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就被奸

强暴小说
2017-07-18 23:40:34

开门就被奸


晚上九点,门铃响了起来。我趴在猫眼上一看,竟然是史蒂夫站在门外。想起这个混蛋跟我妻子干的那些事情,我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但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发现门外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有好几个男人猫腰躲在门的两边,我从猫眼里没有看到他们。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几个男人就一拥而上,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控制起来。这时,安琪从厨房走了出来,说道:「伙计们,把他拉到楼上的卧室里去。」然后,她看着我的眼睛又说道,「史蒂夫知道该怎么办。」我奋力踢蹬着想挣脱开他们的控制,但被5个年轻强壮的男人牢牢抓住的我基本没什么胜算。在挣扎中,我的衣服也被他们扒掉了,然后就被重重地摔在床上。几个男人压着我的身体,让我面朝下趴在床上。这时,安琪跑进浴室,出来的时候手里那着我跟她肛交的时候用的润滑剂。现在我明白了他们要对我做什么,便更加猛烈的挣扎着,并尖声大叫着:「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所有的人!你们这些混蛋王八蛋!」他们没等我继续喊下去,就把一只臭袜子塞进了我的嘴巴里。接着,我感觉到沾着润滑剂的手指在我的肛门上戳动着、探索着,开始是一根手指,接着是两根在我的肛门口撬拨着。我奋力挣扎着,上帝知道我有多么努力地挣扎,但是无济于事。在手指向我直肠里面插的时候我大声地尖叫着,但叫声被我嘴巴里的臭袜子堵回去了。非常疼,上帝啊,真的太疼了,我忍不住不断地尖叫着。安琪听我杀猪般的尖叫声,安慰我道:「耐心点,宝贝。马上你的感觉就会好一些了,过一会儿说不定你会喜欢上这种感觉呢。反正我知道我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我第一次被你肛交,刚开始的时候的确疼得很厉害,我的宝贝,但我很快就让自己学会热爱被肛交的感觉。也许你也会爱上它的。」我被几个男人强迫着跪俯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撅起来,一个家伙在后面使劲肏着我的屁眼儿。过了几分钟,我发现安琪说的没错,刚开始时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开始减轻了,接着那疼痛又被我无法说清楚的感觉所代替。但我还是感觉非常屈辱。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安琪用毛巾擦掉我脸上的泪水,不停地安慰着我:「好了,好了,宝贝,很快就会过去的。放松点,宝贝,尝试着去享受它。」泪水仍然持续地从我的眼眶中流出,我的内心充满被一群男人强迫鸡奸的羞辱与痛苦。我感觉到正在奸淫我的男人把热热的精液射进了我的直肠,而他刚一退出去,立刻就有另一根阴茎插了进来。也许是第二个强奸我的男人的阴茎小一些,也许是我的肛门已经适应被异物插入,反正这次并不很疼。就在我忍受着第二个男人奸淫的时候,我听到安琪对第一个强奸我的男人喊道:「喂,约翰,去把你的臭鸡巴好好洗洗。我不能允许你把沾着屎的臭鸡巴插到他嘴巴里。」噢,我的耶稣上帝啊!她到底要对我干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在屈辱混乱的思绪中,在第二个男人对我肛门连续强力的冲撞中,我的身体突然有个一种奇怪的感觉和反应。只听史蒂夫大叫起来:「嗨!你们快看啊!他的阴茎竟然翘起来了,他硬起来了啊!--他肯定喜欢被肛交!」嘴巴里的袜子被人拽了出来,两只手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仰面拉起并固定住,一根粗大的鸡巴不由分说地顶开我的嘴唇插进来,代替了刚才我嘴巴里袜子的位置。