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和女司机

公车小说
2017-07-09 00:22:31
开车的是个叁十来岁的女人,一身牛仔劲装,叁围玲珑,到也入眼,嘴唇口红如火,搔首弄姿,荡
人心肺,像这种女人做司机,煞是危险,何况色狼在侧,我必须妥为注意了。

正寻思间,王伯伯已拉我进入车厢,同坐後座沙发上,到也舒适,车子在颠簸的马路上驰骋着,我
被他抱得紧紧的倒也无所畏惧。

王伯伯侧面揽抱,似乎甚感吃力,所以我就坐上了他的腿上,好像在电影院里的方式,背朝着他。

这种自动送春的便宜货,他是怪受用的,他可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他左手将我揽胸围抱,右手
一撩我身後短裙,往上一反一摺,再往里面从後面拉下我的叁角裤,从大腿直往下拉。

我此时被他挑逗的春心荡漾,早把前面的女司机忘的一乾二净,小脚两下一颠一勾甩出了叁角裤,
同时他也好像在解裤扣、拉短裤,那根棍儿大约已经在握,我小屁股往上一抬,穴眼儿向下一迎一送;
忽然在「噗滋!古轧!斯!」的声中,两人同时往前一倾,我睁眼一瞧,原来车子停下来啦!

但是,这麽多的声音从何而来呢?

原来「噗滋」之声是他的肉棍儿放入我的小穴眼里所发出来的声音,那麽「古轧」

之声呢?乃是汽车刹车的声音,而最後那声「斯……」是汽车停住後放气的声音,反正前後各声,
皆在一刹那同时进行,使我觉得糊里糊涂搞傻了。

一瞥车外,已红日西沈,暮色苍茫,车子停留在一颗浓荫大树之下,显得阴沉沉地,四野景色已在
局部模糊中,想必是夜之将临了。

司机小姐,闷声不响,手按方向盘,好像在沉思中。

王伯伯一整衣领,开口说道:「喂!现在到哪里了?」

女司机欠身答道:「已离市区一百五十里地了。」

王伯伯听後微觉一惊,心想,一百五十里地,最少车子已开了个把钟头,但我们竟毫无所觉,但事
实如此也就算了。

「在此暂时休息,再定行址。」

「好!」

女司机很轻松的答着说,上身半倚坐在椅背上,双手往上一伸,一欠,似乎在伸懒腰,我从反光镜
中看的清楚,这种姿态,能使乳房高耸,以其引诱男性,无上妙策。

王伯伯直瞪两眼,好像也在欣赏一幅杰作。此时天色愈来愈暗,对面看人,亦觉模糊不清。

他好像觉得机会来临,伸手将我一抱,一撩後面短裙尽速将那根湿答答的肉棍儿,往我小穴眼里一
顶。

「噗滋」一声,业已全根没入,我看女司机全身一震,想必她已闻声会意,因而撩起春情,而有此
一震,而她的右手也慢慢的向後抓住我搭在椅背上的小手,低声问道:「你今年几岁?」

言下好像不胜惊奇般地。是妒?是怜?是惊?

在我的判断,是惊奇的成份居多,因视我外表来推测,小穴眼里经不可能容纳大人们的鸡巴,而她
却看到我悠然无惧,面带春潮,使她匪解,而想如此小洞,怎容下大鸡巴?岂非奇闻,故她的问题我正
考虑回答。

忽见王伯伯一只大手正顺我小手滑上女司机之右手上,紧紧抓住不放,身体也向前边顶边移,左手
围抱我腰,蹲身前进一步,此时我已紧贴前座椅背,夹在其中,下面又硬绷绷的塞着一根鸡巴,连呼吸
也感困难,心烦意乱。

此时女司机想必欲火焚身,得手不放,顺势转身,跨越椅背,瞬间已在王伯伯身侧,并顺手往我下
身一撩。

嘿!撩个正着,她的左手大姆指和中指,往鸡巴上一夹,硬生生抽出往外一甩,并用右手将不一推,
可怜的我,人小力微,已被挤落於地,唉!如此猴急相,若令金赛博士见之,亦将瞠目作舌,而一般仕
女则万难预料了。

这时车内灯光已亮,谅为女司机於离座时所扭亮。

车内光线充足再看女司机,连叁角裤也来不及脱下,只顺手一抓,「斯」的一声,应手撕开,速将
王伯伯的又大、又硬、又湿、又滑的鸡巴往其穴眼里一塞,「噗滋」之声大作,令人闻之心痒难熬。

唉!小穴啊,今天你可吃瘪了,我倦曲在椅边,又烦又燥,小穴眼一抽一缩的淫水淋漓满车底。

此时王伯伯已坐在车底背靠椅边,双脚并直,而她则骑坐其上,两手抱住他,臀部上下摇晃,且急
又速,我想王伯伯竟被强奸,猖狂如此,不胜浩叹!

