翘臀以待情妇归

少妇小说
2017-07-07 12:01:59
「老婆,我回来了……老婆……不在家吗?」小别胜新婚,这句话真是没有错。我心里是非常非常的想念我的美娇妻。不是我不想提前给老婆打电话,而是为了美好的未来,半分钱都要省啊。可现在晚上7点回到家,发现老婆不在家。

  平时老婆都是在家的,为了节约,基本晚上的娱乐活动就是聊天和看电视了。

  「也许是有事情吧,等老婆回来就给个惊喜。」想了想,还是决定节约话费。

  还可以制造惊喜,一举两得。我就这样美好的想着,倒在沙发休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老婆还没有回家,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竟然已经半夜12点半了。我有些生气,更多的是担心。老婆从未这么晚还没回家。

  我在客厅里来回踱步,实在是担心老婆。现在不是节约钱的时候了,于是就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更让我意外的是老婆的电话竟然是关机状态。这下我心里更是慌了。连忙又给我爸妈打了个电话,令人失望的是老婆也没有去过。还要撒谎欺骗爸妈安慰爸妈。

  脑中自行脑补着老婆各种可能出现的危险,这让我完全无法冷静下来,准备出去找找。虽然不知道去哪里找,但也好过待在家里干着急。

  当我坐电梯到了一楼开电梯门的时候,门外映入一张熟悉,欢喜和放松的脸。

  「老婆?你回来了。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我都担心死了。刚准备去找你的。」见到我老婆的一瞬间,不管是有多生气,一瞬就都消失无终。

  而老婆却没有我预想的那样满脸的惊喜表情和热情的拥抱。我看到的只有满脸的惊慌和躲躲闪闪的眼神。

  「老……老公,你回了啊。怎……怎么没有提前给我打电话啊……」老婆捋了捋耳边的头发,结结巴巴的说到。

  「老婆,你没事吧。怎么了?不舒服吗?」我看老婆的脸突然有些苍白。

  「没,没事。你应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的。」我让进老婆进电梯,老婆轻声却有些埋怨的味道对我说到。

  「我这还不是为了节约钱,还以为可以给你一个惊喜。」我也有些不满老婆这样的表情和语气。虽然依旧温柔,但我也感觉自己很受委屈的。

  「再说你平时都是在家里的。我哪里知道你出去。再说了,你的手机还关机了。我怎么给你打电话。」

  「手机没电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应该提前打啊。」老婆一听到我说手机关机了,更加苍白了。

  「好了,我好累。我想休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出了电梯,老婆表现的很不耐烦。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老婆从未这样过。这样的情况就导致我们两人开始了冷战。

  「老婆,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短暂的沉默之后,我突然觉得是我不对。老婆跟着我,已经是非常辛苦的了。

  我还这么小气,太不应该了。于是我主动的打开话题,但不知道是不是情商不足了,我竟然脱口而出心里想知道的问题……「没,没去哪里啊。刚去看了看爸妈啊」老婆也没想到冷战中我还在对自己晚归的事情抓着不放。心里突然觉得自己这个爱碎碎念的老公有些厌恶。不像个男人。太啰嗦了。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的老公啊,心里的道德约束让她不敢让自己的丑事让我知道。慌乱中,随便想了个借口,却是一个天大的烂借口。

  不要说这个借口随时都会揭穿,现在的我已经都知道了。

  「我刚打了电话给我爸妈了。说你没去过啊?」我狐疑的问到。

  「哦,哦,是这样的。我在路上遇到一个以前的老同学。她非要拉着我去聚聚。她太热情了,我实在是没办法拒绝。所以就耽误了去爸妈那里。本打算改天再去看看二老的。」老婆明显的没有猜到我已经打过电话去问过了。然后结结巴巴的解释了一下便不耐烦的洗澡去了。

  「老婆这是怎么了?」感觉老婆有些奇怪。好像变了个人。难道是工作问题?