通过眼角的余光,我看到安琪正绕着大床,从不同的角度拍下我被强迫肛交和给别的男人口交的屈辱照片。在两个多小时时间里,我被迫吸吮了一根又一根阴茎,同时那些男人轮流在我的直肠里射了一次又一次。让我感觉非常羞愧的是,我竟然在没有抚摩阴茎的情况下射精了。就在史蒂夫和那个叫约翰的男人一前一后肏着我的肛门和嘴巴的时候,我把大股的精液射在了床单上。最后,在每个男人都干够了我以后,安琪告诉那些男人把我捆绑在一张椅子上,在嘴巴里重新塞上臭袜子以后,就叫他们离开了。然后,她走到我跟前,脱掉自己的衣服,跪在我面前开始吸吮我的阴茎。很快,我就被安琪吸吮得再次射了,她咽下我射在她嘴里的精液,继续吸吮我,直到我再次坚硬起来。安琪站起来,跨上一步,向下一坐,就把我竖立着的阴茎纳入她的阴道里。接着,她就上下起伏着,像骑马似地和我性交起来。过了几分钟,她停下动作,说道:「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宝贝,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闭上眼睛,因为我实在无法面对她。「我知道,宝贝,你会有很长时间不愿意面对我,不愿意跟我说话,但你会明白的。我知道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虽然你现在并不想承认这一点。刚才我对你做的那些,是因为我不想让你像我以前一样愚蠢地失去那些非常舒服的性享受、性乐趣,我这样做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与我现在想要的生活格格不入,也不想让你离开我。现在,你不能跟我离婚了,否则我会把我今晚拍的照片给所有认识你的人看,甚至给那些不认识你的人看。你该知道现在把照片发到网上去是多么容易的事情。也许你会说你是被迫的,也许有些人会相信你的话,但大多数人肯定不信的,宝贝,你知道这一点。所以,如果你不去找律师谈和我离婚的问题的话,就没有人会看到你和别的男人肛交和口交的照片。我不在乎你是否把我那些照片给别的人看,因为你那样做的结果只能是看到照片的男人们都想来和我做爱而已。」看我没有吭声,安琪继续说道:「我知道,看到我和史蒂夫发生了关系以及我在那边做的那些事情以后,你肯定气得要死。我非常非常抱歉,宝贝,但是,在我看了那些女孩子和那些男人们连续数小时的淫乱后,我真想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很高兴现在我终于品尝到了,我非常喜欢那种感觉,但那并不意味着我不爱你了。如果说我现在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爱你,那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多出色,你比那些男人要好很多倍,宝贝。对我来说,和那些男人做爱只是为了满足肉欲,而能和那么多男人一起享受肉欲,那感觉实在太棒了!我非常想体验一下那种生活,而史蒂夫的勾引让我得到了体验那种生活的机会。但他对我来说根本无足轻重,宝贝,毫无意义。我喜欢群交,宝贝,我还想和那些男人再在一起淫乱,但是,如果你坚决反对的话,我就乖乖地待在家里。」「不管你还想不想要我,我都要一直跟着你,宝贝。」说着,安琪又开始在我身体上骑动起来,上下顺滑地套动着我插在她阴道里的阴茎。我很想控制住自己不要激动起来,但我根本无法抵御安琪湿润阴道带给我的快感,很快我就坚持不住了,把精液射进了她的身体深处。射精后,安琪又在我身上骑动了几分钟,然后翻身下来,又一次趴下去吸吮着我的阴茎。当我再次硬起来后,安琪抬起头看着我说道:「我看到了,宝贝。也许别人都没有注意到,但我看到你射精了,就在史蒂夫肏着你的屁眼儿、约翰肏着你嘴巴的时候,我看到你把精液射在床单上了。你可能不会承认,但你也喜欢被他们那样玩弄。我看到射精后你很快又硬了起来,你的确喜欢被肏,我知道你喜欢!但这是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除非你不想保守这个秘密,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如果你同意我继续去找史蒂夫,那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去,你愿意吗?