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扒妹正传】(1

人妻小说
2017-07-09 01:04:43
鸡扒妹正传

作者:鸡扒妹本人 字数:1.2万

免责声明

1。本文由鸡扒妹以剪贴、抄袭、模仿、盗窃而成,如文中有不合理之处, 又或是突然出现其他作者人物名称或整段一模一样的文字,实属正常。不接受投 诉,亦请不要举报。

2。本文含成人情节,不适合心智未成熟人仕阅读. 如因阅读本文做出错事, 而被收监、通屁眼、给同仓犯人鸡奸,一律自负责任。

3。本文含成人情节,不适合生理未成熟或已退化人仕阅读. 如在阅读本文 时无法勃起,纯属阁下性机能问题,与文章质素无关,请预约女医生检查。

4。不接受无诚意回应,凡35万字以下的感想视为灌水,将向版主投诉, 帐号及鸡鸡一同砍掉。

5。欢迎作者交流,请留下70万字或以上的宝贵意见,鸡扒妹将详细阅读, 并於十六年后回覆。

6。同名同姓实属闲事,请勿妄自猜测、冤枉、指控鸡扒妹与其他作者有关 连,否则被视为恶意中伤及诽谤名誉入罪。

7。凡未满三十岁者,请与父母一同阅读. 8。凡年满三十岁者,请与子女 一同阅读. 9。凡年满三十岁而又未有子女者,请到最附近的便利店找女店员一 同阅读. 10。已婚者请勿在进行性行为期间阅读. 性行为定义包括自慰、手淫、 口交、性交、肛交、兽交、植物交、死物交与及神交。

《一》

「呵欠~」

阳光普照的星期天,我懒洋洋的躺在睡床,一面搔着屁股,一面读着由作者 北京三洋编绘的少女爱情漫画『真红之乐章』。读了半天,连女主角也搞不清到 底是谁,我开始怀疑这其实是一篇考智力的悬疑漫画。

假日偷懒,是每个聪明淑女的最佳选择,猛烈阳光的紫外线容易使肌肤出现 色班、变黄、暗哑,故此在可能的情况下,女仕们是应该可免则免。选择留在家 里看漫画,无疑是保护自己的理想做法。

我名叫萦小慧,今年17岁,花名鸡扒妹。会有这个带点不雅的花名,是因 为父亲是食店「萦家烤鸡扒」的东主,同学们知道后就叫我鸡扒妹。开始时候我 亦很不满这个花名,但久而久之便习惯了,何况爸爸也是以卖鸡扒把自己养到今 天有胸有毛,我自觉应该以此为荣,不要把父亲的职业视为羞耻.

「烤鸡无罪,吃鸡有理」是我一家的座右铭。

作为一个未成年的清脆美少女,本小姐当然亦名花有主。男友何忠国,跟我 同一天生日。记得初次认识时他笑说大家同年同日生,十分有缘,不知可否同年 同日死,我冷笑没什么可能,心想你应该至少比我早死四十年。

我的特徵是眼大、皮肤白、短头发、瓜子口面,性格爽朗、好动爱玩、平易 近人。男友特徵则是好色,好吧,这其实不算是特徵,每个男人都好色,天下间 男人都会犯的错,就是控制不了下面那个冲动的小头.

我和男友交往一年,要做的事早做过了,没有想像中的美好,更谈不上甜蜜, 「擦擦擦擦擦、碰焦」是对这事情的唯一感想。为了一件千篇一律的事男人机关 算尽,女人要生要死,我觉得其实是有点无聊。

不过为了满足男友,我偶然还是会跟他上床,我不会把性行为视为男女交往 的义务,但看着男友事后那满足的表情,还是颇有成就感的啦。所谓出一发,动 全身,男人就是这么单纯的生物了。

只是自问对性没什么需求的我,是如何不会想到和小忠以外的男生上床,今 天的事,也只能说是意料之外的悲剧啦。(叹气)

这天家人都出去了,我悠然在家享受自在一刻,在舒舒服服的时间,外面响 起门铃。

「叮噹~」

「妈,有人按钟,去开门的~」我顺口溜着,都说家人出去了,当然没有人 会应门. 只是门铃响嘛,你不理他,一般都会知难而退。今天假期,找我家的大 概也不是什么好事,总不会说中了乐透叫我领奖吧?扮作家里没人,不作理会是 聪明之选.