  还是生活压力太大了?我习惯性的从自身找问题。

  其实我挺自卑的。感觉自己上面都配不上老婆。而老婆还选择我。晚上我和老婆背对背的时候,我是越想越觉得之前的事情对不起老婆。本想给老婆道歉的。

  但老婆似乎很累,倒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老婆已经不在家里了。我想着老婆可能去上班了吧。于是我也简单的洗漱,吃了点东西后就赶到公司去报到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抽空又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奇怪的是老婆的电话依旧没有开机……

  然后我就在怀疑老婆是不是扛不住生活的压力而出轨的想法度过了整个下午。

  当我回到家后,发现老婆又不在家,这下让我真的是起了疑心了。

  老婆的电话关机,又找不到她人。那种担心,疑心交织在一起的折磨让我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从不抽烟的我中途还跑到楼下买了包烟抽。

  一直抽到凌晨2点半,老婆才疲倦的回来。这次对我更加冷淡,对我的质问和关心都视若无睹。我看到老婆的眼神里,除了冷漠,还有鄙视和失望。

  我不知道老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我更加的不知道老婆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下班后这么的长时间到哪里去了,做了什么,我都一无所知。这些让我有种想咆哮的冲动。

  老婆还是很快的就睡去。看着熟睡的老婆,心里像刀割一样。我就因公事出差了一段时间,老婆怎么就变化这么大。更痛苦的却是老婆什么都不跟我说。

  这样的情况又出现了三天后,我实在忍不住,跟踪了我的老婆。而这次的跟踪结果,简直让我有种坠入地狱的感觉。

  第四天的时候,我前晚完全没有睡意,等到老婆轻手轻脚的穿衣离开,我才慌慌张张的跟上。

  老婆坐上公交车,我在后面拦了辆的士紧紧的跟踪。这辆公交车一直开到了终点站,一个城乡结合的地方。老婆在这里下了车后就一直向一个小路里走去。

  我连忙跟上,却又不敢跟得太紧。

  老婆一直走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到处都是菜地。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后,进入了一间破烂的瓦房里面。

  老婆进去的时候大门是开着的,进去后就关上了门。我观察了一阵,一直没见老婆出来,也没见人进去或出来。我犹豫片刻后,鼓起勇气偷偷摸索过去,从一扇破窗里看见了老婆。

  我瞪大了眼睛,看到了非常刺激,香艳的一幕,也是让我无法相信,生不如死的一幕。

  老婆换了一件大红色的皮衣,就是那种胸前黑绳交叉X型,从胸口一直到腹部的塑身情趣皮衣。双手手腕带着皮质护腕,然后用细细的锁链相连接。脖子上系这一个带着铃铛的项圈。而下身,则穿着一双超薄的天鹅绒材质的蕾丝花边丝袜,搭配的也是一双大红色的尖嘴高跟鞋。两只脚的脚踝也同样的套着皮质护腕,然后用细细的锁链相连接。好像古时的犯人所穿戴的脚链和手链。

  我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看着破烂瓦房里的老婆,爬到房屋中间的餐桌上。

  餐桌上有一只碗和一双筷子。只见老婆爬上桌子后,就拿起了那双筷子,在我的偷窥下先是让进自己的嘴巴里吸了吸,然后拖着沾满口水的筷子出来,插进了自己的阴道里。那嗯嗯的呻吟声像一把锤子重重的锤在我的胸口上,我感觉特别的难受。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老婆虽然淫荡十足,像个婊子一样,但是对我的刺激是很大的。我高高顶起的帐篷就是最好的证明。

  老婆将筷子插入阴道里后,搅动抽插了一会就像狗一样蹲坐在那只碗上。而筷子连接阴道和碗,淫水从阴道里顺着筷子慢慢的流到碗里。如此不堪污秽的画面,在这之前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我那优雅婉约,气质出众的美人妻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老婆像只母狗一样蹲坐在那只碗上,竟然一坐就是2个多小时。直到我被人从背后打晕。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被人用绳子捆着,嘴巴用破布堵着,给扔在了一个墙角里。渐渐清晰的视线里出现了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女人自然就是我的老婆,此刻正给一皮肤黝黑,身材矮壮矮壮的中年男人舔着脚趾。而这个中年男人就是修水管的田师傅了。而另外的两人,一个身高大概有1。8左右,但是非常瘦非常年少的男孩子。另一个是个佝偻着腰,光头的,满脸皱纹的老头子。

