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帽之殇】(1

女友小说
2017-07-15 23:48:04
作者:leoparker 字数:14320

(1)

我住在大陆的北方的一个城市,我的前女友小雨也像大多数的北方人一样传 统、保守,但是每次做爱都能从骨子里散发着奔放,完事之后就回归了平静。

北方的冬天寒冷彻骨,我们在晚上自习的时间偷偷跑到贫瘠小镇最大的桥墩 下私会,所谓私会也就是瞒着大人。那年我们16岁,我不知道洞穴在哪,只能 用手指胡乱探索。但是就在我第一次触碰到她的阴部时候,她竟然呼吸急促到可 以听到低沉的哼声,但是又很具穿透力。但是那时我们都很懵懵懂懂,不知道再 怎么继续,当时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的网络,全是一帮愣小伙儿在某个角落里胡 乱地讨论。

但是日复一日的,终於在后来的一个夜晚我把手伸进了小雨的裤子,里面早 已经氾滥得不像样子了。我后来才明白,不光是阴道口,就连整个阴蒂都是湿漉 漉的了,不是像痰一样很黏的那种,而是像唾液一样很稀释,但是又比唾液润滑 很多的那种液体。她几乎要喊出来了,尽管已经竭尽全力的去控制她自己,但是 我还是听到她的呻吟冲向四周很远的黑幕里。我看到不远的地方有烟蒂的火光照 亮的脸,於是那次就这样作罢了。

后来我逐步发现,由於寒冷的冬天在野外是无法成功的,尤其两个都是处, 我找不到洞,她也不会配合。直到有一次,我觉得我们在野外站着应该试试后入 式,结果我真的把大半个龟头顶在了洞口了,本想卯足了马力使劲顶进去,但是 她痛得开始喊,踮起脚尖不停地躲,好不容易滑进去的半个龟头一下又找不到洞 口了。她当时却痛得夹紧双腿蹲下去,不停地低声喘。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失败。

过了不久我父母要下海经商,留下我自己在家,每天自己做饭,我就意识到 我们的机会来了。那个时候没有钱去开房,也不敢去,小镇的人都认识,所以来 我家是个绝妙之处。

那天我们逃课到了我家里,我一进门就开始狂吻,她也有了急促的呼吸声, 这个声音我已经很熟悉了,每当这时她下面就已经一片汪洋了,於是我们人生当 中第一次全裸地暴露在对方面前,我俩都不好意思低下头看对方的下体,只是互 相注视着对方的脸。

她的胸,现在看来应该是C,结实坚挺,乳头很小,乳晕也很小,但都是粉 色的,不像录影带里的死红色甚至是黑色的。我摸了一下,很挺,相当有弹性, 我现在老婆的奶子虽然大,乳头乳晕都大,但是绝对没有这样的弹性。

她的腹部平坦,肚脐深邃,再往下我看到了她稀稀拉拉的阴毛,又短又少, 这在现在我的眼里绝对是极品,但是我当时没敢再看。我放她躺下,她的眼神已 经迷离,任由我摆佈了。我用我的上身压着她的上身,右手抓着我的老二,左手 摸索着洞口,找到了,我就凑上去,慢慢地顶。

她这次没地方躲了,不像在野外桥下,后入式时她可以踮起脚尖抬高屁股, 但如今是躺在床上,头顶着墙,没处躲了。这是女人的宿命,必经之路,我就忍 痛顶进去,她「啊」的一声,我停下了,因为书上说过一会儿女人会奇痒难忍, 会央求你继续干她的,但是她没有,我反而等不及了,於是便开始了我一生中的 第一次抽插。

她闭上眼,开始呻吟了,但是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强烈。还是跟野外的桥下那 样,我们谁都不说话,我就盯着她的脸,她闭着眼……我很快就射了,射在床上 了,我们躺下来偎依在一起,两人都在抖。

第一次是那么的仓促,都没有纪念品,就这样结束了,我很不甘心。但是我 的老二年轻气盛,又坚韧起来,我於是说:「宝贝儿,我们再来一次吧?」她笑 了,我爬上去就找洞,因为那时候不敢看,也不知道位置,就那么蹭来蹭去,这 时候,小雨用手抓住我老二对着她的洞口,屁股也往上迎,我就顺势一推,此时 我冰凉的鸡巴一下伸入了温暖湿润的洞穴,别提多美了!

她也真正开始享受了,大喊道:「老公,我终於知道是什么滋味了,终於感 受到这种舒服了!啊……啊……啊……老公……啊……啊……」而且我抽插的每 一下她都会尽力地大喊:「啊……啊……啊……」

「宝贝儿,舒服吗?」我问。

「舒服,啊……舒服!」

第二次,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汗滴到她的胸部,顺着乳头往下流,她已经 顾不上了,我也顾不上了。这时我开始直立起上半身,第一次看到了她的阴唇、 阴道口。阴毛只限於盆骨,以下都没有毛,是那样的乾净;粉色的洞口没有太多 的肉,可能因为年轻,洞穴十分紧窄。我就那么一边注视她的下体一边干着,她 也享受着。

之后我们的性生活保持到高中毕业,我复读一年到一个大城市里读书了,她 复读了两年也报考了我这个城市的同一个学校,算是对我们爱情的支持吧!

