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同事木木的世界里

都市激情
2017-07-06 12:56:17

接下来的半年多里,我和木木之间重复着这些让我兴奋的事情,我爽得一塌糊涂,而他也玩得不亦乐乎,我越来越喜欢木木设计的这些机器带给我至高无上的刺激,需求越来越大,似乎都离不开这些东西,正如木木所希望的,我整天都可以全身插着东西,而且有一天不插都不行。
  在他的眼里,在我的心里,都觉得我越来越淫荡,在我们之间的感情上,我每天只想着木木会怎么样虐待我,怎么样舒服,会不会有新的器具等等,根本不会去考虑其他的事情,工作成绩也逐渐下降,而木木也不再像原来那样表现出对我的浓浓的爱意。
  他没有再设计什么新的器具,也不再像原来一样怜香惜玉,经常把我锁在大柜子里一整天,每次都把我玩得很惨,而且也经常威胁我听他的命令,逐渐演变到我对他言听计从,经常让我穿比较暴露的衣服上班等等,感觉他对我的那种感觉荡然无存,他现在对我只有虐待,反复虐待,不停的虐待了。
  但是有一样木木坚持的很好,就是每天的营养食品,这些东西对体力的提升却是有很大的帮助,还有木木的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催情药品,我的下体越发的敏感,乳头阴蒂等等,现在高潮的时间比原来更短,次数比原来更多,强度也更大,我不折不扣的沉浸在高潮的快感里。
  半年过后的一天,已经到了冬天,我穿了一件厚的黑色连身袜,两个乳房和下体暴露在外面,上身穿了一件墨绿色羊毛衫,下身穿了条黑色的短裙,双脚上穿了一双高筒的14CM的黑色皮靴,一直包裹到膝盖上方的大腿处,再在外面批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来到单位。
  那天木木说有事没有接我,我打车去单位,去得很早,到办公室第一件事情就是关好门把空调打开,半小时左右差不多到了上班时间,外面传来络绎不绝的脚步声表明大多数同事也陆续到了单位,这时候室内的温度已经上来了,我脱下羽绒服,做到椅子上,一看时间差不多已经到了9点,木木怎么还不来呢?我眼睛盯着那个大柜子,一种要想进去的冲动弥漫着我的大脑,期待着木木来了以后把我装进去……
  不知不觉下体开始燥热起来,我想:干脆自己主动些,弄个比较淫荡的姿势,一会木木来了也许会挑逗起他的兴趣。我得意的笑起来,于是我把衣服全部脱掉,脚上的皮靴也脱掉,在我的储物柜里面拿出平时穿的16CM的单鞋穿上,把自己固定在那张邪恶的椅子上以后,戴上口球,戴上眼罩,拿出手铐把自己的双手拷在身后,就这样在那不算太刺激的椅子上等待着木木的到来。
  大概又过了半小时左右,我高潮了两次,口水已经滴到自己的肚子上,这是门打开了,然后又迅速的关上,正当脚步声向我靠近的时候突然停下了。随后我听到木木似乎把什么东西扔到了沙发上,紧接着我被木木从椅子上解下来,但是没有解开眼罩和口球,我站在一旁等了一会以后我的手铐被解开,马上被单手套绑在了身后,接着大柜子的门打开了,木木推着我走了进去,固定好我的身体,安装好装备以后,他解开我的口球,马上又塞进了柜子顶上的口球戴好,完成了柜子里面的固定。
  我紧紧的把胸部贴在背板上面害怕突入起来的点击,我等待着,一分钟左右,所有的东西开始工作起来,但是柜子门没有关上,随之而来的是背上和屁股上的抽打,这次不是细皮鞭,而是那种一把橡胶条的软鞭,受力面很大。刚刚打了几鞭的时候我还感觉到一些快感,但是马上的我发现了不对劲,木木似乎在用尽全力的抽打我,每一下都是力大无比,每一下都是全所未有,每一下都让我疼痛难忍,我大声的叫了出来,发出呜呜声,但是木木没有理会,他至始至终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个字,他无情的鞭打着我,我身体在跳动,在颤抖,下体刺激的快感完全遮盖不了身上传来的疼痛感,我的眼里流了出来,我伤心的哭了,但是我仍然潮喷的高潮了。
  他打了20分钟左右停了下来,我听得见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声,他累了,而我也终于结束了这残酷的鞭打,这是第一次,木木在真正意义上虐待我,我想哭,我也想问为什么,我的身体向后一靠,阴蒂马上被电了一下,快感迅速回到了我的大脑里,回到了我的身体上,我继续紧贴胸部站在那里,随着一身闷响,柜子门被木木重重的关上,虽然我的大脑里面有诸多疑问,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去考虑那么多,快感……高潮……