  年少的男孩子虽然看起来一脸稚嫩,但跟中年男人和老头子一样,都是满口黄牙,且满眼的淫邪。

  老头子虽然佝偻龙钟,但是精神头不错,一双眼睛如果不是有着淫邪之光,可以说是炯炯有神。特别是那双手,短而粗,满手的老茧。头上戴着草帽,应该是个菜农。跟那个男孩子的面相上,看着有些相似,应该是爷孙俩了。

  此刻这对爷孙俩满脸淫笑的看着我的老婆,时不时的还脱下拖鞋,用脚趾去摩擦我老婆的骚逼,老婆总是敏感的摇了摇屁股。就好像狗一样,讨好的摇屁股。

  「醒了?嘿嘿,骚货,你老公醒了喔,还不赶快去看看。」中年男人对着正在舔脚趾的我老婆说到。

  然后老婆却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专心的继续舔着脚趾。连看我都没有看过一眼。

  中年男人和另外两个人哈哈大笑。那个男孩子对田师傅说「田叔,我的鸡巴好难受啊,让这小骚货先给我爽爽吧。」

  「臭小子,还是这么猴急。好吧,你就从后面操吧。」田师傅笑了笑就答应了。

  「高文啊,你田叔对你可是没话说了,虽然你只有16岁,但是却玩到了这么漂亮的人妻。嘿嘿,而且人妻的丈夫就在这里。跟着你田叔做事的时候,你可要多给你田叔帮忙,不许偷懒。知道了不。」爷爷对着自己的孙子一番说道。

  「嗯嗯,爷爷我一定会的。我可是抢着给田叔做事啊。田叔,是不是。」叫阿文这个小子才只有16岁,年轻就是资本。操起我老婆来说话都不喘气。而我老婆已经给操的面色潮红,淫水直流。

  「阿田啊,多亏了你。我家这不争气的孙子才能有女人可以享受。」爷爷一边说着一边脱掉裤子,用手扶着一根干瘪瘪的老鸡巴在我老婆的背上摩擦。

  「高伯,说这话您就太客气了。当年我坐牢,要不是您给我妈养老送终,我这辈子都会后悔啊。可恨的是那个贱婆娘竟然撇下我和我老妈跟别的男人跑了。」田师傅说起他的老婆,真是牙恨得痒痒的。

  「呵呵,那个骚货不提罢了。远亲不如近邻,咋们这人本来就少。还这么穷。

  不相互帮助怎么办?你这不是给我家高文找女人了嘛。好了,咱门也别说见外的话了。阿田啊,你让这个骚货先给我舔舔,高伯我有些受不了了。」「那还不简单。母狗,去,给我高伯口交。一定要伺候好了。不然以后都不要你了。」田师傅命令我老婆去给那个菜农口交。

  「别,老公,别不理我。母狗不能没有老公。我现在就舔,高伯,母狗给您舔大鸡吧,高伯,母狗的用下流的嘴巴给您吸大鸡吧。」如果老婆没说话之前,我还觉得老婆是被迫的。心里还是有些安慰的。可是现在……竟然喊着那个野男人为老公,还是当着我这个正牌老公的面前,说着那些下流不要脸,像婊子一样的话。

  高文和高伯一起,一前一后的操着我老婆的骚逼。特别是嘴巴,作为老公的我,都从来没有享受过。

  老婆的嘴巴里,那根干瘪瘪的鸡巴,也渐渐有了起色。相比之下,作为孙子的高文,则勇猛无比。粗壮且长的大鸡吧,真的是让老婆欲仙欲死。每次进出都带着大量的淫水滴落出来。

  「唔唔~ 唔~ 」越来越急促的呻吟声代表着我老婆要来高潮了。

  高文双手捏着垂落的大奶子,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快,老婆的唔唔声在持续了几分钟后,阴道里感受到了一股非常热的精液冲击。

