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城的回忆】【中篇3

武侠小说
2017-08-07 18:04:49
作者:空谷撷兰 字数:11021

去往高等精灵领地的六天旅程里,阿尔萨斯不断和克尔苏加德的影子交谈, 并且壮大了他的军队。

瘟疫造就的丧尸、用残肢缝成的憎恶、堕落的鬼魂,它们的加入正如阿尔萨 斯的预期。但一群新的同盟却在意料之外——让他起初惊讶,继而恐惧,最后感 到高兴。

他的军队是在到奎尔萨拉斯的半路上遇到他们的。远远看去,仿佛大地在移 动。不,这样形容还不够贴切。那是些兽类,全都属于同一种。是在主人变成僵 尸后冲破围栏的牛羊?还是正在享受尸体盛宴的熊或狼?阿尔萨斯一次又一次抓 紧了霜之哀伤,震惊而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

它们移动起来不像四条腿的生物。他们飞奔着,飞奔着,越过山丘和草地, 就像——「蜘蛛,」他喃喃的说。

「这是巫妖王送给宠臣的新战士,」传来克尔苏加德的声音。似乎只有阿尔 萨斯才能看见他的鬼魂,听见他的声音;这段时间他话很多,一心想在死亡骑士 心里播下怀疑的种子,不是对他的怀疑——而是对提克迪奥斯以及其他的恶魔。 「恐惧魔王不值得信赖,」他说。「它们是负责监视巫妖王的。我会告诉你一切 ……等我重回人世以后。」

他们本来有的是时间来说这些。阿尔萨斯怀疑克尔苏加德是不是想拿情报做 诱饵,来确保他一定完成任务。

这时阿尔萨斯问道,「是他派这些……给我的?它们是什么东西?」

「以前是地穴恶魔,」克尔苏加德说。「他们的祖先是被称为『安其拉』的 骄傲种族,活着的时候具有很高的智慧,而且致力于清除任何异类生物。」

阿尔萨斯看着面前蜘蛛一样的家伙,恶心得打了个冷战。「很好。那现在呢?」

「现在,它们是我们主人的手下败将。巫妖王大人把这些地穴恶魔和他们的 领主阿努巴拉克都转化成了不死生物。现在他们是来帮助你的,阿尔萨斯王子, 为了你和主人的荣耀。」

「不死蜘蛛,」阿尔萨斯暗想。这些蜘蛛巨大而面目可憎,看上去非常危险。 他们悉悉索索的飞奔而来,汇入了僵尸、鬼魂和憎恶组成的军队。「用来对付奎 尔萨拉斯的精灵。」

而在银月城这一边,紧张的气氛笼罩着所有人。

「是真的,」斥候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全是真的。」

银月城游侠将军,希尔瓦纳斯·风行者非常了解面前这个精灵。卡尔玛的情 报一向准确而详尽。她聆听着,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她知道自己其实是不敢相信。

诚然,他们所有人早就听到了传闻,说某种瘟疫在人类领土上横行。但高等 精灵以为自己的国土是安全的。若干世纪以来,她熬过了龙焰、兽人,还有巨魔。 可以肯定,人类的灾难不会影响到她。

除非万一。

「你确定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那个王子?」

卡尔玛点点头,还没缓过气来。「是的,女士。我听到他的部下这么叫他。 从我亲眼所见的情况看来,关于他弑父灭国的谣传一点也不夸张。」

听着听着,希尔瓦纳斯瞪大了蓝的眼睛,斥候讲述的事情实在是太天马行空, 太难以置信了。爬起来的尸体,有的刚死,有的已经风干;用各种残肢拼凑出来 的巨大无脑的缝补怪;诡异的飞行生物,看上去像活的石雕;还有巨型的蜘蛛生 物,让她想起传说中被认为灭绝了的其拉虫人,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还有那气 味——卡尔玛欲言又止,他说的一点也不夸张——可以说是军队未到,恶臭先闻。 作为第一道屏障的树林已经倒在了死亡骑士带来的怪异战斗机具之下。希尔瓦纳 斯回想起很久以前烧毁树林的红龙。当然,银月城经受住了打击,但森林却遭受 了可怕的创伤,就像现在一样……「女士,」卡尔玛讲述完了,他抬起头,心惊 胆寒的看着她。「如果他攻了进来——我不认为我们有足够的兵力抵抗。」

