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之轩辕剑

武侠小说
2017-08-11 20:39:43


  有熊村的一间竹屋里,名叫司空宇的青年正气喘吁吁的伏在竹案上,一双强壮有力的手臂死死的掐住竹案边缘,晃得竹案上刚做好的绊发式报警装置“鸣竹”咯噔咯噔的乱响。
  “宇儿,还在做陷阱吗?快……呼……快下来吃饭吧,村长说再过几天又要迁村了,咱们也该提前……啊……提前做准备了。”楼下传来司空宇之母春娘有些颤抖的声音。
  “唔……呼……啊,好,我马上下来!”司空宇全身舒爽的颤声的回答道。
  “青梅这孩子……又不知道跑到哪去了……啊……家里来了客人,竟然也不知道接待……唔啊啊……”春娘的声音越来越轻,期间不时发出快美的喘息。
  司空宇全然没注意到母亲的声音里夹杂着含糊不清的淫声媚叫,一双手从竹案边缘滑落到桌下,死死的压住两腿间正努力的张开嘴含着自己粗大肉棒的少女臻首,舒服的直喘粗气。
  听到春娘的话,正伏在司空宇两腿间卖力的吮吸肉棒的少女抬起头看着司空宇眨了眨眼,司空宇马上会意,大声说道:“青梅……呼……她不是去给村长送点心去了吗?应该是在外面吧……”“噢噢噢……好,那就等她……等她回来再吃饭吧……宇儿……你……你也快点……”春娘话没说完,便只剩一连串强抑的媚笑声传来。
  “哦哦哦哦哦哦!”司空宇突然轻吼一声,双手死死的压住正埋在自己双腿间给自己舔弄肉棒的美貌少女的臻首,沾满少女香甜津液的粗大肉棒猛地一抖,正插在少女檀口中的龟头便将大股的浓稠的精液悉数泼洒在了少女的喉咙里,少女也卖力的吞咽着,仿佛品尝着人间美味般,脸上露出淫荡的媚笑。
  “呼……”喘息了半晌,司空宇才舒服的喘了一口气,伸手抚着少女微黄的秀发笑道:“青梅,你的口技越来越熟练了。”名叫青梅的少女看着司空宇露出甜美纯真的笑容,一边张开嘴让司空宇看自己已经没有一丝精液的口腔,一边还伸出灵巧的舌尖舔着溅出唇边的精液吞咽着:“宇哥哥,青梅说过要陪你一起努力,我总有帮得上忙的地方吧!”“不错,日后多加练习,恐怕村子里最淫荡的女人就非你莫属了。”司空宇扶着少女站起,小声说道:“你从窗口的梯子上爬下去,别让娘看见,要不就露馅了。”“知道了,阿娘虽然是现在这个村子里最淫荡的女人,但是看到青梅和宇哥哥白天就做这样的事情,也会不高兴的吧。”青梅站起身,检查了一下身上衣服,又将沾在唇边的精液舔弄干净,这才小心翼翼的从梯子爬了下去。
  青梅是司空宇之母春娘在战乱中收养的孤女,从小和司空宇一同长大,两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情同兄妹——至少在外人眼里是这样的。
  司空宇见青梅到了楼下,才穿好裤子走下楼,却看见春娘雪白的身躯正被两个满身老年斑的矮胖老者夹坐在中间,因为强烈的刺激感而兴奋的颤抖着,三具肉体撞击在一起时发出的激烈的碰撞声。春娘随着身子挺动而摇晃的丰满美乳正被坐在身前抽插蜜穴的老头含在嘴里吮吸,而坐在背后插菊门的老头则和侧过脸来的春娘兴奋的接吻着,两人啧啧有声的互相交换着嘴里的津液,舌头也兴奋的绞缠着。
  春娘虽然已经年近四十,早年却是村里最美也最淫荡的少女,此时的风流媚态一点也不输当年,反而更有成熟的韵味。此时虽然正被两个老头疲软的肉棒同时在蜜穴和菊门里抽插,晕红的脸上却也露出无比淫荡的神情,三人便就这样紧紧拥在一起,坐在司空宇家的客厅里便开始尽情的淫戏起来,因为竹屋没有门的遮掩,门外经过的行人都能清楚的看见屋里三人的公然宣淫。
