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时间上了错误的人妻】【作者:德哥】【完】

少妇小说
2017-07-22 23:35:14
  (一)

  那是2012年夏天的事,我家儿子1岁半了,天天下午吃完饭带孩子在楼下社区里遛弯。

  社区里也有别的家长带着孩子玩,大家孩子都差不多大,就着孩子的话题,几个人之间也就慢慢的熟悉了,一来二去的大家都比较投缘。有时候几个孩子在一起玩,我们几个家长就在社区里一坐,来上两瓶冰镇啤酒,边喝边侃大山,小日子挺美。

  一晃眼二个多月过去了,这是八月出的一个周六下午,老张说别在社区里待着,晚上去他家里喝酒,注明一下老张是我们几个人其中一员。

  我们仨人五六点钟去了他家,他媳妇在家里给我们准备一些菜,我们哥几个就开喝了,老张媳妇长得挺好看,身材不错很丰满,性格大大咧咧的,最重要的是皮肤那叫一个白。

  我们平时也经常在一起聊天喝酒,这天也一样等她忙完了,也加入我们的战斗,我们一直喝到了十点多,他家孩子困了要睡觉。

  因为老张是两口子带孩子住一套楼房,她媳妇要哄孩子,我们也喝点差不多了都没少喝,刚说准备结束,老张说:「这样吧咱们出去找个棋牌室玩会,反正明天也不上班。」

  因为我们社区门口没有棋牌室,所以我们骑上两电瓶车出去了。

  到了地方我们就开始玩,那天也不知道咋了,哥们手背,刚十二点半我就输完了,我说:「不玩了回家。」

  他们几个说还早再玩会。

  我说,「行,我回家拿点钱再来。」

  老张说:「你骑我车回去拿吧,我们先玩斗地主等你。」大家都知道牌桌上不借钱。

  我拿着老张的一串钥匙骑车回到社区,老张家住一楼,我家住19楼,晚上喝酒的时候,我把汗衫脱他家了,兜里有几百块,我看看手里的钥匙,鬼使神差的我就去了老张家。

  开门进屋里,我也没有开灯去客厅拿了衣服就想走,老张家卧室门没关,我就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出事了。

  就着月光,我看见老张媳妇背冲着门口,侧躺着,穿着一睡裙雪白大屁股露着,哥们当时就完了,我是精虫上脑在加上喝了酒,我悄悄的走进去,躺到床上慢慢的抚摸她。

  也许是她媳妇晚上也喝了不少,并没什么,只是把身体往床里挪了挪,我一看马上拖去裤衩,这时我就从后面侧躺着提枪上马,刚进去比较费劲因为没有前戏,她媳妇嗯了一声嘴里嘟囔着:「喝了那么多酒,回了家也不洗澡就折腾。」她也没有回头还把屁股往后撅了撅,方便我更好的进入,这时我哪敢出声啊,就保持这个姿势一个劲儿的抽插,大概3-5分钟的样子,这时她估计也不太清醒,但是她的下面已经够湿润了,我插的那叫一个爽。

  而且她的身体随着我的耸动频率再配合我,嘴里还发出很压抑但是又很婉转的呻吟声,我当时的心跳估计过二百了,那叫一个激动,那叫一个兴奋。各位朋友应该都知道,一般要是太兴奋和激动了往往3-5分钟就射了,那天我绝对特兴奋,可是怎么干就是不射,我估计是酒劲拿的。

  到这时候了哥们啥也没想,就是加快速度加大力量,这时声音就出来了啪啪啪,她赶紧稍稍调整姿势,一边小声的说:「轻一点……轻一点,别把儿子吵醒了。」

  要么说人别得意忘形呢,我光想着爽了,一个姿势干了半天有点累,就发出喘息声,这时我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顿,悲催的事情发生了……她回过头来看着我。大概因为天黑她停顿一两秒钟,还是看清我了,她睁大了眼睛刚要喊,??@ ?身把她压趴在身下,用手捂柱她的嘴,我小声地说:

  「别喊,千万别喊,我不是故意。」

  她根本不听使劲的挣扎反抗,我当时其实已经吓完了,肠子都悔青了。

  可是这是奇迹发生了,也许是我们的动作太大了,把她的儿子吵醒了,小家伙开始哇哇的哭,她瞬间停止了挣扎,连忙用手轻轻拍孩子哄他。我当时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反正已经这样了,一不做二不休,继续接着干,现在是我在上面,她趴在下面更好使劲,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从始至终我就没停止动作,我一只手按住她的后背,一只手按住她的腰,使足了劲操,啪啪山响连床都跟着颤,她回过头来说:「你他妈疯了,你个王八蛋。」在这样的刺激下我又干了二十多下,随着一声低吼哥们爆表了。

  射完精我也彻底清醒了,我刚一起身,她一脚就给我踹一边去了,我连忙拿着衣服退到客厅,她没有马上出来,而是又哄了孩子五六分钟,等孩子睡踏实了才出来,这时的我已经彻底没电了,要么说酒壮怂人胆,酒后乱性呢。

  我低着头站在那,她出来后看了我一眼,啥也没说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就要打电话,我慌了,差点就给她跪下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先听完我说,再打电话行吗?」

  她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说:「你松开我,我不想听。」我说:「你让我说完,你想怎样都行。」

  她说:「你先松开我。」

  我松开她,退后两步看着她说:「我们今天在你家喝完酒,去玩牌,我的钱都输了,我回来拿钱,你家老张让我骑他车回来拿,我到楼下想起,我的汗衫脱在你家了,里面有钱,又正好你家老张的家门钥匙和车钥匙在一起,我就鬼使神差的到你家来拿衣服,准备走的时候,看你在睡觉,我他妈不是人,我动了坏心思,我真不是有意要欺负你啊,求求你了,饶了我吧,我错了。」「你说完了吗?」她又拿起电话。

  我说:你等一下,如果你报警了,我就完了,我这辈子都抬不起头了,我进去了,我的家也完了,我的儿子还那么小,你让他以后咋办,你跟老张都是场面上的人,传出去也不好听啊,求你了,就这一次没有下回,我求你了。

  这时我看见她犹豫了,我就这么看着她,就像一个死刑犯等待行刑一样。

  她犹豫了一会,就在我要崩溃的时候,她突然说:「你滚吧,别在让我看见你。」

  我感觉从获新生一样,赶忙就要出门,她对我说:「把汗衫还放那,钱拿走,别让人知道你来过。」

  我出门的一瞬间 看见她匆匆的走进洗手间 是夹着腿的动作,不会吧!刚流出来。

  来到社区花坛边坐下抽了一根烟,脑子蒙蒙的。这都哪的事儿啊,跟他妈做梦似的,不管了平静一下,爱咋咋地先回棋牌室。

  (二)

  自从这件事以后,我们平时也不经常一起聚会了,就是聚会老张媳妇一般也不参加了,尤其是天气慢慢转凉了,大家都很少带孩子到楼下玩了。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转眼就到了2013年,我以为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以后也不会在发生什么事情了,可就是几件小事的发生,事情又发生了改变。

  那是7月底的一天,天气热,我们大家带着孩子在社区里玩,大人在一起聊天,孩子在一起疯跑,我们正说话呢,就听见几个孩子那边传来哭声。

  我们赶紧过去看看,就看见老张的儿子摔倒在地下,满脸血牙都掉了一颗,我们赶紧扶起孩子问怎么了,结果老张的儿子说,是我儿子推倒他了,周围几个孩子也指着我儿子说是他推的。

  这时老张的脸色就不好看了,没一会老张媳妇也来了,问明情况,转过头就冲我喊:「你怎么看的孩子,把我儿子摔的。」这是那件事后她第一次跟我说话,我能说啥啊,赶紧带孩子去医院呗,在医院她又骂了我半天,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孩子嘴上封了三针才回家,她说她儿子要是嘴上留疤跟我没完。

  我只能一个劲儿的赔不是,从那以后老张也不爱理我了。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了,一个周日的中午,老张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家吗?