  不知过了多久,所有的东西停止了工作,随后柜子门被打开,木木先拿掉那3个地方的夹子,然后几大把就把我身上的连身袜撕烂、扯掉,他解开我左脚上的鞋带,把高跟鞋脱了下来,没有了鞋跟的支撑,为了不让那两个大家伙插得更深,我努力的用脚尖支撑着全身重量,接着他用手抬起我的左脚,这时候我就只有凭借右脚支撑重量,但是保持不了平衡,体内的大家伙随着我身体的摆动在体内搅动起来,他拿来最爱让我穿的那双18公分的高跟皮靴穿在我的左脚上,随后将右脚如法炮制,再给我戴了一个项圈,穿好皮束腰以后才将我从柜子里面拉出来,紧接着又给我戴了赛口球,拿掉眼罩。
  他没有开灯,这时已经是晚上,但不知道有几点钟,他在我的乳头上夹了一副链条的乳夹,然后弯下腰在我的阴蒂环上系了一根长长的、很细的绳子,绳子的另外一头被他拉在手上,随后阴蒂一疼,他就仿佛直接拉着我的阴蒂朝门外走去。
  阴蒂的刺激和乳头完全是两个概念,这是我无法抗拒的,而且不是夹在阴蒂上,而是直接栓在环上,要挣脱更是不可能,我必须快步的跟上,当我快走到门边的时候我隐约看见沙发上有个东西,似乎是早上的时候木木扔在上面的,我的脚步慢了下来,我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这时候阴蒂突然传来一阵疼痛,看来木木根本没有想让我看的机会,一个劲的快步往前走,没办法,我只有跟着。
  木木很反常,一脸的阴沉,而且一直没有正面看过我一眼,更没有说一句话,快步走在前面,而我穿着这样的高跟,双手套在背后,速度有些跟不上他,他快我慢,也就是说我的阴蒂随时感受到他的拉扯,随时刺激着我,慢了我就小跑跟上,然后又慢,又跟上,就这样跟着他下了楼,到了车里。车开的很快,直奔我家。
  在路上的时候我看到外面的街上有不少人,一些商店关门了,一些商店仍然开着,应该是10点左右,很快到了楼下,木木停好车以后,拿上我的手提包下车,随后打开我这边的车门,拉着那根可恶的线向外拉,我这身衣服,这个样子怎么能下车?万一被邻居看到了怎么办?我用祈求的眼睛看着他,但是没有任何的效果,他又拉,拉得很使劲,好痛……我的眼泪再次流了出来,但是没有用,我抵抗不了这种疼痛,很快的下车,站在他旁边,我不停的看着周围的情况,千万不能有人啊……他锁好车门以后,拉着我朝楼道走去,就当我快要走到楼道时候,身后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不知道他们看到我没有……
  接着就是每一层楼道灯逐一点亮,一层接一层,我安全的到了家里面。木木给我戴上眼罩以后,把我单手套末端的铁环固定在门把手上,让我站在门边,然后他开了灯,进家去了,接着就听见他摆弄各种东西的声音,大概20分钟左右,他把绳子解开,拉着我走进屋里,然后脱掉了我身上的皮靴,单手套、束腰、项圈,接着又给我穿上一双吊带袜、高跟鞋,拉我坐到一张椅子上,先把我的双手绑在身后,在把我的上身固定在椅子上,大小腿对折,用一根绳子绕过椅子背后分别绑在两个膝盖处,将我的两腿朝身后拉到极限,随后为了避免我的双腿合拢,又加了两条绳子分别把双腿绑在两边的椅子扶手上。
  我的双脚以M形,大大的分开着,双腿最大限度的往后拉伸着,如果不是往两边分开,膝盖应该已经能碰到乳头,这样的捆绑无疑让我下体的一切暴露在外面,而且是一种最夸张最直接最容易进入的状态向外人展示着。
  将我完全捆绑好了以后他才拿掉我的眼罩,这时我看到自己的面前有两个台灯一左一右摆在面前,那是我卧室里面的,台灯的正中间是一个DV用三脚架立在我前面。我心想都录了那么多了,干嘛还这么费力气哦。接着他往后退了一下,坐到沙发上,低着头,点上了一根烟抽了起来。我想问他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但是我说不了话,嘴巴仍然被口球挡着,我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他抬头看了一下我,沉默了一会以后开口说到:「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摇头,「今天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你的生日。」
  他这么一说,却是应该是到了我的生日了,现在我的头脑像浆糊一样,整天都只想着高潮,连自己的特殊的日子都忘记了。
  「我没有说错吧?今天来晚了,是想着平时每天都折磨你,你生日这种特殊的日子应该像正常人一样,给你个漂亮的生日礼物,给你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所以去准备了一些礼物,可是当我一到你的办公室看到你的样子,我知道我错了,我爱你,但是这半年多以来你每天都只是想着怎么样被插,怎么样能够高潮,怎么样能够舒服,我平时对你的好,你记得什么?我对你的爱你能感觉到多少?你又做了哪些事情对我好?特别是今天这样的日子更是说明了你现在就是一个十足的骚货、荡妇、淫娃!你的脑子里面除了SM,除了性还能有什么?我一开始深爱着你,但是到现在我发现我错了,我的爱对你来说没有意义,你只是需要我来虐待你,我来带给你快感……到了今天我终于明白这点,小艾,今天使我们的新起点,今天是一个转折点,从今天开始你我将是不一样的生活。」