  田师傅见高文拔出了鸡巴,但我老婆却还没有达到高潮。于是便用手指在阴道里扣动。那些属于高文的精液也抠了出来。

  接着手指继续在老婆的骚逼里搅动。而高伯的大鸡吧也终于射了出来。不算太多的精液被老婆含在嘴巴里。舌头在嘴巴上诱惑的转了一圈后就将高伯的精液给咽了下去。

  而过了几分钟后,随着老婆颤抖的娇躯,老婆的骚逼竟然喷出了大量的淫水。

  我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没想到这个人用手指都让老婆达到高潮了。

  老婆高潮后,瘫软在田师傅的脚下。而田师傅看了看我,然后对着高文说「放了吧,让他滚回去吧。」

  「为什么?田叔,万一他报警怎么办?」高文有些不放心。

  「不然还怎么办,关一辈子还是杀了他?两样都不敢,对不对。不敢就放人。

  他不会报警的。嘿嘿,没有男人会报警抓这样的老婆,毕竟一报警很多人就都知道他顶了一顶绿帽子。而且,就算报警也没用。这个骚货是自愿给我们操的。对不对,母狗。」

  「是的,是的。母狗是自愿给我老公操的,是自愿给高伯给高文操的。母狗的骚逼喜欢给你们操。」老婆表现的真是一个合格的母狗。

  在三人的笑声中,我狼狈且懦弱的逃跑回家。为什么?因为我一解开绳子就立马冲上去想要殴打田师傅。我以为会被三人围殴,却没想到的是被自己老婆给拦住了。

  老婆不知道是不是发泄过后,人就清醒多了。虽然拦住我,但是却不敢看我。

  一直都低着头。轻轻的对我说先让我回家再说。

  其实,刚才的勇猛也只是有一股醋意的报仇之意让我有了动手的冲动。我其实很胆小,从未打过架。斯斯文文的大学生就是我的标签。

  回到家后,我蹲在卫生间里痛哭。哭自己的软弱,哭自己死要面子。哭老婆的背叛,哭老婆的淫荡。

  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让我知道的原因,老婆并未回家。且一连就是半个多月。期间只有老婆发来的短信,内容就是要跟我离婚。至于为什么变成这样,却只字未提。

  老婆不在的半个月,我麻木的像具行尸走肉一样去上班,下班,吃饭。没有笑容,也没有在哭过。想了很多。特别是老婆堕落成婊子一样的模样后,我发现,我也许并不了解她。像我这样中规中矩,连做爱都没什么看头的男人,或许离开我真的是最好的结果。我是无法面对这样的老婆,所以我只能狠心压制自己。

  老婆发来的短信,也正好让我解脱了。

  在一个风雨夜。我躺在床上看着书,其实也看不进去。只是想做点什么打法无聊的时光。而这时,却有一个不速之客敲响了我的门。

  「你……」我还没说完话就被打断。

  「他打我,骂我。不给我饭吃,还把我赶了出来。呜呜~ 呜呜呜~ 呜呜~ 老公~ 呜呜~ 老公……」前妻的到来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看得出来前妻来的很匆忙。一身宽松的黑色大体恤和一件黑色的牛仔裤。不过奇怪是竟然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原本我是不想再见到前妻的。只是那一句老公,又将我心底的感情撩了出来。

  特别是前妻跟我说她想回心转意,重新回到我的身边,说那个男人对她不好,不给吃的还逼迫她去接客赚钱养他们三人。一不同意就拳脚相向。

  我问前妻,当初为什么要背叛我。前妻先是沉默,然后断断续续的说了一些。

  我也算是明白了,前妻曾经在我这里真的是欲求不满。前妻也许真的是一时的糊涂。

  这样的自我安慰让我好受很多。当晚,前妻将我扑倒在床上,脱掉黑色大体恤和牛仔裤后,我才发现前妻里面穿着一件黑色薄纱的肚兜,下身一条黑色开档连体裤。难怪妻子穿牛仔裤要配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原来是想要来诱惑我。

  前妻大大咧咧的骑在我的肚子上,不停的扭动着屁股,用下阴摩擦着我的肚皮。在网上看到过的调教二字,就是说的前妻吧。因为还没过一会,前妻的淫水,就流到了我的肚子上。

  或许是跟我这样的正常人做爱,还是曾经的老公。前妻见到自己淫水流出来的这么快,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前妻又趴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张开玉口含住我的鸡巴,波兹波兹的给我口交起来。

  跟前妻谈朋友到结婚,真正的性爱是结婚后。但被前妻的嘴巴含住鸡巴,还是离婚之后。这个叫祸福相依吗?