  我说在,几分钟后,他们两口子来我家了,坐下后老张问我:「兄弟你啥意思,咱们哥俩也处了有些日子了,你这么干啥意思。」我操,破案了,我正在心慌时,他媳妇说:「你有事冲我们来,你划我家车干啥。」

  我当时就愣了,我知道老张头俩月刚新换了一辆汉兰达,我说:「我没有干啊!」

  他媳妇说:「你早上七点多下楼,走到我家车跟前,用手里的东西从我家车头划到车尾,咱社区今年初刚装的摄像头,我们刚去看完监控,就是你。」我一听啥,我说:「老张啊,我今天早上快九点才起床,十点了才下楼买菜去,七点多我还睡觉呢。」

  这时我妈也过来说:|小张啊,我儿子快九点才起,你是不是看错了。「这时他们两口子都愣了。我说:「这样吧,我跟你们一起去看看监控吧。」来到社区物业监控室,调出录影我一看,操,还真他妈像我,不过摄像头离的比较远,也不像现在都是高清的,只能看见有一个跟我身形很像人。

  我说:「这样吧,你调出我十点来钟出门的录影,大家对比一下。」调出来一对比,我们两人走路都不一样,明显就是两个人。这时候他们两口子脸有点红了,连忙说不好意思,我说:「没事,都是朋友,我猛的一看也以为是我自己呢,都是误会。」

  之后的几天老张跟我关系也缓和许多,大家又在一起聊天了,这天我们大家商量这周末去海边玩两天。

  因为老张是国家电网的一个小头,海边有他们的度假村,我们几家到哪儿就已经五点多了,大家收拾了一下就开饭了,老张提前订了一只烤全羊和海鲜,大家吹着海风边吃边喝那叫一个爽。

  大家喝着喝着就聊起前几天的事,这时候老张说:「前几天我车被划了,冤枉了我兄弟了,哥哥给你赔不是了,接着就乾了一杯。」我说:「没事,不都过去了吗?」

  老张接着说:「后来我又调了之前的录影,我儿子是自己跑着绊倒了,不是你儿子推的,我们冤枉你儿子了,我媳妇还骂了你半天,你啥也没说,又带孩子看病又花钱,哥哥这心里不舒服啊。」

  我说:「是吗?我还以为是我儿子推的呢,没事,今儿啥也别说了,都在酒里了。」

  老张媳妇也说:「对不起了。」

  我说:「别别别,过去了。」

  就这样大家起哄让老张两口子喝酒赔罪,喝了一阵,老张就扛不住了,到后来老张喝多了也吐了,我们就说让他媳妇先扶他回去休息,我们接着喝。

  过了有半个小时,我没想到老张媳妇又回来了,又陪我们一起喝酒聊天,大概快十点结束的,有人提议还早,去海边溜溜,吹吹海风。

  我说行啊,我老婆说:「不去了,想回去洗澡先睡了!」这时我看老张媳妇,老张媳妇说:「我也跟你们一起溜溜吧。」靠,不会吧,我有点吃惊的看着她。

  我们几个人边走边聊,走的老远了,这时老张媳妇一不留神摔了一跤,我赶紧把她扶起来,说你没事吧,老张媳妇说:「没事,就是喝的有点多了头晕。」和我们一块溜的另一家两口子说不行就先回去吧,让我送老张媳妇,他们两口子在溜溜。

  我看相她,她说,「行,那我先回去了!」

  我和老张媳妇慢慢往回走,这时候我们都有点尴尬,我说:「你今天这酒喝的太急了,你看你走路都打晃儿了。」

  走了一会她脚下一软就坐沙滩上,我说咱歇会儿在走,我就坐在她对面,看着周围也没有别人,我就说:「对不起啊,自打上回那事,我一直想跟你道个歉没有机会,今天我正式跟你道歉,谢谢你能原谅我。」我这叨叨说半天,她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看着我,我这就傻了,啥意思啊!

  我看她不说话,我就说:「咱回去吧。」

  我把她拉起来,又慢慢往回走,她还是不说话,走走她又坐地下了,我一看完了真喝多了。坐那就一直看着我,操,咋地唬人玩呢,我这兽血又沸腾了,一把把她扑倒沙滩上,嘴上亲她,手上玩命揉她眯眯,一开始她也反抗,劲还挺大,可就是不出声,可那有啥用,总没咱有劲儿吧。

  一会她反抗越来越小了,这时我一只手伸到她的下边揉搓她的阴蹄,她的身体一颤一颤的,我看时机已经成熟了,褪下我的裤衩,一下骑到她脸上,把家伙往她嘴里搁,开始她左右摇头不肯张嘴,可架不住咱执着啊。

  终於她张嘴含住了我的家伙,说实话她的口活不错,一点齿感都没有,我在她的嘴里大概抽插了有一分多钟,褪出家伙,一翻身跪到她的两腿间,猛的扒下她的裤头,劲儿有点大,我估计裤头都让我撕坏了,这时候谁还管那个,对着那温暖而潮湿的梦想之穴,一杆入洞,她的身体随着我的进入往上一挺,嘴里发出一声闷哼,这时的我犹如上满弦的发条,玩了命的抽插,她高高抬起双腿,双手扶住我的腰,非常有节奏配合我。

  大概二三分钟,我的动作慢了下来,突然她猛的起身,把我推倒在下,她一下子骑到了我的身体上,开始了我终身难忘的摇摆与扭动。

  真的不骗人,哥们儿这么多年也和不少的女人发生过关系,也算是阅尽A片无数,从没有一个女人能跟她比,什么电臀啊肚皮舞啊,在她这那都不叫事。

  她的那种扭动,颤抖,旋转,频率,犹如真正的马达。操,太他妈爽了我心里那叫一个澎湃,她保持着这个速度大概有四五分钟,嘴里发出浓重的喘息声,就在我以为她累了时,她突然又加快了速度,随着一声长吟,她不动了,只是大口的喘气。

  不会是高潮了吧,这也太牛逼了,我刚往起坐想换我来,她又一把按住我,身体又缓慢的扭动起来,这缓慢的扭动其中滋味也是不不言而喻,又过了一会她又开始加快速度了,我也来了感觉,她可能感觉到了,拼命的扭动身体,我说我要射了,我让她起来,她没有理我,继续扭动,瞬间我就升天了,我估计现在就是来架飞机,我也给丫射下来。又是无套内射,哪个男人抵挡住诱惑。

  此时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喘息声。

  直到我家伙儿疲软的缓缓的褪出她的体内,她才从我的身上起来捡起她的裤衩,蹲到一边捂住下体。我这时赶紧穿上衣服,走到她身边对她说:「对不起,我又冲动了,我也不想这样,可我忍不住。」

  她依然没有理我,站起身往回走,我想拉住她,她甩开了我,我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回了宾馆。

  前边说的有点多了,大家多担待,之后还有更兽血沸腾的,以及之前两次她为什么选择沉默,后面都有交代。

  (三)

  之前说了有个问题在这交代一下,老张媳妇之前没有报警是因为,首先是怕我当时伤害她跟孩子,如果闹的人尽皆知对他们的感情也是伤害,老张又是国家职能部门小领导,家里还有一定的关系,又怕他反过来伤害了我。

  还有一点我后来才知道,她跟我说,其实我很像她高中时的同学,不是长相而是脾气性格,说话办事,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反正第一天见面认识就不反感。

  我在这里澄清一下:本人长的一般人,身高175微胖,掉人堆里看不见。

  所以也没有女人看我一见锺情。

  综上所述她没有声张,至於第二次,我也说不好了。

  老张媳妇叫雪柔(化名)因为之后要经常用到,有人说我编故事,我承诺本人100%真事,有不信的,我只能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书接上回:

  我们回去后,我又出去找我们朋友那两口子,给他们打电话,问他们在哪儿?