为了跟女友做爱,我的好多哥们儿凑钱合租房子,每人一个屋子,都可以带 自己的对象到出租屋过夜。经过多年的性事,小雨对性似乎很熟悉了,而且很渴 望,我有时候甚至满足不了她,这也给日后的出轨埋下了种子。

(2)

小雨在校园内的形象一向是以漂亮、聪慧但是性格暴躁易翻脸闻名,我们之 间从来都是我迁就她,而且最终都是以我哄她来告终。

我大二那年,她大一,我们正式同居了,但是因为经济问题,我们是合租的 房子,另外两个舍友是本市郊区和江西的同学。来自本市的舍友叫徐猛,名字挺 猛,但他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处男。而江西那个叫小明的舍友则是个不折不扣的色 狼,成天网聊找些女的带回出租屋里来。

直到有一天,就我跟小雨在家,她在厨房洗菜做饭,我在那里胡乱拨弄着吉 他。突然小明开门进来了,带了两个女孩儿,进门给我介绍:「这是我的死党哥 们儿大刘。」然后又沖着我说:「嘿,大刘,这两位都叫美女,哈哈哈……来, 美女,咱们在这屋。」然后就带她们到自己的屋子里面了。

我客气了一下问他:「吃饭了吗?叫你的美女们一会儿一起吃饭吧!」小明 大喊:「你别管了,我们吃过了。」然后就听到里面开始传出「叽哩咕噜」的浪 笑声。这个时候我回头看看小雨,她居然拿着菜愣在那里,任由水龙头沖洗个不 停仍浑然不知,抿着嘴,瞪大眼睛,耸着肩膀,满脸诧异的看着我,然后压低嗓 子问我:「这……这……这是什么情况?」

「可能是朋友吧!」我说,她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拽着我回到我们屋里, 说:「这架势看着可不像啊,小明每次都带不同的女人回来,我都没在意过啊, 这次过份了,带了俩。」

「哎呀,跟咱有什么关系啊?带一个团人家也是佔的一个屋啊!」

「哦,原来你不明白我担心什么啊?我是说他可是你哥们儿啊,他是这样的 人,是不是你也是这样的啊?你可比我早来一年读大学,我在老家复读的时候你 们是不是都这德行?」

「怎么会?我相信小明不是这样的人。」其实当时心里已经招架不住了,心 想小明啊,可别当着我最爱的人干这勾当,不然她会要咱俩绝交啊!

「你看你老实吧,这架势明摆着是要乱搞了,你竟然看不出来?还那么相信 你哥们儿!」

我心里暗暗的感动,原来老婆这般信任我,尽管我没有跟别的女人发生过任 何恋情,但是我承认,在小雨没来这个城市的一年里,我是找过小姐的,但我还 是得继续装下去啊!

「你先做饭吧,别管人家那事了,你老公的性格不会被任何人同化的,不管 好人还是坏人,我有我的原则的!」我们虽然没结婚,但是我们一直都称呼对方 为老公老婆。

「去,别说这空得八竿子打不着的,你什么原则?是不是还有章程啊?用不 用进党校学习啊?还原则呢,你看你,这就是你交的朋友。」

然后她去做饭去了,我就敞开我们屋子的门,边拨弄着吉他,边偷偷听小明 在搞什么鬼。我当时弹的电吉他没有插音箱,所以声音很小,目的就是想听清楚 他们的动静。

我们的出租屋是三室的,我的卧室在北边,小明的在南边,门对门隔着一条 走廊,而且门的品质很次,根本起不到多大的隔音效果。我每次跟小雨做爱的时 候,都能感觉到小明和徐猛两个人的屋子雅雀无声,一定是在享受着小雨的叫床 声。所以这次也是,他们在干什么我都听得很清楚,就是看不到,只知他们无非 是打打牌,玩游戏之类的。

过了一会儿饭好了,我跟小雨半开着门,开始在我们屋吃着饭。就听到其中 一个女的说:「没意思。这样吧,就你俩,谁输了谁就脱一件衣服好了!」我一 直都不知道那两个女的名叫什么,在这里我就叫她们A和B吧!

这时B女问:「那你呢?」

A:「我看啊!你俩脱,我看啊!哈哈哈……」

小明说:「我怕什么?就看你怕不怕啦!」

B女说:「切,脱就脱!那你也得脱。」

我跟小雨两人的眼睛都直了,嘴里各叼了半截菜,外面耷拉了半截。那年是 03年,我大二,我们都是23岁,那时候的手机都是诺基亚5110的大砖头 手机,哪像现在用的iPhone,随时可以看任何自己想看的网站,那时候自 己没电脑,上网也是天天在网吧里乱鼓捣,即使找到黄色网站也总害怕被后面的 人看到,所以哪里见过这种场面?A片是A片,现实中给你的心理冲击就是不一 样的。