喜欢吗?他们跟我说,如果家庭成员能够玩在一起,就可以生活在一起。」她低头又亲吻了一下我的阴茎,告诉它「不要软下去」,就起身离开了。等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把剪刀。她跪下来,有努力吸吮了我的阴茎几分钟,再次告诉它「不要软下去」,然后就用那把剪刀剪断了捆绑着我的绳索。然后,她跑到床上躺下,分开两腿,招呼着我说道:「来吧,宝贝,用你那根硬邦邦的鸡巴好好肏这个非常爱你的贱货吧!」我坐在那里盯着她看了几分钟,然后走过去,低头看着她脸上淫荡的表情,狠狠地把一口痰吐在她脸上,大声说道:「肏你!你这个可怜的骚母狗!」说完我转头走出了房间。到了楼下,我给自己倒了一杯烈性酒好好漱了漱口,以赶走满嘴的臭袜子和臭鸡巴味道。安琪也下了楼,还没等她开口,我就大声朝她嚷嚷道:「你离我他妈的远点,安琪。现在你最好别惹我,我已经疯狂得想杀人了,而你就是我最想杀的人之一。你给我赶快滚开,闭上你他妈的臭嘴,否则你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说完,我又漱了漱口,然后把嘴里的酒吐进厨房的水池里,就跑进我的家庭办公室,反锁了门。坐在办公桌前,我在纸上列出所有我可以复仇的办法。现在我只知道史蒂夫,他是我的邻居,很容易找到他;还有就是我的混蛋老婆安琪,他们必须为他们对我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坐在厨房的餐桌旁,我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思考着报复计划,安琪走了进来。她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一屁股坐在了我的对面。「亲爱的,我知道……」「赶快闭上你的臭嘴,安琪!你要说的话我一句都不想听,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你让我安静一会儿吧!我才不想听你说什么『我这样做完全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之类的屁话!根本没有哪个真爱她丈夫的女人会做出你昨晚对我做的那种事情,没有哪个真爱她丈夫的女人会用那种方式羞辱和摧残她的男人!你说得很对,我现在不敢再提离婚的事,我害怕那些照片被你公布出去,但是即使我们不离婚又能怎么样?我只当是你已经死了。我们共同住在这所房间里,但请你离我远点。你也别想把那个混蛋史蒂夫·罗塞尔带到这所房子里来,除非你想看着他被我杀死在这里。没事不要跟我说话,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回到我的家庭办公室,我依然在思考着怎样才能更好地报复史蒂夫·罗塞尔和安琪。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安琪说过的话:「在我看了那些女孩子和那些男人们连续数小时的淫乱后,我真想知道那是什么滋味。」连续数小时?是啊,我也要发扬这种精神,所以就持续不断地、日复一日地考虑、策划着我的复仇计划。后来,我到网络去寻找复仇的方法和计划,很快我在网络上找到了我所需要的东西。那东西还真是不便宜,一套装置竟然要价一万两千美金,但是你会计较在复仇的时候多花一些钱吗?我满心欢喜地订购了两套并让他们优先发送给我,然后,我又拿出一些纸张仔细地写写画画,谋划着我复仇的每一个细节和步骤。等一切似乎都已经考虑得很完善了,我直起腰大大地松了口气,只待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以实施了。在这个计划中,虽然有一部分是我无法高兴起来的,但我必须忍受这样的厌恶。另外,我还需要安琪帮助我实施这个计划,所以,必须等待时机。现在,我的当务之急是是制作好我复仇所需要的东西,并让我所购买的东西发挥作用。于是,我跑到地下车库里去忙我的事情了。