这个痛苦的结论激怒了她,而她正需要怒气。「我们是奎尔多雷,」她挺直 身子厉声说。「我们的领土牢不可破,他进不来的。不要害怕,他必须先知道怎 么破除保护奎尔萨拉斯的魔法。然后他还必须有能力破除它。以前也有比他更强 大更智慧的敌人企图占领我们的领地。我的朋友,要对太阳井的力量有信心,要 对我们人民的坚强意志有信心。」

卡尔玛被领下去喝水吃东西,以便他在回到岗位前恢复充足的体力。与此同 时,希尔瓦纳斯转向她的游侠们。「我要亲自看看这个人类王子。召集先锋部队。 如果卡尔玛说的没错……我们得准备迎接第一轮进攻了。」

希尔瓦纳斯伏在巨大的城门之上,群山环绕着精灵的土地,成为天然的屏障, 城门就嵌在山环的隘口。她身着全套舒适的皮甲,背着弓。两位斥候席尔达丽丝 和渥拉希尔先行一步,然后在这里与她和大批弓手会合。此刻,游侠将军和两位 斥候恐惧的注视着前方——正如卡尔玛所提醒的,他们在见到军队之前就闻到了 恶臭。

阿尔萨斯王子骑在一匹骷髅马上,目光如炬,背上挂着一把巨剑,她立刻发 现那是把符文剑。一些穿着黑衣的人类跑前跑后,忙着执行他的命令。死人也是 一样。希尔瓦纳斯的目光扫过各种各样的腐尸,竭力忍住上涌的胆汁。谢天谢地, 风向变了,把臭气从她这里吹了开去。

她晃动纤长的手指打了个信号,斥候们点点头,像影子一样悄无声息的退了 回去。希尔瓦纳斯将视线转回阿尔萨斯。死亡骑士似乎什么都没有注意到。他看 上去还是个人类,只是非常苍白,而且头发也变成了白色,她想起过去听人说过 他本来有着一头金发。这个人类怎么受得了跟死尸为伍——它们恶臭逼人,奇形 怪状。

「为了奎尔萨拉斯,」她屏息轻语,然后站了起来。

「这儿不欢迎你们!」她喊道,声音嘹亮悦耳而又有力。阿尔萨斯掉过坐骑 ——希尔瓦纳斯不禁有些同情这可怜的牲畜——转身过来打量着她。死灵法师们 静了下来看向主人,等待他的指示。

「我是希尔瓦纳斯·风行者,银月城的游侠将军。我建议你立刻撤兵。」

阿尔萨斯勾起嘴角——她注意到他的嘴唇毫无血色,是灰色的,配着苍白的 脸,尽管她知道他还算是活着——他回以微笑,似乎被逗乐了。

「该撤退的是你,希尔瓦纳斯,」他有意忽略掉了她的头衔。王子的声线本 来应该是悦耳的男中音,要不是带着……某种感觉,某种让她一听到便心跳停止 的感觉,她强迫自己不发抖。「死神已经降临你的国土。」

游侠将军眯起蓝色的眼睛。「那么使出你最卑劣的手段吧,」她挑衅道。 「精灵大门在我们最强大的法术保护之下,你休想进来。」

她张弓搭箭——这是进攻的信号。霎时间,万箭齐发,空气中充斥着羽箭划 出的嗖嗖风声。希尔瓦纳斯瞄准了人类王子——也许以前是人类——她从来箭无 虚发。箭只高歌着射向阿尔萨斯没有任何防护的头部。但就在它刺中目标的一瞬 间,她看到了一道蓝白色的闪光。

希尔瓦纳斯呆住了。阿尔萨斯以快得无法想像的速度挥起了剑,一道冰蓝的 炽光闪过,羽箭被剖成两半。他咧嘴一笑,朝她眨眨眼。

「准备战斗,我的士兵们——杀光他们,让他们侍奉我和我的主人!」阿尔 萨斯喊道,声音里回荡着奇异的能量。她低吼一声再次瞄准。但他已经行动起来, 胯下的死马以异常的迅捷跃动闪避,这时她发现他恐怖的军队已经进入了攻势。

它们像虫群一样蜂拥而上,因为无脑的服从而使得整体的行动完美统一。精 灵弓手们按照事先的指令先干掉活的,在用火箭打发僵尸。第一波射击几乎放倒 了所有的教徒。第二波是无数的火箭,扎入了行尸走肉身上。虽然它们不管是干 燥易燃的,还是腐烂潮湿的,都被射得踉踉跄跄,但单凭数量便足以逆转形势。