  虽然知道母亲自从父亲战死之后便寡居多年,自然饥渴难耐,经常和村里仅存的几名精壮男人淫戏,然而司空宇此时还是被正一前一后夹着母亲雪白肉体,挺着肉棒奋力抽插的两个老人吓了一跳。
  “村……村长!”司空宇看见正奋力的用肉棒抽插春娘蜜穴的老头正是有熊村的村长,而另一个老头则也正是村长的弟弟,不由得脸上一红,方才说的青梅去给村长送点心的谎言顿时便穿了帮,不由得心虚的说道:“你们继续,我……出去透透气……”“阿宇,青梅那孩子什么时候去给我们送点心了,我怎么不知道啊?”村长的弟弟看着司空宇坏笑道:“到时候我们还要像上次那样给青梅那孩子来个前后齐插,你是没见过你妹妹那幅骚浪的模样吧?”“呼……春娘,我就说不用怕司空宇这小子看见,村里谁不知道你是最淫荡的女人?”村长一边咬着春娘的美乳一边含混不清的说道:“司空宇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天天摆弄那些没用的陷阱了,有空多做点淫具满足你母亲这样的骚货多好?”“哦哦……阿娘,我带着青梅先去竹林里检查一下陷阱,等会再回来!”说着,司空宇急忙跑出屋子,带着躲在一旁屋外正掩嘴偷笑的青梅飞快的向村外跑去。
  “哈哈,宇哥哥为什么这么胆小,青梅就不怕让全村人都看到青梅和宇哥哥做那样的事情。”青梅跟在司空宇身后甜美的笑道。
  “呃……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低调点吧……阿娘那样,你要是也那样,外人还怎么看咱们家啊……”司空宇挠了挠头尴尬的笑道:“你要是不想偷偷摸摸的,大不了……大不了以后你就在阿娘面前这么做吧……”“青梅很期待宇哥哥的表现呢!”青梅看着司空宇媚笑了一下,那美艳的模样钩得司空宇魂都快飞了。
  “先检查完陷阱,等晚上回去再给阿娘说一下咱们的事吧。”司空宇拍了拍青梅的头笑道:“你在这竹林边上等着我,我检查一圈就回来。”不知不觉日已西斜,司空宇从竹林里钻出来时,却见竹林边已不见了青梅的身影,原本让青梅等待自己的地方已经一片狼藉,司空宇急忙跑过去,却见地上散落着无数碎布,捡起一看,正是青梅身上衣服的碎片,地上还残留着明显的男女肉体挣扎滚动的痕迹,空气里也淡淡的弥漫着精液的气味,而一旁的地面上还有凌乱的脚步痕迹,看起来方向正是向着前几日刚刚被夷人灭族的村落,那里还驻扎着无数野蛮而贪淫的夷人,倘若青梅被抓到那里,必然难免被整个夷人部落群奸一番。
  司空宇大惊失色,顾不得回村通知,急忙沿着脚印追了过去。
  那些脚印果然消失在被夷人占据的村落前,司空宇见村口一个站岗的守卫都没有,反而是村落中的广场上人声鼎沸,急忙蹑手蹑脚的贴着房子向村中心走去。
  就在司空宇小心翼翼的向村里摸索过去的时候,却听得两个夷人淫笑着向村外走去,其中一个抱怨道:“大家都在玩那两个女人,为何咱们就轮上一个,就还要在这儿看守?”“哎,咱们真倒霉,就轮上咱们呗。”“对了,咱们就轮上这个新抓来的小女孩,另外抓到的那个长发女孩你看到没有?”“没有,围着她干的人太多了,根本挤不进去……怎么,你看到了?长得怎么样?”“身板如何不知道,外貌听说是好的,反正肯定比咱们轮到的这个女孩漂亮,不然也不可能有那么多人排队去干她啊!”“其实咱们轮到这个也不错,起码长得漂亮,叫起来又那么骚,也是难得一见的尤物啊!”“哎,真想试试那个长发女孩干起来什么感觉……据说那女孩美得简直像是天人,可惜不管人怎么轮她都一声不吭,似乎一点满足的感觉都没有,想来是个更加淫荡的闷骚女孩吧。”“等会站完岗回去,看有没有机会再去试试那个女孩……”两个夷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远,司空宇闻言,知道青梅已经被他们轮番奸淫过了,不由得心中大怒,继续向村中心摸去。