然后就听他们开始出牌,过,出牌,出牌的,就听A女说:「怎么,没有了 吧?我出完了。哈哈哈,脱吧!」

「你转过去嘛!呵呵呵。」

A女说:「嗨,这有什么呀?泳池里不都这样吗?」

B女说:「你看他瘦的。」

小明说:「瘦怎么了?我的肉全长在一个点了。」

B女说:「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出来?」貌似小明跟这个B女发生过关系。

「哈哈哈哈……」三个人大笑,然后又开始了新的一局。

又一局牌过后,我们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去洗刷完了,就没听到什么了。

洗完澡之后,我回到卧室,发现小雨正把门打开条缝隙,凑过耳朵仔细听着 呢!看到我回来,她沖我挤了两下一边的眼睛,笑眯眯的用手示意让我赶紧坐下 来安静点儿,然后悄悄跟我说:「听出来好像那个B女的是小明的现任女朋友, 那个A女是B的闺蜜。现在B不愿意脱啊!」

就听得A说:「你刚才耍赖,手錶都算一件衣服了,现在居然让我脱!」

B插话道:「这样吧,我让他脱了,你就脱外面一件不就好了?谁也别赖, 反正我是你们俩,谁看都无所谓啊!哈哈哈!」

小明说:「我豁出去了,下次还有没有得玩就不知道了。」跟着就听到床一 阵「嘎吱嘎吱」的响声。

A女说:「哇!就跟张飞的鬍子似的。」这下,我跟小雨彻底明白了。

B说:「嘻嘻,我就是喜欢,怎么了?」

「该你脱了,快点!我可是没得脱了啊,再脱就是眼镜了,摘了我就没得看 了。」

「好吧,你俩都这样了,公平点吧!」

「喔!喔!喔……」边喊边鼓掌。

「怎么样,我姐妹够意思吧?」可见B女确实是小明的现任女友。

小明说:「这才到哪里啊?泳池里不都这样吗?」

A说:「哎呀,再脱就露点了,你还要怎么样啊?」

小明说:「不脱别后悔啊!」就听得「轰」的一声,像是小明把其中一个女 的按倒在床上,一阵吮吸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一个女的在急促的呼吸,再接着 就不时地哼出声来。

正在陶醉在这种声音中的时候,小明说:「来啊!」

A女说:「你们做吧,我看就行了。」

小明说:「那你坚持住啊!」

B女这个时候说话了:「啊……亲爱的!」那「啊」的声音很大,而「亲爱 的」声音却是呢喃的细微的声音。我知道这是进去了。

接着就听到B女不住地呻吟:「嗯~~啊……啊……嗯~~嗯~~啊……」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清晰的分辨出A女也开始了呻吟声:「啊……吸得太用力 了!啊……」A女的声音比B女的声音更加粗狂一些,我都没记住她们的脸,究 竟哪个是更粗旷的A,哪个是细腻的B。此刻我感觉自己的鸡巴硬得都开始令下 腹疼痛了。

B女:「老公,啊……啊……啊……啊……嗯……额……」

A女:「啊……啊……啊……」

我都不知道小明到底是在干谁,要不就是干一个,用手抠或者用嘴舔一个。

大约十分钟左右,B女说:「你干会儿她吧,你看她多饥渴!」

这次没有听到A女的一点言辞,光听她「啊……快……进来吧!快!啊~~ 爽!啊……啊……嗯……嗯……」的叫。

大概五分钟,小明说:「等等,等等,歇会儿……你俩一上一下,想让我赶 紧完事是吗?」一边喘着粗气。

B女说:「是啊,我就喜欢你的第二次。」

「我去!给,骚货。」紧接着就听到重重的撞击声:「啪~~啪~~啪~~ 啪~~啪~~」同时也听到A女粗狂的声嘶力竭的狂吼:「啊……啊……啊……

啊……「同时B女也发出」嗯嗯「的鼻音,估计是给他口活儿舔蛋蛋,或者 是舔乳头。男人的乳头也是敏感部位啊!

几分钟后平静了,只能听见几个人的喘息声。我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我跟小 雨两个人都在听,我们对对方都是视若无睹,完全忘记了对方的存在!这是何等 的魔力?

然后我们关上门,很默契的都轻声挪步走到床边,我一把将小雨猛拽到我怀 里,紧紧地揽住她的腰肢,让我们的阴部紧紧贴住,上面开始一阵狂吻。我边吻 边把她放到床上,刚要脱衣服,小雨突然说:「我平时叫床他们也听得这么清楚 吗?」

「你怕他们听到吗?」

「不知道。」我们的性生活有几年了,但是说到这里,还是看到她的一点点 娇羞。可到了如今这年头、这岁数,就再也看不到了。

「那你敢吗?」

「要不等小明不在家了我们再做?」

「嗨呀,管他呢!再说了,小明走了,徐猛又回来了。」

「哎呀!这样多害羞啊,以后还怎么见面啊?」

突然,对面的门开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的门还没关好,两个人就睡在 床上,我俩的上衣都脱了,我虽然压在小雨身上,但是侧面还有多半个酥胸暴露 着,我都不确定乳头有没有挡住。

