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上大学

校园小说
2017-08-11 20:26:16
在市学院的第一个学期,选读的其中一堂课是实用统计学,其实我们以前读 电子的时候,早就打下了统计学的根基,不同的是,那时读的统计学是用来分析 讯号处理,现在州大非要我再读一次用在社会科的统计学。嗯,反正便宜……

  那一堂统计学是属於心理系的课程,我们那所学院的护理科算是小有名气, 而那堂课又是护理必修,所以班上二十八个学生里,二十五个是将来的小护士 (不过其中有三个是男护士),班里阴盛阳衰,上起课来有点那个莺声燕语的味 道,而那课程说实在的、真的很基础,不过好像大部份的同学对数学都很挣紮, 被那些其实很简单的运算弄得昏头脑胀地,所以我不敢大事宣扬自己轻轻松松就 名列前茅的事,以免成为全班的公愤所指。

  在我们班上,所有的女生几乎不是墨西哥裔、就是菲律宾裔,这是美国西南 的一项特色~医院里几乎所有的护士都是墨裔、菲裔或印度裔移民。一般来说, 这几种族裔的女人中都算是比较极端的﹕美貌的少数真的是很有韵味,而大多数 却都是很平庸的「见光死」。不幸的是,我们班上那群都是属於后面那一类,墨 裔的比较年轻,但是超级没气质的,浓妆使她们的脸色看来印堂发黑,身材大多 是胖妹型,在衣着上却不知藏拙。菲裔的那一群,品味稍微好一点,但是都是已 婚欧巴桑型,矮矮的身材都正在变圆发福之中。每次下课休息的时候,教室里叽 哩杂啦地,不是西班牙、菲律宾土话、就是带着浓浊哔哔啵啵口音的生硬英语, 而且这两类女人哈啦起来,都是相当大声刺耳,所以虽然班上几乎全是女人,我 却一点都没有「艳福不浅」的感觉。

  统计学教授每一周都会考试,虽然她发回试卷的时候、依照校规不能报出我 们的分数,但是很明显地,第一和第二次周考我都得到了班上的最高分﹕第一次 发回考卷的时候,教授特别对我说了一句﹕「很好!」而第二次发考卷的时候, 我注意到有两个女生好像特意坐在我附近﹕一个坐在我右边、另一个坐在她后面。

  其实,开学那个星期,我就打量过这两个女人,因为在一班庸俗的女子中, 她们显得突出地诱人。那天坐在我右边的女生叫芮妮,看来是个土生土长的白人, 在开学自我简介的时候,我注意到她的主修是大众传播。芮妮长得不算是很美艳, 但是却很可爱,年纪大概十八、九岁,全身散发着青春的魅力,一头又长又卷的 金发有点野的披洒在肩上,湛蓝的双眼常常会带着笑意而眯起来,小巧的翘鼻头 和脸颊上几许浅麦色的雀斑使她看来有些小女孩似的俏皮,丰腴的红唇和那一口 显然整正过的皓齿、却散发着不折不扣地成熟性感。

  芮妮的身材倒是丝毫没有「小女孩」的样子,开学第一天,她穿着一身白色 的夏装,当我初注意到她的时候,有一点错觉地以为她是个胖妞,因为那时她坐 在教室的另一边,而我只注意到她丰满的上身。芮妮的胸前真的是很引人注目, 两团浑圆的乳房傲人地填充着那件白色的衬衫,老实说,那对奶子如果再大一些 就会有点适得其反地吓人,但是芮妮膨胀胀的宝贝倒是叫我很想用手揉揉、用嘴 吸吸。据我自己一般的观察,有着这麽大奶奶的洋人女生往往是粗粗胖胖的,所 以当下课了、芮妮站起来的时候,我看着她短衣摆下裸露出来的细腰,不禁讶异 赞叹不已。

  芮妮白嫩嫩的腰部之下穿着一条白色的短裙,牛仔布紧紧地裹着挺韧的丰臀, 使她的身材可以名符其实地用「前突后翘」来形容了。她的身高应该是接近白人 女性的平均~大概五尺五、六寸左右,加上她喜欢穿着厚底的鞋子,看起来就更 高了。那天她还穿着白色的裤袜或丝袜,而且袜子还有卖弄性感的鱼网纹路,若 不是她的腿还算长,要不然那双浑圆的大腿就可能会显出粗短的错觉。芮妮白色 厚底鞋的细带间,露出一双丰腴的脚,脚趾甲上搽着有些暧昧地紫色趾甲油。在 我看来,芮妮是个「边缘型」的辣妹﹕她的打扮要是再夸张一点,就会显得俗不 可耐,她的体重要是再增加一点,就会显胖,而且我猜测她再过几年八成会发福, 但是如今焕发着青春神采的芮妮,光凭着身材就足够吸引所有正常男性的注意力 了,而且她还有着个性的本钱……