  我看着前妻一身淫荡堕落的情趣内衣,和娴熟的性爱技巧。我又自卑又有些兴奋。自卑的是因为同样是男人,我却没有办法比其他男人更好的满足前妻。兴奋的是因为男人本色嘛。

  吸了一会我的鸡巴后,看着勃起的鸡巴,老婆一下就坐了下去。用自己的阴道夹住我的鸡巴。慢慢的耸动,渐渐的加速。

  前妻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不得不说,以前跟前妻做爱,虽然也觉得前妻的阴道非常的紧实。但是却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现在终于知道是少了什么了。是激情和技巧。

  难怪老婆沉沦的那么快。原来都快我自己。一想到这里,我对前妻的原谅,更加的彻底了。

  可惜我不争气。如此淫荡的前妻很快就让我缴械投降。最后胸推的感觉真是毕生难忘。特别是精液射在前妻的大胸脯上,让我有种征服的成就感。这一点,也许就是那个男人得到前妻的一个原因之一吧。

  前妻在我这里住了一个多星期。我们虽然没有复婚。但是却跟以前一样过着买菜做饭的小日子。唯一不同的是我们以前是一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做一次爱,现在则每天都在做。知道某一天的下午。我将一股精液射精了前妻的嘴巴里,看着前妻妩媚的咽了下。我一下舒畅满足的躺在了床上酣睡过去。而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前妻又不见了。

  我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我猜到前妻应该是又回到那个野男人的身边去了。

  但是我……却非常不争气的又到那个瓦房那里去证实自己的猜测。

  果不其然。当我再一次出现在瓦房那里的时候。前妻果然在那个田师傅的胯下求欢。唯一不一样的是,除了前妻,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老婆还是穿着那天我见到的兴趣皮衣。而那个女人也是穿的同款的,只不过颜色是黑色的。一黑一红的两天母狗就跪在田师傅的面前争抢那根大鸡吧。