「叮噹~」

又响了,都说没人啰,你按到死也不会有人开的啦。

「叮噹~叮噹~」

第三次响,好吧,我认输了。要知道无事不响三下钟,说不定是邻居失火, 通知我逃命呢,纵使不愿,还是去看看为上。

从睡床跳下跑到客厅,望望防盗眼,是契哥,唉,阻着我看漫画,早知不理 就好了。

黎知霖,是比我高一班的学长,也是我的上契哥哥。说是契哥,其实他以前 是追求我的,对我很好,看出十分有诚意,但爱情这种事不通电就是不通,勉强 也不来,结果他退而求其次,说希望跟我上契,以哥哥身份照顾我。说实话这年 代上契这种事真的蛮老套了,但他死要坚持,我也就一时心软给答应下来。

不过话虽如此,他那「其实想更进一步」的眼神还是十分明显的啦,男人啊, 精虫上头时不要说契妹,就是亲妹也照吃无误,所以我还是很提防的。记得我告 诉他决定跟小忠交往的那一天,契哥是眼泪鼻涕的巴巴声流,害我之后初夜也不 敢跟他报告,免得他一时控制不住杀人灭口。

幸好后来契哥也认识了女友,各有另一半,事情总算完满解决啰。难得他有 了真命天子后仍对我跟以前一样的好,总算没有重色轻妹。只是纯品的我从来没 想到原来他一直没放弃我这口肥肉,老想着怎样可以跟我「乱伦」。

说清楚,肥肉只是形容词,本小姐才一百斤不到,半点也谈不上是肥。

既然来到门口,虽是烦人也总不会不理,我打开门,契哥一见是我,登时面 露惨样,提起手上的汉堡和汽水说:「妹,我今天心情很差,陪哥吃顿午餐好吗?」

连吃的也拿来了,我没有拒人千里之外,只是如果这时候知道这个汉堡套餐 原来是拿人家的贞操来换,我是打死也不会开门. (后悔)

「什么事了?」我打开门,契哥一脸可怜的步进来。两契兄妹坐在小餐桌上 吃着汉堡饱和炸薯条,听着男孩诉说他的苦恼。

「我想跟思馨分手了。」契哥叹一口气说,我奇怪问道:「为什么?你们感 情不是很好的吗?」

契哥再叹口气道:「我们感情是很好,但有些事…我是接受不了。」

「哦,是什么事呢?」我把一口薯条塞进嘴里.

「这…」契哥欲言又止,我有点不耐烦:「男人大丈夫,有事就说嘛,婆婆 妈妈像个女人的。」

契哥有点不好意思道:「其实是这样…我们昨天…上床了…」

我拍手说:「那恭喜了,不是很好么?你们男人不是最想要这个?」

「我是很高兴,但…和想像中有点不一样…」契哥烦恼说. 听到这里我立刻 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思馨不是处女!所以契哥很失望,真是很过份唷,这年代 还有处女情意结耶。

我稍微动怒说:「你嫌弃人家不是完壁?什么年代了?这么封建的!」

「不,妹妹你别误会,思馨是处女,我保证,而且更流血了。」契哥连忙说, 我更不明了:「那不是很好吗?连宝贵的第一次也给你了,别人想也得不到哩, 还有什么好烦的?」

「就…就是…」契哥好像更说不出口,我把整个汉堡饱吃完,一面舔着指头, 一面生气骂道:「烦耶,不说就拉倒,我还要看漫画,在忙呢。」

契哥终於鼓起勇气说:「就是她那里很丑,我接受不了!」

「什么?」听到这个原因,我把眼睛瞪大,这简直是比非处女的理由还要糟 糕一百万倍啊!

「我一直以为女人的下面是很美、很漂亮,谁知道就好像一个烂掉的牛肺, 我实在没法接受,不知道以后怎样面对这可怕的器官。」契哥哭丧脸说,我听后 大怒:「你变态啊!以为自己那里就长得很漂亮吗?还不是很噁心!因为这种理 由要跟思馨分手,你不如去死好了!」

「我也知道自己很过份,所以才想跟妹你商量有什么办法。」契哥哀求道, 我气上心头,骂着说:「什么办法也没有,立刻去买份人寿保险,受益人写思馨 然后上吊!」

「妹妹,不要这样说好吗?我也知道自己过份,但真是过不了自己,才找妹 妹你商量的。」契哥跪在地上,哭过声泪俱下:「我不是人,我是禽兽,但我真 的接受不了,昨晚一闭上眼便想起那黑黑的像霉烂鲍鱼,自己也哭了很多遍。」