  任何初见芮妮的人,都会在五分锺之内确认她是个爱笑的女孩,而且当她眯 起那一双清澈的碧眼、将嘴唇抿成弧型的微笑时,芮妮散发出一种令人暖洋洋的 友善魅力。难得的是,像这样天真烂漫的女孩,往往是多嘴地说个不停,而且言 不及义地令人头疼,但是芮妮却会很有耐心地听别人讲话,而且或笑、或理解、 或同情地做出反应,使说话的人意识到她认真地听到了别人的心意,这样明朗、 善解人意、又充满性感的小女孩,对男人来说实在有着十分的吸引力,所以开学 第一节课,班上其他的三个男生都迫不及待地坐在她附近,只有迟到几分锺的我, 没什麽选择地只好坐在教室另一边、靠近门口的位子。没想到,过了两个星期, 她居然自动地坐了过来,而那三个男生却留在原地,不知道是不好意思紧跟过来、 还是因为她表明已经有了男友。

  坐在芮妮后面的女生叫做苏妮雅,虽然她和芮妮的交情好像不错(好像她们 搬到我这边是苏妮雅的主意,芮妮是被她怂恿的跟过来的),不过她们两人的外 表和个性倒是南辕北辙,相差得不能更远了。

  苏妮雅也是从拉丁美洲来的,但是与我们班上墨西哥女人不同的是,她来自 多届环球小姐和世界小姐的祖国~委内瑞拉。而且大概是因为很小的时候就移民 来美国,所以说起英语没有什麽外国口音,倒是有一种淡淡的鼻音,听起来有种 高贵的傲气。苏妮雅个子长得满高的,开学那天她穿着平底的皮带凉鞋,站起来 时和穿着厚底鞋的芮妮差不多高。她的身材是很苗条的,平常喜欢穿的宽松罩衫 总是被不大不小的双峰微微撑起,一条牛仔长裤松紧适中地裹着她非常纤细的腰 身、和曲线非常优美的小巧臀部。虽然苏妮雅总是穿轻便的凉鞋来上课,但是她 的每双凉鞋式样都很保守,几乎看不到脚趾,交错的皮带之间、只露出一点点双 脚背面和侧面的肌肤,然而那露出的部分,看起来却是引人遐想地光滑柔嫩。

  也许是因为拉丁美洲人大多是欧洲裔白人和当地土人的混血种,所以她们的 肤色从纯白到深褐色、因人而异,苏妮雅的皮肤不是很白(芮妮比她白得多了), 而是一种看起来很舒适的象牙色,尤有甚者,光是用看的,就可以感觉到她的肌 肤……摸起来一定是柔若凝脂、滑如绸锻,唯一的例外是她的前臂上有一点点细 短稀疏的棕色绒毛,不过我的感觉是,其实那一点点毛发不但没有令我倒胃口, 反而更使我想入非非。

  苏妮雅的五官是很古典的南欧美女型﹕清澈的棕色眼睛、配着直而高挺的鼻 梁,适量显现的颧骨也为她添加了几分妩媚,她长直的棕发总是盘在脑后,用精 巧的簪子点缀着,脸上的肌肤也毫无瑕玼,她的整个颜面真的好似美玉雕琢出来 的,堪称杰作。老实说,凭苏妮雅的身材、面孔,她是可以做那种冷艳型模特儿 的,但是她﹕第一、已经年近三十了,第二、已婚,第三、很骄傲~她是那种自 视极高的人,不可能去做那种只以美貌、卖像谋生的工作。

  开朗烂漫的芮妮和高雅傲慢的苏妮雅、是两个完全不同典型的漂亮女人,但 是她们的交情似乎还不错,我知道苏妮雅搬迁座位、是因为坐在我的右后方可以 轻易看见我发回来考卷上的分数,而芮妮则是单纯地伴着苏妮雅搬过来的,因为 有一次下课时,我们曾经闲聊过好一阵子,说话投机,所以她是很大方地坐在我 旁边。其实我根本不在乎让她们知道我的成绩,芮妮和我就很坦然地把发回来的 试卷拿给对方看,但是苏妮雅却总是用瞄的,而且当我问她考得如何时,她总是 支支吾吾地说﹕「嗯……考得不好……」其实芮妮告诉过我,她们每次考试的成 绩,总是差我一点点,其中苏妮雅的平均成绩应该是全班第二,而芮妮则是紧追 其后,她们在阅读概念题上都很下工夫,考得很不错,但是弱点都是在计算应用 题上,所以我总能保持领先。