************上次我对安琪发了火以后,我不太相信她能接受我突然转变态度,会原谅和忘记她和史蒂夫对我做的那些事情的说法,但是,为了实施我的复仇计划,我必须想办法让她相信我。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先慢慢和她和解,改善我们之间目前的紧张关系和情绪。那事发生一周以后,一天晚上,当安琪走进厨房的时候,看到我一个人坐在餐桌边,面前摆着一个装着半瓶伏特加的酒瓶,还有一个装满水的酒杯。那杯子里的确装的是水,但安琪以为那是满满一杯伏特加酒,而且认为我已经喝得不少了。「这样对你不好,罗布。你不要这样做。」我静静地看了她几秒钟,然后几乎是抽泣着问道:「你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我啊,安琪?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说你怎么对我做那样的事情呢?」「我实在没办法了啊,罗布。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不想离婚,所以我不得不做一些事情来阻止你去和你的律师商量离婚问题。我跑到史蒂夫家,告诉他你知道了我和他们淫乱的事情,并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你提出离婚。他告诉我说最好做点什么事情能拿住你,就可以让你不能把这些事情说出去。那天我们对你做的事情,就是我们能想到的唯一能拿住你的办法。如果当时我能有多一些时间来考虑,也许就不会采用那个办法,但当时我只有周六、周日两天时间,因为你说周一就要去见律师了。」「所以,除了引诱了我老婆以外,史蒂夫还要摧毁我的男子汉意志?」「那是他的主意,但公平地说,我也很赞同他的想法。」我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喃喃着说道:「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这个婊子养的必须要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说完,我摇晃着站起来,假装自己喝醉了。安琪搀住我的胳膊,「来吧,亲爱的,让我扶着你走。」说着,她让我靠在她身上,搀扶着我走向我最近单独睡着的客卧。把我安顿到床上以后,安琪跑出去拿了块热乎乎的毛巾放在我的前额上。「好好睡吧,宝贝,快好好睡一会,我会照顾你的。」我假装睡着了,安琪则一直坐在床边,握着我的手,久久不愿放开。过了一个多小时,她才站起来,离开了房间。第二天早上,我正坐在厨房里喝咖啡,安琪走了进来。「你感觉好些了吗?」安琪关切地问道。「我头很疼啊。」「我说嘛,喝那么多酒对你真没什么好处。」「那么最近发生的事情对我就有好处吗?」安琪转头看着别处,没有吭声。我等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我想坦白地告诉你,安琪,我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否还可以修复,但我知道我必须得到机会让史蒂夫对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我不认识那天侮辱我的其他男人,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们,但我认识史蒂夫,知道他住在哪里,所以就先找他实施我的报复计划,你必须得帮助我。」「我?我怎么帮你?」「他对我做了什么,我就要对他也做什么。你需要你把他骗到这里来,这样我就可以做我想做的了。」她再次转头看着别处。「你怎么了,安琪?你曾经跟我说过,你并不喜欢他,他对你毫无意义。难道你是在说谎吗?」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不,我没有说谎。我爱你,我只爱你,但是如果我帮助了你,我就再也不能去他那里了。」「可是,我还记得,你曾经跟我说过,你再也不会去他那里了,除非我要你去。难道那也是说谎吗?」「不,罗布,我没有说谎。」