  我去找你他们,他说你别来了,我们一会就回去,语气不对。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两口子也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嘿咻去了。呵呵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插曲。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玩的可开心了,出海钓鱼,浮潜等等,临走前的一晚,我和自己媳妇,也在海边来了一回,是男人都懂得,皇粮得交。这也是我们大家最后一次大聚会,之后几年各自都有事,人总是凑不齐。

  后来我跟雪柔也发生了几次关系,有车震,也开过房,这男人对偷嘴的事,俩字:「上瘾」。我恨不能天天看见雪柔,天天蹂躏她。

  但是雪柔是一个还有原则的人,她从不让我主动联系她,她怕被发现,怕影响我们所有人的生活。所以只有那么几次,都快赶上葛优的非诚勿扰里,一年一次了,至於细节我就不一一细表了,大家脑补。

  转眼就到了2016年的四月底,我最伤心的事情发生了,老张两口子要搬家了,因为孩子要上学了,老张之前就买的学区房,在开学前要搬过去。

  这几年老张是步步高升,都已经是国家正处级干部了。我们共同的话题也越来越少了,搬家那天我们大家给他们践行,在酒桌上大家都送上了祝福,我的心里不舒服啊:雪柔,我的女神就这样被你带走了,以后再想见面就更不容易了。

  那天我喝多了,雪柔看在眼里啥也没说。我以为我们的缘分就到这了,没想到还有峰回路转的一天。

  那是一个周六的上午,媳妇加班,我九点多起来也没事,我洗漱完了,准备下楼买菜去,刚到楼下就看见老张的车停在楼口,老张回来了?

  我就去老张家敲门,一会雪柔给我开门了,我眼前一亮,我边进门边说:你们两口子咋回来了,雪柔说:「没有,老张出差了,我有的东西落在这了,我来拿走,然后准备把房子租出去。」

  靠,我一听雪柔自己来的,转身把门一关,飞身就扑了上去,雪柔连忙推开我说:「等等,我有话说。」

  我只能极力的克制我自己,放开雪柔,我们来到客厅坐下,雪柔说:「你那天喝多了,我看见了,我也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你要明白,我们不可能抛弃家庭在一起,我希望你能克制自己,不要在这样下去了,否则早晚会出事儿,你能答应我吗?」

  这么长时间了我知道雪柔是啥样的人,我只能艰难地点了点头,「行,我答应你,可你也要让我偶尔能见你一次。」

  雪柔笑着说:「这不是见着了吗?其实我知道你今天休息,我是特意今天来拿东西的。」

  操,我一听专程来的,那我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啊!我刚想扑上去,雪柔说:

  「看你急的,我都来了一会儿了,你去洗洗,水已经放好了。」洗,必须洗,还得是咱俩一块洗。我想一把抱起雪柔一起洗澡,操,没抱动。

  这要说一下,雪柔,1。64米130多斤,身材像日本女优中村凉子,但是比她好看,比她白的多,可能有人不喜欢太丰满的,可是哥们儿我就好这一口。

  雪柔看我没抱动她的囧样,笑的是前仰后合。

  我们一起走到洗手间,她说:「你先去,我把卧室的空调打开,这天儿还有点凉,别待会儿感冒了。」

  贴心,太贴心了,想的那叫一个周到。

  我进的到洗手间三下五除二的脱光自己,调好水先洗小弟弟,我心说:「小子你丫今天又要开荤了。」

  这时门开,雪柔穿着三点式进来了,关上门她把三点式一脱,操,我这二弟就开始敬礼了。

  其实我每次见雪柔都这样,雪柔看见我这样,脸红红的说:「臭流氓!」她上前来拍了我胸口一下,让我转过去帮我洗后背,一会我转过来,她又帮我洗前边,重点是我二弟,她的手非常轻柔的给我揉搓,洗着洗着,我就受不了了,我说:「柔儿啊,给我口两下呗。」

  雪柔白了我一眼,还是顺从的蹲下,含住了我的家伙,轻轻的吞吐,时不时用舌头在我的龟头旋转,手也不闲着轻轻抚摸我的睾丸。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都他妈快上天了,我用手抓着她的头发,使劲把家伙往她嘴里插,插的她一阵一阵的乾呕,她赶忙推开我,拧了我一把说:「又抽风是吧。」这阵我已经是欲火焚身了,拽起她,让她扶住洗手盆,背对着我,撅起雪白的大屁股,对准龙门,我是提枪上马,策马扬鞭,我用双手抓着她的腰,那是枪枪见底,啪啪山响。

  大概干了能有五六分钟,我就有种想射的感觉了,不行,雪柔刚来兴致,我就射了,她不高兴,我也意犹未尽。

  於是我跟雪柔说:「我们去床上做吧。」雪柔脸色微红,轻声喘息的嗯了一声。

  我们拿毛巾擦乾身体走到她家卧室,第一次其实是在婴儿房发生的关系,这次是我真正意义去她们两口子的主卧,看着那张大床,想着一会就要在那上面干老张媳妇,我是热血沸腾啊。

  上床后我对雪柔说:「我们69式吧!」

  雪柔明显的不适应,我说怎么了,雪柔说:「老张基本上不给她口,说是嫌脏。 」我躺在床上雪柔趴在我身上,大屁股对着我的脸,这要说明一下:雪柔的下体阴毛非常浓密,可能是因为身材丰满,所以她的阴部异常肥厚,属於大号馒头逼,想要看见阴蹄必须扒开才行。

  她含住我的家伙吞吐,我舔着她的阴蒂,哥们儿还没感觉怎样,雪柔就不行了,一舔她她身体就一阵抖动,我们互舔也就一两分钟,她屁股一下就拍我脸上了,我连忙推她,她说:「不行,太痒痒了,受不了。」我笑着说:「你受不了到说啊,你这一趴下,我差点没被憋死。」雪柔红着脸小声说:「我想要了。」

  满足,必须满足,这个要求我喜欢呵呵。

  我拍着她的大屁股说:「行,经过组织上研究,同意雪柔同志的要求。」雪柔说:「臭德行,你就讨厌吧!」

  然后转过身去,扶着我的小兄弟,送入她那肥厚而温暖的下体,雪柔骑在我的身上缓慢的蠕动旋转,我躺在床上看着她,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大腿。

  现在是白天,虽然关着窗帘,但屋里的光线非常明亮,雪柔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个时而婉转的呻吟和喘息声,我都看在眼里。

  雪柔时而摇摆时而大起大落,而且速度是越来越快,又恢复到当初那个电动小马达的频率。在她快速扭动颤抖同时,胸前的大咪咪不规则的甩动,嘴里也发出一声声的呻吟声。

  干了能有六七分钟,雪柔又再次提速,她眉头紧皱,紧闭双唇,身体疯狂颤抖,连床都跟着抖动了,我知道雪柔的高潮要来了。这时我为了配合她也坐起身来,双手使劲抓着她的乳房揉捏,嘴里喊着:「好样的,雪柔你真棒,你让我太爽了,使劲儿,再快点儿。」

  我估计当时雪柔以为我也要射了,她紧皱眉头嘴里喊着:「坚持住,再坚持一下,我就要到了。」

  其实我当时还行,没想射,她这一喊,我差点没坚持住。

  突然雪柔喊了一声「啊……」她身体犹如触电一般的抖动,持续了有十来秒钟,我明显感觉到她阴道内一阵阵的收缩。(这在医学上就是宫缩,有的人高潮明显,有的人不明显,所以说在女人怀孕的时候做爱,一定要小心,对胎儿非常危险。)

  操,扯远了,言归正传,这时小弟弟被一夹一夹的吸润,那爽的是一塌糊涂,意志不坚定的就得崩溃。

  雪柔高潮后上半身通红,喘着粗气趴在我的身上,我双手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她在我耳边轻轻地说:「等我一会儿,我缓缓。」她就这样趴在我的身上搂着我,大概一两分钟的样子,她问我:「你想怎样做?」

