这才发现,原来她穿的这条橡皮内裤不仅前方有 一根仿真阳具,后面也有一根,只是这一根要比前面的短好多,而且没有前面的 粗。天哪,不知是谁设计的,世间竟有这样的橡皮内裤!设计得如此“合理”— —当一个女人穿上时,里面的那一根正好是插在自己的阴户内,而且振动也是同 步的,再有就是外面的这根抽插越猛,里面的那根对女性阴户的撞击也就越厉害!

“怪不得她会欢叫不已,原来也是被插着呀!”我心中说着并抬头望着她, 这时我面前的这个女警已侧着身子抬起了左脚踩在保险杆上,她用右手握住橡皮 内裤里侧的那根短阳具(此刻当然是露在我的肛门外了),并快速地耸动小腹, 左手则用四个手指按在自己的阴蒂上快速地猛揉起来,她“格格”地淫笑着望着 我,并不时地仰起头张大嘴大声地喘息、呻吟。

哇,今晚我碰到的哪是女警呀,明明就是一个女色魔!快,快点弄来吧,你 弄来了我好走人!我心中默默地祈祷,唉,算了吧,今天就彻底做一会女人吧! 想到这,我曲起了双腿,叉开了双胯,做出了一个女人味十足的动作,“噢,噢, 要来了!要来了!”女警说着身子向后一退,短阳具也随之从她的阴户中滑了出 来,接着她双脚踏上了保险杆,“快,快,向上一点,把脚伸直!”

听她这么一说,我知道她已是急不可奈,忙向上挪了挪身子,双脚也伸得笔 直,我以为她要坐到我的胯间为,所以双腿微微地张开了。

“不,不是这样,双脚并拢,来,再向上一点!”女警说着,竟然伸出双手 来抱我,我急忙配合她,当我双脚刚一并拢时,她便迫不及待地扑了上来,下身 紧紧地压住了我的阴茎。她的双膝跪在引擎盖上,两条大腿张开并夹紧我的两条 大腿外侧,并用阴户找寻我的阴茎,刚一找到时,她便快速地套了上去,并向下 退了一点,大腿根也夹得紧紧地,然后用双臂伸到我的腋下自下而上扳紧了我的 双肩,并快速地耸动小腹,那情形就如同我真的是个女人似的。

我知道这是男女性交(台北情色网757H)时极为厉害的姿势,因为当两人一动作时,男人的阴茎 不但抽插女人的阴户,而且阴茎杆还紧紧地挤压女人的阴蒂磨擦,这样一来对女 人来说是极为刺激的。

果不其然,在这样狂弄了近一刻钟后,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突然她抱紧了 我,长呼一声,我只觉得她阴户中一阵阵紧缩,接着是一阵热浪……

呀,她终于搞来了!这下我可有救了。我心中有了一点惊喜——说不定她一 高兴就放了我呢!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啊,真是爽!今晚的货色真不错!”

“货色”?什么“货色”?难道她经常这样?我心中满是狐疑,只是为了尽 快脱身便不敢多想,并求她:“警官,反正你也弄来了,能不能让我走了呀?”

“走?想得美!你看你那里还是硬挺得很呢,况且我还没玩够呢!我能放你 走吗?来,先帮我舔干(台北情色网757H)净了再说!”女警说着竟然淫荡地张开双胯,并挺起身子 用手扯去我口中的乳罩。

我只好硬着头皮舔舐,并向上舔去,我用舌裹住她的两片阴唇,我舔舐她的 肉缝开口,最后我吸住她的阴蒂用力吮弄。

“呀,看不出你还真懂得玩女人!对,对,就这样,继续!”

这时一个念头掠过脑海:既然,何不好好地玩一玩这个女人!想到这我站起 身子,挺起阴茎就朝她的阴户顶去。

女警并不避让,反而将阴户挺了上来。

我怀着一丝复仇的心理狠狠地一捅而进,想不到她却大笑起来:“好的,就 这样!大力些!”

我知道这样的大食浪妇不把她的欲火消灭是不行的,只好奋力挺动——就当 是我在强奸她好了,这一来把她弄得不断浪叫。

“呀,你来真的,是不是?那好,我就再和你玩玩!”说着她一把将我推开, 然后脚下一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倒在旁边的草地上。

“警官,你不是又要强奸我吧?”我试探她,同时也吊她的胃口。

“嘻嘻,正是!”她说着已抬腿跨上我的小腹。毫不费力,我的阴茎便插进 了她的小腹中。她快速地起落,欢叫,简直不当我存在。

由于春药的作用,我还能坚持一会,只是看着她乳颤臀摇的样子,我兴奋到 了极点,渐渐有了感觉,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她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一点,起落地更快了。

两分钟后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便一阵狂射……

女警见状便停止了耸动,抱紧了我。

过了一会,她才轻声问道:“怎么样,爽不爽?”

“爽!”我只有力气回答一个字。

“爽就好!”女警坐直了身子。“算了,放你一马!”

“警官,你是说不追究我了?”

“对呀!”

“谢谢!警官”

“不过,我要先走,所以只能委屈你一下了,”说着女警抬起手掌。

“警官,你——”我一声惊呼,还没等把话说完,她便一下砍在我的脖颈上, 我昏了过去。

以后的事就再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一睁眼便是满天的繁星。我的手还被绑着,好不 容易挣脱了。忙坐起了身子。阴茎上的淫液已经干(台北情色网757H)了,小腹上红红的一片,我吓 了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两行字:“其实我不是女警。谢谢你的大肉棒!”是 用口红写的。

先前那个女郎的乳罩、内裤还扔在一边,那个女警的物品却不见了。

唉,竟被一个女警上了。今晚发生的事就如做梦一般,我又坐了好一会才回 过神来。幸好我的衣服还在,只好抓过穿上。

循着旧路回到山庄已是凌晨两点了。匆匆洗了个澡,再无半点力气,便睡下 了。

后记: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是再也不敢出夜门了。不过,碰巧的是,从一个 女服务员那里得知,附近有一个荡妇经常冒充女警,夜里出来挟持男人找乐子, 很多男的都上了当。

唉,有谁知道,我就是其中一个呀!
全文完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嫖娼出真爱
07-0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我遇见过的骚货
07-0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经历潮吹
07-0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吃了这个骚货
07-03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被小嘴吸干
07-03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