我没好气说:「女人不都一样,你今天才第一次知道女生下体是怎样的吗?」

契哥从口袋拿出手机给我看:「我以为是这样白白嫩嫩,像婴儿皮肤般细緻, 颜色粉粉红红,好比花瓣优雅,乾净如一条小缝的。」

我拿来一看,都是那些变态的H游戏,唉,日本鬼子,真是荼毒世人。

我哼一口说:「别装蒜了,我就不信你没有看过真人的黄片!」

契哥低头道:「是有看过,但那些都是人尽可夫的无耻女生,跟纯洁处女是 不一样的,我没想过原来没玩过也会这样黑。试想想,今后思馨愈跟我上床,那 两片阴唇便会愈来愈黑,试问我怎样接受?」

我从杂物柜上拿出绳子:「好啦,明白了,你悬梁自尽吧,没别的选择了。」

「妹,别这样,我是十分认真的!」

「拜託,我也是十分认真!你这种人留下来也没用。如果你想在死后不拖累 那么多人,别跳火车和跳楼,孤独的一个去死,就算是你的人生唯一一件好事了!」

我大叫。

「妹…」

我生气得不得了,因为那里长得丑而想分手,实在是全世界最差劲的理由!

两个人再没话说,僵持了一会,我哼着道:「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契哥抬起头,我指着厨房说:「你去拿刀把自己那讨厌的东 西切下来,以后没有得做,不就不用再面对那可怕的器官啰。」

这无疑是嘲讽他的说话,契哥听了咬一咬牙,真的跑去厨房拿菜刀,冲出来 后解开自己裤头,拿出那毛茸茸的丑陋器官。

「哗!」我没想到他忽然露械,掩眼也掩不及,契哥一手拿刀,一手握着自 己黝黑的鸡鸡,大叫道:「好吧,既然妹你也这样说,哥就引刀自宫!」

「尽管切,我替你叫救护车的。」鸡扒妹天不怕地不怕,最受不了别人挑衅。

反正鸡鸡是你的,要切下来煲汤还是喂狗是你的自由,本小姐不痛也不痒. 我拿开掩眼的双手,冷眼望着契哥自切鸡鸡的精彩演出。

男人说自阉就如女人上吊,十居其九都是骗人的,何况契哥这根才用了一次, 我就不信他舍得切下来。契哥见吓不了我,一时间下不了台,我脸无惧色,直瞪 着那器官,期待血如泉涌、切肉离皮的血腥场面。

「妹,你真的那么残忍吗…」契哥硬的不成又来软的,我闷哼着说:「就知 道你没胆切,看,还不是一样很丑,有什么资格说思馨的!」

契哥低下头,检视自己的鸡鸡:「很丑吗?我觉得蛮漂亮的。」

「你以为啊,丑死的,切就切,不就收起来,人家要去洗眼!」我骂着说.

「真的丑吗?和小忠的一根比较怎么样?」契哥好奇问我,我顺口溜着: 「当然比你漂亮多了,他那个龟龟小小的十分可爱,哪像你凶神恶煞,又紫又黑 的好像想杀死人的。」

「是这样?我还以为龟头大的才好…」契哥摸着头,我反驳说:「才不呢, 我就喜欢可爱类型,看你这根丑死了,连袋子都那么黑的。」

「真的吗?原来是这样。」契哥摇着鸡鸡,使龟头像秤锤的晃来晃去,我看 得眼花撩乱,突然想起什么的大叫:「你在给我看什么了!快点收起来!」

「哦、哦。」契哥把私人物件收好,随即惨兮兮的问我:「妹,哥儿有一个 想法…」

我心里一寒,右手伸出,果然没有猜错,契哥傻呼呼的说:「妹你说每个女 生下面都一样,不如给哥哥看看,让我知道你跟她原来都是一个样子,不就不会 觉得思馨丑了?」

我右手握起菜刀,架在色狼颈项:「再说半句,斩头不赔命!」

《二》

菜刀锋利,也不及色迷心窍,命悬一线,契哥还从容就义的说:「妹你砍下 来吧,我爱思馨,如果不能解开心结,没法跟她一起,我宁可死了算!」

契哥自切鸡鸡吓不到我,我要胁拿命也大不走他。本小姐年方十七,青春无 敌,美貌如花,会因为你这种白痴理由当上杀人犯?也太无聊了吧。

我哼着道:「才不会跟你疯,要死就跑去别处死,别弄污我家,你爱思馨, 但嫌她下面丑,这种人渣说话亏你说得出口!」

「我就是爱她,所以想说服自己,她其实是很美丽!」契哥跪着哀求:「妹, 当哥儿求你,就看一眼好吗?」

「没商量、没情讲、没可能!」我大叫,这种要求会答应的是傻瓜。

「好吧,我知错了,是哥不好,对不起…」契哥知道我性格,也没再强求, 垂下头来道歉。我个性受软不受硬,知道他诚心悔过,也就稍为消气。契哥如斗 败公鸡的苦涩说:「那不打扰你,哥先回去。」

「要走便快走,我继续看漫画。」我送客不留人,契哥说到漫画,从背包拿 出一本来:「对了,新一期『张三和李四』出版了,妹你要不要看?」

我双眼放亮:「看啊!我超爱这本书的。」

明明已经逃出虎口,却又把色狼留住,『张三和李四』,我记住你!