咦!下面不对劲,啊!原来王伯伯知道我心中不乐,才腾出一手,将中指插入我的小穴眼里,上下
扣按,聊胜於无。

但远水救不得近火,望梅岂能止渴,何况我人小穴大,区区手指,岂能杀痒,反而越扣越痒,越按
越酸,真叫我春心如焚。

蓦地!瞧见她向上一抖、向下一压,继而由慢转快,由快转速,两手抱着王伯伯的光头,向前拉拢,
口口相印,「啧啧」出声,加之下面,「噗滋、噗滋」

之声,缠夹其中,不绝於耳。

这面王伯伯中指扣我小穴,「咕滋、咕滋」之声外加汽车摇晃,轧轧之声,四音同弦,声如裂帛,
震耳欲聋。

「啊!达令……我的心肝……啊!……痒死了!啊!顶到了!啊……好酸……要了!啊……了!」

眼看她已瘫痪在王伯伯的大腿上,不多时,欠身而起,懒洋洋的靠在椅脚边,看她只有出气的份了。

我像一头凶猛的饿虎,反身扑上,骑在王伯伯的身上,小手一撩一捏,拿准了他湿的像落汤鸡的肉
棍儿,瞬即往小穴眼里一插,小屁股往下一坐。

「噗滋」一声,所剩无几,继而用劲抽送起来。

「啊!我的宝贝,真过瘾,啊!真来劲!痛快死了……」

可惜看他的样子快要射了!

「哎哟!你不能射,千万不能射,紧要关头,忍耐啊……」

「忍啊!你要提起精神来呀!不能射啊!你若射了!鸡巴软了!那我怎麽办呢?绝对要忍,忍……」

「红红,我的龟头顶到你的花心啦!啊!太爽啦!快加重,快加速呀,往下压!用力压!嗯,很好
……」

「王伯伯等我一下啊,我也要出来了,啊……升天啦……来啦!来啦……穴心里酸麻死了……啊…
…」

我但觉小穴眼一紧一压,他的龟头一胀一热,一昂一昂地,「咭!咭!咭!

……」

的不停标射。我穴眼里又热又麻竟而知觉全失,两人一动不动的倒了下去,正压在女司机身上。

良久,王伯伯才一欠身,坐了起来,左手抚摸我白嫩的小屁股儿,右手反掌扣着女司机湿淋淋的穴
眼儿发楞,女司机侧身一撩,捏着王伯伯戮得发红的鸡巴,上下捋动,王伯伯了眼,在右各一瞥我与女
司机,发出了了胜利的微笑。

我们两人也相视一笑,千万春情,似在不言之中,我伸出右手向王伯伯手心一摸,觉得其热如火,
谅其春情快炽。

我年小心大,待其女司机不备之际,一下反手一挑一捏,王伯伯的鸡巴已在掌握之中,抬身跨腿,
用劲将软鸡巴往小穴眼里一塞,但塞了半天,仅入其半,小屁股一抬,「啧」的一声,鸡巴又自行滑出,
全功尽弃,我手捏鸡巴,不觉一楞,引得王伯伯与女司机捧腹大笑不已。

经此一塞,糟糕!小穴眼奇痒难忍,心想眼前鸡巴又不争气,软绵绵的不堪一用,真是愁在心头,
急在穴心。

我搔了搔脑门,啊!有了,我将左手叁只指头捏住鸡巴,使其不动,然後再以右手捏住龟头,试往
小穴眼一挤,「啧」的一声,进入一半,再将小屁股轻轻往上一提,往下一压,哈!总算祖上积德,皇
天不负有性人。

虽然将就的进去了,但不能上下抽动,乾脆用小穴压住,以摇摆的方式来进行,使软鸡巴在穴心四
面八方转动,到也煞痒了。

苦尽甘来,良久,觉得肉棍儿已发热,啊!已在局部转硬中,这一乐,可把我乐翻了,不觉形居於
色。

旁观一瞥,发觉女司机已在蠢然欲动,为防备计,我连忙将小手伸向王伯伯在右腰旁一抱,紧身相
贴,以防万一。

这时深觉穴眼里热度增加,王伯伯的肉棍儿,也就如铁如杵,我也变左右摇摆为上下抽动了。

「啊……痒死了,舒服极了,真的!啊…顶住了,哎哟酸麻死了……啊!……」

女司机拉着破碎短裤,弯身站起,头顶车盖,不知道她在搞什麽名堂。再看王伯伯右手往她臀部一
圈,往内一拉……女司机的穴,已对到王伯伯的嘴了,他好像小孩吃奶似的在舐在吮,「啧答!啧答!」
其声如缕,正好离我耳边不远。

所以,不但见其形,且闻其声,不但闻其声,且嗅其味,觉其臭如鲍鱼,又盐又腥,又难听!其臭
无比但王伯伯竟甘之如饴,我想男人们真是逐臭之夫,如此臭家伙,怎麽也值得一嗅一舐吗?令人不解。

忽然,小穴眼里淫水增多,鸡巴在里面抽送也滑润异常,我全身发烧,口乾舌燥,啊!来了!用劲
抽送,哟!了,瞬间动作寂然停止,全身软瘫了。

女司机圆瞪双目,似猎犬待物,一见机会来临,瞬起突击,伸手将我一推,全身跌出,也不管我是
伤是死,竟手捏湿鸡巴,往她穴里就塞,双手抱住王伯伯腰背,像骑士般的乘空飞腾,动作之快,好比
钻井机,不过相反而行罢了,转看他已额角冒汗,青筋凸起,鼻孔吐气如牛,可怜他已油乾灯尽了。

但见女司机的拼命动作,狠辣威猛而王伯伯竟能勉为其难,极力支撑,他的精神深堪嘉许呀!

忽觉女司机全身一颤,王伯伯的肩头一耸,两人相偕痪然,我惺忪睡眼,蒙胧中不觉已进入梦乡。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差点被女友知道
07-10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老伯伯和女司机
07-09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山野中的悍马
07-0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好色女的车上自慰
07-06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车震到旁边的水沟里也是没谁了
07-0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