  芮妮和苏妮雅搬过来三、四个星期了,每次芮妮看到我的成绩,总是会开玩 笑地说﹕「哎!我恨你!」然后她会笑着把手伸过来,用留得半长、涂成桃红的 指甲轻轻掐一下我的手臂。反观苏妮雅,每次她瞄到我的考卷以后,脸色总是很 晦暗,虽然我转头看她的时候、她会赶快挤出笑容,但是我看得出来她的不爽, 而且她会下意识地轻轻咬着修剪整齐、不施蔻丹的指甲。老实说,我怀疑苏妮雅 有没有中国血统,因为依照教授的分级标准、我们三个人绝对包办了班上的A等 考绩,芮妮对於成绩单上可以有A是很满意的,但是苏妮雅却对於(不会记载在 成绩单上的)名次难以释怀,那种斤斤计较、满腹嫉妒的竞争精神,我只有以前 在台湾升学主义压力之下的环境里体验过﹕若不是亲身经历,我是绝对不会猜到 一个拉丁美洲学生也会有这麽严重的拚斗情结。不过,也就是苏妮雅多疑善嫉的 个性、才凑成了我们三个人的「自习小组」﹕

  那一天下课了以后,我和教授还聊了一下关於统计学软体的话题,走出教室 以后刚好看见芮妮坐在中庭的石椅上、吃着她的三明治。当她看见我的时候,老 远地就向我举起右手挥着,脸上也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嘿,芮妮!」我走到她身边﹕「躲在这里吃午饭?」

  「嗯!坐吧?」她挪了一下屁股,让出一半石椅。我正好没课,就顺着她的 建议坐下了。芮妮拿起一半三明治,问我﹕「要不要吃?」

  我摇摇头﹕「谢谢,我自己有带午餐。」说着,我从背包里拿出装了饭团的 盒子。

  芮妮看见我饭盒里的午餐,兴奋地说﹕「嘿,这些……是寿司,对不对?」

  「诶……」看着不是「寿司」的鲑鱼饭团,我不想扫芮妮的兴﹕「差不多的 东西。」我掰开一粒饭团,给她看看里面的烤鲑鱼馅,而芮妮脸上的表情、使我 忍不住拿起另一粒饭团﹕「芮妮,这个跟你换半个三明治,好不好?」

  「耶!」芮妮接过「寿司」,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细细的咀嚼着,然后她 用手掩着嘴巴,高兴地说道﹕「哦,好好吃!」

  看着她那麽开心,我的心情也开朗了起来﹕「你常常在这里吃午餐吗?」

  「嗯,这里人比较少。我不喜欢学校的自助餐厅,总是有一些怪人来搭讪… …」

  我忍不住逗逗她﹕「像我这样的怪人吗?」

  「不是啦……是我叫你过来的。」芮妮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背,我想,能把可 爱的女孩子逗笑,真的会给男人一种容易上瘾的满足感。芮妮低下声量说﹕「不 过,如果不是你过来陪我的话,我可能会换地方吃午饭……」

  「为什麽?」

  芮妮向左边微微摆头﹕「那边坐了几个男的,一直在盯我,很烦耶!」

  我朝她指出的方向瞄了一眼,几个剃了光头的肉头男孩坐在草地上,一边笑 闹,一边不时向这边眺看。我淡淡地说﹕「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芮妮那天穿 着一件红色的薄毛衣,颇低的领口明显地展现出深深的乳沟和白嫩的肌肤,一条 贴身的黑色七分裤紧紧包着她丰美的臀和圆润的腿,难怪那些小夥子……不过我 话也没多说,免得显出我也在瞟着她。

  芮妮倒是听出我话中的恭维,嫣然一笑﹕「亚瑟……」(我的英文名字)

  「什麽事?」

  「如果你没有别的急事,以后我们下课以后可以一起吃午饭……」

  「可以呀,其实我在星期一、三下课以后都只要在两点以前回到办公室就好 了,而且星期五下课以后、我连办公室都不用回、直接下班,所以……」

  「真的?你的工作真不错!」芮妮露出羡慕的表情﹕「我每星期一到星期四 晚上都还要在餐馆打工、每晚至少做足足六个小时呢……」

  我趁机又迂回地奉承她一下﹕「不过,你的小费收入应该不错吧?」

  芮妮又笑了﹕「扯远了,以后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嗯,好呀。还有……」我是真的对热情纯真又辛勤工作地芮妮动了爱怜之 心﹕「如果你愿意,星期五下午我们可以一起准备下一周的考试,我知道你不喜 欢那些麻烦的运用计算题,也许我可以帮你。」

  「真的?」芮妮又感动又兴奋的大声说道﹕「我当然愿意。」

  「不过,占用你的时间,你男朋友会不会吃醋?」

  芮妮笑着摇摇头﹕「他很信任我,也很支持我,而且……」她俏皮的伸伸舌 尖﹕「他住在三千英里之外……」原来她的男友高中毕业以后就决定去当兵了, 现在正在南卡罗莱纳州受训。

  「那,就这麽说定……」

  芮妮开心的点点头,但是在她能说话之前,一个微微带有鼻音的柔软女声从 我们背后传来﹕「你们说定什麽啦?」

  若不是我不喜欢对女性粗鲁无礼,要不然我早就对苏妮雅说﹕「关你屁事!」

  芮妮倒是个没什麽心机的小女孩,很快乐的对不知道站在我们身后多久的苏 妮雅说﹕「亚瑟说,以后下课了我们一起吃午餐,而且星期五下午还一起读书、 预备周考,苏妮雅,你也参加吧?」