  我说:「你刚才累了半天了,你躺着我来吧。」她从我身上起来后,我的小弟弟已经有点软了,她拿过纸巾给我擦了擦,继续给我口活,等我完全坚挺后,她翻身躺在床上张开双腿,迎接我的到来。

  我跪在她的双腿间,她用手扶着我的家伙引导它进入,我们互相搂抱接吻,下边用力的抽插,干了一会,我说这样我使不上劲,然后我就抬起身,抱着她的大腿使劲的啪啪,雪柔的身体在我猛烈的撞击下,犹如一艘小船般前后摇摆,胸前的大咪咪产生一阵阵地的乳浪。

  持续了三四分钟,我的体力就有点不支了,雪柔贴心的说:「轻一点,慢慢来。」

  靠,男人宁肯累死,也绝对不能说不行。我把她的双腿扛在肩上,压向她整个人仿佛做俯卧撑一般,开始发力,她的屁股全都悬在半空,我是大开大合,枪枪见底,啪啪山响啊!那力道老猛了。

  雪柔这时也被我干的哎呀哎呀叫起来了,她边叫边说:「轻点,轻点,你要干死我啊。」

  干了一阵,我的体力是真不行了,主要是这个姿势太费劲了,我只好放下她的双腿,缓缓地抽动。

  雪柔笑着说:「你不能吗?接着逞能啊。」

  我喘着粗气说:「你等着,一会要你好看。」

  轻轻地的干了有三四分钟,我感觉复原点儿体力了,又开始加速了,这时雪柔自己把双腿抬的高高的,让我能够清晰的看见我们亲密的结合点,以及每次进出抽插的动作。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刺激的我是勇往直前。

  干着干着我的感觉来了,我是拼命的使劲拼命的加速雪柔看出我要射了,也拼命的配合我,双腿绷直,屁股用力的夹紧,头高高的抬起来,看着我嘴里喊着:「使劲,再使劲。」随着我一声大吼,火山喷发了。雪柔也发出一声长长的「啊……」我喷了能有四五下,才停止了火山喷发,我趴在雪柔的身体上,喘着粗气。

  雪柔双腿夹着我的腰,不让我的下体从她的身体里退出,手抚摸着我的头发,用嘴亲了亲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刚才明显感觉到,你在我身体里射了好几下。」

  我累的跟个孙子似的,嘴里还逞能的说:「那是,咱是纯爷们,必须生猛,呵呵。」

  雪柔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你就贫吧,纯爷们,累不。」我说:「男人这事,累死也不能说累。」

  过了一会,我的下边退出她的体内,我翻身躺在床上,雪柔拿过纸巾给我下边擦拭乾净,自己拿了两张纸巾夹在两腿间,然后躺到我的胳膊上,手轻轻地抚摸我起伏的胸口。

  我们互相依偎着聊起了天,我说:「对了,雪柔咱们每次做爱,你都让我无套内射,我之前问你你说没事,你是吃药了还是戴环了。」雪柔说:「我以前戴过环,可是老肚子疼,我就摘了,让老张带套,他对橡胶过敏,所以我就开始服用长期避孕药了,而且老张说带套不舒服,没有真实感。」我说:「老张说的对,没几个人喜欢带套,不带才爽啊!难道你喜欢别人带套跟你做爱。」

  雪柔拍了我一下说:「哼,你们男人一个个都那德行,带个套跟要你们命似的,到时候出了事,还不是我们女人受罪啊。」「哎!」我说,「雪柔啊,你的第一次跟谁啊?啥时候的事?」我有点八卦的说道。

  「干嘛?我不想说。」雪柔转过头去说道。

  我说:「你要不说我就硌着你,看你说不说。」「就不说!」

  「好,看我不硌着你。」

  说着我就开始硌着雪柔,雪柔被我硌着的受不了了,笑着说:「停停停,我说还不行吗?」雪柔看着我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你跟我高中时的一个同学很像吗?我的第一次就是跟他,从高二开始的,上大学时我考到这边了,他考到深圳了,后来我们就分手了,大学的时候我也交过两个男朋友,上班以后有两年没交朋友,在后来经别人介绍认识了老张,这下你满意了吧。」我说:「看你说的,我不就是问问吗?那他应该是你的初恋吧?」「嗯,他是我的初恋,也是我这么多年美好的回忆。」我说:「咱俩第一次,你放过我是不是也有他的原因啊。」雪柔白了我一眼说:「你个王八蛋,你还好意思说,那次我睡的朦朦胧胧的,感觉有人跟我做爱,我还以为老张晚上来了兴致了,那天我喝的有点多,就没在意,我还说老张今天受啥刺激了,干起来没完,后来你一出声可把我吓坏了,你这个混蛋嘴里面道歉,下面还不闲着,要不是看你……算了不说了,已经这样了。」雪柔说完又狠狠的拧了一下。

  我嘿嘿笑着说:「我跟老张,你和谁做爱,做的爽啊!」其实这个问题,广大狼友只要偷过情的都会问,就是想比比,满足一下自己邪恶的心里。

  雪柔说:「你们男人怎么什么都想比较啊,老张比我大四岁,这些年他在国企管点事,天天的饭局,酒局,各种各样的局,把身体糟蹋的够呛,我也劝他少参加点儿,可他说没办法,不去就得罪人,我在家里经常给他煲汤调养身体,可架不住他造呀,刚结婚那阵儿还行,这些年就差多了,天天回来醉醺醺的,好不容易赶上没喝酒,他又来了兴致,每次都是没干一会儿,他哪儿就软了,我还得帮他,又是手又是嘴的,一通忙活下来,他没咋样我累的够呛,最近两年我跟他做爱,有时候一两个月一次,我要是想爽,必须是我在上面做才行,跟他做,不是半截软了,就是我还没到,他就射了,我知道他累,每天早出晚归给家里挣钱,他也疼我跟孩子,这点委屈不是事,谁知道你跟这横插一杠子,这也许就是命吧!」我抚摸着雪柔的脸轻轻地说:「你千万别这么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有报应也会冲着我来,你是个好女人,以后不许瞎想,我只希望你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活着。」

  咋样,哥们儿这场面话说的不赖吧,我心说。

  雪柔听了我的话,啥也没说就是紧紧的搂着我。我们就这样聊了半天。

  过了怎么也得半个多小时,这时我发现我的小兄弟又开始充满活力了,我就对雪柔说:「柔儿,我们再弄一回吧。」

  雪柔看见我下面慢慢的肿胀起来,脸上一红的说:「你怎么那么流氓啊,刚才弄了半天,怎么又要弄啊。」

  我说:「好雪柔,谁让你张的那么好看呢,让我看见就想犯罪,好雪柔,就再来一次吧。」

  雪柔用手抓着我的下体,恨恨的说:「老实点儿,叫你不听话,又淘气。」我用手使劲的揉她的乳房,用嘴亲雪柔的耳垂,脖子,最后是她的大咪咪。

  雪柔用她的小手轻轻套弄我的家伙,就在我准备再次提枪上马时,雪柔红着脸害羞的说:「你想不想用后边做。」

  「嗯……」我疑惑看见着她,她的脸更红了,「就是肛门,不想就算了。」她小声的说。

  我操,什么情况,我感觉有一万匹草泥马在我眼前奔过。

  「肛交,不会吧,小柔还有你不会的吗?」

  雪柔说:「你先下床,帮我把床垫抬起来。」

  我们把床垫抬起来后,我看见有一个小的拉杆箱,拿出来打开一看,我的世界观崩溃了!里面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什么跳蛋,震动棒,假的生殖器,光情趣内衣就有十多件。