只见他们三个人一个个的什么也没穿就径直往浴室跑,小明在前面,紧随的 是A和B,我都不知道哪个是A哪个是B,而且每个人都往我们屋里瞅了一眼。

我赶紧关门,同时听到那两个女的和小明低声说:「呵呵呵,要不我们走吧?」

她们俩不知道这个屋子的隔音差,这句话我听得很清楚,心里暗喜。

小明说:「你不是喜欢第二次吗?」

「去我们宿舍……」然后就听到「哗哗」的水声。

小雨的脸已经红得不像样子了,我说:「他们说要走。」她咬着牙说:「是 吗?」胳膊却一使劲把我拽倒在她身上,搂住我的脖子就开始疯狂地湿吻,我也 理所当然的配合了,手伸到她的裤腰上往下褪她的睡裤。

但是这样仍觉得不够解恨,我猛地直立起来,半跪在床上,抓住她的睡裤, 「唰」的一下就甩到床边。我的这一疯狂举动竟然让小雨发出「嘶~~」的吸气 声,看来对我的轻微暴力颇有快感。我用手一把摁在她的阴部,手指放到了阴道 口位置,才发现整个阴户已经变成江河湖海一般了。

我乾燥的手绕着洞口周围打个滚,沾得手指满满的全是黏液,但是我没有伸 到阴道里面,而是直接把手指顺着并且紧紧地贴着阴唇的夹缝往上面滑,可以明 显的感觉到阴蒂像小绿豆一样鼓鼓的、嫩嫩的、圆圆的、湿湿的,在我的手指下 滑动。

小雨此时已经闭着眼,紧咬着嘴唇,脸侧向右边,抬起两个胳膊到头部,用 右手弯回来的手指顶着眉头,左手手心向上插到枕头下面,脸通红通红,使劲憋 着气,然后「啊~~」的一声,赶紧吸气,再次屏住呼吸,完全一副极度享受的 样子。

於是我加快速度,不停地揉着小雨的阴蒂,这个时候就听得她一声闷哼,弓 起半个身子绷紧腹肌,双手紧紧抓住我揉她阴蒂的手,然后喘着娇气:「啊……

老公!「屏住呼吸。大约五秒左右,」啊……老公!「再大约五秒,」啊~~ 「

然后把头调到后面去,我只能看到她仰着头的下巴和弓着身子挺起来的胸部, 带着哭腔的低喊:「老~~公~~哼……哼……哼……快点给我!老公……」

这个时候听到屋外的门「砰」的一声,然后是外面的防盗门「啪」的一声, 小明他们走了。

小雨突然大喊:「啊……老公,快点啊!我要~~」我意识到这个时机最好 了,於是几乎都不用手、不用看,把鸡巴凑过去,大概是那个位置了,「吱溜」

一下就进去了。小雨生性爱玩闹,所以爱运动,小小的腹肌和阴道壁很有弹 性,我能感觉到她阴道口的肌肉一下一下的夹着我。

我用手撑起我的上半身,双腿绷直了,她把腿摆成了M字型,我疯狂地抽插 着,她也不住地叫喊着,用尽最大的力气去喊的,她知道小明他们走了。

「啪~~啪~~啪~~啪~~啪~~啪~~」

「啊……老公,我想说髒话。啊……啊……啊……啊……」

「你个骚货,我拿大鸡巴操死你了吧?」

「啊……操死我吧!老公~~」

「说,让我怎么操你?嗯?你说!你个骚屄。」

「老公你想怎么操就怎么操……啊~~啊~~啊……啊……」

这个时候我感觉小腹一阵紧抽,知道要出来了,於是赶紧拔出鸡巴,用手托 起小雨的屁股,用我的整个嘴巴去吸她的阴蒂、阴唇,弄得我满脸都是淫水。一 股酸酸的但是骚骚的味道,这个味道就像动物界里的雌性分泌物能够深深吸引雄 性的魅力一样,更加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於是疯狂的把整个脸贴在上面蹭来蹭 去,然后把舌头插入她的阴道里,酸酸的就像铁锈的味道一样。

小雨已经爽得不成样子了,头发散乱,脸部乃至脖子都是红色的了。这时我 把嘴巴凑过去,说:「嚐嚐你小屄的味道。」然后我们一阵狂吻。接着,我把她 翻转过来,背对着我,然后在她的胯下放了一只枕头,垫起她的臀部,一条小缝 隙展露无遗。

我凑过去,还是没怎么瞄准就直接滑进去了,「啊~~啊~~」鸡巴经过一 番歇息后又趋於平稳,我便开始有节奏的但是很用力的抽插,但是今天淫水的润 滑度前所未有,能让我的整个鸡巴感觉到阴道壁的摩擦。

很快又感觉不行了,於是我把鸡巴拔出来,趴在小雨的屁股上一阵狂舔,还 用舌尖顶她的肛门。她疯了,终於疯了,猛地掉转头,扶着我的头,示意我站起 来,然后她用手搂住我的臀部,把坚硬的鸡巴揽了过去,张开嘴就开始叼我的鸡 巴。这是小雨第一次给我口交,但是她不知道,我其实是撑不住了才去舔她的屁 眼的。

这时,我终於一声大吼,搂住她的头猛地晃动,然后我的会阴处感觉一下、 两下、三下……往她的最里面发射。她似乎感觉已经含到嗓子了,也许是想近距 离目睹这壮观的场面,「啊……」把头缩回去仔细地看着,任由精液从下嘴唇往 外流,但是我还有第四下、第五下、第六下……我用手撸着阴茎,把剩下的精子 全射了出来。