「那你坦白地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我一定会让你再去那个混蛋那里?」「我认为,既然你喜欢被男人们奸淫,我们应该可以一起去他那里的。」「我才不喜欢被那些混蛋奸淫呢,安琪,我非常痛恨那天的每一秒钟。我的身体对那样刺激有反应,是因为我无法控制我的身体,但并不表示我很享受那天他们对我的羞辱。我一点也不喜欢,我确信那个该死的史蒂夫也不喜欢被男人那样玩弄。」「如果我帮你的话,会让我们的关系重新和好吗?」「那是我们关系和好的开始。」「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你去告诉史蒂夫,那天晚上的事我后来感觉不错,还想再做一次,但只希望和他还有你在一起做。告诉他,我希望我们三人在一起度过一个悠闲、惬意的夜晚。我们两个男人可以轮流和你做,但我也希望他和我做。我们可以先在一起喝上几杯,放松一下心情和情绪,然后我们可以脱光衣服。这次没有其他男人和他一起来,我就可以完全控制住史蒂夫。我把他压在沙发的靠背上,你帮着我抓住他的手臂,抓紧它们。我控制住他的身体,把阴茎插进他的肛门里,然后我还要让他把我的阴茎舔干净。如果你能帮着我做好这件事情,那我就可以考虑修复我们之间的关系。」「你想什么时间做呢?」「下周五。这样你会有比较充裕的时间和他做好准备。」「如果我去他那里,他肯定还想肏我,而且很可能他的一些朋友跟他在一起呢。」「做你必须做的事情,安琪,下周五一定要把他带过来。」安琪长时间地看着我,然后点头表示同意,站起身走出了房间。************周四的时候,我问安琪周五能否实施我们的计划,她说没问题。我没再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去了史蒂夫家几次、那家伙又肏了她几次以及又有多少男人在她的身体里射精了,因为我根本不在乎那些了。我所关心的唯一问题是,她是否能按计划把史蒂夫约到我家里来。周五晚上,史蒂夫如约来到我家。我打开门,看到他站在门口,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和他握了一下。他显得有些紧张,但还是握住了我的手。我对他说道:「别紧张,史蒂夫。事实上,我觉得我有些亏欠你呢,你让我知道了自己从没有感觉到的潜在欲望。来,进来吧,我们好好喝几杯,好好放松一下,再看看我们可以怎么消磨这个美好的夜晚。我准备好了一大桶玛格利塔鸡尾酒,我们可以好好痛饮几杯。」我们一起走进客厅,我给他倒了一大杯玛格利塔鸡尾酒,然后一起坐在沙发上。为了更好的缓和气氛,我说道:「你看,我还是个新手,所以如果我适应得比较慢,或者还需要多喝几杯,还要请你多原谅啊。你能先给我说说你那个小团体的事情吗?」在我的催促下,史蒂夫谈起了他那些朋友的事情,他告诉我他有多少朋友是双性恋者,还说如果我喜欢的话,他明天晚上可以搞个双性恋者的聚会,或者,如果我喜欢的话,他也可以召集来好多女孩子跟我一起性交。因为知道我要对她的情人做什么,所以安琪一直表现得有些闷闷不乐、兴致不高。看到安琪的样子,史蒂夫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他摸不清我到底是什么态度。看到他们郁郁寡欢地喝完了杯子里的酒,我又为他们的杯子里倒满了酒。我相信,他们俩都没有注意到,其实我一杯酒都没有喝。安琪先醉了,她的头不断地向下沉,手里的杯子也从手里滑落到地板上,她的身体很快就瘫在了椅子上。史蒂夫看着安琪失去了知觉,他还在挣扎,但也很快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我想,他在失去知觉之前一定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为时已晚。眼看着两个人在我面前慢慢倒下,我知道有4、5个小时他们才能醒过来,但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用尼龙绳把他们俩结结实实地捆绑了起来。我买这些东西就是这个目的,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然后,我跑到地下停车库,把所有需要的东西都装在我的皮卡里,再跑回去把昏迷着的安琪和史蒂夫一个个扛下来,扔在皮卡的后车厢里。