  雪柔害羞的说:「这都是老张买的,他说生活就要有情趣,要丰富多彩,以前他老是想要干我后面,我试过,太疼了,他也弄不进去,去年我有一阵便秘,去医院看了,医生给我开了药,让我回家以后往肛门里灌,老张说正好我给你在买点润滑液和通肛门的胶棒,你弄弄,以后便秘好了,我也能肛交了,一举两得,所以我就一直在弄,上个月老张试了一回,他真的弄进去了,就是干的我,老想排便,后来干了一会我就赶紧去厕所了。」雪柔红着脸说:「你到底弄不弄。」「弄,必须弄!」我激动的说。

  雪柔说:「你等一下。」

  然后从箱子里拿出一瓶带长嘴的润滑油,还有一件情趣内衣,跑进了洗手间,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她从洗手间出来了,穿着一身蓝色的带有蕾丝边情趣内衣,头发披散在脑后边。

  靠,正点,太正点了。说实话,我本人对情趣内衣就那么回事,老觉得一般都是A片里的事,可是穿在雪柔她那丰满身上,平添一种朦胧感,下体那撮阴毛若隐若现,分外妖娆,真应了那句话,时而淑女,时而荡妇,再一想到马上还能够唱一曲后庭花,是个男人就得兴奋。

  雪柔看着我说:「我穿这件好看吗?」

  我说:「大胆妖孽,竟敢勾引贫僧,看老衲收了你。」说完一把拽过雪柔,照着她的屁股就拍了一把。然后我让雪柔跪在床边,撅起屁股,准备我的第一次肛交之旅。

  雪柔把手里的润滑油给我,说:「你往你那个上面也抹点,省得太乾。」我抹完后挺着我的家伙对准雪柔的菊花说:「那我可来了!」雪柔说:「你开始的时候温柔点,你那儿有点粗,我怕疼。」我拍着她的屁股说:「放心吧,我就当你是处女的第一次对待嘿嘿。」「你这就讨厌吧你。」

  我对着她的菊花轻轻的往里顶,可她的菊花却一缩一缩的,我根本进不去。

  我说:「雪柔你放松,就跟要排便的感觉似的。」雪柔听了我的话后果然放松点,这时我又继续往里挺进,就在我龟头刚刚进到一半的时候,雪柔大叫不行疼,然后身体往前跑。那哪行啊,我废了半天劲刚进来一点,那就跑,我双手抓住她腰的两侧,往回拉,下边往前一使劲,整个龟头进去了,这时雪柔大叫:「停停停,别动,太涨疼了,感觉都撑裂了。」我这时没有动,就感觉到龟头被夹的好紧,而且雪柔的肛门还一阵阵收缩,停了有半分钟左右,我看雪柔不怎么叫了,这事就跟开苞似的,进去了就好了,於是我腰里一使劲,哈哈,整个都进去了。

  雪柔又叫了起来:「我不是说等会儿吗?都胀死了。」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那种,紧紧围绕的感觉。我说:「小柔儿,放松,再放松,想着排便的感觉就行。」

  说着话,我下边开始缓缓抽送,我估计要是不动,有一两分钟就能给你夹软了。其实之前雪柔已经往肛门里灌了润滑油,抽送的不是很费劲。

  雪柔随着我的抽送嘴里叫着:「轻点,你个混蛋,说好的慢慢来,你到好,一下子干进来了,你那儿太粗了,我真后悔让你弄后边。」我说:「哈哈,现在后悔晚了。」

  干了有一两分钟,我估计雪柔已经适应了我的家伙,她的屁股开始往后一顶一顶的配合我抽送。这时我开始加速了,一下下撞击她的屁股。说实话肛交和做爱的区别就是,肛门比较紧。

  干了一会,我说咱们换个地方吧,然后我拔出家伙,拉着雪柔来到客厅,我坐在沙发上,让她背对着我坐下来,干了一会,我又让她躺到沙发上,正面进入肛门,总之我们把能想到的姿势都干了一遍。给我累的,可能因为之前我射了一次的原因,这回干的时间比较长。

  雪柔也累了,我们休息了一会,喝了点水,雪柔说:「咱们还是用前边做吧,这样我没感觉,一点都不舒服,还老想拉屎。」我们到卫生间简单冲洗了下边,然后回到卧室,雪柔说:「还是我在上面吧,这样我舒服还容易高潮。」

  这个要求必须满足,我躺在床上,后背靠着床头,两腿打开,雪柔跪在我两腿间,开始用嘴帮我套弄,在我恢复勃起后,蹲在我的身上,用手扶住我的小弟弟,送入她的小穴里,开始了大起大落打桩运动。

  随着上下幅度的增加,啪啪声,声声入耳,雪柔的大咪咪来回乱甩,这种视觉冲击,绝对让人热血沸腾,在做了几百个蹲起后,雪柔喘着粗气坐在我的身上缓缓地前后扭动,我用双手搂着雪柔的屁股,把脸凑到她的脸前亲吻她的嘴,我们缠绵的接吻,下面亲密无间配合,直吻到我们喘不过气来才分开。

  雪柔又开始施展她那惊人的电动马达,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雪柔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嘴里发出诱人的呻吟,我知道她今天的第二次高潮就要来了,就在此时我也有了想射的冲动,就对雪柔说:「快,用力夹我,我也要射了。」最终还是雪柔先到的高潮,她身体向后仰,浑身颤抖,喉咙间发出长长的呻吟声。我被她死命的夹着,小穴里不规则的收缩,我的精门一开,万千子孙也喷涌而出。这也算同时高潮了吧。

  雪柔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我们就这样相拥在一起。一会我拍拍雪柔的屁股说:「小柔儿啊,你起来吧,你在不起来我就被你压没气了。」雪柔支起身体拧着我说:「现在嫌我胖了,刚才怎么不说,哼!我就不起来。」我又逗了几句嘴,她从我的身上起来,我们一起去卫生间洗澡,出来后我们开始收拾她需要拿走的东西,收拾完我坐那就不想动了,雪柔还神采奕奕,精神百倍。

  我看着雪柔说:「老话儿说的好,只有累死的耕牛,没有犁坏的地啊!」雪柔笑着说:「小夥子,以后好好锻炼吧,哈哈!」「行,我以后加强锻炼,随时待命!」

  这时我一看表,好家伙十二点半了的,都快三个小时了,我说:「雪柔,都这点儿了,咱们去吃饭吧。」

  「不用了,我都出来半天了,保姆自己在家带孩子,我不放心。」我说:「好吧,咱们下次啥时候能见?」

  雪柔笑了笑没说话。

  我们把东西装上车,我问:「我想你了可以给你打电话吗?」雪柔上车后冲我挥了挥手说:「不可以。」

  我望着雪柔离去的背影,心中默默地说:期待我们下次的重逢吧!

  (四 完结)

  我的狼友让我发雪柔的照片看看,尤其是做爱的时候,说实话这个真没有,我一直想照来着,可雪柔说,「你要干照相,我彻底跟你断绝,老死不相往来。」有时候我也想偷偷的用手机录影,可想想雪柔的话,我还是止住了这种想法。

  所以说真没有,想想也对,这要是泄露出去,那是要出人命的啊!