听到有心爱漫画的最新期数,我把契哥留了下来,满心喜欢躺在床上细阅, 很精彩,很喜欢,很有爱!

「呼,看完了,又要耐心等下一期。」读了一遍,满足地把书合起,契哥没 打扰我,坐在椅上玩手机. 走上前看,你奶奶,又是变态H游戏。

我藐视说:「又是这种游戏,玩多了所以才会心理有问题. 」

契哥向我解释道:「妹你误会了,这个很难玩的,完全模拟真实女性心理, 很难才可以令她们张腿,哥我玩了半个月,连一个也泡不到。」

契哥玩的是追求女同学游戏,目的当然就是把她们泡上床啰,我好奇问: 「哪里?给我看看。」

我把手机拿在手,画面中出现了三条问题,模拟跟女生说话时的应对,选择 不同答案,对方便会有不同反应。

「问我去不去游乐场?当然不啰,跟你好熟么?」我随便看看,回答了几题, 画面的女同学突然露出脸红微笑,契哥大吃一惊说:「妹你好利害,令她笑了, 这个可是最冷淡的学姐啊。」

我有种被夸讚的喜悦,领功说:「当然!我也是女生,完全明白女生想法。」

「那太好了,妹你可以给我攻略吗?哥儿靠你了。」契哥兴奋道,我被讚得 飘飘然,自信的说:「没问题,看我表演啦。」

逐步逐步的玩下去,一切很顺利,和学姐去了公园,图书馆,看日落,最后 终於去到她家。

「妹你太棒了,还差一点点,亲下去,亲下去便成功!」契哥肉紧说,我摇 摇指头道:「傻瓜,这种时候亲就前功尽费啦,欲擒故纵,大鱼才会上钓。」

「真的?但我觉得应该亲啊?女生都不喜欢强势的男人?」契哥不同意我的 决定,我冷笑一声:「所以就说你不了解女生,好好看吧。」

我满有信心地按下拒绝的选择,果然立刻出现女同学哀求不让离去的画面: 「晴人,给我留下好吗?」

契哥瞪大双眼,啧啧称奇,我赢了一仗,骄傲的道:「看见没有?选你那一 个女主角肯定掴一把然后拂袖而去的。」

「好精彩,不过我想就是你也收不了学姐,她可是冷冰冰的。」契哥仍不相 信,我再次受到挑衅,发誓一定要为自己讨个面子,要他败得心服口服。

『这种时候换我会怎样做呢?』我认真的玩,凭藉女孩子的心思去应对,不 过正如契哥所说,这个真的有点难,被拒绝了几次,终於找到了出路:『是这个 了!

这次一定可以!

按下钮,果然立刻出现女生张开大腿,主动求欢的画面:「晴人,我受不了 … 给我…好吗?

比我更雀跃的是契哥,他急不及待把手机抢到手上,不相信的说:「原来学 姐真的可以上,大家还一直说没可能,原来真是有的,这是隐藏画面!」

「哼,知道本小姐利害没有?」我自夸说,但契哥没有理我,沉迷在游戏的 性爱场面中,一面看,一面色迷迷的喃喃自语:「好美,这才是真正的迷人女孩, 半根毛也没有,是多么的纯洁无瑕…」

我没好气道:「拜託,这是图画呀,爱怎样画都可以,现实里哪有这样的女 孩子?」

契哥回头,指着画面上张开大腿的女生阴部说:「但毛总不会长到这里吧?」

我细看一番,想想道:「这个是因人而异,就像头发有人直,也有人蜷。」

「那妹你是直还是蜷的?」契哥好奇问,我顺口回答:「直的啦。」

「有没长到这里?」契哥指着画面中的小阴唇位置问,我答道:「没啦,都 集中在上面的。」

「只是上面?两旁没有?」契哥有点不相信,我肯定道:「就说没有,自己 的还不知道吗?我连穿泳衣也不用修阴毛。」

「那不是很漂亮?」契哥滴着唾液说,我夸口说:「还可以吧,小忠也说人 家那里很漂亮,连阴唇也很粉嫩的。」

说到这里,我忽然觉得亏大了,怎么把自己的特殊部位绘声绘色地给形容出 来了?正想要发难,却看到契哥一脸可怜的哀求:「好妹妹,就给哥看一看,只 一眼好吗?」

我生气说:「都说不行,哪有要妹妹给这种地方看的哥哥?」

「我求你就一次,让我比较和思馨有什么不一样,只一次就好!」契哥把额 撞向地,作三跪九叩,我当然不肯答应,大家拉锯下契哥提出退一步的要求: 「不如这样,隔着内裤的,只看看形状。」