小雨的脸放在鸡巴下面,抬起头看着我,用自己的舌头接着后来的精液,但 是有的射得猛,拉成长长的一道精丝,横跨她的半边鼻子和眼角,路过额头,直 达她的头发。我讨厌精液的味道,於是我没有再去亲吻小雨,但是她依旧疯狂的 吸着,然后把我推倒仰面躺下,继续舔着我的鸡巴。

其实射精后继续刺激龟头,这个时候最不舒服了,於是我就翻起身来,她也 紧闭双眼,等待我的第二次猛攻。但凡男人都知道,哪有这么快就可梅开二度, 於是我就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用枕巾帮她擦去脸上的精液,她依旧呼吸急促, 全身通红的闭着双眼。

我看了下錶,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一个小时十分钟了,怎么她还要啊?於是我 轻轻的安抚着她,同时也等着老二尽快重振雄风。但是这时我心里太紧张了,怎 么也无法勃起,此时小雨突然坐起来说:「下次不行了,你就不能用用手啊?」

「好的,老婆,老公现在给你用手。」

「哼,没兴趣了。」然后她转身下地,披了件衣服去浴室了。

我想,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今天的疯狂?猛然间出现了好多我的第一次:第一 次给我口交,第一次口爆,第一次颜射,第一次让我说髒话骂她……往常我基本 换一次动作,完事了她就全身瘫软,很满足的样子啊!往常也就一个小时左右, 怎么这次就这么难满足?而且事后还跟我生气啊!我也不想那么多了,先想想怎 么哄她吧!

人一生总要有一次真爱,小雨是我的第一个,也是我唯一的一次真爱,所以 任凭她在任何时候生气,我都主动去哄她,尽管不都是我的错。但是现在知道, 爱她本身就是一种错,因为从那次起,她便开始萌生了更深一层的想法。

(3)

最近太忙了以至于太久都没有来,还好是我自己刻骨铭心的经历,不然隔这 么久,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头整理好思路了。打开电脑竟茫然若失的不知道从哪一 次说起好了。

做爱次数很多,但是对事态发展有推动力的还属小明双飞之后的几个月里的 一次。

小明本来是和徐猛合租的,每次有女的来他就给徐猛10块钱,说:你去通 宵吧!

那年头,刚毕业出来找工作的每月也就600元。徐猛还没毕业,家里每月 给400元生活费。所以当时10块可以让穷学生很开心啊。

小明当时干兼职再酒吧卖酒水,所以接触的女人多一点。

「去你妈的?熬死我了,不去!」

「呵呵呵呵,再给你5块,买包希尔顿,去吧去吧!」

「尼玛的,再来5块早点钱!」

「好好好,给,去吧去吧!」

那天那个B女后来还跟我做过自我介绍的,但是时间久了,我真不记得叫什 么了,连姓什么都忘记了,就叫她B女吧。

B女说:「谢谢啦小孟!」

「是小猛,」

「哦谢谢啦,小猛」

「嗨,别啦还是,我要跟小明分居!」

说着就到我跟小雨这屋来了,门没关,径直就进来了门都没敲。

「哎,大刘,你说我这怎么弄啊?没得放去啊,到你屋待会儿,看会儿电视 吧,人家11点才开始呢!」

「那呆会儿吧,我又不找你要钱。」

小雨突然说:「要不咱也去?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新网站什么的。」

「好啊。那走吧!」当年我们都没电脑,网吧是我们最开心最喜欢的场所, 但是当时说起来都很奢侈啊。

我们每个人泡了个面出发了,早到了一会儿,跟老板说一下就提前通宵了, 那时候严打,人也不多。等到了12点,门就从外面反锁了。

这个时候我上QQ聊了一个高中同学给我推荐了一个视频聊天室,我就去看 了。

可能那就是我打开3P想法的重要事件了。

每一个大的聊天室,人们可以对有摄像头的室友点私聊,有料的就看,无聊 的就关。这个时候小雨就凑过来问我,这个是什么?

我说是聊天室,他就问我怎么下载安装之类的。也去玩了。

这时候我发现很多人主动点小雨的视频,我这里人家都烦我,但是我找到一 个私聊的,是一对男女,全裸但是镜头只对这脖子以下,人家却总是拒绝我。我 就跟小雨说:「哎,我给你找一个你看看。」说着我就帮他找到那个聊天室的那 个用户名,加为好友,点开视频一看,小雨脸红了,不是害羞的红,是跟做爱的 时候那个红一模一样。我又看看我右边的徐猛,熬得不行,排开好几把椅子睡在 上面,早就睡着了。这一排就我跟小雨了,而且是最后一排。

于是我就再旁边看那对情侣啊还是夫妻的。

他们一看对面是个女的,便当着面揉起来了,男的开始揉女的胸部,女的也 开始撸男的JJ。

过了一会儿他们停下来打字说:你们在网吧啊?那怎么玩?