  闲话少说,书接上回,

  跟雪柔分开后,有一段时间我心里是抓耳挠腮,老想着在一起的感觉,可是雪柔根本就不给跟我联系,我偷偷的给她打过一个电话,她根本不接,直接挂断了。

  过了有一个月左右,正好家里有点事,一忙起来心思也就淡了。可是十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在单位就要下班的时候,接到老张的电话,说是他们两口子正好路过这边,准备请我们几家吃个饭。

  我到饭店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到了,这是我时隔半年再次见到雪柔,圆润的脸庞依然白皙,等我坐下后,老张举起酒杯说:「这几年大家都很忙,也很少聚会,为了大家再次团聚干一杯。」

  喝过酒后老张接着说:「还有一个好消息通知大家,雪柔怀孕了,我明年又要当爹了。」

  我瞬间就感觉到脑袋蒙蒙的,不会吧,难道……当时我们大家都送上了真心的祝福,当然其中不包括我。

  后来几个女人七嘴八舌的询问,我才知道,雪柔怀孕两个多月了,我算了算跟我没关系,心里才踏实了下来,当然也有一些酸酸的感觉。

  席间我们几个老爷们儿去外边抽烟的时候,我问老张:「张哥,咋又想起要二胎了,行呀,宝刀不老啊哈哈。」

  老张呵呵笑着说:「这不是今年国家放宽政策了吗?我跟雪柔都不是独生子,我这身份不能要,现在国家允许了,我跟雪柔商量再要一个,她也同意了,这不就有了。」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后结束了。回家后我这心里不舒服,但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转眼间就到了2017年的春节,今年让我和媳妇一起回她老家过年,我因为初七要上班,所以先回来了,媳妇学校放假时间长,她带着孩子在老家多待几天没回来。

  初八这天我突然接到雪柔的电话,她说:「过年了,一个人在家也没事,想约我们几家一起坐坐。」

  过了一会雪柔打了一辆计程车来了,现在的雪柔可比上次见面,脸上圆润的多了,腹部已经明显的隆起了。

  我们几个和雪柔在饭店坐下后,就问:「你咋自己来了,老张咋没来啊?」雪柔说:初三那天老家来电话,说老张的姑姑没了,老张的姑姑没孩子,他姑父也早就没了,所以出殡,打蕃,孝子贤孙这一套,都有老张这个侄子来干。

  我说:「我操,这都啥年代,还讲究这个。」

  雪柔说:「没办法,老张他们老家都这样,老张他爸哥们儿一个,姐儿仨,这不连我儿子都得回去披麻戴孝。」

  「啊……还有这事儿,对了你咋没回去呢?」我跟雪柔说。

  雪柔说:「本来我也准备跟着回去,可老张不让,说他们老家白事儿不让怀孕的女人参加,怕死人夺了孩子的气运,所以我就没回去。」「是吗?还有这么一说呢!」

  接下来大家边吃边聊,都说自己老家的邪乎事儿。

  一顿饭吃的大家都兴高采烈,几个人又都没少喝,不过今天我没喝酒,他们还问我:「你小子今天咋没喝啊,平时比谁都喝的猛。」我连忙说:「这不是刚从我媳妇老家回来吗?回去后,那是天天有人陪喝,给我喝吐好几回了,这几天胃不舒服,得养养胃。」后来我一看表,都快九点了,我就说:「哥儿几个今天就到这吧,咱们没事,那儿还一孕妇呢。」

  这时大家也都差不多了,都说行,今天就到这了。

  走的时候,雪柔要打车走,我说:「别介,这么晚了,你一个孕妇自己走哪行啊。」

  大家都说:「可不是吗?出事咋办?」

  这时我说:「这样吧,今天我没喝酒,我开车送雪柔回去吧!」雪柔说:「不用,真的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没事。」大家都说:「不行,要是出点啥事咋办,咋跟老张交代啊。」我哪能放过这个机会啊!就说:「行了,就这么定了,你们回去,我送雪柔回去。」

  不管雪柔怎么说,我们就是不答应,最后没辙,雪柔只好上了我的车,大家都说:「慢点开,一定把雪柔平安送到家。」

  这开车回雪柔家的路上,雪柔的脸红扑扑的。我笑着说:「咋了,脸红什么啊?」

  雪柔白了我一眼说:「你今天没喝酒,是不是早就想好了这出。」「我就是想你了,就是想送你的路上和你说说话。」我看着雪柔说。

  「哼。黄鼠狼给鸡拜年,你没安好心。」

  我抓着雪柔的胸淫笑着说:「我是狼,但不是黄鼠狼,我就给你这只鸡拜年了,你看这鸡胸脯大的,都要爆炸了。」

  雪柔红着脸把我的手拿开说:「讨厌,我都怀孕了,不能瞎碰。」「对了,你咋又怀孕了,你不是一直吃避孕药呢吗?想起什么了,又要二胎?」我这时又轻轻地抚摸雪柔高高隆起的肚子说。

  这次雪柔没有把我的手拿开,她说:「其实老张一直想要二胎,他在那个位置不能要,这不是头年政策允许要了,他那段时间老出差,就没提这事,后来闲下来了就和我商量,说是想让我再生一个,将来跟我儿子也是个伴儿,这不我就把药停了,后来就有了,现在都六个多月了。」「呃。我说呢,你们找人看了吗?是男孩还是女孩?」「看了,男孩,我倒是想要个女孩呢,谁想又是个男孩,嗨,我估计我是没闺女那个命。」

  我往雪柔跟前凑了凑说:「没事,要不我跟你试试,没准儿有闺女的命,呵呵。」

  雪柔一把推开我的脸说:「滚一边去,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说:「你吐一个我瞧瞧。」

  就这样,我们连说带闹的开到雪柔家的楼下。

  停下车,雪柔说:「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你回去的时候慢点开车」说着雪柔就要走,我一把拉住她说:「别呀,都到这了,你不请我上去看看。」「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太晚了你赶紧回家吧!」雪柔说道。

  「不行,你看人家电影里演的,都是男的把女的送回家,女的说请男的上楼喝杯咖啡啥的,你这咖啡不管,白开水也行啊!」我依然厚着脸皮说。

  「你电影看多了,那是演戏,想看戏,回家看去。」雪柔拒绝的说。

  「雪柔你这不按套路出牌啊,我就上去看看张处长的新家,看一眼就走。」我继续纠缠的说。

  雪柔看着我说:「哼,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我现在怀孕了,你不能碰我。」

  我说:「你放心,我就是看看,啥也不干,待会儿就走。」最终雪柔也没有拧过我,同意我上去看看。她说:「这样我先上去,你一会儿再上去,你车里有帽子吗?有的话戴上,我住1201。」我说:「行,我知道你了。」

  就这样雪柔先上去了,别说我车上还真有一顶棒球帽,我戴上帽子,从后备箱里那了一个红酒礼盒,就上楼了。

  在电梯里我始终没有抬头,而且我按的电梯是到十一楼的,然后走楼梯上去的。

  来到雪柔家门口,我看见门虚掩着,赶紧开门进去。

  看见我进屋手里拿着红酒,雪柔说:「你这是干嘛。」我说:「这不是装样子吗?」

  「就你事多,把东西放门口吧,回头走的时候还拿走吧,你先坐,我去给你拿的饮料。」

  我说:「有茶叶吗?我想喝点。」

  「你真事多,行,等会儿吧,我去烧点水。」

  雪柔说完就要去厨房,我赶忙说:「我来吧,你去拿茶叶吧,挑点老张的好茶。」

  我去厨房把水烧上,然后出来看见雪柔已经坐在客厅了。我边走边说:「你家保姆呢?」

  雪柔说:「过年回家了,正月十五以后才回来,你先坐这,等会水开了在冲茶。」

  坐下后我就说:「」你家装修的不错啊!多少平米啊?「「一百一十多。」

  我说:「这地段,又是学区房,全下来可不便宜啊。」雪柔说:「嗯,差不多一千万吧。」

  我笑着说:「好家伙,你家够有钱的,不会是老张贪污腐败了吧?习大大可是老虎苍蝇一起打,别回头在折进去。」

  雪柔白了我一眼说:「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聊了一会,水开了,雪柔给我泡了杯茶,给自己热了杯牛奶,我说:「你这半年过的还好吗?我给你打过电话你没接。」

  「嗯,挺好的,我不是跟你说过别给我打电话吗?」雪柔瞪着我说。

  我说:「我就是想你了,想跟你说说话。」

  「就你,我还不知道你一肚子坏水。」

  这时雪柔的电话突然响了,她拿起电话一看,是她家老张打来的,她连忙冲我比活一个别说话的手势,然后就接听了,电话里老张问雪柔怎么样,有没有事,多注意身体等等,我看这电话煲一时半会说不完,就冲雪柔比活了一下洗手间,她点了点头。