  「午餐……我不行,我得做一些别的琐事,不过……」一如我所预料的,苏 妮雅对和我们一起吃饭打屁兴趣缺缺,但是对於一起自习、倒是态度有异﹕「要 是你们不介意,我也想参一角。」

  介意?芮妮这个小妮子是一定不会介意的,要是我不想苏妮雅参加,反而显 得我小气、而且似乎对芮妮有什麽不良企图。

  (其实,芮妮这麽可爱,要是我们之间发生什麽风流韵事,我倒是不在乎, 不过我不想故意破坏她和男友的关系,也不想吓着她。)

  所以,我也就乐意欢迎苏妮雅的参夥了。咳……反正只要苏妮雅不要太阴险, 能够看看她模特儿似的风韵也不错。就这样,我们决定了﹕每周的周五,我们一 起啃书、做习题,地点则是轮流在我们三人的公寓。

  第一次自习是在我家,我住的是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单身套房,因为收 入还算不错,所以用具、摆设都还不寒酸,而且我是个斯巴达型的男人,所以家 具不多、但求精致、整洁,苏妮雅和芮妮都还满欣赏的,只是苏妮雅的赞美总带 点醋酸味,而芮妮则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看到你的家这麽漂亮,下个星期、我 都不好意思让你们来我家了。我住的地方、又小又乱……」其实我可以猜到像芮 妮这样不拘小节的天真妹妹,住的地方很可能是乱乱的,我老实地对她说﹕「其 实你没什麽必要不好意思,我们又不是在举行室内设计的比赛,而且,我想你家 就算乱、也会乱的很可爱、很有个性吧……」

  「呵呵……」芮妮娇笑着,装模做样地拍了一下我的手臂﹕「甜嘴的男人!」

  结果事实证明,芮妮的小公寓实在是小得可怜、乱得可爱,卧室、客厅、厨 房都是只用一些吧台和家具分隔出来的,她那些比较花俏的套装、洋装,都是用 塑胶袋套好,再用衣架挂在一个已经超载的金属杆上。屋里散放着动物布偶、饰 品,显然在我们去以前,她还打扫了一番,厨房里的碗盘都已经洗清、整齐地放 在小餐桌上。不过,当我们席地(地毯)而围着一个矮几做习题的时候,我感到 自己坐在一团软软的东西上,结果一扯出来,原来是一条芮妮的裤袜,满脸通红 的芮妮赶紧把它从我手中抢了过去……

  至於苏妮雅的住处,大小和我的地方差不多,地区稍微差了一些,但是看得 出来,女主人很用心地照顾着这个家,很多家具上原装的防尘塑胶套都还没除去, 所以虽然我无聊!以后不说沙- 发坐起来会发出叽叽嘎嘎的声音、而且没有柔软 的舒适感,但是至少不会沾上灰尘。苏妮雅的老公是个看管货仓的职员,星期五 连值下午和晚上两班,到清晨才会回家,所以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在他们夫妻的 合照中看出、他是个「漂亮男孩」型的男人。

  我们一起读书对这两个女生好像帮助不少,她们回答计算题的技巧有明显地 进步,所以连着几个星期、她们都和我一样考了满分,而且有一周的考试,我和 苏妮雅居然都大意地做错了一题,让芮妮独占头名,我笑着用手肘顶顶芮妮的手 臂,她得意、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至於苏妮雅则掩不住失望和嫉妒,那一天 表情都阴沉沉的。

  学期就这样逐渐接近尾声,我们三人的周考成绩几乎相同,只是因为学期初 我考的比较好,所以还是忝居首位,我知道苏妮雅对这件事始终耿耿於怀、深深 遗憾。但是芮妮却完全不在乎,随着感恩节越来越近,她的心情也越来越好,我 知道原因﹕因为她的男朋友寄来了一张来回机票,让她能到南卡罗莱纳州去同渡 佳节。想到这里,我不禁觉得有些嫉妒~那个久未发泄的男友,这回儿一定会日 夜不息地大干可爱又性感的芮妮,妈的!真是幸福人!