「隔着内裤?」

「对,妹你有小忠了,我明白给别人看是很难向自己解释,我只看内裤,你 掀起裙子一下,就当是不小心走光,看过我就死心,保证以后不再烦你。」契哥 向天发誓。

说实话我这时被缠得烦了,想快点打发他回去,想想只看内裤也没什么,於 是勉强答应下来:「真的?看了就以后不准再提啰。」

「我发誓,不然天打雷劈!」

入世未深的我没意会到男人的天打雷劈,跟打个冷震是差不多意义,在契哥 的锲而不舍下,终於应承了最初步的一项。这时候我是坐在睡床,而他则靠着椅 子,我把身子挨向墙壁,脸蛋发红的说:「说过只看一眼,不准食言啊!」

「食言是阉鸡!」契哥又是把那重要的器官拿来作誓,男人说话老是嘴轻, 如果真要计较,只怕再多几十根也不够切。

我没法子,只有缓缓拉起睡裙。女生一般备有两种内裤,外出上学怕会走光 穿绵质印花裤,在家贪轻便舒服穿丝质小裤。这个年纪加上是学生,我当然不会 穿很性感的款式,只是这天没想过会要走光,穿的也是薄薄那一种. 才刚拉起我 便知自己傻了,连忙想缩回,但契哥不给我退阵。

「说好看一眼的嘛!」

我想哭的嚷着:「我记错了,这条会连毛毛也看到的,你给我去换另一条. 」

听到可以看阴毛,契哥当然更不会放过,又是跪拜:「妹,就给我看一眼, 求你!」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的节操哪里去了?不过事到如今,我也是没有得退,只 有硬着头皮给他看这一眼,咬着牙再把裙子拉高一点,契哥登时发出讚叹的一声: 「啊!」

我羞得紧闭双眼,不让自己面对这难为情一刻,可是内心却有种莫名兴奋, 好像在做一件明知不可以、却又十分吸引的事情。

『天哪,我们在做什么了?他在看哪里去?』

由於是闭起上眼,我甚至不知道裙子拉到什么位置。自己固然没有做声,契 哥也是完全沉默,一时间房间只剩下两个人的鼻息和偶尔发自男孩的讚叹.

『明明说看一眼,怎么还不说已经看完,要看到什么时候了?』我心里骂着, 可这其实可以由自己作终结的时刻却没有主动叫停,像是想给对方看过够。到张 开眼睛时,发现契哥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三角地方看,在两腿紧贴的情况下,中间 仍明显现出一条凹陷的缝隙。

「看够了没有!」我羞着要中止演出,契哥不但没有答应,反变本加厉的说: 「妹,不是说好给我看看形状的吗?这样完全看不到,不如你把腿掰开. 」

「你妄想!」我一口拒绝,但契哥没有理我,强行扶着我的腰,两只手肘向 外一伸,膝盖儿成45度的左右分开,成M字姿势,整条粉蓝色的小裤裤也展露 无遗.

说是强来,其实力气不大,我要躲的应该也躲得了,但我却像半推半就的给 拉个中门大开,甚至是有点配合。

妈啊,我怎么搞了,难道自己是有暴露倾向的吗?

调校好最佳位置,契哥才满意地继续欣赏,这个姿势比刚才的更羞人,我再 次闭起眼之余,掌心也觉得湿了,简直比第一次给小忠看时更紧张啊。

「看到了,是小屄的形状…」契哥还怕我不知道的故意发出声音,我想着两 片肉唇正隔着内裤连唇型也被看出来,羞得耳根发热,突然间,一阵触电感觉, 这、这坏蛋竟然伸手去摸?