  而那髙姓爷孙则在后面用大鸡吧猛烈的操着两女的骚逼。

  「唔~ 唔~ 唔唔~ 唔唔唔~ 唔~ 」又是这样的呻吟声。这样的呻吟让我想起那晚前妻回到我身边的情景。一想到这,我心里虽然痛,但鸡巴,却是涨的痛。

  我不由自主伸手去摸着裤裆,渐渐伸到里面拿出来套弄。

  爷孙俩操了一会后,又让前妻跪在了桌子上。然后让另一个女人去舔前妻的骚逼。两女犹豫了一会儿就渐渐放开。

  前妻跪在桌子上,手链被解开后往身后锁住。这样方便前妻双手撑在桌子上。

  那个女人伸出舌头一会用钻的,一会用舔的。还用牙齿去轻轻的去咬前妻的小肉芽。

  前妻敏感刺激的大幅度的摆动双腿,时而夹紧时而分开。整个身子也是前后扭动。而田师傅对着前妻掏出大鸡吧,自顾自的套弄起来。还问前妻「想不想吃大鸡吧啊,母狗。」

  前妻早已弄的理智丧失。母狗本性的伸出舌头快速的去做舔的动作。十足的像只母狗。

  高文最先忍受不住。年轻的高文双手抬起那个女人的屁股两侧。女人也熟练的配合,双腿分开站。高高撅起屁股。

  噗呲噗呲的声音在大肉棒插入女人的阴道里就开始发出声来。

  高伯也随着自己孙子的步伐后加入战斗。只见高伯也爬到桌子上,挺着鸡巴就站在了前妻的面前,前妻主动的用嘴巴含住鸡巴,十分投入的开始吸允。而田师傅也加入了战斗。

  也不知道那张桌子是什么木头做的,还是说手艺人自己做给自己用的,加上田师傅竟然都没有垮掉。

  田师傅让高伯和前妻都分开,然后自己坐在桌子上。前妻在坐到田师傅的鸡巴上抽插。而高伯还是依旧站在了前妻的面前,让前妻给他口交。

  那个女人现在只能连带着那个大鸡吧一起添了。每次大鸡吧抽插出来的淫水都会溅到那个女人的脸上。女人毫不在意,只是认真的舔着抽插中的大鸡吧。

  这样奇怪却淫荡无比的姿势下,前妻持续被操了半个多小时才达到高潮,而同时田师傅也一起高潮射精。我一边看着一边佩服又羡慕这样的控制技巧。

  「臭婊子,给我的鸡巴清理干净。」田师傅躺在桌子上。命令给前妻舔阴道的女人去清理他刚射完精液的大鸡吧。

  而那个女人十分听话。直接拔出还插入前妻阴道里的大鸡吧,将沾满田师傅的精液和前妻淫水的大鸡吧含进嘴巴吸允,咽下。然后剩下的就用舌头去一点一点的舔干净。

  而过了不一会,高伯也射了一股精液在前妻的嘴巴里。前妻满足的将经验咽了下去,抿嘴的时候还有精液渗了出来挂在嘴角。那模样,下流淫荡又充满诱惑力。

  最后射精的就是高文了,到后面,高文都是双手抱着那个女人的双腿抬起来,然后在空中猛烈的抽插那个女人的阴道,操到兴奋的时候还在喊「田婶,侄儿的大鸡吧爽不爽,爽不爽啊~ 喔~ 啊啊~ 啊~ 啊~ 喔~ 田婶,再用力~ 用力」。原来这个女人竟然就是那个田师傅跑掉的老婆。也不知道是怎么被抓了回来还变成了跟前妻一样的母狗。而那个被称为田婶的女人也兴奋的回应着「嗯嗯~ 婶好快乐~ 啊啊~ 婶的逼就是喜欢高侄儿操的。操的婶好爽~ 好舒服~ 」两人都在最后的高潮阶段,特别是高文,最后的抽插速度快的让田婶尖叫不已,爽的快要上了天。在高文一声沉闷低吼中,高文将一股热热的精液全都射入了田婶的阴道里。

  那精液的量,也是多的离谱的。从阴道里溢出来的精液都有田师傅和高伯合起来的精液多了。

  除了那个女人外,其他人都是皆大欢喜。而我,没敢在这里射精,又一次狼狈的逃回家。

  我原以为随着前妻的再次沦陷,我再也不会原谅前妻而结束。没想到,仅仅过了几天,前妻又再次回来了。

  前妻的回来,还带了一个人,那个人我知道。田师傅的老婆—袁莉九落魄的结局

  当晚,前妻穿着一身紧身全黑的皮衣,甚至连接包裹头部的都是黑色的皮套,面部像一个蝙蝠侠的皮质面具。而脚上的高跟鞋也是跟皮衣连接在一起的。胸前的大拉链一直延伸到胯下,露出了迷人的小穴。此刻正拿着一根小软鞭抽打着田师傅的老婆袁莉。

  袁莉爬在地上,一套全身灰色的紧身丝袜,配上鲜红的口红和齐耳的短发,虽然面容一般,但却独有一种味道。

  袁莉被前妻一鞭一鞭的轻轻抽打翘臀。一边低声的呻吟一边像条母狗求欢一样在我柜上磨蹭。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此刻却不怎么想思考。

  当袁莉骑在我的胸前,哀求着我用舌头去舔她的时候。我突然发现玩弄别人的老婆真的是件很刺激的事。我高昂的大鸡吧怒气冲天,玩弄人妻的刺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自己的鸡巴好像大了几分。

  袁莉表情十分享受的吸允大鸡吧。前期则用舌头在袁莉的后面舔着骚穴。舌头从袁莉骚穴张开的小缝嘴下面沿着网上舔,每舔一次都让袁莉的骚穴收缩一次,每次收缩都有淫水流出。看起来十分诱人。

  袁莉吸允了一会大鸡吧后,开始用自己的骚穴夹紧我的大鸡吧。一上一下的扭动着屁股。灰色的丝袜包裹的胸部,看起来都很淫荡迷人。双手捏着手感很好,虽然没有前期的大,却弹性十足。随着身子的晃动,丝袜包裹的效果就是一波一波的晃动。

  看着面前淫乱的两人的前妻,小穴的淫水早已在不停滴落在地板上。无法忍受欲望的前妻,骑乘在我脸上。还在流出淫水小穴就这样在我脸上磨来磨去。弄的我满脸都是淫水。我伸出舌头,钻进前妻的阴道里。前妻立马就夹紧双腿,只抖动的身子却不在扭动。享受着强忍的刺激的性福感。