  苏妮雅的心情就差远了,感恩节假期一过,只剩一周可以准备期末考了,而 她夺取全班第一的唯一指望,就是在比重比较高的期末考一试定江山了,她心头 的压力不小,而我因为不能了解她为什麽这样为自己加上这种不必要的压力,也 就没什麽帮助她的办法。

  感恩节之前,我们最后一次聚会是在芮妮的小公寓里,那一天苏妮雅下课以 后要先跑一趟邮局,所以我和芮妮先回到公寓。一如以往地,我们围着矮几席地 而坐,室内有一点凉,而芮妮虽然下身穿着厚实的牛仔裤,上身却只穿了一件针 织的长袖罩衫,就在她屈膝坐下的当儿,我正好将头转向她那边,煞那间我注意 到了眼前的奇景﹕芮妮虽然很显然地有穿胸罩,但是罩杯却是用薄而软的布料制 成,偏低的气温使她的乳尖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在她丰挺的一双圆锥顶端,居然 可以清楚地看见、她那件罩衫被顶出了两粒葡萄大小的圆珠状凸起。我一时看得 失态出神,而芮妮这时偏偏捉到了我的视线,循着线索低头看见了我所聚焦注目 的地方,骤然明了出了什麽事。

  「你在看什麽啦!」芮妮红着脸娇嗔,站起身到衣架那边,拿起一件厚毛衣 穿上。

  还好,芮妮虽然连耳根都羞红了,但是却没有真的生气。「嗯……」我诺诺 地陪个不是﹕「对不起,我刚好……不是故意的,不过……实在很难忽视……」

  「哼……」芮妮一边坐回地上、一边假装不屑地说﹕「反正,你可以偷看, 但是要碰的话~门都没有!」

  「哎!我知道,它们是留给你男朋友碰的。」

  「你……」芮妮举起手假装要打我,我却顺势捉住了她的小粉拳,有点吃豆 腐的抚摸着她白嫩嫩的玉手,芮妮也没抽回她的手,脸上带着俏皮的微笑、看着 我……

  偏偏在这个时候,苏妮雅推门进来,正好看见我在摸芮妮的手,我抬头一看 , 苏妮雅的表情变得很诡异,而芮妮则赶快抽回自己的手,一瞬间她们的表情又恢 复了正常,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过似的,我们若无其事地开始作习题。

  为了及早准备应付期末考,那一天我们读到了晚上十点多锺才结束自习,苏 妮雅和我一起走向停车场,一路上没说什麽,直到……

  「亚瑟……」苏妮雅突然停步看着我,我直觉地以为她会问我有关刚才我握 住芮妮的事情,但是我错了,苏妮雅问道﹕「感恩节你会出远门吗?」

  我摇摇头﹕「我的家人都在台湾,所以就我一个人,在我的小公寓看足球过 节吧。你呢?」

  「哎……」她叹了口气﹕「感恩节我们得整天耗在我老公的父母那里,大家 族就是这样,害得我浪费一天、不能读书。」

  我心里想﹕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吧,媳妇总是不喜欢在婆家流连太久。

  苏妮雅继续说道﹕「不过还好,我们第二天(星期五)一早就会回家,因为 我老公的公司还要他照常值班。」

  「运气不错,哈哈!」

  「亚瑟,我在想,我可能须要再加强一下那些第一类误差和第二类误差的应 用题,如果你星期五有空的话,可不可以……」

  搞了半天,原来苏妮雅想要趁芮妮不在的时候,向我多讨一天家教课呀,反 正我也没什麽事﹕「好呀,那我们再碰面一次,多作一些习题吧。」

  她有点迟疑地说﹕「不过,如果方便的话,那天可不可以在你家读呢?」

  我耸耸肩膀﹕「我家,有何不可?」

  「太好了!」苏妮雅高兴的拥了我一下,这倒是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举动, 不过我倒是很喜欢她脸颊的滑嫩触感,和她发际的香味。她很快地放开双臂,向 后退了一步,甜甜地微笑着说﹕「感恩节快乐!」

  感恩节那天果然如我所料,同事、朋友们不是出远门,就是窝在家中,所以 我是看电视、吃冷冻披萨、喝啤酒地混过了一天。星期五我睡到将近中午才醒来, 梳洗出门才记起来,感恩节之后的那一天是老美的大采购日,许多百货公司都有 大减价,而且今年连天气都配合着回暖,灿烂的阳光把十一月的气温调升到舒适 的华氏七十几度,满街都是穿着夏日装扮的消费者们,在热情努力地购买着诞礼 物。看着车水马龙,我赶紧打消了上街逛逛瞧瞧的念头,买了一杯咖啡就回家, 乖乖等着苏妮雅来读书。

  听见门铃声,我替苏妮雅打开前门,然后就有点看呆了﹕苏妮雅穿着一件墨 绿色的薄风衣,风衣的下摆长及膝部,有异於寻常的是,苏妮雅并没有穿着长裤, 而且足蹬一双白色的细带凉鞋,如此一来,她的小腿和双足就第一次裸露在我的 眼前了。大概是察觉了我的失态,苏妮雅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丝揶揄﹕「嗨,亚瑟, 怎麽了?不让我进来?」我有点尴尬地支吾着﹕「啊,没有……请、请进……」

  苏妮雅走进客厅,解开了前襟的扣子,把风衣脱下交给我,这下子我又直瞪 上她了﹕我从来没有看过苏妮雅穿着T恤和短裤的样子。虽然她穿着的不是那种 又紧又小的性感衣物,但是,和平常保守的穿着比较,苏妮雅暴露的程度已经使 我目不暇接了。