  走近村中心,却听到不远处传来男人们兴奋的嘶吼声,还夹杂着司空宇再熟悉不过的青梅淫浪的媚叫声,司空宇贴着墙角偷偷看去,这一眼不要紧,就算司空宇受春娘耳濡目染,也从来没见过如此淫荡的场景——却见偌大的村中空地上燃着大堆篝火,将空地照的明亮如白昼,而在空地上围满了无数身材高大壮硕的夷人战士,这群人正围成两圈,兴奋的大呼小叫着。司空宇攀上一处高台,居高临下看去,透过层层战士的阻挡,这才看清被围在中间的是两名全身赤裸的绝色美女,此时都正同时被数名战士挺着粗大壮硕的肉棒在身上各处抽插着,两名美女雪白娇嫩的肌肤上都已经沾满了层层腥臭浓稠的精液,美艳的脸颊上晕红的媚态显得异常淫靡,更是刺激得那些围在一旁的战士们性欲高涨,纷纷向两名美女身上挤去,无数双粗大的手掌从正大肆奸淫两人的人群中穿过,尽情的揉捏亵玩着身上每一寸裸露的肌肤。司空宇很容易的从中分辨出青梅来,除了身材较为娇小可爱外,那名不断扭动娇躯,迎合着战士们粗鲁的抽插,不时发出淫媚的浪叫的女人正是妹妹青梅,而另一旁那名黑色长发美女却默默的同时承受着数名强壮的战士的轮奸,除了为迎合肉棒的抽插偶尔的动作一下外,却是一声不发,只有脸上满足的媚色说明了她体内强烈的快感。
  只见刚刚才给司空宇吮吸肉棒的青梅转眼间便被无数野蛮的异族人绑到此处,几乎同时要承受四五名壮硕的战士粗野的轮奸,除了蜜穴和檀口,甚至就连司空宇自己都从来没玩过的菊门都承受着夷人战士粗大的肉棒的猛烈撞击,被男人的大手肆意揉捏着娇嫩的雪臀被不断挺动的小腹啪啪的冲击着,将她的娇躯不断顶得向前,正用双手捧着男人硕大肉棒套弄,一边微张檀口含住紫红色龟头吮吸的青梅被身后男人的突然发力顶得娇躯前探,那根半插在嘴里的肉棒顿时整根捅进了她喉咙深处,狭窄的口腔被整根肉棒粗暴的塞满,强烈的窒息感带着心里的变态快感同时直冲青梅的脑海,一阵剧烈的咳嗽后,青梅雪白的双手扶着面前男人的双腿,被塞得双颊鼓胀起来的檀口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大股甜美的香津便从红唇与肉棒的搅动处汩汩的滴落出来,与之同时,青梅娇俏的鼻子里发出一阵令人骨头都要酥软的娇媚哼声,原本就满是兴奋欢愉之色的俏脸上顿时浮起一片晕红,正被三四双大手揉捏的雪白美体紧紧的绷了起来,正仰面躺在青梅身下舒服的享受着青梅自己耸动身体让肉棒在蜜穴里四处冲撞研磨快感的男人发出一声粗野的狂笑声,原来青梅竟然在这众多野蛮的夷人战士轮奸下满足的到了高潮,一股透明的淫液正沿着那个男人的肉棒汩汩的喷洒在地上。
  看到青梅竟然在众多野蛮人的轮奸下快美的泄了身,司空宇感觉一股难抑的怒火从小腹腾的升起,恨不得立刻跳下高台,冲过去将这个生性淫荡的妹妹狠狠的抽插一番作为惩戒,然而正当他准备有所动作之时,却见另一边正围着那名一言不发默默的挨操的女人的战士们一起发出兴奋的大呼小叫,将司空宇的注意力完全吸引了过去。