它们开始攀爬游侠们据守的高墙,它由泥土和石头筑成,几乎垂直于地面。 谢天谢地,其中一些腐烂得太厉害,还没爬多高,烂掉的四肢就从躯干上扯脱, 摔了下去。但坠落并不能阻止他们。他们向前,向上,向着游侠们不断逼近,很 快后者便无法射箭,不得不进入白刃战。诚然,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可以 在近距离与对手作战,但只限于会因失血过多或受伤而变得行动迟缓的对手。敌 人不断逼近,不断缩紧包围圈,希尔瓦纳斯眼睁睁看着战友倒在它们脚下,心里 一阵剧痛。

敌人势不可挡。事实上,她也没有指望能阻止他们。从周围一张张沾着血的 严峻的脸上,她看得出来手下的游侠们也和她一样心知肚明。她的脸上缀满汗珠, 她的肌肉仿佛要因精疲力竭而尖叫,然而希尔瓦娜斯·风行者仍然战斗不息。

她不停的搭箭放箭,快得令人目不暇接。当虫群般的僵尸和怪物越过了射击 范围,游戏将军便扔掉弓拔出短剑和匕首,她旋转突刺,发出狂烈的战吼。

又一个敌人倒下了,脑袋滚了下来,像只瓜一样被它自己的脚踏碎。但紧接 着两头怪物顶了上来。希尔瓦娜斯仍然像永歌森林中野性的山猫一样战斗着,将 悲痛和暴怒化为力量。她要在死之前拉尽可能多的敌人垫背。

他们就要突破防线了……

它们一步步逼近,逼近,腐臭几乎让她无法忍受。太多了。希尔瓦娜斯没有 停下来,她要坚持战斗直到彻底被它们摧毁,直到——僵尸却突然停止了进逼, 退到一边站着不动了。希尔瓦娜斯喘着粗气,看向小丘下面。

他在那里,骑在马上等待。他注视着她,任风舞动着苍白长发。游侠将军挺 直身子,擦掉脸上的血和汗。他曾经是个圣骑士,她的姐过一个像他一样的圣骑 士。突然间希尔瓦娜斯极度庆幸奥蕾莉亚已经死了,不用看到这一幕,不用看到 一个曾经是圣光勇士的人对风行者一家热爱和珍视的一切所做出的暴行。

阿尔萨斯举起发光的符文剑致了一个礼。「我向你的勇敢致敬,精灵,不过 你无路可走了。」奇怪的是,他的赞美听起来仿佛是认真的。

希尔瓦娜斯竭力吞咽着,嘴里却干透了。她把武器抓得更紧。「那我就在这 里抵抗你,刽子手。Anar' alahbelore,为了永恒的太阳。」

他灰色的嘴唇抽搐了一下。「如你所愿,游侠将军。」

他甚至懒得下马。骷髅马嘶吼一声向她扑来。阿尔萨斯左手持缰,右手带起 巨剑。希尔瓦娜斯发出了一声呜咽。她从不因害怕或后悔而哭泣,这声短暂嘶哑 的呜咽是由于愤怒、仇恨和正义之怒,是由于她无法阻止邪恶的敌人,即使拼上 了她所有的一切,拼上了她的性命,也无法阻止。

她正面迎上致命的剑锋,想要用自己的武器格挡,但它们在撞击的瞬间就粉 碎了。符文剑刺穿了她。寒冷,它是那么寒冷,就像一把冰剑切入了她的身体。

阿尔萨斯随之倾了过来,两人视线交结。希尔瓦娜斯咳出鲜血,血液溅到了 他苍白的脸上。是她的幻觉吗?他那仍然英俊的面孔上,流露出一丝悔意。

阿尔萨斯抽回剑,希尔瓦娜斯高挑颀长的身躯倒在地下,鲜血喷涌而出。冰 冷的石地板使她颤抖,剧痛仿佛要将她撕裂。她下意识的伸手徒劳的捂住腹部的 伤口,仿佛以为用手就能止住血。

「了结我吧,」希尔瓦娜斯虚弱的说。「我够格……痛快一死。」

她闭上眼,他的声音变得虚无缥缈。「照你的所作所为,女人,我最不可能 给你的就是安息。」

阿尔萨斯下了骷髅马,扯掉了她那沾满了汗水的裤子,将她那两条修长粉嫩 的大腿扛到肩膀上,勃起的肉棒一下子插入了她的下阴。她倒在地上,结实的屁 股随着阿尔萨斯的冲击无力的乱扭,却被阿尔萨斯的双手紧紧抓住,无处可逃。 她的脸蛋被散乱的头发盖住一部分,显得楚楚可怜,不得不在施暴者的淫威下屈 服。