  上完厕所出来,她的电话才挂断。

  我说:「行啊,老张够关心你的。」

  雪柔说:「废话,我都这样了,他不关心我行吗?」又聊了会,雪柔说:「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去,改天找时间再聊。」我一听那哪行啊!下一次指不定什么时候。可我说行,就在我起身往门外走,雪柔送我时,我突然说:「让我走也行,但是你得亲我一下,就当吻别吧!」「讨厌,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闹,不亲,赶紧走吧。」雪柔推着我说。

  「今天你不亲我,我就不走。」我继续耍无赖说道。

  最后雪柔没办法,只能把小嘴凑过来让我亲,我一把搂住雪柔狠狠的亲她的嘴,手在她的大乳房上不停的揉搓。

  雪柔抓着我的手不让我摸她的乳房,可她哪儿有我的劲大啊,我的这个法式热吻足足亲了有三四分钟,亲的雪柔直喘息,雪柔红着脸说:「这下满意了吧,可以走了吗吧。」

  我说:「雪柔我想要了,求求你了。」

  「不行,那样会伤的孩子的。」雪柔拒绝道。

  我说:「你用手和嘴给我做,我保证不碰你,求你了,我都快憋爆炸了,不信你看。」说着,我抓着雪柔的手伸向我坚硬如铁的下体。

  雪柔抓着我的下体,言语有些犹豫的说:「你保证不碰我。」「我保证,行吗?」

  雪柔彻底被我的无赖打败了,「我用嘴给你做,做出来你就走,不许再纠缠我。」雪柔看着我说。

  「没问题,只要我爽了,马上走。」

  雪柔无奈的说:「那你先去洗洗下边吧。」

  我说:「刚才我去卫生间已经洗过了,呵呵。」雪柔生气的拧着我说:「你个混蛋,你又预谋好了欺负我,是吧。」我拉着雪柔的手说:「哪能啊,我想你想的都要发疯了,天地良心。」「你那是发疯吗?你那是憋疯了。」

  我拉着雪柔来到客厅,我脱掉裤子,坐在沙发上,雪柔轻轻地跪在地毯上,双手抚摸我那剑拔弩张的下体,缓缓地低下了头含住我的小弟弟,错落有致的吞吐起来。

  各位可以想像一下,一个人妻跪在你的两腿间,给你口交,那种成就感,怎是一个爽字所能代替。

  随着雪柔的吞吐,我也挺动下体配合她,可随着我动作的加大,雪柔嘴里发出呃呃的乾呕声,我赶紧停止耸动说:「没事吧。」「你一用力,都杵到我嗓子眼儿了。」

  我说:「那怎么办啊,要不咱们用你后边做,肛交应该没问题。」「不行,绝对不行,你那儿太粗了,上次干的我后边,疼了好几天。」雪柔大声说。

  我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咋办,其实你现在做爱没问题,只要轻轻地做,别插太深,别用力过猛就没事。」

  「不行,万一有事怎么办?」雪柔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真的没事,我看了好多A片里孕妇做爱的片子,有的孕妇都快生了还打炮,干的还超猛,那都没事。」我继续说道。

  这时雪柔彻底犹豫了,我上前搂住她,一只手伸到她的下体,抚摸她那肥厚而温暖潮湿的阴部。一边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这么长时间没做爱了,难道你不想吗?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你自己,我们轻轻地做,好吗?」这时的雪柔,脸红红的眼睛里充满了春色,扭动着身体说:「快放手,别摸了,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我的手指此时已经探入她的身体内来回抽动。

  雪柔喘着粗气说:「快停下来,我答应你了,这样我会受不了的。」我看见雪柔微微颤抖的身体,已经快站不住了,连忙停了下来。

  雪柔喘了口气说:「你个臭流氓,又让你的奸计得逞了,不过你一定保证轻轻地弄,我真不想发生什么危险,好吗?」

  「放心吧,我又不是没结婚,没有过孩子,我媳妇怀孕的时候我们也做过几次,没事,注意点就好了。」

  雪柔无奈的说:「好吧,那我们先去洗个澡,然后去卧室吧。」我们在卫生间刚要脱去衣服,雪柔说:「你先去卧室把空调开开,我怕一会洗完澡冷。」

  也对,现在的雪柔根本不能感冒,不能吃药。

  我赶忙去到卧室找到遥控器开起空调,等我回到卫生间,此时雪柔已经脱去了衣服。我看见雪柔那高高耸起肚子,丰硕乳房,硕大无朋的屁股,我无耻的硬了。

  雪柔说:「看什么看,赶紧关门。」

  我赶紧关门走到雪柔跟前说:「雪柔你真美。」雪柔说:「去。把衣服脱了,你就会嘴里骗人,我知道我现在身材走样,你哄我开心呢!」

  我边脱衣服边叫说:「瞎说,你不知道女人怀孕的时候是最美的吗?现在的你散发出所以母性的光辉,那种身体内孕育着新的生命,是一般女人根本比不了的。」

  「你就贫吧,谁知道你心里是咋想的。」雪柔嘴里说着,但她的眼神充满了喜悦。

  我来到雪柔的身边,她一如既往的温柔体贴,帮我擦洗身体。我连忙止住她说:「你现在身子重,我自己来吧,我帮你洗。」雪柔甜美的笑了笑没说什么。我们互相之间冲洗乾净,我给雪柔围了一条浴巾,我们回到卧室,我让雪柔躺在床上说:「小柔儿,今天就让我来伺候你吧。」我躺到床上跟雪柔亲热的舌吻,从她的嘴到她的耳垂,到她的脖子在到她的乳房,我用嘴吸允她的乳头,一只手揉搓她另一个乳房,雪柔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我又从乳房亲吻到她的肚子,最后来到她那迷人的两腿间,我扒开那肥厚而郁草匆匆的阴唇,施展我的绝技欲女十八舔。雪柔此时的呻吟声更大了,屁股一抬一抬的。

  我舔了一会,雪柔喘息着说:「不行了,我受不了,我想要了,你快上来吧。」我抬起身,来的雪柔面前,骑坐在她的胸口,把小弟弟伸到她的面前,她一把抓住我下边含在嘴里拼命的吸吮,待我完全坚挺后,我又回到她的两腿之间,扶住我的家伙对准她的穴口说:「小柔儿,我进来了。」雪柔看着我说:「轻点好吗?我怕。」

  我说:「放心吧雪柔,我会很温柔的。」

  说着我轻轻一挺,啊,舒服啊,我心中说:时隔半年我又一次故地重游。随着我的进入,雪柔也啊的一声:「啊,舒服。」我开始缓慢的抽动,雪柔抓着我的胳膊,两腿夹住我的腰,抬高屁股配合我。

  我们就这样彼此看着对方,下面缓慢的亲密接触,干了一会,雪柔红着脸突然的说:「你可以快点,我能受得了。」

  我听到她这么说,好像士兵得到了冲锋的命令,开始加速,加速,再加速。

  这时啪啪声响起,雪柔双手扶住她的肚子说:「轻点,你插的太深了,别撞我的肚子。」

  我们又干了五六分钟,雪柔说:|你怎么还不射啊。「我说:「不行啊,我放不开,也不敢使劲,怎么射啊!」这时雪柔说:「你起来,躺下!我来。」

  我说:「行吗?你这样?」

  「没事,」说着雪柔翻身骑在我的身上,缓慢的扭动起来,嘴里喃喃自语:

  「舒服,这样才舒服。」

  我看着雪柔在我身上摇摆扭动,感觉到她身体里某些部位顶到我的下体研磨,操,太爽了。

  又干了一会雪柔也开始加速了,当然了,肯定没有当初电动马达那种速度。

  我赶紧说:「慢点雪柔,小心点。」

  雪柔根本没有理我,双手托着肚子,嘴里发出啊啊的呻吟声。干着干着雪柔在一次加速,嘴里喊着:「啊啊……快了,快到了。」我感觉她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随着她一声长长的呻吟:「啊……来了。」雪柔的身体向后仰,双手拄着我的双腿,我赶紧做起来搂住她的身体,她一阵的颤抖后,终於回归了平静。