  司空宇站在高台上望向另一边,却见正被数名战士按在地上的美貌女子雪白的娇躯上竟然瞬间爆发出无数炫目的淡蓝色荧光,霎时将围在她身旁的数十名战士周围映得无比明亮,却见在这恍若星空的炫目荧光的笼罩中,那名正仰面向上,两条赛雪欺霜的美腿分别被两名战士捧着去摩擦他们的肉棒,粉嫩的阴唇正被男人粗大的肉棒向外掀开,蜜穴里粉红的软肉正被肉棒捅得不断外翻的美艳女子白玉般细嫩无瑕的绝美肉体顿时变得更加梦幻迷离,看得正卖力的在她身上肉洞里抽插的男人们更加兴奋,几人一同发声喊,胯下粗大的肉棒更加凶猛的在这名女子诱人的肉洞里征伐起来,随着肉体间猛烈碰撞发出的沉闷声响,就连原本一声不发的冷漠女子的脸上也逐渐变得红润起来,呼吸声也逐渐变得沉重,而主动伸出握住两个战士肉棒帮他们套弄的纤纤玉手也情不自禁的攥紧,更加卖力的套弄起来,爽得两人喉咙里不住发出满足的沉重喘息,两人也伸出手一人一只的握住女子丰满的雪乳揉捏起来,冰凉爽滑的乳肉颤颤巍巍的在他们的指缝间鼓胀出来。
  当正将肉棒抵在女子粉红的唇间猛力抽插的战士大吼一声,“啵”的一声将沾满女子透明津液的粗大肉棒从女子唇间拔出,伸手扶着已经到了爆炸边缘的肉棒,一抖一抖的将大股浓稠的精液一滴不剩的悉数喷洒在女子美艳绝伦的脸颊上时,司空宇这才第一次看清这名与自己妹妹一同被夷人战士轮奸的女人的真实相貌,不由得被她的美艳所震惊了,怔怔的张大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却见那美艳的让司空宇震撼、眉目纤丽如同天仙般的女子此时却无比淫荡的主动张开嘴,去接那名战士所喷射出的腥臭精液,甚至还伸手将射在雪白脸颊上的精液拭在掌心里,又捧到面前,伸出舌尖仿佛母狗般满足的舔舐着,仿佛那些男人们射出的精液就如人间美味般,不仅含在嘴里细细品味,更是在等到三个战士在她嘴里满足的喷射出来后,将含了满满一嘴的精液大口的吞咽了下去,并不时发出啧啧的满足声,柔媚的眼波流转,乜斜着看着那些性欲高涨跃跃欲试的战士们。
  正在司空宇被那女子美艳的外表和淫荡的本质强烈的反差看得目瞪口呆,正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下时,却忽然听到自己藏身的高台边缘的一个箱子里忽然传出一声女子骚媚入骨的喘息,这突然的声响吓得司空宇全身一抖,不等他反应过来,却听得箱子里又接着传来一个女人艰难喘息的声音:“唔……呼……救……命……啊……好……痒……啊……”正屏住呼吸藏身高台的司空宇突闻人声,大惊失色,以为自己行踪暴露,急忙转头看向那出声的箱子。

  司空宇小心翼翼走过去,却听得那口巨大的箱子里忽然传出先前出声那名女子一阵高过一阵的呻吟,与之同时,箱子也在剧烈的晃动起来。这骚浪淫媚的呻吟声司空宇再熟悉不过,每当春娘和青梅饥渴难耐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发出这样的呻吟。然而此时箱子里的女子声音娇美动听,就算是司空宇这样天天生活在春娘和青梅身边的人,乍一听得这般宛若莺啼的呻吟,也情不自禁的兴奋起来,几乎忘却自己正身处满是敌人的村落里,妹妹青梅还在等着自己去救,脑子里只剩下立刻掀开箱盖,一睹箱子里女子的淫浪模样的冲动。
  就在此时,箱子里又是一阵剧烈的颤动,那名女子用充满痛苦又欢愉的声音娇喘着继续喊道:“好棒……继续用力……啊……狠狠的操我……啊……有没有人啊……想要真正的男人来……狠狠的操我啊……”司空宇闻声再也顾不得思考眼前是否是敌人的陷阱,伸手便掀开箱子,眼前浮现的美景让他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却见偌大的箱子里正仰面躺着一名美貌少女,身上的杏黄祭袍凌乱不堪,几乎只是零落的挂在她雪白丰满的娇躯上,她的一只手捏住自己一座丰满的美乳大力的揉捏着,深邃的乳沟里还紧紧的夹着一颗碗口粗的萝卜,另一只手则探在自己两条雪白美腿之间,正握着一根粗大的茄子插在粉嫩的蜜穴里不住钻探着,见到如此淫靡的情景,司空宇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盯着那少女则满面潮红的美丽侧脸,却见她正半眯着眼,灵活的丁香小舌饥渴的微微吐出,鼻子里发出快美的喘息。