这样抽插了很久,阿尔萨斯决定换一个姿势。他将她的身体翻转。诱人而淫 靡的一个女体在阿尔萨斯面前暴露无遗:上身的衣甲还算整齐,纤细的腰肢向下 迅速收拢,形成浑圆的臀部,由于长期的战斗,上面已经是汗水淋漓。再往下是 修长笔直的双腿,那真是造物主的奇迹。阿尔萨斯爬到她的身上,扶住了她的纤 腰,同时一下子插入了她的肛门。

开始的时候阿尔萨斯始终用双手支撑着地面,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阳具在 她粉嫩的屁股中间出出入入的情景。希尔瓦娜斯无声的咒骂着,但是奄奄一息的 她连动一动小指头都是不能。她浑圆的小屁股随着阿尔萨斯的一下下挤压变扁, 再随着放松而变回原来的状态。后来阿尔萨斯的胳膊累了,干脆把整个人压在她 的身上。双手扶住她的肩膀,以他们交合的下身为支点,狂乱地耸动起来。无上 的快感充斥着死亡骑士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阿尔萨斯的精液在意识迷乱的时刻喷出,充满了她毫无生命力的肛门,然后 向上溢出。等待着那阵快感缓缓退去后,阿尔萨斯慢慢爬起来,欣赏着游侠将军 的样子。希尔瓦娜斯的蓝色战袍早就破碎不堪,头发散乱,乳房的尖头从侧面露 出,血液已经接近凝固。下身则是不着寸缕,精液横流。屁股上,大腿上,全是 精液和润滑液,一汪一汪的全是水渍。还有一股精液从边上缓缓流下。在温和的 阳光下,她的肌肤雪白炫目,而被淫虐后力更加十足。

失血过多的希尔瓦娜斯再也没有爬起来。阿尔萨斯不忙穿上衣服,而是缓缓 举起霜之哀伤,剧痛顿时击穿了她,那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剧痛,她经历过的任何 肉体之痛都比不上这种折磨。希尔瓦娜斯突然意识到,这是灵魂的剧痛,本已离 开躯体的魂魄又被俘获。那股力量如此粗暴,使折磨更加难于忍受。希尔瓦娜斯 感到一声尖叫直贯全身,从内心深处夺路而出,穿过了已不再是实体的嘴唇,这 是一声切骨的悲号,却不仅止于发泄她自己经历的苦难,还使听到的人血凝心悴。

「女妖,」他告诉她。「这是我给你的新身份。你可以用声音表达痛楚,希 尔瓦娜斯,而且我会让你比谁都难受,那样你才能给别人带去痛苦。现在,麻烦 的游侠,你将侍奉我。」

带着无法言喻的恐惧,希尔瓦娜斯盘桓在自己血肉模糊的尸体上,瞪着自己 未能瞑目的眼睛,然后看回阿尔萨斯。

「不,」她说,声音变得空洞怪诞,但仍然能认出是她的嗓音。「我绝不为 你服务,刽子手。」

他作了个手势,只是动了动手指,而这极其细微的动作却使她顿时因剧痛而 把脊背弯成了弓形,又一声尖啸迸出她的身体;带着难以忍受的狂烈悲恸,她意 识到自己在死亡骑士面前是那么的无力。她成了他的工具,就像那些腐烂的尸体 和恶臭的憎恶一样。

憎恨仿佛有了生命一样在她虚幻的躯壳里生长。她漂浮在他的身旁,像是一 个崭新的玩具,而她的尸体则被收集起来丢在了一辆绞肉车上,天知道阿尔萨斯 会拿它做什么可怕的勾当。她最多只能和死亡骑士保持几码的距离,似乎有条看 不见的绳索将她拴在了他的身边。

同时她开始听到低语。

起先她以为自己因为这可怕的新身体而发疯了。但很快她便发现就连疯狂这 个避难所都拒绝了她。脑海里的声音一开始莫名其妙,而且在这悲惨的境地中, 她什么也听不进去。但不久后,她意识到了这是谁的声音。