  这样前后夹击,十几分钟后我就缴械投降。不过很显然两女不会那么快放过我。在两女不停的撩拨下,我很快又恢复了雄风。这次两女一女躺在下面,一女趴在另一女的上面。相互拥抱在一起,舌头相互侵犯对方的温热的口腔里。而我将大鸡吧轮流插入两女的骚穴里。手指也不闲着,一边操着一个,还要拨弄一个。

  夜御两女的香艳事情我以前想都不敢想。此刻我却在这两人的小穴里射了好几次精液了。

  过度的劳累让我很快就沉睡过去。而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两女已经不见了。现在泄火之后的我,才开始思考昨晚的事情。太莫名其妙了,前妻带着袁莉什么都不说就直接诱惑我。而现在事完后又消失不见。

  我也不想去找她了。心里对她的感情似乎也说不清是什么样的了。

  不过就在第三天,前妻再一次出现了。只是……来到我家里的还有袁莉以及她老公田师傅和高文。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高文直接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我疼的蜷缩在地上。田师傅看都不看我,直接跨过我的身子走了进去,然后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一双臭脚就那么肆无忌怠塔在茶几上了。

  前妻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还是看到了前妻眼中一抹不忍。我想,前妻对我还是有着那么一点点的感情吧。、「给你1天的时间,马上从这里离开。不过……」高文蹲在我旁边,嘲笑着我,拿出一张A4纸,一边说一边递给我。

  不明所以的我还是本能的接了过来。然后我就明白了为什么高文会说给我一天时间离开了。

  这是一张自愿赠送房产及房内一切东西的协议书。还盖了我的手印和我的签字。然后还有过户的房产证。我看了看,果然只有我前妻的名字。当初离婚时,前妻也许是因为愧疚没有要任何东西就同意离婚了。只是不知道现在为什么又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骗我的房产。

  我很清楚的知道,手印是她前晚的计谋得逞了。而签的字,却是前妻伪造的。

  她的模仿的还是很像的。

  也许他们都在等着暴怒的我。然后又被高文揍一顿。这也许是常规的剧情了。

  不过我却让他们失望了。我内心的确很愤怒。对前妻有种痛和失望混合的难以言明的感觉。

  只是我没有暴怒,也没有咒骂。只是冷冷的看着我的前妻。而我前妻却只是躲避我的眼神。

  「对,对不起。我,我没有办法。」前妻似乎不堪我的冷视,于是开口解释到。

  不解释还好,解释了我还更愤怒。

  「没有办法?你不愿意他还能拿枪逼着你干?」我冷漠的说到。

  「嘿嘿,我叔当然没有拿枪逼着她干了,但是我叔却是拿枪干她的逼。哈哈~ 」高文这孩子整个思想都是这些污秽的东西。

  「老子告诉你,也让你滚的明白。这两个骚货为了能够嫁给我田叔,就来你这里看谁先拿到户口本和指纹。」我大概的知道了为什么前妻会带袁莉来我这里了。

  「可惜两条母狗没有分出胜负,一人弄到一样。所以呢,今天过来,一是让你滚蛋。而是……请你也参与到今天的游戏里。」高文命令两条母狗去房间里换衣服。

  袁莉最先出来,换了一件情趣体操紧身衣,还是紫色的。配上淡紫色的蕾丝边长筒丝袜慢慢的从房间里爬了出来。而脖子上还有一根长长的锁链。

  锁链的另一头系在了前妻的脖子上。而前妻的出现让我有种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绝望,对前妻的绝望。

  前妻竟然穿着那件旗袍,那件我视若珍宝的旗袍。旗袍的胸前被前妻剪了个圆形的口子。丰满的乳房奔放的挤在外面来晃动。超薄肉色天鹅绒的丝袜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两女被一个锁链连接系在脖子上。而我和田师傅面对面坐,但是中间的距离正好是两个女人的锁链拉到最大的距离。游戏的胜负就是谁先用骚逼吸出男人的精液就为胜利。而胜利的人,就可以嫁给田师傅。而输出的人,就只能做小妾了。