  “姑娘……你……你也是被这些夷人掳掠来的吗?”见到箱中女子用茄子自慰的淫荡模样,司空宇胯下的肉棒早已蠢蠢欲动,虽然眼前女子所穿服饰明显和那群夷人战士并非一路,却不免担心是敌人所布陷阱,正待询问几句再做决定。
  “啊……男人……大肉棒!”却不料那名女子突然睁开迷醉的美目,一眼便看清掀开箱子的是个精壮的男人,当即欢呼一声,挥手丢掉那根已经沾满了淫水的茄子,突然伸出手拽住司空宇的手臂,轻轻一扯,毫不费力的将他整个人都掀翻在了箱子里。
  “啊!姑娘你……”司空宇被这名女子突然拉进箱子里,不由得大惊失色,却只感觉那个女孩滚烫的身子已经翻身压在了自己身上,一双看似纤细柔弱的玉手只是轻轻一拂,便将司空宇身上的衣服尽数剥去,司空宇没想到眼前尚且分不清敌我的女子竟然一上来便如此主动的骑在自己身上,一双手扶着自己的肉棒便要向她的蜜穴里塞去,正要开口惊问,却不料那女子忽然俯下身将脸贴在司空宇的脸上,一股沁人心脾的诱人奇香便直钻入司空宇的鼻腔,令他不由得一阵恍惚,却听得那名美貌少女一边伏在司空宇的耳边饥渴难耐的呻吟着,一边娇喘连连的说道:“别说话……让姑娘我先爽一爽……”眼见这名美貌少女竟然如此饥渴的向自己索求,司空宇索性不再挣扎,任凭这名杏黄祭袍的少女回手褪去本就挂在她身上的衣衫,一手扶着自己早已挺立的肉棒,雪白如玉的娇躯便直挺挺的向下坐去,少女刚刚用茄子尽情自渎了一番,已经湿润不堪,所以当司空宇的肉棒甫一触及少女粉嫩的阴唇,少女敏感的娇躯兴奋的一阵轻颤,两条美腿突然松力,丰满的雪臀啪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司空宇的小腹上,借着这一滑,司空宇粗大的肉棒便整根滑进了她湿滑的蜜穴,少女空虚的蜜穴被司空宇的肉棒突然填满,强烈的充实感让她高昂起头,雪白的美乳向前一挺,发出一声极度满足的惊呼,整个人霎时便瘫软在了司空宇的身上。
  “啊啊啊啊——好棒啊!总算有男人……啊……总算活过来了……到底是哪里来的好男人……这一下快要了我的命了……好棒……好强壮的肉棒……不要停,快,继续狠狠的操我啊!”那名面露欢愉之色的少女媚眼瞟了司空宇一眼,忽然兴奋的扑在他身上,用两座白皙的美乳压在司空宇的胸口不住的挤压着,还俯下身将朱唇压在司空宇的嘴上,探出舌尖插进司空宇的嘴里,兴奋的和他舌吻起来。
  少女一边伸出手在司空宇的身体上来回摸索,一边兴奋的挺动纤腰让自己的蜜穴不断吞吐着司空宇沾满淫水的肉棒,眼前的女孩体力竟如此惊人,就算是司空宇这样经常和青梅淫戏的精壮男子,一时间竟也有些吃不消,却见那女孩丰满雪臀一起一伏,娇嫩的臀肉不断的撞击着司空宇的小腹,让司空宇的肉棒在她的蜜穴里飞快的插入拔出,敏感的蜜穴软肉被肉棒的楞沟所刮弄,敏感的蜜穴里淫水淋漓不断,悉数喷在司空宇的大腿上,那女孩一边呻吟一边抓起司空宇的手去捏她的美乳,一时间玩的好不畅快。