  我搂着她说:「小柔儿,你太猛了,都这样了你还敢这么大动作,而且还能高潮。」

  雪柔这时缓过一口气来说:「爽,太爽了,没事,我知道我自己身体,再说了,不高潮我做什么爱啊!」

  「靠,刚才谁让我轻点来着,怕伤着孩子,这阵又不怕了。」我是彻底无语了。

  这时雪柔从我身上起来,躺到床上笑着说:「我爽了,小李子你可以退下了。」「操,你丫爽了,害得我提心吊胆,看我怎么治你。」我心说。这时我说:

  「你爽了,该我爽了吧。」

  雪柔懒懒的说:「你想怎么弄啊。」

  我说:「咱们侧躺着,我从后边进入,就像第一次一样。」「流氓,你是不是又想像上一次强奸我一样啊。」说着话雪柔侧过身体,把她那丰硕的屁股冲着我说:「来吧,哀家今天就随了你的心意。」这时的我已经欲火冲天,小样,拿我当小太监是吧,待会儿看谁求饶,说话见间。我也侧躺下,我是扶枪上马,一杆到底。

  雪柔啊了一声说:|要死啊,这么猛的插进来。「我这时一句话不说,双手抓着她的腰,下体狠狠地撞击雪柔的大屁股,啪啪啪啪,我是火力全开。

  雪柔嘴里喊着:「啊……混蛋,轻点,你的劲儿太大了,不行,太快了。」我根本不理她,就是一个字:使劲干,干了一阵,雪柔的身体随着我的撞击,上下摇摆,这时她发现有点不对劲儿了,她说:「」轻点儿,你这样插的太深了。

  「

  「啪!」的一声,我拍一下雪柔说的屁股说:「少废话,把屁股撅高点,使劲夹紧我,操,老子的感觉快来了。」

  雪柔听了我的话,也只能配合我,抬高了屁股,双腿使劲并拢,嘴里骂道:

  「混蛋,畜牲,你这是要干死我啊!」

  我听这么说,我更兴奋了,每次抽插的时候,恨不能把家伙完全抽出,在重重的插入,又干了几十下,我开始加速,嘴里喊到:「快,快点使劲夹我,我要射了。」

  雪柔这时说:「不行,别射里边。」

  说完她开始用手向后推我,身体往上多躲,想让我抽离她的体内。我这时哪儿管她那个,双手使劲的把她屁股往我家伙上拉,我拼命的往上干。随着我一声大吼,井喷了。

  雪柔用手使劲的拍打我:「谁让你射里边的?」我射完又插了几下,直到小弟弟疲软了,才放开雪柔的屁股。这时雪柔回过身来说:「你怎么这样啊,这么使劲干人家,不让你射里面,你还射里边。」我一把抱住她,狠狠的咬住她的嘴唇,雪柔挣扎一下,也就放松了,然后也回吻我,我们亲吻了半天才分开。

  雪柔用手拧着我的腰说:「混蛋,流氓,叫你欺负我,叫你说话不算数。」我呵呵笑着说:「你不就喜欢我的流氓劲儿吗?」「讨厌你还说,你在说,我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过今天我就不走了,就在你家住了,反正老张这几天也不回来。」

  雪柔看着我说:「那不回去家里行吗?」

  「没问题,我媳妇也回老家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我妈根本不管我去哪儿了,大不了说单位加班。」

  这时雪柔高兴的像个孩子说:「」好呀,我们去洗澡,洗完澡回来你搂着我睡觉!「

  我们一起去洗了澡,回来躺在床上,我搂着雪柔说:「你们每天睡觉,老张不搂着你吗?」

  「都老夫老妻的,谁还每天搂着睡啊,再说他每天指不定几点回来,回来后,不是喝酒了,就是太晚了,一般他都睡客房,再加上我现在怀孕了,早就分房睡了!」雪柔搂着我说。

  「呃,也是,那这么长时间你们就没一起睡过?」雪柔看着我说:「就知道你没憋好屁,你不就想知道我们做爱没有,头春节前半个月,干了一回,老张让我躺着,他在上边,那叫一个轻轻的,本来他那儿就没多大个,还不全进来,就跟挠痒痒似的,弄的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本来平时我还没有那么大的欲望,可是怀了孕,就老是想做爱,后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就说我在上边来吧,老张不行,怕伤到孩子,死活不同意,我也没辙,可他干着干着就软了,我还得帮他吹,后来还是我用嘴帮他吹出来的。」「老张那是心疼你,怕你出事,你要多体谅他。」我嘴里说道,可我心说:

  「操,你丫越不行越好,这样我的机会才多呢!」雪柔白了我一眼说:「体谅?那你丫刚才怎么不体谅我,干的那么使劲,差点没干死我,你就不怕我出事儿?」

  「哪儿能啊,我知道没事我才那么干的,再说了,你在上边比我还猛呢!」「讨厌,你还说,你再说我,我以后都不理你了,哼!」雪柔生气的说。

  我赶紧说:「不敢了,我再也不说实话了,哈哈。」我们就这样嘻嘻哈哈的聊着天,一会儿雪柔就沉沉的睡去了,我看着她那甜美的样子,给她把被子掖好,也搂着她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八点多醒来的,这时雪柔还没醒,她一条大腿骑在我的身上,脑袋紮在我怀里,我靠,我一晚上就侧躺着,这一个姿势,我感觉浑身都僵硬了,我稍微动了动,想平躺下来放松一下,这时雪柔醒了。

  我看着雪柔说:「还早,你再睡会儿。」

  雪柔笑着说:「你睡的咋样。」

  「挺好的,」这时我活动活动我的身体说。

  雪柔哈哈大笑的说:「你就说吧,我睡觉爱追人,还爱骑人,老张说我多少回了,不过这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睡的最舒服的一晚,谢谢你了,你感觉活动活动吧,呵呵。」

  说着,她就把腿从我的身上挪开,无意中碰到我的下体。大家都知道男人早上都晨勃,再加上憋着尿,那是杠杠滴。

  雪柔的脸瞬间就红了,她说:「怎么又硬了,你不会是又想干坏事吧。」我这又给她普及了一下晨勃的知识,当然了,也没放过她,就着阳光明媚早晨来了一炮,不过这次没敢像昨晚一样鲁莽,我们温柔的进入对方,缠绵了有二十多分钟后,彼此先后达到了高潮。

  洗漱之后,雪柔给我们做了早点,吃完饭后,我一看表,十点多了我该走了,这时雪柔从酒柜里,给我拿了两瓶好酒,几条极品黄鹤楼,笑着说:「你拿回去抽吧,就当老娘给你昨晚的嫖资,哈哈。」

  我也笑着说:「行啊,没想到老子一晚上这么值钱啊,希望老板您今后多多关照我的生意。」

  我们说笑着,临出门前,我们又亲吻了对方。

  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心中暗想,雪柔你这样的女人,怎能不让别人爱上你,我的心中!永远为你留下一片空间,再见雪柔,期待我们的下一次相见!

  【完】

  终於结束了,在这感谢大家看我说了这么多,我这不是YY小说,都是我的真事,只是我的叙事方式,我喜欢描写细节以及我们之间的对话,雪柔的事就先到这里了,有时间我会在说说我以前的酸甜苦辣,谢谢!

  字节数:45175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老婆坐月把岳母给上了】【完】
08-0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错误时间上了错误的人妻】【作者:德哥】【完】
07-22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在少妇身上,体验绵久的情趣性爱
07-19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设计女友被奸记【完】(作者:不详)
07-19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第一次曝露老婆】【作者:GOGO】【完】
07-19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