对他们俩来说,躺在车厢的地板上不会很舒服,但我才不管那么多呢,就让他们这么睡着吧。我开着我的小卡车来到史蒂夫家,把所有东西和两个狗男女都搬进他家的地下室里。我将事先准备好的固定装置按在墙上,然后把史蒂夫和安琪抱起来,分别靠着墙固定在装置上。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我终于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站在我刚刚安装好的两个木架前,我满心欢喜地欣赏着我的杰作。如果一切都能按预想的计划实施的话,那真是太完美了。我将史蒂夫从墙上解下来,扒光他的衣服,然后把他重新绑到木架上去。我将他的身体横搭在木架上,再将他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木架前面,然后,我又把他的脚踝也同样铐了起来,固定在木架的后面。这样一来,他的姿势就是撅着屁股趴在木架上,两只脚大大地分开着,他的整个屁股和肛门都暴露着,以便我下面的操作。这真是非常完美的姿势!真他妈太完美了!接着,我把安琪也照样捆绑在另外一个木架上,而且,我还把她的脸对着捆绑着史蒂夫的木架,等会儿让他们俩人面对面地接受我的惩罚。我非常满意我所做的一切,又检查了一下,一切都非常完美,我就离开了地下室,上楼躺在史蒂夫家客厅的沙发上。我决定先小睡一会儿,等待史蒂夫和安琪体内迷幻药的药劲儿过去。************大约3个小时以后,我在睡梦中被一阵叫喊声吵醒。「救命啊!救命啊!我们在地下室里呢,有人吗?快来救我们啊!」我走下楼梯,来到地下室,看着两个人挣扎着想从捆绑着他们的绳索中挣脱出来,笑着说道:「很抱歉啊,孩子们,这里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能救得了你们,而我的救援是需要代价的。不过,在我告诉你们我的要价之前,我还是先让你们了解一下,如果我的要价得不到满足的话将会发生什么事情。」说完,我把那个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电动性交器推到史蒂夫身后,把粗大的金属阴茎头顶在他的肛门上,然后,我看着安琪的眼睛说道:「知道吗?这是充满艺术气息的性交机器,它的名字叫黑色魔法师。这个粗大的阴茎是用坚硬的钢材制造的,插进身体里会带来巨大的刺激。这个机器所有的运动部件都做了充分的润滑,动作非常灵敏有效,而且可以长时间运动。这个机器运动起来非常安静,别人最多只能听到你被这个机器插入时的快乐呻吟声。这个机器的电动机功率很强,质量也不错,还有一年的质保期呢。」看着安琪惊恐的表情,我继续说道:「这个粗大阴茎的运动长度是可调的,从2英吋到7英吋,它的运动速度也是可调的,抽插的频率可以设置为每分钟0至240下。使用手册上好像没有说它可以连续抽插多长时间,不过我们也许试一下就知道了。」这时,史蒂夫打断了我的话,怒气冲冲地喊道:「肏你妈的,快点放开我!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等我挣脱出来我非杀了你不可!」我大笑着说道:「你他妈的确是个混蛋王八蛋!看来我得先让你闭上嘴!」说完,我从放在地上的提包里找出一个口塞球,费了点劲才把它塞进史蒂夫的嘴巴里并固定好。然后,我调整了一下性交机器金属阴茎的角度,让那个可怕的金属棒紧紧地顶在那个混蛋的肛门上。「尝尝被鸡奸的滋味吧,史蒂夫。感觉怎么样啊?告诉你,这种感觉就是你和你那帮混蛋朋友们折磨我的感觉。」说着,我按下开关,让那根粗大的金属阴茎开始鸡奸史蒂夫。他大叫一声,身体被机器插入的动作顶得弓了起来。「告诉你吧,我现在设置的是没分钟抽动10次,等你适应一下后,我会加快这个机器抽动的速度的,你就好好享受吧。」听着他痛苦的呻吟声,看着他顺着脸颊流下的泪水,我心中充满了复仇的快感。我弯下腰,在他耳边轻声地说道:「混帐东西,这是你应该受到的惩罚!」我转头看了看安琪,她正瞪着大眼睛看着我,仿佛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我冲着她笑了笑,说道:「安琪,你这个臭婊子,作孽总是要得到报应的。我的想法是把这些机器都开动起来,让你们俩好好享受一下。