于是我伸过去一只手隔着衣服摸小雨的胸。小雨一把推开我,把摄像头扭到 一边,说:「你疯了,他们看到我的脸了,我们什么也没看到他们啊!」

于是回头再看那对情侣,已经关掉视频了,我的心任然莫名其妙的渴望着什 么,当时说不清楚。反正当时特别的恨,恨小雨为什么扭那个摄像头,让了那对 情侣失去耐性。一宿闷闷不乐,我也不管她在看什么,只顾自己再聊天室里乱点 了一宿。

到了时间,喊了徐猛吃完早点,回租的房子里各自冲了个澡。

B女估计走了,徐猛直接进去就睡了。

我们回到我们屋子,躺下来累的跟狗是的,小雨用一条腿压在我的鸡巴上一 只手搭在我的胸前。我就说,你后来找到了吗?「好多是些无聊的男的。」「嗨, 说不定人家旁边就有美女呢!」「你记得我们宿舍那会儿的海燕?」「记得呀, 那个大姐大嘛?总哎打架老换男朋友那个。」「对对对,就她,又一次跟我说, 她去一个男的宿舍里,本来是两男的合租的,结果就是在一张床上,她就跟那个 男的做爱呢,那个舍友后来竟然伸过手来摸她呢还?」

一句话,说的我猛的一下挺了起来,:「这么刺激?」「就是啊,结果她说 本来期待那个男的一起的,结果他俩是哥们儿,那个男的就没忍心上!」

「我说要是你呢?」

「不知道!」

然后我就摸她下面,哇,那叫一个湿润啊。

我侧过身对着她,肚皮贴肚皮,然后紧紧扣住她的屁股,虽然我不清楚我当 时是喜欢交换还是3P,因为当时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两个词。但是就是感觉有如 神助的兴奋,小雨也是。然后我的手从她的屁股后面扣她的洞穴,滑成一片了早 就,然后我用手指轻轻一揉,然后抹到肛门上,整个肛门一下都湿了。她却开始 轻轻的哼着了,我慢慢的爬起来,将她压倒在身下,然后骑在她的跨上。她娇喘 着说:「老公,骂我!」「我肏死你个贱逼吧?好吧?」「好啊,快点肏死我吧」 「喜欢大鸡吧是吧?」「恩~ 喜欢!」我用硬邦邦的鸡巴去蹭她的乳头,就听他, 倒吸一口凉气,「嘶……!老公,哇」她猛地掰住我的屁股半卧起来用嘴够我的 鸡巴。于是我倒过身子,来了个69式。

小雨的屄是很粉很粉的,大阴唇很小,就是一条缝,掰开以后看到一个红润 的口子有颗黑痣,十分具有弹性,很紧。

一边哼哼吱吱,一边互舔持续了也不知道多久,然后她说:「别了,我受不 了了。」

然后就拽我调转身子。我便依了她,脸对脸,但是我没有插她,我还是骑在 她身上,我希望看着她给我口交。

她很生疏的套弄着,但是没几下,别感觉她疯狂了起来,吸的也用劲,套弄 的也深入了,口水也顾不上往回吸了,突然她拔出来猛的干呕了几下,眼圈就红 了:「哈哈哈,差点吐了」

我一看就不忍心了,于是就把她放到了,直接插进去。

「老公,啊,太爽了,今天磨到什么地方了,怎么这么爽啊?啊……啊—— ————啊……!」

「老公,我想说脏话,啊……啊————————!」「想让我操你是吗?」 「是啊,用你的大鸡巴肏我,使劲肏我啊」「喜欢大鸡吧是吧?啊?」

我整个人压在她身上,手从她背后绕道肛门口,用食指和中指卡在洞口护住 鸡巴,感觉太爽了,于是我又突发奇想,又加了两根手指进去,就听她的叫声更 加猛烈了,于是我立起上身,换车工从正面多加两根手指,我的直径是4公分的, 再加两根手指,真的已经很紧了,我感觉再难容下别的东西了。她基于疯狂的在 那里乱喊了都,不是有节奏的嗯嗯啊啊了,而是就像癫痫了一样。「喜不喜欢大 鸡吧?恩?」「喜欢!啊……恩……恩!!恩啊!!!」「再给你来一根大鸡吧 好吗?」

「啊,好,好的,」

「再给你找个野男人,一起干你好不好啊?恩?」

问道这一句,就听小雨「啊啊啊啊啊啊……」的一声长啸,「好,恩,恩… …」我就在这种情况下,迸发了!!!

但是她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不住的扭动着身子,于是我又将手按在阴道口, 用左手的中指和无名指两根手指插了进去,学着老外的A片那样,(看过一部老 外教你如何用手让女人高潮喷水,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潮吹)手指向上扣,手 掌心按在阴蒂上,然后就开始上下的揉搓,果然,手掌中间开始有汩汩的水声, 她紧要下唇,紧闭双眼,弓起了半个身子,憋住一口气大概有30秒,「啊—— ——的一声,然后开始大喘,而我仍然再用手抽插着不肯停,我想看看她能嗨到 什么程度。之间她两腿不由的一张一开,一张一开,频率很快,我边强压着她的 一条腿,用膝盖顶住她的另一条腿,是她的两腿分开,水就像尿一样喷溅的整个 床单都是,她就拼命地喊:」啊……别——,我要尿了,啊~ 啊……啊……要尿 了啊?啊……啊……~ 「我当时不知道什么叫潮吹,但是我知道这个肯定是高潮 的表现了,于是加快了频率,我整只收全是水了,床单,床沿,地下全都是了, 我拔出手来,在阴蒂的地方啪啪啪啪啪轻轻地用四根手指拍打着,然后加了一根 食指,一共三根手指,滋溜一下就进去了,三根手指比两根插的更深,小雨的表 情我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痛苦,总之是眉头紧皱,时而憋住一口气很久,然后再 喊出来。