  说完他灭掉烟,走到我前面,拿起一根皮鞭,把DV打开,站在我的面前继续说到,「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在是朋友关系,也不在是上下级关系,更不分什么上班时间下班时间,我是你的主人,而你是骚货。随时都要对我言听计从。那么现在我要你进行正规的表态,这次的表态我问一句你说一句,只要说得不对我就打一次!」
  说完一鞭子打在我的阴户部位,又疼又刺激,但是疼痛更多一些,「听到没有?」
  我急忙点头示意。「而且你要知道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这次的录像还有所有的录像你心里有数,这次如果你说假话,如果你说得不对,我会让你一夜成为中国的红人!」
  他拿掉我的塞口球。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高小艾。」
  啪!一鞭打在阴蒂上,我疼得叫了起来,「问题没有回答完整!」
  我想了半天,没想出来,半天没有回答,没有说话,啪!又是一鞭。「刚刚我才说过,这么快就忘记?」
  这才想起来,「我是骚货,叫高小艾。」
  「很好,你有些什么爱好?最想干什么?」为了不被打,我想了一会,「我爱好唱歌,跳舞,SM,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被紧紧的绑起来奸淫。」
  「表一下志愿!」
  他的这个问题应该就是他这个录像和对话的核心,应该就是像确定和我的关系吧,虽然确定这样的关系对我来说不难,但是如果真的确定了,会有危险的,也许会让我真正走向万劫不复的道路,也许没有回头路了。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得到了我想要的快感,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而且我也在那么多人面前做了淫荡的事情,也被那么多人插过,只是还没有身边的人而已,或者已经有人知道,只是我还不知道而已。今天木木早上打我,还有这些反常的举动,他不是开玩笑的,他说的那些话也是真的,我确实伤害了他的心,如果这个时候我违抗他,反抗他,也许我一直坚持的一点做人的自尊就会没有,就会成为人尽可奸的淫娃。这么多的录像在他手里面,后果是严重的,就像他说的,让我「一夜走红」也不是不可能,虽然我现在想回头,虽然现在后悔,但是已经晚了,自从和木木接触SM,喜欢上SM的那一天,我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我,小骚货高小艾,从今天开始余木就是我的主人,我的身体,我的一切属于我的主人,我每天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听从主人的安排,主人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希望得到主人的淫虐。」
  啪!又是一鞭打在阴部。我疼得叫了一声。「时限!」
  「终身,一辈子!」
  说完这些,我失声的哭了起来。
  木木不再像以前那么温柔的对待我,我的哭泣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他把塞口球拿了过来给我戴上,接着是对我的阴部一阵的抽打,虽然疼痛,但是同样很有快感,小穴里面的淫水多了起来,皮鞭每打一下都会沾起一些飞出来。
  我的哭泣停止了。
  木木笑着,「看来只要是刺激你的,不管是舒服的,还是疼痛的,只要是刺激你的敏感部位都能让你舒服,都能让你忘记一切,你这个不折不扣的骚货!」
  鞭打停了下来,他拿出两只大阳具,分别插在我的阴道和肛门里,用手拿着阳具抽插着,差不多10分钟左右,我高潮了,喷到了他的手上,他拿出阳具,「今天到这里就算是一个完整的奴隶誓约了,到此为止,自己解开去洗个澡睡觉去吧!」
  说完他解开我手上的绳子,拿了我家的钥匙和DV就走了。
  这一夜我无法入睡,等待着我的不知道是什么,我辗转反侧,不停的在床上翻滚着,不知道是一种兴奋和期待,还是一种恐惧与后怕,今天表的志愿和上次是两个概念,现在的木木和以前也是不同的概念了,迷迷糊糊的,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随着我的被子被揭开,我惊醒过来,面前站着木木,他扔过来一样东西,「穿上!」
  我拿过来一看,这是一个金属贞操带,在腰部和裆部,都是金属,连接的地方是皮质的,做工很精细,特别的是在阴部的位置是一块金属板,中间有很多小孔,在肛门的位置是一个较大的洞,我拿过来直接在他的面前穿上,然后他走到我的后面,拿了一把很精致的小锁锁上,这把锁看起来很小,但是从质地上和做工上来说不难看出它的牢靠。