  “不错不错……啊……好久没有遇到过这么强壮的男人了……以前那些男人不是没两下就一泄如注,就是根本不能捅到姑娘我满足的地方,没想到在这便遇到了一个,真的好棒啊……”那女孩一边骑在司空宇的身上耸动玉体,一边气喘吁吁的欢快叫道:“怎么样,我的身子让你玩得爽不爽?今天难得姑娘这么开心,一会就让你射在姑娘的子宫里面吧……哦啊啊啊……爽啊……要飞了……你……你也不要再忍着了……想射就射进来吧!”少女红唇间吐出的香舌随着玉体的扭动不断甩出纷飞的津液,司空宇见她也一样爽得魂飞天外,索性精关一松,兴奋到快要爆炸的肉棒一阵颤抖,一股浓稠的精液便汹涌的喷射进了少女已经淫水泛滥的蜜穴深处,滚烫的精液射在女孩的子宫里的时候,也同样激得那名少女娇呼一声,无比惬意的到了高潮,汹涌的淫水喷泉般溅射出来,在箱底积起一大滩透明的淫液。
  少女丰满圆润的美臀啪的一下砸在司空宇的大腿上,舒服得眯起眼睛直喘个不停,却仍骑在司空宇的肉棒上,不肯将从自己蜜穴里拔出,一双手在司空宇身上的敏感部位上下摸索个不住,媚惑的娇笑道:“谢谢你啦,如果没有你,我早就痒死了……真是个不错的男人呢,对了,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司空宇被这名杏黄祭袍的女子一番尽情的压榨,少女的蜜穴正是难得一见的极品,滑腻的蜜穴软肉如同小嘴一般含着他的肉棒不住吮吸,别看两人只是在箱子里骑乘了片刻,却是司空宇从未经历过的艰苦战斗,此刻在少女的蜜穴深处将自己的精液悉数喷射进去,几乎爽得要昏迷过去,只得仰面躺在箱底动弹不得,任凭少女的手在自己身上摸个不停。
  “这话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司空宇主动挺了挺仍插在少女蜜穴里的肉棒,又惹得少女一阵销魂的呻吟,于是开口问道:“你又是怎么会在这箱子里的?”“我?我叫做子巧,来自东边的子国。”少女似乎并没有太多心机,舒服够了,这才意犹未尽的撑着司空宇的胸膛缓缓站了起来,当她的蜜穴离开司空宇的肉棒一刹那,只听“啵”的一声,原本被司空宇的肉棒堵在子宫里的精液便沿着少女还未闭合的阴唇溅出来不少,少女低头看着自己双腿间的淫靡情景,不由得低头红着脸一笑,悄悄的伸出手指将溅在大腿内侧的精液刮在指尖,含在嘴里啧啧有声的品味起来,看到司空宇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少女嫣然一笑继续说道:“我本来在赶路,因为一路上没有遇到男人,里面痒得走不下去,看到这些箱子,就想钻进来找些能自慰的东西,结果刚找到一根茄子,就痒得晕了过去,结果醒来就看到你了……”司空宇闻言扶额一叹,摇头道:“哎……你这样竟然没被贼人发现,该说是你不幸呢,还是幸运呢?”“贼人?”少女子巧闻言惊讶的说道:“怎么会在这里?”“你现在被困在一群到处奸淫的贼人的居地。”司空宇看着眼前少女茫然无措的惊慌表情,全没有方才饥渴时的淫荡模样,不由得心中奇怪。
  “哎,到处奸淫?那他们抓你做什么呢?你也是藏在箱子里被抓来的吗?”子巧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
  “我叫司空宇,是潜入进来救我妹妹的……”司空宇叹息道:“那群夷人战士正在下面的广场上轮番奸淫她……”“哇,轮奸啊?!”子巧惊喜的叫道:“以前饥渴的时候,家里总是给我找一个精壮的男人让我止痒,我还从来没感受过被轮奸的感觉呢?对了司空大哥,下面那些夷族战士是不是都像你这么强壮的男人啊?”“你……我不能再和你胡闹了,我还要去救我妹妹呢。”司空宇看着眼前外表清纯可爱,内心却淫荡不堪的少女,忍不住叹息一声说道。
  “没问题啊,我们这就去救你妹妹。”子巧兴奋的满脸通红,急不可耐的舔着嘴唇说道。