「你、你怎么摸我了?」我瞪眼大叫,契哥无辜的说:「没有,我看到这里 好像挂了点什么,以为是内裤的线头,谁知一摸,中间整片都变深色了。」

我低头一看,果然看到内裤中间现出一条成直线的深蓝,不用说是被渗出的 水水弄湿,顿时害燥得要把双腿夹起,契哥又是叫停了我:「妹你不要焦急,难 得给哥看一次,就看过仔细好吗?」

「我、我不要…」我拼命挣扎,内心却有种露体的兴奋,契哥看着,更伸出 姆指顺着染深的直线一划,我登时情不自禁的发出呻吟:「哎哟!」

契哥吃吃笑着:「怎么了?舒服吗?」

我用力摇头,契哥继续顺着深蓝部份划呀划,划得人家心眼儿也被挖出来了, 染深的部份逐渐扩散,慢慢成了一个椭圆,契哥故意逗我说:「妹你都湿了,这 样湿湿的会不会不舒服?要不要哥给你脱下来?」

我大叫:「没有不舒服,不用你好心!」

契哥又是坏笑:「没有不舒服,即是很舒服吧?那让哥儿令你更舒服的。」 说完从下方把中指往肉缝挤压,这一下我是如何受不了,喘着气说:「哥,不要 弄…

人家受不了的…「

「什么受不了?不是很舒服嘛?」契哥作弄我道,我哀求说:「别这样…人 家会想要的…」

「想要就要啊,哥也是男人,可以满足你。」契哥挑逗我道,我摇着头说: 「不…人家有男朋友…不能对他不起…」

契哥虽然好色,但还是蛮疼我的,知道我不想出轨事后受到良心责备,於是 诚恳说:「好吧,你就给哥儿看看小屄,我答应一定不会越轨。」

我不相信说:「哪里,给你看了,肯定会干进来。」

「我发誓不会,否则天打雷劈。」契哥竖起三根指头,唉,又是这句,雷公 爷爷你可以出动了,这里有个男人要你收拾。                             《三》

论语有云,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我现在就是处於这个状况了,明明知道不可 做的却一直在做。嗯?这句说话不是这种意思?别那么斤斤计较好不好?现在又 不是国语课!

作为一个聪明美少女,我当然知道给看最私人地方,就必定有下文,但心里 又痒痒的想给看到。本小姐自知小屄长得不错,除了没什么杂毛,阴唇也蛮粉嫩, 契哥被思馨的黑鲍吓坏,看到我的美屄肯定神晕癫倒,夸个天花乱坠,给讚美的 虚荣叫我犹如甜美果实,不忍放口。

可是少女矜持叫我无法答应这下流勾当,纵使早动心了,还仍是摇着头颅. 契哥没有强来,伸手继续隔着内裤在阴唇间细抚,直到连顶端的毛发透现也没停 下。

「看到了…是妹的阴毛…太感动了…」契哥愈摸愈激动,我被摸得春情泛滥, 何尝不是一样春心大动。他确认了阴毛范围,姆指头在上面团团打转,阴毛和内 裤发出沙沙的磨擦声音,淫靡诱人。我不敢偷望,只觉心房儿跳过不停,想要给 对方一窥全豹,连小屁屁也看过光光。

『好兴奋哟,那里都好像尿床的湿死人了,还不给人家脱下来直接看耶。』 我心里喃喃念着,但刚才说了那么多次不,总不成到这种时候自投罗网. 契哥彷 如看穿人家心事,除了挑逗肉缝,更轻摸顶端,我小红豆受袭,防线逐步向后退 着,契哥装傻问道:「妹,我每次摸这里,你就全身一抖的,是什么原因?」

我扭着头说:「人家不知道!」

「是吗?那我再给你研究研究。」契哥用力搓揉,这下子叫我没法再忍,大 声叫道:「别研究!那是人家的小豆豆,再摸会做错事的。」

「妹你给哥达成心愿,让我看看小屄,我就不再摸。」契哥逗我,到这时候 我早想给看光了,强作彆扭说:「只可以看一眼的。」

契哥大喜,连随答应,我心跳气急,以为他会把自己下体脱光,没想到男孩 倒有几分老实,只以指头撩起小阴唇旁边的内裤一角,从中窥秘。

「噢…」又是一声叹息,我知道最私密的地方被看到了,脸红如火,契哥讚 叹说:「原来真是这样美,旁边半点毛也没有,乾乾净净的。」

我难掩心里喜悦,傲骄的说:「和思馨比怎样?」

契哥摇头道:「没得比,没得比。」

我跟契哥女友也算熟稔,感情亦相当不错,但女人都是爱比较的生物,这种 时候少不免被夸得心花怒放,契哥看得痴迷,面对如此俏丽花瓣,大色狼当然不 会眼看手不动,伸指头往两片半闭的嫩唇间一划,又是叫人浑身一抖:「哎哟!」