  穿上以后我才发现他的巧妙之处,就是刚才介绍的在阴部和肛门的地方的特殊处理,这个贞操带可以让我正常的小便和大便,但是我摸不到自己的阴户,也就是我不能手淫,而且任何东西也都插不进去,我的快感被限制了。穿上了以后,他让我去洗漱,然后他在我的衣柜里挑要让我穿的衣服,等我洗漱出来以后,他拿出一双紫色的厚连裤袜,黑色超短裙,黑色羊毛衫以及黑色的栗子大衣,然后穿上过膝高跟皮靴以后就和他一起上班去了。
  他这样对我进行限制以后,我拿特殊的椅子也就用不成了,坐在办公室里,看着那些让我开心,让我舒服了这么长时间的道具,却不能使用,心里很失落,但是我知道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不可能再要求他任何事情,只能是他命令我什么事情。
  大约10点的时候他走到我办公室里面,「这段时间你要尽心尽力的好好工作,然后加强和县委领导的联系,特别是王XX、李XX和郭XX,你要尽快取得工作成绩,向他们汇报,并约他们吃饭。」
  我恢复到以前的正常生活,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很想手淫,很想被捆绑,被插,但是因为贞操带的原因,却又不能得到满足,很难受,但是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也就习惯了。
  接下来的3、4个月里,木木会一个星期让我爽一次,但是都有所限制,时间不再像以前那么长,而被限制一个星期爽一次的我,因为快感的压抑,每一次释放的时候都会特别的强烈。一个星期可以正常的睡一次,木木搬到我家住,他睡床,而在床边上垫了棉絮,我只能戴着项圈睡在他的床旁边,一个星期只能睡一次床。
  每个星期解开贞操带清洗下体两次,因为是冬天,所以没有什么异味。而每个星期我都必须把这三个人约到一起吃饭,木木当然以驾驶员的身份出现在酒桌上,吃晚饭以后一起打麻将,或者唱歌,或者喝咖啡等等,也就是走得很近。
  其实这三人里面,王某和郭某在我参加工作的时候就曾经想要占有我,调戏过我,这两人也都官居要位,当时我被提拔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向我提出过,如果和他们玩一下,他们将帮助我,但是我没有给他们面子,虽然他们两个说话很管用,但是要提拔一个人,他们两个说话最多也只能起到30%的作用,我是凭实力走到了今天,他们两人在那之后也就没了面子,也就不再对我提出这种要求,现在我约他们吃饭,他们当然是巴不得,心理面多少还是有些幻想的。但是仍然仅仅是吃饭和在一起玩而且,没有任何的进展。这3、4个月下来,他们3个玩得很开心,特别是木木把他们哄得很开心,而我仅仅是像干工作一样,做好工作而已。
  这时候从我提拔的那天开始算已经是一年,和木木走进我的生活也差不多一年,那是一个星期一,木木早上和我上班的路上给我安排了任务,让我以外出进修学习为由请假一年,他负责帮我弄进修的相关伪造的东西。
  这一个星期里面,我完成了所有的手续,而木木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整个星期我和他除了下班回家以后都很少见面。到了第二个星期,县委来文:第一条:批准高小艾同志外出进修学习申请,为期一年,此期间保持其级别、所任职务、工资待遇不变;第二条:现任命木鱼同志为XX街道办事处副主任。
  收到文件以后,街道办事处召开会议,研究决定,在我外出学习期间,也就是一年之内,余木暂时接管我的工作,同时使用我的办公室。原来他让我在这3、4个月内做的事情就是帮他牵线搭桥,不知道他用了些什么方法如此轻松的得到这样的待遇。接下来的一年里,我就要从外界人的眼里消失,生活在木木的世界里了……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爱露出的女友】【完】
07-0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生活在同事木木的世界里
07-06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妈妈被她的学生征服】【完】
07-0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美国餐馆生活】【完】
07-0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女领导是个淫荡的女人
07-0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