阿尔萨斯继续无情的向银月城进军,他时不时瞥视女妖,密切监视着她。而 她作为俘虏随着汹涌的亡灵大军不停向前,摧毁着脚下的土地,这时,她听清楚 了。

你将效劳于我的荣光,希尔瓦娜斯。你将为死亡劳碌,你将渴望服从。阿尔 萨斯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宠爱的一个死亡骑士,他将永远指挥你,而你,将为此感 到荣幸。

阿尔萨斯看出了她的颤抖,不由笑了。

绝不,她告诉脑海里的那个声音。阿尔萨斯可以操纵我的行为,但他别想摧 毁我的意志。

唯一回答她的,是空洞冷酷的狂笑。

于是,这座曾经光彩夺目的美丽魔法之城陷落了,它的荣光在亡灵军队的铁 蹄下沦为焦土。天灾军团——她听阿尔萨斯这么称呼,提到它的时候死亡骑士的 声音里带着某种扭曲的热爱——不断进逼,阿尔萨斯照旧召唤死者为他战斗,希 尔瓦娜斯昔日的战友和曾经热爱的人们在她身边蹒跚着,无脑的服从任何指令, 如果她还拥有一颗心的话,它一定会为这一幕而碎成齑粉。他们碾过银月城,紫 黑色的创痕将整座城市一劈为二,而它的居民们,则带着可怕的致命创伤爬起来 跟着军队踉跄而行,有的头骨碎裂,有的拖着五脏六腑。

他到达了目的地,杀掉所有太阳井守卫,并且强迫她参与了这场屠杀。接着 他给她的同胞带来了终极的恐怖——他走向那荣耀无边的使奎多雷种族得以延续 几千年的能量之池。在它旁边,一个身影在候着死亡骑士,希尔瓦娜斯认出了那 人——达克汗·德雷瑟。

那么就是他背叛了奎尔萨拉斯。他那双保养精细的手上沾的血甚至比阿尔萨 斯还多。狂怒在她体内奔涌。她看着熟悉的金色光芒在阿尔萨斯脸上闪动,使他 的五官显得柔和,甚至有了一种造作的暖意。接着他将一个精雕细刻的骨灰瓮反 过来,里面的东西倒进了水里,光芒立刻发生了变化,脉动着,旋转着,在衰减 的魔光漩涡中心出现了两支手臂从污染的太阳井中伸向天空,尽管希尔瓦娜斯已 经见证过了这个黑暗之日,尽管连她自己也变成了黑暗的一份子,此刻她还是惊 呆了,那是一具带着邪恶笑容的有角骷髅,它的眼洞里烈焰熊熊,身周盘桓着毒 蛇般的锁链,紫色的法衣随着他的一举一动飘飞。

「正如巫妖王大人许诺的,我重生了!他给了我永生!」

一切都只是为了这个?所有的屠杀,折磨,恐怖,仅仅为了复活他一个?攸 关一族命运的宝贵太阳井染污蒙垢,延续了几千年的生活之道毁于一旦——就为 了这个?

她怨毒的瞪着尖笑的巫妖,唯一让她感到一丝安慰的,是看着那个背叛了自 己同胞,接着又企图背叛新主人的达克汗死在霜之哀伤的利刃之下,就像曾经的 她一样。

寒风撕扯着阿尔萨斯的白发,抚慰着他的脸庞,死亡骑士露出了微笑。回到 寒冷中的感觉真不错。精灵之地的永夏充满了花香和生机,使他浑身不自在,总 让他想起常常和吉安娜耳鬓厮磨的达拉然花园。他更喜欢这里,狂风将他涤净, 寒冷抑制了那些回忆。它们对他不再有任何好处,只会带来软弱,而在阿尔萨斯 ·米奈希尔的心里,容不得半点软弱。士兵们簇拥着他穿过积雪的道路,它们从 来不知疲累,不惧寒冷。

希尔瓦娜斯和佳丽娅在队伍里显得格外扎眼。丰乳肥臀的佳丽娅穿上了一身 合身的裙装,但是整个乳房全都露在衣服外面,下身更是短到露出了半个屁股, 很容易就看到她乌黑的阴毛。这是为了方便阿尔萨斯随时在她丰满的身躯上泄欲。 希尔瓦娜斯的灵魂则被重新灌注到了肉体之内,之前她的顽强抵抗彻底激怒了阿 尔萨斯,所以阿尔萨斯特地保留了她的意志和完整的肉体,这是为了更好地折磨 和羞辱她。