「好粉嫩,怎样?舒服吗?妹。」契哥问我,到连小屄也给看光的这时,什 么也不用掩饰,我羞着点头:「舒服耶…」

「但真的很多水…都湿透了…要不要哥儿给你…脱掉内裤的?」契哥问我, 我是求之不得,可小嘴仍嘟:「不是说只看一眼的吗?」

「是哥哥食言,我看得好兴奋,想多看几眼。」契哥靦腆的说,我顺势把责 任都推在男孩身上,装作反抗不了的嚷着说:「人家一个女孩,敌不过契哥大色 狼,你要不守承诺,我也没你奈何。」

再蠢的人也听懂当中含意,契哥大喜,也不再说,伸手把内裤往小腿拉下, 整片乌黑毛发和粉嫩小屄便暴露在上契兄长的眼前。

『羞、羞死人了!』比给男友看屄更兴奋的感觉,恋人交往,玉帛相见彷彿 是理所当然,除非短时间分手,否则总要给看过明白。可是被没打算跟他发生关 系的男生看到私处,却有种不属正常的异样快感,叫我在羞涩中嚐到无法抗拒的 甜味。

「太美了,妹你的小屄简直可以和游戏里的女生一拼。」契哥讚赏不已。我 一面享受被夸奖的飘飘然,一面享受暴露身体的刺激,也是异常兴奋. 契哥以姆 指和食指掰开唇口,粉红嫩肉一覧无遗,中指一伸往里面轻撩,又是挖到人家的 心眼儿去。

「哎哟!」

这一声娇妮动人,连自己也觉得是诱人无比,契哥看得血脉贲张,再也无法 控制的把小屄猛挖,这一下使我正中下怀,每个女生都爱被挖屄,只是想不到被 男友以外的人挖是份外兴奋.

「嗯…嗯…嗯嗯…」

「呵…好多水…妹你流了好多水…有没听到滋滋作响的,都像个水塘了…」 契哥中指动过不停,挖得人家心慌意乱,阵阵酥麻快感涌至,脑袋空白之余,居 然想起他那条丑丑的鸡鸡.

『这样挖…不知道契哥那条鸡鸡…硬了没有…』在此以前我一直对男人那个 器官没有兴趣,即使和小忠上床也只为尽女友义务。可这时候却不由自主地想起 来了,刚才没硬也比小忠的要大得多,硬了岂不是更惊人?女人从来不觉得男人 大就是好,可是也有兴趣知道那个重甸甸的乌龟弟弟,在生气时候是怎个样子。

想到这里,弯着的小脚也情不自禁向下伸延,契哥是蹲着给我挖洞,脚丫儿 先是落在他的胸膛,再慢慢往下爬,男孩也不是蠢的,知道妹妹动情了,主动挺 起下体,让我可以碰到他那早已进入状态的帐篷。

『天哪…超硬…还这样大…』柔若无骨的脚趾触碰在挺直的器官,我又是心 头一震。虽然隔着裤子,也充份感觉到他的强悍,真是和小忠那一根差很远啊, 男孩子原来有这么大分别的呢。

我以脚背轻轻扫着,帐篷硬过一柱擎天,契哥喘着气说:「妹…你这样磨… 哥儿受不了…」

我带点骄傲道:「知道难受了吗?人家的屄屄还不是给你挖得很难受。」

「噢,妹你说屄屄太性感了,再说一次给哥听听好吗?」

我毫不犹豫地大叫:「是屄屄!色狼哥哥好变态,在挖妹妹的小屄屄!」

「太兴奋了!」契哥加紧抠挖速度,把我逼得颤抖连连,开始时还咬着下唇 强忍,后来禁不住张口大叫,要求契哥把我带上高潮:「再挖!再挖!里面也要! 好爽!使劲点!人家会去的!」

契哥说昨天才是第一次跟女友上床,在此之前有没用手或口玩过我不知道, 只是女生高潮这种事我也是最近才发现. 过往跟小忠坏坏大都是只有他会去,没 想到前几次和他一边看黄片一边爱爱,看到那女主角右一根、左一根的轮流来玩, 感觉很刺激,给男友插几下便全身颤抖,好像泡了顿很舒快的尿尿(有点不雅呢, 嘻)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是高潮。自此每次爱爱,都必定要男友先给我舒服,才 会给他想要的。

亦因为此,我想思馨大概也没在契哥面前来过高潮,听到我说会去,男孩登 时更加把劲,把小屄挖得潺潺作响,还抚摸顶端红豆。我但觉比爱爱还要舒服, 也顾不了少女矜持,两根大腿尽开,趾根踢着床脚,喘喘气嚷叫:「舒服!好舒 服!要去的!人家要去的!」

屁股如开弓的被逐渐提高,伏一声箭头射出,我打了几个冷震,酥麻感自小 屄发出,直流全身,彷如接通电流,在激震下产生强烈快感,畅快淋漓。

『嗄…嗄…好舒服…比真做还要爽…舒服死了…』我喘气不停,可是快感过 后随之而来的是无比羞涩,妈呀,我在契哥面前做什么了?