  那件鹅黄色的上衣远比她一向爱穿的那类罩衫贴身,为那对以前只是暗示性 撑起衣料的双峰添加了许多圆润的曲线,她秀气的肩膀也因为不同的衣着而首次 明示,出色地衬托着苏妮雅古典优美的长颈。

  牛仔短裤的裤腰拥着她细小的腰身,美中不足的是,那条短裤并不很贴身, 因此我不能特意欣赏她的臀部,但是苏妮雅将裤腿向上摺了两褶,使得她双腿的 修长更加抢眼,使我相信她应该有做丝袜模特儿的资格了。

  从苏妮雅大腿到脚尖的肌肤似乎没有一点瑕玼,均匀地泛着象牙色的光泽, 她的双足毫无茧皮,因为身材类属清瘦、脚背筋骨稍现、却毫不显得狰狞,脚趾 略长、但是每只都白皙圆柔,趾甲应该是有搽上透明的护甲用品,映着健康的光 泽。个性乖僻的苏妮雅,在外型上倒是个诱人的尤物呀……

  苏妮雅趁着刚才捉到我失神的得意劲儿,讥嘲的微笑再次浮现,但是她没有 料到~这一次我是完全故意、明目张胆地瞟着她的娇躯,弄得她反而不自在了起 来﹕「你瞪着瞧什麽嘛?」

  「呵呵!对不起、对不起,你这样很好看耶!」我陪着笑脸,眼神倒是直直 看着苏妮雅棕色的眸子。

  苏妮雅的脸有点红了,她努力地维持着有点游移的视线,看着我娇嗔道﹕「 干嘛这麽大惊小怪?难得放假、天气又这麽热,满街都是穿这样衣服的人,有什 麽稀奇?」

  「也许我是大惊小怪了,不过……」我笑着摇摇头﹕「满街的人都穿着T恤 短裤,却几乎没有像你这样再穿一件风衣遮在外面的。我一时还以为是你故意穿 着风衣,把里面的美景藏着、只给我看的。」

  这下换苏妮雅结巴了﹕「你……你胡说什麽?」

  「哎呀,我只是开玩笑的。」我赶紧补上一句解释,不过从她失措的态度、 和她没有怒然拂袖而去的事实来判断,苏妮雅的确是故意穿着清凉来给我看见的, 不过,这麽做的用意应该不只是想看看我失态的丑状吧。我装着若无其事的笨样 子,笑着说﹕「我帮你把风衣挂在橱里,你先坐吧。」

  我把苏妮雅的风衣挂在卧室的衣橱里,一边回到客厅、一边照常地问道﹕「 要喝饮料吗?我有汽水、可乐、柳橙汁、牛奶……」一抬头我就发现她没有一如 以往我们作功课的时候那样地坐在餐桌旁,却在客厅的沙发上优雅地交叠着双腿、 坐了下来。

  苏妮雅微笑着伸手取过她平常放书的皮背包﹕「喔,我差点忘记了……」说 着,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用纸袋包着的筒状物﹕「送给你的……要是你喜欢的话, 我们可以喝这个。」

  「这是什麽?」我接过那个纸袋,取出里面的长颈瓶子,原来是一瓶加州白 葡萄酒,酒厂、价位都很稀松平常,不过至少苏妮雅还知道来以前把酒冰过,我 决定不对酒的品质作任何评论,对苏妮雅笑了笑,然后从酒柜那儿拿出去塞器和 两个酒杯。我把酒杯放在茶几上,用去塞器取出了酒瓶口的软木塞,然后在苏妮 雅身边坐下,缓缓地将酒倒进杯里,递给她一杯、自己持着一杯﹕「祝你永远这 样迷人……」

  苏妮雅笑而不语,轻轻的和我击杯,然后我们各自啜饮了一口。她微微地咂 了咂嘴,使得她丰润的嘴唇更加诱人了……苏妮雅得意地说﹕「不错吧?」

  「嗯,不错……」我想苏妮雅应该不知道,在评酒的一般用语里,「不错」 其实是很低的评价,我手里的那杯酒其实没有什麽香醇的味道,不过反正天气热、 就把它当作掺了酒精的冰葡萄汁喝吧……苏妮雅倒是十分欣赏地把酒几口就喝得 乾乾净净,然后她主动地取过酒瓶,把我们的酒杯添满,我随口问她昨天假日是 怎麽过的,想不到却打开了苏妮雅的话筴子,她开始抱怨回到她夫家、和一大堆 老墨亲戚挤着过节是多麽无聊,她的婆婆又是多麽罗嗦。看得出来,酒精对苏妮 雅已经开始发生影响力,平常阴沉的她这时变得多嘴起来,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 一些家族琐事。

  当我们喝完第二杯的时候,苏妮雅的脸颊已经泛出了红晕,说实在的,如果 不是她的话题真的很枯燥,她微醺的时候倒是满可爱的~粉红色的俏脸、说话时 还加上比平常还呢喃的懒散鼻音。苏妮雅再帮我们添上第三杯,那酒也就瓶底朝 天了。这时我决定、我再也忍受不了苏妮雅对她丈夫家人的抱怨,所以我开始转 移谈话的方向……