等过上两、三天我再回来把机器关掉,到那时我想看看你们俩会被肏成什么样了,那一定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你还记得吗?你曾经说过,当你看到那些女孩子和那些男人们连续数小时的淫乱后,你也想知道那是什么滋味。现在,我要让你和史蒂夫知道被连续奸淫好几天是什么滋味。事实上,那应该就是『奸淫到死』的滋味吧?」说完,我重新转过身,把正在鸡奸史蒂夫的机器调整到每分钟抽动15次。性交机器的速度立刻就加快了,史蒂夫被插得大汗淋漓、眼球凸出,身体不停地颤抖着。「我说,安琪,你怎么不像那天告诉我那样,让史蒂夫也放松一点,让他也好好享受被抽插的乐趣呢?你好好看看他,安琪,看他有多么快乐啊。看来让他独自享受这些快乐是不公平的,现在也让你享受享受吧。」我把另一架性交机器推到安琪的身后,将抽动杆抬起对准她的阴户,把金属阴茎顶在她的阴道口。「告诉你吧,安琪,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就一次机会,让你避免受到像史蒂夫那样的待遇。你告诉我那些鸡奸我的照片在哪里。」「拜托啊,罗布,拜托,宝贝,你别那样对我。」安琪抽泣着说道。「那你告诉我那些照片在哪里,安琪。我要全部照片,包括那些复制的、备份的和底片。告诉我,安琪,不然你就要和史蒂夫一样去经历性交噩梦了。」安琪抽泣着,却没有交代照片在哪里。于是,我说道:「好吧,安琪,那你就不要怪我了,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说着,我把金属阴茎使劲朝她的身体里一推,看着那7英吋长的假阴茎全部都插进了她的阴道。在她痛苦的呻吟声中,我启动了机器,并将抽动的频率定在每分钟20次,然后,我就离开了地下室。************我花了一个多小时搜查了史蒂夫的家,在花园的灌木丛里我发现了一个小包裹,里面有十几盘录像带,在每盘录像带上都有标签,我看到有四盘上写着「安琪」,于是就进屋在录像机上观看那四盘录像带。不出我所料,那些都是史蒂夫和他朋友们一起轮奸我妻子的。我用「快进」浏览了一下,发现在每一盘录像里安琪都被他们轮奸至少6个小时。从最后一盘录像带上的时间看,那场轮奸大战就发生在昨天。看完那些录像带以后,我又把它们放回了原处(当然,我仔细抹去了我留在上面的指纹)然后回到地下室。史蒂夫看上去已经非常憔悴,安琪的呻吟声比刚才大了许多。看到我回到地下室,安琪哭着说道:「拜托啊,罗布,请你关掉那个机器吧。」「那你先要告诉我,安琪,那些照片在哪里?」她还是不回答,于是我又转动着增加抽动频率的开关,「好吧,那我再增加一些频率吧,安琪。我真的很想让你好好享受连续数小时性交的乐趣。」「不,不,罗布,别这样,别加快频率了。」「照片在哪里?」「在咱们家的地下室里,藏在空气回风管里。」我准备转身离开,安琪赶快叫住了我:「你要去哪里啊?」「回家去看看,安琪,看看你告诉我的是不是真话。」「当然是真话,我发誓,绝对是真话。拜托你先关掉机器,放开我吧。」「那可不行,安琪,我现在信不过你,我必须先确定一下。」说着,我伸手将性交机器的频率降低了一些,「我降低了频率,但在我得得那些照片之前是不可能关掉它的。」安琪仍然在一个劲儿地哀求我关掉黑色魔法师,但我没理她,转身离开了地下室。那些照片的确藏在她说的那个地方,我取出照片,放它们在咖啡炉里烧掉了。接着,我又找到那架数码相机,把它扔在地板上用榔头敲成碎片。然后我把照片的灰烬和相机的碎片装进垃圾袋里扔到垃圾箱里,就返回史蒂夫家了。被黑色魔法师强力奸淫了这么长时间,史蒂夫的脸色煞白,我揶揄着说道:「怎么了啊,史蒂夫?看上去你好像并不怎么喜欢被肏肛门啊?不错啊,混蛋,我现在知道你是什么感受,我也非常不喜欢你那样对我。」然后,我转向安琪,说道:「我觉得你的情人熬不过这一夜的,他的肛门可不像你的骚屄那样能够分泌出液体给假阴茎润滑,我敢肯定,他的肛门现在已经被肏干了。」「我已经把照片给你了,罗布,你把我放了吧。」安琪说道。「还不行,安琪,你那样算计我让我很难咽下这口气。我问你,数码相机里的存储卡在哪里?」「在我的钱包里,和我的驾照放在一起。拜托,罗布,这机器弄得我很疼,你把它关掉吧。」「是吗?可是,当我被他们弄得很疼,我哀求他们停下的时候,安琪,你当时听见了吗?