这时我的下面又硬了,于是我拔出手指,把鸡巴凑到阴道口,水太多了,不 容你犹豫,直接就滑进去了。

那感觉,史无前例的舒服。因为刚才射精以后,屄里的水虽然多,但是很粘 稠,平时不觉得粘稠,但是比起现在的水来,确实有点粘度大,容易让人感觉不 到鸡巴的存在。

而这种水,就像高浓度的肥皂水,很细腻的比较更接近水质的而不是精液那 种脓状的液体,特别滑,而且在外面呆的凉了之后进来,感觉到带有温度的湿滑,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每一次抽查似乎鸡巴的每一个细胞都再磨擦着阴道壁,但又不 会很快让你到射。

太美妙了,于是我开始加大幅度和频率,一下不间断的抽插着,「老婆还要 不要了啊?」「啊………………要……………………」小雨已经抖作一团了,接 话都接不过来了。

阴毛整个都湿的就像洗完澡的头发一样,一缕一缕的了。「要不要再来个鸡 巴来一起肏你啊?」「要……,要…………,我要,老公,给我……恩恩……!! ……」

可能是因为第二次的缘故,竟然不知道干了多久,觉得下面麻木的感觉,于 是,我拔出来又将三根手指弄进去,但是略微有点干涩了。

于是我凑过嘴巴去舔,又吮了一下手指,一边慢慢往里插,一边舔,哪个味 道,绝对是很原始的,就像公狗去问母狗的阴道一样很容易让我们男人兴奋的味 道,有点酸涩的味道。我不顾一切疯狂的乱啃了起来,整个阴道口随之也湿滑了 很多了,三根手指还是有点困难,于是就换成两根手指,插进去之后还是刚才哪 个动作,扣住上壁,「啪啪啪啪…………」几下功夫,就听到哗哗的水声了,而 且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以至于我怀疑小明跟徐猛都能听到水流的声音。

然后她就又开始乱抖了。几乎是带着一种哭腔的「嗯…………嗯……恩…… …………」的闷哼着。两腿抖的很厉害,说不出话来,就是尽力用手去推我的手, 示意我停下,受不了了,后来她的手撑住了我的胳膊腕了,不大好使劲了,便拔 出手指,再换成鸡巴。此事的鸡巴又在外面晾凉了,猛地进去,又湿润,又暖和, 我便再次享受着每个细胞都被磨擦的感觉。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嗯……啊……嗯……嗯……啊……嗯……啊……啊……嗯……啊……嗯… …啊……」

「大鸡吧干死你吧,好不好?恩?……恩?」「你干死我了啊!啊……恩… …」终于再一次的,加快了速度,拼命的射了出来。

她都不知道哭了几回了。

之后我们归于了平静,躺在那里都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她躺在那里移动不 动,紧闭双眼,不停的喘息。

过了一会儿,我说:「我们睡吧。」

她缓缓的扭过身子说:「老公,你这次太威猛了,第一次我还以为你就这么 两下子,要停了,好沮丧啊。但是后来太刺激了。」「呵呵呵呵,我早说过,我 会让你性福的。」「呵呵呵,老公,以后,你要是不行的话,可不可以用手啊?」 「好啊,还想要吗?我们再来一次。」「想要啊,太舒服了,这是我最喜欢的体 育项目了,但是我担心会对身体不好啊!」我本来是想吓唬她的,没想到她说她 还想要。幸好当年比较年轻啊,能来个两三次的。但是也不是天天两三次啊,同 居两年了都。

我就转移话题说:「我们买个电脑吧!咱们自己在家上网,自己玩。省得在 网吧,放不开。」她明白我的意思,其实她也想,而且我现在推测她当时想的不 止这些。

之后的一个月里,我向父母要了点钱买了一台电脑。换租了一套房子,开始 了我们更加糜烂的生活了。

经过一段时间,对聊天室驾轻就熟了,知道哪些人可以加,哪些人是无聊的 人。

第一次是连到一个深圳的情侣。第一句就问我们「玩吗?」

「玩啊」

于是我们就调好了角度,千万不要拍到脸,小雨洗完澡了刚好,过来一遍擦 着头发,一边看我跟谁聊呢,突然发现竟然是小情侣全裸,就再旁边看了起来。

对方要关,怀疑这边就我一个。于是我一把拽过小雨,她急忙用浴巾挡住了, 这样对方继续了。

她们打字说:可以开始了嘛?