像是从魔法醒来一样,我羞得想死,难为契哥还像发现新大陆的兴奋莫名: 「原来女生真是会高潮的,这是第一次看到!」

「救命!」我以手掩面,忽然一种想哭的耻辱。混乱之下,竟指着契哥大叫: 「我不依!你欺负人,哥哥也要给我摸才公平!」

这是个很奇怪的想法,彷彿自己展露了糗人一面,也要对方出洋相才肯心息。

对男孩子来说这种事当然是喜出望外,契哥也不多想,便脱下裤子,挺起那 坚硬的鸡鸡.

『我的妈!比想像的还要大得多了,这个真是人么?』手摸无凭,眼见为实。

契哥这一根比刚才用脚丫摸的时候还要粗长得多,乌龟头恶呼呼的怒盯着我, 如果小忠那一只是家养纯良小龟,那契哥这一头就是史前时代的恐怖大龟。

「妹,是不是给哥儿摸摸?」契哥面露淫相,我本对这陌生器官也有点兴趣, 所谓一鸟在手,更胜百鸟在林。可刚想伸手去摸,看到他那色迷迷的眼光,立时 回头是岸,哼一声说:「你妄想,我作弄你的,人家才不会给你摸丑东西!」

契哥有点失望,我心想也没理由这样放过他,一定要他做同样羞耻的事情, 於是说:「你自己摸,我看就好!」

在认识男友以前,我也知道男孩子会用手来解决,跟小忠交往,好几次摸我 摸得硬了,我不肯给,他就在我面前手淫,男人做这种事的时候十分丑,我一直 讨厌看到,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命令契哥去做了。

大概在女生面前自渎也是一种快感,契哥听了,没有扭捏握起大龟猛摇. 我 看着神龟被主人教训,还凶凶狠的向我吼叫,有种天生宿敌的内心恐惧。彷彿总 有一天会被巨龟收服,在他胯下咽呜求饶。

『好可怕,插一下就肯定裂开,说不定会死人呢。』我心大惊,冷汗直流, 可一阵潮涌,原来下体的汁液也是一起在流。契哥见我又动情了,提议说:「妹, 不如我们互相替对方摸,这样更舒服。」

我伸舌作鬼脸:「才不上你当!」

「那我们各有各摸,一样很舒服的。」

「不要!我不要!」刚才的是意乱情迷,现在心情平伏,当然不会上你的当, 再来摸摸,鸡扒妹肯定变成香煎鸡扒,被吃过片甲不留。

契哥见我不肯,也没法子,把手指往唇上一舔,回甘清甜:「好味道,是妹 妹的味道。」

我脸上一红,今天不知道撞什么鬼,不但被看光,连水水也给亲到,真是羞 死人了。

契哥愈摇愈兴奋,多次叫我一起加入,我死也不肯,这时外面又传来「叮噹」

门铃。契哥正在做淫事,受此一惊停下动作,倒是我冷静说:「没事,爸妈 没那么早回家,应该是按错,不理便可以。」

接连门铃又响了几下,我们还是不作理会,之后就没再响了,虽然我亦好奇 按铃是谁,但要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个下体湿润一个在打机枪,怎样也不 是见人的好时机,无视是唯一选择。

「叮叮叮~~」这时候轮到床头电话响起,我烦极拿起一看,心里一慌,是 小忠!

我连忙跟契哥说:「殊~别做声,是我男友!」

契哥甚疼我,也不想坏我感情事,立刻停下动作,我吸一口气,装作没睡醒 的接下电话:「喂…小忠吗?」

男友传来教训声音:「这种时间还没起床啊?」

我装着慵懒声线:「星期天嘛,就给人家多睡一会。」

小忠问道:「你还在床上?」

「嗯,在赖床的。」我打着呵欠说,男友没好气道:「难怪都听不到门铃, 好吧,别懒了,先给我开门. 」

我一脸愕然,问:「给你开门?你在哪里?」

「不就在你家门口,快开门,买了汉堡套餐给你吃。」

「哗!」我吃惊得大叫出来。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47415869 于 2014-11-5 21:05 编辑 ]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山野村色 】
07-10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鸡扒妹正传】(1
07-09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妻子的潮韵】(6)
07-0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性盲的新婚之夜
07-0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山野村色 】
07-0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