  “你?”司空宇正准备转身离开,没想到少女竟然主动提出要帮忙,不由得诧异的问道。
  “为答谢你帮了我,我当然也一起帮忙!”子巧无比自信的昂起头说道。
  “心领了,小妹妹……”司空宇看着眼前身材娇小,除了极度淫荡就看不出任何特长的美貌少女,苦恼的叹息一声道:“我自己也可以救出妹妹。”“哼哼,你别小看我!”子巧朝司空宇一吐舌头,双手抵腰媚惑的一笑道:“我子巧的淫荡与性技在子国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人称”饥渴子巧“是也~”“哦?饥渴子巧?这外号是没错,不过子巧姑娘,你有什么计策去救我妹妹吗?”司空宇诧异的问道。
  “哪需要什么计策,不就是──见一个,干一个!”子巧满心期待的从箱子里探头向外望去,一眼便看见高台下方无数肌肉发达的夷人战士,兴奋到蜜穴里再一次淫水连连。
  “多一个人就能多一份力,”子巧见司空宇脸上仍然满是怀疑,于是继续说道:“等会我也出去让那些夷族战士们轮奸,等到我们把他们一个个都榨干,你不就能救走你妹妹了吗?”司空宇目瞪口呆的看着子巧双眼淫光大胜的模样,不由得怔住了。
  片刻之后,全身赤裸的美貌少女子巧便欢呼着扑进了一群目瞪口呆的夷人战士中间,当那些还没来得及排上青梅和那名神秘女子的夷人战士们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见到突然闯入的竟然是一个美貌不输两名女子,而淫荡程度甚至更胜一筹的娇俏少女,纷纷兴奋的大叫起来,于是一起扑了上去,子巧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兴奋到极点的闷哼,便已经被几名兽欲大发的夷人战士压倒在地,蜜穴、菊门和小嘴立即就被几根粗大的肉棒凶猛的捅入,子巧兴奋的扭了几下,便被插得淫叫连连,沉迷在无边无尽的肉欲中去了。
  正当那群夷人战士被突然出现加入轮奸中的少女给弄得喜不自胜的时候,按照约好的计划,司空宇则乘着人们的注意力都被子巧吸引过去的时候,乘机接近青梅,如果能救走的话就趁乱救走,如果不行,也正好乘机爽上一爽。
  果然子巧所表现出的淫荡让那些还轮不上另外两女的夷人战士兴奋不已,立刻有很多夷人战士都纷纷向她所在的方向挤过去,而司空宇则趁机混入人群,向着青梅被按倒的地方快步走去。不料围在青梅身边的夷人战士各个都强壮高大,司空宇几次向里挤去都被人毫不客气的挡了出来,就看见青梅的一只手从无数男人粗壮的大腿间伸出,主动握住一个战士的肉棒在为他套弄着,纤纤玉指剥弄那人的包皮,指尖便点在马眼上揉弄起来,爽得那人双手握住青梅的手不住的弯下腰去。
  司空宇见救援不得,索性转身就向场地另一边正轮奸着那名全身散发出淡蓝荧光的美貌冷艳女子的地方走去,准备试一试这名冷艳到被轮奸都能一声不吭的享受着男人肉棒的神秘女子究竟是什么感觉。
  这次便幸运的多,司空宇刚走到一旁,正好轮上换人,正抽插女子蜜穴、菊门和小嘴的三个战士竟然被女子美艳的肉体爽得一同在她体内爆射出来,当这些疲惫的战士舒服的大呼小叫着被人拖到一边的时候,身后那些急不可耐的战士们一拥而上,汹涌的人流顿时将相对瘦小的司空宇也挤到了那名女子身边,一名强壮的战士挺着肉棒不由分说的强行捅进了女子的蜜穴,粗大的肉棒猛地捅入,将女子平坦光滑的小腹都硬生生捅得凸起一大片,却只见那名女子竟然兀自紧闭着眼,看都不看一眼,只有微微探出的舌尖轻舔着嘴唇才能说明女子此刻心中的满足感,而倒在地上钻到女子身下,抢到女子菊门的战士同样粗暴的将肉棒捅入已经满是精液的菊门时,女子也只是微微昂了一下头,却仍是不发出一声淫荡的媚叫,任凭两根粗大的肉棒就在她前后的肉洞里疯狂的你进我出的冲刺起来。