我说「我们第一次,没经验,不会,你们先来,我们看一会儿。」于是对方 就躺下来开始吻了起来。

小雨坐在我腿上痴痴的看着,对方通过麦克说:「你们怎么不脱啊?」

于是我将小雨的浴巾拉下来,小雨竟然没有反抗。于是我们也学他们只拍到 脖子以下。但是全裸了。

视频里看小雨好白好白啊,本来小雨真的很白,但是镜头里灯光下,显得更 白了。

我把小雨放到前面,我再后面揉她的胸部。对方也开始揉起来,而且明显投 入了,这时候我们各自做各自的了。

我们都兴奋了起来,对方说:「你老婆好性感啊!」我说:「你老婆也不错 啊」小雨已经湿成一片了,背靠着我,对着镜头,猛地回过头来热吻我。于是我 们便开始了,各种调整摄像头,对准阴部的特写。但是总是因为灯光的原因没有 A片那样的效果。拉的太远又怕被看到脸。虽然很兴奋,但是总怕被对方录下来, 没有完全投入。

对方倒好,事先有准备好的面具带上,尽情的玩开了,于是用Dogsty le干起来同时看着他们做,听着他们的声音,小雨没吭声,我刚纳闷今天怎么 不叫了,她突然手捂住话筒,喊了出来,再憋住气,低下头,用头发挡住脸部。

于是我也放肆开了,「啪啪啪啪」的拼命的抽查起来。

终于小雨忍不住,开始大叫了起来。对方的女的听到也开始叫了起来。

大约有5分钟吧,只见对方那个男的拔出来,骑在女的脸上,将鸡巴插到那 个女的嘴里,因为带的面具只露鼻子跟嘴,所以不碍事。

然后就看那个男的抬着头,张着嘴,「啊……嘶……」估计是射了,小雨满 脸涨的通红,还在享受,浑然不知对方已经完事了,突然听到对方说:「帅哥, 加油,我们去洗澡了……」然后就走了,视频里是空开那个的卧室。

于是我关掉视频,翻过小雨,一把抱起来抱到床上躺好,开始我的习惯性动 作了。

我又用手开始鼓弄她的阴道了,掰开湿成不像样的屄,三根手指很快就进去 了,原来上次潮吹时,阴道肌抽搐,痉挛,是阴道变紧了,所以三根手指拔出来 就进不去了。这次直接就进去了,哗哗哗的几下,水就出来了。床单又是一大滩。

我刚要拔出来,她却按住我的手腕,虽然说不出话来,只顾嗯啊的叫,但是 手很有力的拽着我的手腕。

于是我又拼命的抽查起来。大概足有两三分钟高频率的G点磨擦,床上就像 泼了一盆水一样。「骚屄,怎么样?搞死你算了?啊?好不好?」「好刺激啊, 好爽……我爽…………,啊…………我……啊……老公别停……,」「你是不是 骚逼?」「是,我时骚逼,」「你说是不是欠肏的骚逼?万人肏的骚屄?」「是, 是……快叫万人肏我啊…………」「来了……,男人不有的是吗,肏的就是骚屄」 我拔出手来,把冰凉的鸡巴插到屄里,又用手指拍打着阴蒂,她疯了,瘫了。 「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额……啊………………嗯——恩——恩——啊…… …………「

我感觉不行了,于是拔出来,蹲在那里用鸡巴够她的屄,我用手托住她的双 脚,举得高高的,小雨躺在那里屁股几乎朝天撅起来了,我蹲在下面鸡巴正好对 着屁眼,但是我还是插到了屄里,鸡巴正好撬着她的阴道上壁。接着又是一轮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

「老公,好爽,呜……呜………………嗯………………啊……恩…………啊 ………………」

这时,我将手滑到她的后面轻轻的将左手的中指伸进了她的肛门,潮吹后有 大量的水,一点都不费力,我试探着,摸索着,就听她「哇……」胸部挺的很高 很高,头向后仰到枕头下,憋住气有好久,然后「恩……老公,我飞了……」 「肏死你个大骚屄,怎么肏都不够的大骚逼」「骂我贱屄……………啊………」

「你个贱屄,最贱的贱屄,肏死你,肏死你……」

「啊………………恩……………………………………恩……恩————」

「你就是贱屄,喜欢男人肏你是不?喜欢大鸡吧是不?」「是,……恩…… ……快叫野男人来肏我啊…………」「啊,不行了,快…………叫男人来肏你, ……来啊……」

「老公,……啊…………啊……,我是贱屄,…………我要野男人来肏我… ……………」

不知道怎么的,我听到这里,浑身血液都沸腾了,拔出来,用手撸着鸡巴, 对着她的脸,「呼——呼——呼——呼——……」

我数了数,足足射了有12下。

老婆任然是意犹未尽的扭动着身子。

我觉得为了小雨,我真的得给他物色一个男人了。

未完待续!

下一部我会给大家详细的回忆我们是如何说出各自的想法,如何挑选单男, 以及小雨跟单男约会的经历。 [ 本帖最后由 47415869 于 2014-11-7 23:55 编辑 ](第1页)(第2页)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原来我也有艳遇】(1
07-1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绿帽之殇】(1
07-1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放牛娃与村里寡妇的荒唐事】【
07-14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美丽淫荡的少妇
07-13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倾城之恋
07-13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