  「苏妮雅,你应该常常穿这样的凉鞋。」

  「这样的凉鞋?」苏妮雅带着有一点傻傻的笑容,将她架在左腿上的右腿伸 直,上下摇晃着她的小腿,那只凉鞋吊在她脚尖上,差点被她甩落。她看看自己 的脚尖,然后笑着问我﹕「为什麽?」

  「因为你的脚长得很漂亮,总是藏起来太可惜了。」我决定也来藉酒装疯一 下﹕「其实,我一直觉得你的腿一定很美,不过……我还以为我是不会有机会看 见你那双腿的,今天真是谢谢你、一偿我的宿愿,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嗯……这双腿?」苏妮雅索性将双腿抬起,平放在沙发上,她的脚就在我 的大腿边上,我心里抱怨道﹕要是我没有为了贪舒服而买了这超长的沙发,那这 时苏妮雅的美足就只能放在我腿上了。苏妮雅把背靠在沙发的扶手上,懒散地举 起手、将绑着她发髻的松紧带取下,让她长直的棕发洒落肩上,然后用带着醉意 的美目看着我,挑衅地问道﹕「你注意过我?我还以为你只有盯着芮妮看……」

  「芮妮?」苏妮雅的醋意使我大体了解了她今天出乎意料之行为的动机,不 过我还想挖出一点细节,於是我顺水推舟地说道﹕「芮妮平常穿着都比较清凉, 所以不只是我、大部份的男人都会注意她。」

  苏妮雅直起背来、噘着小嘴说﹕「可是,大部份的男人都不是她的统计学家 教,你是……」

  「我们是三个人一起读书的呀,我可没有偏心。」

  「还说没有。」苏妮雅抽回她的双腿,跪坐在我身边的椅垫上﹕「上次我不 在的时候、你们好亲腻,还被我捉个正着。」

  老天,上次我握住芮妮的手被苏妮雅看见,这样就猜我们之间……

  苏妮雅继续发挥着她的想像力﹕「你是不是有给她上私人的特别家教?要不 然她上次怎麽那麽厉害、得了全班第一?」

  我决定不急着分辩,看看苏妮雅还有什麽招数,果然她弯下腰来,把脸凑近 我的眼前,带着诡谲的笑容看着我,同时她的左手的食指也隔着我那件夏威夷衫 、 在我的胸前来回划着﹕「你知道,芮妮愿意做的,我都可以、而且会做得更好… …」

  事情演变至此,算是真相大白了﹕苏妮雅认定芮妮已经与我发生了性关系, 以做为我帮她补习功课的代价。如今,苏妮雅愿意和我达成某种的性交易,唯一 还没有摊牌的是~她的条件和她的底线。

  苏妮雅这样地以小人之心来看待我和芮妮,而且为了成绩不择手段,使我不 禁觉得满鄙视她的。但是,就算我把真相告诉她,她会相信吗?要是我斥责她的 善嫉多疑,她会服气吗?最后,苏妮雅虽然心性丑恶,但是像这样的美女送上门 来,我不好好的爽一爽,对得起自己吗?

  我决定,还是以欲擒故纵来开始﹕「可是,你已经有老公了。」

  酒精似乎给了苏妮雅不少的野性和释放,她媚眼如丝地笑着说﹕「那……芮 妮也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肏她的时候怎麽不会介意呢?」

  哟,口不择言、脏话都出口了。好吧,愿者上钩,看看她到底打算如何﹕「 那,你要我为你做什麽?特别家教补习?」

  「嘿嘿……」苏妮雅有点撒赖地笑了﹕「急什麽?先试试看、我和芮妮哪一 个比较好?」

  说着她居然伸出双手,握住我的裤带,低头去研究如何去弄开我那个有一点 复杂的皮带扣,我微微向后仰在沙发靠背上,任她有点笨拙地挣紮了好一会儿。

  好不容易,苏妮雅解开了我的裤带,我看得出她折腾地有些动气了,可是, 又为了在我面前表演出狐媚的样子,忍着不敢发火,脸上那个尴尬地僵硬「笑容」 害我差点笑了出来,而我刚才因为欣赏着她的身材、老二本来还呈半勃起的状态, 这麽一折腾,也就解除备战,软下去休息了。

  苏妮雅比较顺利地解开了我长裤的扣子和拉链,我也比较合作地抬起臀部, 让她把我的裤子褪到大腿上。也许因为我的内裤前面、并没有如她所预料地高高 撑起帐篷,苏妮雅有点失望,但是她还是开始用左手隔着布料抚摸我的鸡巴。到 底我也是一位有为的青年,男根在苏妮雅还算温柔的触摸下,马上就开始充血胀 大。「咦?」她有点好奇地拉下我的内裤,我那只肉棒得到自由,迫不及待地弹 了出来,向天直竖、等着她嫩嫩的玉手来伺候,但是苏妮雅却有些不知所措地瞪 着我那棒子。