  前妻在我这头,不太敢看我的眼睛。只是低着头轻轻的对我说到「对不起。

  我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女人。我自己都不知道。

  直到我被他强奸,我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忘了我吧。」说完这些,前妻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抛开了一切,低头去吸我的大鸡吧。

  而另一边,袁莉也做着跟前妻同样的事情。但随着小穴的瘙痒越来越重,渴望大鸡吧的欲望越来越大。用口去吸还没有问题,但是要想坐在各自面前男人的大鸡吧上,却必须要奋力向前冲。就像拔河一样。

  身体只是在本能的做着反应。也许田师傅是刻意不让袁莉获胜。更有高文的暗中帮助,前期如愿以偿的得到胜利。激情过后的胜利的微笑,我看在眼里,麻木也还透着一丝心痛。

  袁莉失望和不甘心的跪在了一边。而高文却突然将前期从背后抱了起来。双手抱着前期的大腿。前期的整个阴部暴露在我面前。高文粗壮的大鸡吧毫不怜惜的直接插入,一开始就非常大力的抽插。啪啪的撞击让淫水四处飞溅。我看着前妻渐渐迷乱的眼神,我知道她已经进入状态了。

  以这样的姿势操了许久。接着又让前妻趴在我的面前,然后高文顶着大鸡吧从后面直接插了进去。前妻享受大鸡吧的猛烈抽插,嘴巴已经兴奋的合不拢,口水在大声的呻吟声中丝丝滴落下来。

  分开的丝袜大腿,也被淫水溅的湿湿漉漉的。

  「田叔,你真的答应让你的老婆怀上我的孩子吗?」高文操着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

  「那当然了。我都答应了你的爷爷。我是反悔的人吗?你尽管操。多射精进去。她长的比你这个曾经的婶要漂亮多了。还有文化,有气质。你要生孩子,就要基因好的。懂不,这些都是电视上常说的。」「嗯嗯,田叔说的当然是对的。谢谢田叔了。那,那我找女朋友的事……」「你要是不嫌弃。就让她做你女朋友吧。她虽然长的没有你现在的新婶婶漂亮。但是会做饭,会照顾人。做你女朋友还是很好的。怎样?」田师傅和高文的话简直淫乱的不行。让我听得一阵反胃。

  「咋会嫌弃呢。我喜欢都来不及。过来,母狗。你以后就是我女朋友了。你以后是要嫁给我的。」高文开心兴奋的拉扯着锁链。将袁莉拉到了自己身边。

  而袁莉看着曾经一口一个婶婶一口一个婶婶的邻居侄子,也只是面目表情。

  只是顺从的答应着。然后翘起了屁股,让高文的手指抠了进去。

  而田师傅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是微笑而不语。而我,唯一的受害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前妻要给一个毛头小子生孩子。

  这件事过去一年左右后,我也早已恢复平淡的心境。没有房子,但我还有父母要养。所以也更加的努力工作。只是换了一线的城市。对于前妻的记忆,那些美好的,也都被前妻淫乱的表情所覆盖。

  所以对于女人。我已经没有感情了。有的只是性欲的发泄。这样让我经常出入一些淫色场所。特别是工作的发愤图强。应酬也越来越多。有些客户还会带着我去一些比较私人的淫色场所。

  那种地方,听客户说是一些老公专门带着自己的老婆来给人强奸的。满足一些变态的需求。而我的客户就是这样的。而我,似乎也有些感兴趣。

  人与人就是那么的奇妙,有缘分的时候,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那里,都能够相遇。

  我和客户推开门,我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被狗绳牵着,满地爬着追着一个70多岁老头大鸡吧的女人。而那个女人,也看到了我。失焦的眼睛似乎有了光亮。

  不过在一瞬间后,又恢复了性奴的表情。

  而牵着绳子的男人,我也认识。那个曾经抢夺我一切的男人,修水管的田师傅。被他牵着的女人,自然就是我的前妻了。

  看着前妻的模样,我的嘴角微微上扬。

  【完】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催眠魔法师之最强闺蜜】【作者:只看片】【完】
07-0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翘臀以待情妇归
07-0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下岗了还遭强奸】【作者:不详】【完】
07-06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饭店包厢的叫声—地狱般的惩罚】【作者:不详】【完】
07-06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出租老婆
07-06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