虽然佳丽娅1。65米的身材已经不矮,但是和她并肩而行的希尔瓦娜斯几 乎比她高出一个头。希尔瓦娜斯身高足有1。75米,不论是在人类女性还是精 灵女性里都算是比较高的。因为受到阿尔萨斯黑暗魔法的影响,她桃色的皮肤开 始逐渐变白。她仍然披着生前的黑色斗篷,但是却被阿尔萨斯恶作剧似的割去了 下半截。上身穿着生前舒适的精良皮甲,看起来很整齐,但是腰部以下除了一双 皮鞋外一丝不挂,走起来格外诱人。不仅如此,她的阴道里还被插上一根长长的 木质假阴茎,这使得她举步维艰,没走几步就要流下几滴淫水。阿尔萨斯看着她 艰难的脚步和勉强扭动的浑圆美臀,不由得露出一丝满意的狞笑。

希尔瓦娜斯艰难地迈着步子,还要跟上大部队急行军的步伐。如果这是一支 活人组成的队伍,她早就被上下其手了。那只假阴茎给了她很大的折磨,使得她 不得不夹紧修长纤细的双腿。假如掉出来,阿尔萨斯会立即勒令她捡起来塞回去。 她很想摘下这东西狠狠地扔到阿尔萨斯头上,但是她拼尽全力,只能微微动动手 指而已。

阿尔萨斯看了一会希尔瓦娜斯的淫荡表演,转头望向了克尔苏加德。后者浮 在死亡骑士的身边,几乎显得很恬静,如果这个词也能用来形容巫妖的话。是他 要求天灾军团到这个冰天雪地的穷乡僻壤来的,到目前为止阿尔萨斯并未提出疑 议。但是长途跋涉越来越乏味,仅有的乐趣就是折磨希尔瓦娜斯罢了。而且他心 里充满了好奇。于是,王子的嘴角勾起一丝笑。

「这么看来,」他揶揄的说,「你对我杀你的事倒是不记仇?」

「别傻了,」成了亡灵的亡灵巫师答道。「巫妖王大人早就说过我们那次见 面会是什么结果。」

阿尔萨斯很吃惊。「巫妖王知道我会杀你?」他皱起眉,瞥了眼膝上的剑。 它正在安静的沉睡,没有传出低语声,上面的符文也没有闪现力量的光芒。

「当然,」克尔苏加德空洞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优越感。「早在天谴开始之前 他就选定你作为他的勇士了。」

「既然他无所不知,为什么恐惧魔王还能控制他。」

「派它们来的是主人的创造者,燃烧军团的恶魔领主。」

听到这些,阿尔萨斯不禁打了个冷战。燃烧军团,区区四个字而已,却意味 着令人悸动的力量。这时,膝上的霜之哀伤闪动了几下。

「那是个摧毁了无数世界的浩大军团。」克尔苏加德的声音仿佛能够蛊惑人 心,阿尔萨斯闭上眼帘,一幕幕场景随着巫妖的叙述展现。他看到红色的天空, 红色的世界,数不清的生物从山脊倾泻而下,它们跑起来像猎犬,却又不是平常 的野兽——它们有着犬牙交错的长颚,肩上长着触手。岩石拖着绿焰的尾迹砸在 大地上,变成石头傀儡般的活物,大步向敌方进军。

「这么说洛丹伦的瘟疫、诺森德的藏剑穴,还有对精灵的大屠杀……全都是 为恶魔大举入侵做准备咯?」

「没错。最后你会发现,即将到来的那场战争将会改写我们的历史。」

阿尔萨斯陷入了沉思。霜之哀伤明显醒了,他脱下右手的护甲,轻轻抚摩剑 身。它是那么冰冷,冷得刺骨,冷得连他那双早已习于触摸魔剑的死亡骑士之手 都感到疼痛。他又感觉到了低语,于是笑容再次展现到脸上。

「巫妖,不止这些吧,不是吗?」他问道,一边转身看着克尔苏加德。「你 提到过那些恐惧魔王监禁了我们的主人。现在,告诉我怎么回事。」

由于脸上没有了血肉,克尔苏加德不用担心表情暴露自己的情绪。但阿尔萨 斯从巫妖不易察觉的一耸肩看出他有些不自在。尽管如此,他还是回答了问题。

「巫妖王大人计划的第一步是发动天谴,消灭任何有可能抵抗燃烧军团的势 力。」

阿尔萨斯点点头。「比如洛丹伦的军队……还有高等精灵。」

「一点没错。第二步是召唤恶魔领主,开始入侵。」巫妖举起一根骨头手指, 指向他们要去的方向。「附近有群兽人还保留着完好的恶魔传送门。我必须利用 它来和恶魔领主取得联系,接受他的指令。」