  「怎麽了?苏妮雅,改变主意了?」

  「啊,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常,她赶紧回神说道﹕「只……只是你这 个,满大的。我以为你们……亚洲人……嗯……比较小。」

  怎麽可以让她有歧视亚洲男人的错误观念咧?我赶紧答道﹕「其实我们的平 均值和其他种族差不多的,只是我们的锺型曲线比较窄,你们男人的尺码差别比 较大,曲线分布比较宽。」

  苏妮雅忍不住笑着说﹕「连这个时候你也要讲到统计学。那……你的怎麽比 较极端呢?」

  「极端?你嫌它太小?」

  「讨厌!刚才不就说你的大了嘛!还要我怎麽样?」说着,她用左手握住了 我的棒棒,嘴里还没停地说﹕「嗳,抽样还是会抽到离平均值比较远的特例数据 吧?」

  我那根鸡巴被苏妮雅细嫩的玉手套弄着,倒还算舒服,只是她似乎很少这麽 伺候老公(或她其他的男人),拿捏得有点不准,我以逸待劳地欣赏着她细长白 皙的葇荑、捋着我勃起的柱体﹕哎!照她这个劲儿,要我弃甲还早得很哩。苏妮 雅却显然还觉得自己服务地很到家,有点得意地抬头看着我、娇媚地微笑着问﹕ 「怎麽样?爽吗?」

  「嗯……感觉不错……」我老实而缺乏热情地回答,然后再加上一句﹕「你 真的想和芮妮相比吗?」虽然我明明没有和芮妮有什麽亲密关系,但是我决定用 芮妮来施行一下激将法,看看苏妮雅会不会被激励到更努力一点。

  「唔……」苏妮雅迟疑了一下,然后下定决心似的,慢慢将脸凑近我的胯间。

  其实,视觉上这场景对我是很刺激的﹕苏妮雅看着我的龟头,下意识地伸出 舌尖把她有着诱人弧线的红唇微微舔湿,然后像个初次尝试亲吻的小女孩似的, 慢吞吞、怯生生地「亲」了一下我的蕈状体。我又看见了她带着健康粉红光泽的 小舌尖,还是带着戒心她慢慢、轻轻地绕着龟头冠子舔了几下,起先是几乎一触 到我的皮肤她就回缩,好像害怕我的阴茎会突然跳起来咬她,(我又不是「异型」!)

  渐渐地她也就放心了,而且终於张开了那张小嘴,把我的鸡巴头含入她暖烘 烘的口腔里。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我虽然算不上什麽行家,但是看着苏妮雅傻 傻地叼着我的肉菇头,我就知道她的口技生疏。不过,我还不打算点破她,轻轻 的把左手伸进她光滑的褐发中,一边温柔的梳着那头秀发,一边微微向下推着她 的头,嘴里还夸张地说﹕「喔……苏妮雅……你吸得我好舒服……别…………别 再逗我了……你……再不把我吞进去……我……我会受不了的……」

  苏妮雅抬起视线,用得意的眼光看着我装出来的爽样,(其实被她含在小嘴 里是满爽的,不过也不至於爽到呻吟出来。)然后顺着我手部的推动,逐渐张嘴 把我的肉棒含住了一半,我很小心地在她嘴里慢慢抽送了几下,不敢顶太猛,以 免害她噎到,也不敢抽出太快,以免她还来不及松口、贝齿刮伤我的龟头。还好 苏妮雅算满聪明的,几下子就大概弄清楚了口交到底是什麽,虽然深浅、快慢还 是拿捏不准,但是至少上下的吸弄了起来,而且我就是喜欢看她那张气质古典高 贵、甚至高傲的漂亮脸蛋,这时居然屈尊在我的下面含着我的鸡巴,以至於我不 但没有因为她的折腾而软下,反而更性趣盎然地矗立直指着她的喉头。为了让她 觉得自己的计划进行顺利,我又装模作样地哼哼起来﹕「嗯……好爽快……苏妮 雅……

  真……真是……好宝贝……好会吸……」说着,我还故意挤弄了几下肌肉, 使阴茎膨了几下。

  苏妮雅感觉到我下体的异动,吐出了嘴里的阳具,诧异地盯着它﹕「怎…… 怎麽你的鸡巴会一胀一胀的?」

  「嗯……很爽才会这样……」一边说谎,我一边再施着力,因为她的手没有 握得很紧,我的肉棒居然挣脱了她的掌握,随着肌肉的伸缩而摇摆着。

  「喔……呵呵……原来如此。」苏妮雅开心地又握住了我的柱体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冷傲的女教师
08-12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我在美国上大学
08-11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漂亮消魂的网友
08-0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出墙─是非所愿
08-0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朝思暮想的同事
08-08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