我只记得,当时你跟他们说的话,就是让那个叫约翰的去洗洗他的鸡巴,然后再来肏我的嘴巴。你在这里好好想想吧,现在我去找那个存储卡。」安琪没有说谎,那张存储卡确实在她的钱包里。毁掉那张卡以后,我回到史蒂夫家,找到他的车钥匙,开着他的车来到贝利酒吧餐厅,把车停在餐厅后面的停车场里。由于我一直戴着手套,所以车里没有留下我的指纹。然后,我把刚才穿的衣服和那个装着照片灰烬和相机碎片的垃圾袋一起扔到远处的一个垃圾站,那些东西周一的时候就会被垃圾车拉到垃圾焚烧场去了。我步行两英里走回了史蒂夫家,进门前把他的车钥匙扔进了下水道。************「你已经用不着答应我的离婚要求了,安琪。」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口塞球塞进她的嘴巴里,「告诉你吧,史蒂夫的车已经被我放到别的地方去了,即使他的朋友们过来,看到他的车不在门口,也一定会以为他不在家里。我敢打赌,他的朋友们肯定没有他家大门的钥匙,所以他们根本不可能进到屋子里来。」「你们俩嘴巴里都塞着口塞球,是没办法呼叫救命的,而且,这个性交机器没什么噪音,即使有人在楼上也听到地下室里有异样的声音。最后,总会有人发现你们俩的尸体,有关当局和警察也许会来找我问话,但那时我已经卖掉房子搬到别的地方去了。他们会找到我,问我为什么没有及时报告你失踪的事情,那我就会拿出那些你跟这些家伙群奸的照片给他们看,告诉他们我早就把你赶出了我家门。我还要告诉他们我不知道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也根本没兴趣去找你。」「我还要告诉你,这两架机器是用你的信用卡订购的,那些制作木架的木料是我从建筑工地偷来的。所有的工具都是在周六人流非常大的时候在家居超市里用现金买的,没有留下任何可以用来查证的痕迹。为了掩盖我制作木架时可能掉落在我车库角落里的木屑,我还专门在车库里做了一个木制的杂物架来应付警察的侦察。还有,我还在准备离婚诉讼和请律师上花了不少钱,这样警察就不会怀疑是我杀了你们,因为如果我杀了你们的话,就没必要再花钱请律师打离婚官司了。还有,如果他们仔细搜查史蒂夫家的话,还会发现你和史蒂夫以及他那些朋友们一起淫乱的录像带。」听我说到录像带,安琪瞪大了眼睛。「哦,很好奇吗?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在轮奸你的时候一直在录像?告诉你吧,在你到这里来的时候,他们把一切都录了下来。我相信警察一定会找到这些录像带的,他们看过录像带就会认为你们是因为过度淫乱而死的。我也许会被警察抓住,但我敢肯定,只要不停电,只要这个机器不出故障,你们都不可能活着出去,也不可能告诉警察这些都是我干的。现在,安琪,你们俩只能企求上帝,企求他让机器出故障,企求他让史蒂夫的朋友破门而入,并在你们断气前发现你们。」「你不是曾经建议我放松心情,好好享受被肛交的滋味吗?现在,我也建议你放松一点,好好享受被黑色魔法师持续奸淫的乐趣吧。毕竟,这一直是你最想得到的啊!那你就好好享受吧。」说完,我走过去,把史蒂夫那边机器的抽动频率增加到每分钟100次,然后把安琪这边机器的频率调整到每分钟50次。「安琪,你这里比那边慢一些,因为我希望你比史蒂夫坚持得时间长一些。我想让你看着他痛苦地死去,然后你一个人独自在这里享受被机器奸淫的乐趣。好好享受吧,安琪,一边享受一边想念着我吧。」说完,我就离开了地下室。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抗日烽火之胶东女烈传
07-1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开门就被奸
07-1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强暴 姐姐
07-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四名美女大學生被輪姦
07-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百货公司全作者不详
07-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