阿尔萨斯在马背上沉默了一会儿,思绪又飘回了在斯坦恩布莱德与光明使者 乌瑟尔并肩迎战兽人的情境,那些兽人把人类俘虏当作祭品献给他们信奉的恶魔 领主,令他和乌瑟尔深感恶心和震惊。他当时怒不可遏,以至于乌瑟尔不得不教 诲他不要带着愤怒战斗,骑士责备说:「如果我们让变成嗜血,那我们就跟兽人 一样邪恶了。」

结果呢,乌瑟尔死了,阿尔萨斯还将继续杀戮兽人,不过却是为了恶魔的利 益。死亡骑士眼边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我们还等什么?」他厉声说,同时催动不败向前奔跃而去。

兽人们战斗得很勇敢,但只是徒劳,一切妄图阻止天灾军团的努力都是徒劳。 阿尔萨斯驾驭着不败敏捷的跃过兽人们的尸体,奔向前方。他在大门前停下,注 视良久。面前是三块条石,对于鲁蛮的兽人种族来说算是极其雅致了,然而旁边 却杵着一些泛着暗红色泽的巨大动物骨骸,绿色的能量涡流在三块条石搭成的门 中缓缓旋转。这就是连接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野兽杀光了,」阿尔萨斯唾道。「恶魔之门是你的了,巫妖。」

那架骷髅兴奋得打了个冷战,飘上前来,恳切的举起双臂。拱门底部延伸出 几道石阶,阿尔萨斯注意到巫妖并没有踏上去。他站在石阶下,极其恭敬——或 者说白了是极其害怕受到伤害。阿尔萨斯迟疑了一下,骑在马背上观看。

就在这个时候,有声响在阿尔萨斯的左后方响起。阿尔萨斯勒转马头,看到 希尔瓦娜斯脸朝下摔倒在地,她挣扎着想爬起,但是因为胯下的假阴茎,她的行 动非常不方便。胯下的淫水已经沾湿了一大片土地。

阿尔萨斯解散了骷髅马,快步上前,不再关注远处的巫妖在搞些什么鬼。 「小女妖,对我的赠礼还算满意吧?」他歪着头欣赏着希尔瓦娜斯完美的身体, 不无揶揄的问到。

眼下的希尔瓦娜斯下身蜜汁泊泊流淌,顺着那修长光滑的大腿已经淌到了地 上。希尔瓦娜斯心中羞愤欲死,但是却丝毫无力反抗,但是心底却是泛起了一种 莫名的兴奋。

阿尔萨斯轻轻动了动手指,希尔瓦娜斯一只手不由自主伸到了自己光洁的胯 下,不停抚弄着。而那浑圆的屁股也高高的翘起。眼下的希尔瓦娜斯正双膝跪倒, 一丝不挂的撅着自己浑圆饱满的翘臀,站在阿尔萨斯的位置,恐怕连那粉嫩蜜壶 的深处的褶皱都能清晰可见。可在欲望的主宰下,希尔瓦娜斯此刻已经迷乱了, 手臂越过自己丰满圆润的乳房,不停的在自己娇嫩的花瓣上拨弄,虽然感到羞愧 无比,但是在一个男人面前,这样的感觉让她分外的。

她的指尖已经深入了自己的蜜穴之中,火热的蜜穴和因为紧张而冰凉的手指 温差所产生的剧烈刺激,险些让她叫出声来。停了一下,她那纤细的中指猛然一 扣,没入了自己的蜜壶之中,继续自慰了起来。手指在蜜穴中抽插带来的水花声, 在这幽暗的角落里分外的明显,这个美貌的女精灵,正赤身裸体的把粉嫩的下身 对着阿尔萨斯,纤纤玉指正在自己的蜜壶中抽插。

这样的刺激下,希尔瓦娜斯没过多久便下身阵阵痉挛,再次的达到了。希尔 瓦娜斯又羞又气,手掌连忙捂住了胯间那粉嫩的花瓣,但是又一次的高潮,让她 的下身一片狼藉。

阿尔萨斯挺着鸡巴上前,扶住她纤细的腰肢,那硬邦邦的东西转瞬间顺着希 尔瓦娜斯一丝不挂没有半点防范的臀缝滑了下去,找到了那温暖湿润的入口猛然 狠狠插入。希尔瓦娜斯闷哼了一声,眼泪在眼眶打转,没想到自己居然沦为了这 个该死的阿尔萨斯的玩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脱。

还没等她想明白,下身那粗大的东西却是猛然动了起来,剧烈的快感传遍了 全身。阿尔萨斯用力耸动,撞击的希尔瓦娜斯臀瓣啪啪作响。一阵阵的快感传来, 她刚刚沮丧的心,猛然间被这快感击溃,呼吸急促了起来。下身蜜壶里传来的强 烈刮擦感,却是使得希尔瓦娜斯无法挣扎,大片的蜜汁洒落,她整个人都要迷失 在这剧烈的快感之中。

希尔瓦娜斯一头长发不停颤抖,自己居然会落到这种地步,莫非自己堕落了 不成?然而身後强劲有力的撞击和剧烈的抽插使得希尔瓦娜斯已经难以再去思考, 眼睛微微向上翻着,发出半真半假的呻吟声。希尔瓦娜斯的声音甜美而不失坚强, 引得阿尔萨斯不住的狠命抽插,那快速的频率立时让希尔瓦娜斯有些禁受不住了, 坚硬的肉棱不住的刮擦着希尔瓦娜斯蜜壶中的嫩肉,带来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淋 漓的汁水流淌顺着两人交合处很快的便流出了一大滩来。

阿尔萨斯不由自主了起来,双手卡住了希尔瓦娜斯的小细腰,更加快速的抽 插撞击了起来。突然,希尔瓦娜斯只觉得自己的下半身被狠狠填满,里面的那条 肉棒已经在不住跳动,大股火热的粘稠物立时喷射出来,洒落了希尔瓦娜斯一身。

巫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阿尔萨斯连忙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

「我在此呼唤您,阿克蒙德!您卑微的仆人求见!」

绿色云雾继续旋转。接着,阿尔萨斯发现已经可以看出一个形体——接着是 五官——看上去既像又不像他所熟悉的恐惧魔王。

阿尔萨斯觉得他的皮肤好像是青灰色的,尽管绿色的光照着他,但仍然看不 真切。不过毫无疑问的是,这个恶魔的身体十分强健,巨桶般的躯干,粗大有力 的手臂,腿部则像山羊一样——阿克蒙德的腿向后弯曲,末端不是脚而是一对分 趾的蹄子。还有一条尾巴刻意的抽动着,似乎尽量显出平静自制的风度。他的手 臂、肩膀还有腿部都覆着锃亮的金甲,上面装饰着骷髅和尖钉。一对肉须在他的 下巴上摆动,但他那张长脸上最特别的不是这个,而是一对闪着绿光的眼睛,那 邪恶的绿光比旋绕着他的迷雾更加明亮,更加引人注目。尽管阿克蒙德并不在这 里,他的实体还没有进入这个世界,但阿尔萨斯却没法不为所动。

「你呼唤我,渺小的巫妖,现在我来了,」恶魔说,他的声音深沉而洪亮, 阿尔萨斯觉得自己的骨头都仿佛随之喀喀作响。「你是克尔苏加德,是吗?」

巫妖垂下长角的脑袋,他几乎都要匍匐在地了,阿尔萨斯心说。「是的,大 人。是我呼唤您。我乞求您赐教如何打通迎接您来到这个世界的通道。我活着就 是为了侍奉您。」

「你得找到一本特别的书,」恶魔领主拿腔拿调的说,一边把视线转向了阿 尔萨斯,打量了一会儿他和下身一片狼藉的希尔瓦娜斯,便不再注意他们。阿尔 萨斯觉得自己恼火起来。「它是最后的守护者麦迪文留下的唯一一本魔法书。只 有他那些失传的咒语才足以把我带进你们的世界。到凡人的城市达拉然去找,书 就在那里。三天后的日落之时开始召唤仪式。」

影像消失了。阿尔萨斯瞪着它原来所在的地方,久久无法移开视线。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正义联盟
08-0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幽暗城的回忆】【中篇3
08-0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中国历朝美女之貂蝉】【作者:黄泉】
08-0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全班女生爱上我】【作者:不详】
07-21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海陵佚史 作者明无遮道人
07-19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