  “妈的,这骚婊子明明肉洞里都湿成那样了,却还是一声不吭的自己暗爽,就算是哑巴,叫几声让大爷们爽一爽也好啊!”抢到女子蜜穴的战士不满的掐了一把女子美乳的乳珠,惹得那名女子全身娇颤不止,雪白的娇躯扭了几下。
  “刚才被干到那么多次潮喷,不也是一声不叫?这女的这么漂亮,你又已经抢到好位置了,要爽就自己爽,要是不想玩让我来,我还等着呢!”一旁的战士纷纷抱怨道。
  “喂,那个面生的家伙,这骚货的嘴还没人操呢,你玩不玩?你不玩就退一边去换我!”一个战士看站在女子仰面朝上的脸旁怔怔的看着女子美艳面容的司空宇,一是火光已有些昏暗,二是精虫上脑,哪里顾得许多,一时间根本没看清司空宇根本就不是夷人,只是开口恼火的催促道。
  “好好,我马上就干!”司空宇急忙脱掉裤子,挺着刚被子巧榨取过一番却依旧坚挺的肉棒,转过来蹲在女子脸前,刚将肉棒前端的龟头抵在闭眼的冷艳女子唇间,那女子竟然主动张开嘴唇,一口便将司空宇的肉棒含在了嘴里,并主动的一起一伏的抬动脖颈,让司空宇的肉棒在她的嘴里不断抽插起来。
  “唔……这么骚……就连子巧和青梅……也没有这么淫荡……”司空宇被那女子突然的主动吮吸弄得措手不及,一上来肉棒便被女子温热的口腔紧紧的包裹住吞吐起来,女子灵活的香舌温柔的裹住司空宇的棒身,灵活的揉弄起来,爽得司空宇双手紧紧的抱住女子的脸颊,不住的喘着粗气。
  “……”没含几下,那名原本一直闭着眼的女子忽然诧异的睁开眼,惊讶的望着正半蹲在自己脸上将肉棒插在自己嘴里抽插的司空宇,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连正舔得舒爽的肉棒一时间都忘了去舔,只是怔怔的含在嘴里。
  “哎呦,小兄弟的肉棒不错啊,连这么个冰山美人都对你的肉棒有反应了呢!”围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战士们兴奋的欢呼道。
  “唔……这骚婊子的嘴……真是不一样的爽!”司空宇一边爽得快要爆炸,一边还在努力的去伪装自己免得被夷人发现自己的身份,这样紧张的危机情形下的奸淫,却也有着令人紧张激动的兴奋。
  “……”见司空宇面色迟疑,应付的有些艰难,那名正含着他肉棒的冷艳女子微微皱了皱眉,突然继续舔弄起来,这一下连吹带舔,各种连司空宇都没经历过的灵活口技和舌技都被这名冷艳女子轮番在他的肉棒上使用出来,爽得司空宇仰头一声冷嘶,连围观的夷人战士们都被这名冷艳女子突然主动应战的美艳淫态看得呆住了。这下司空宇再也不用应付那群围观夷人战士的话语,只剩下不断汹涌冲击脑海的强烈射精冲动,以及将肉棒在她嘴里疯狂冲刺的兴奋,而那群战士们也不再和司空宇说话,只是兴奋的大呼小叫的围观着司空宇和那冷艳女子之间的嘴对肉棒的对决。
  终于在那名冷艳女子的舌尖抵住司空宇的马眼猛地一吸的时候,司空宇再也控制不住,大吼一声,双手死死的抱住女子的臻首,肉棒猛地向女子的喉咙里一捅,一直捅到整根都没入女子嘴里才停了下来,浓密的阴毛就贴在女子白皙美艳的脸上,肉棒顶端就直接插在女子喉咙里,猛地一抖,将大股精液一滴不剩的直接喷进了女子的胃里。
  那名女子一边娇躯兴奋的直颤,努力的承接吞咽着司空宇的精液灌注,一边意味深长的抬起眼打量着他,司空宇爽得全身一颤一颤,却也没错过女子意味深长的目光,心里也忽然浮起一丝来自远古的呼唤,不由得爽得大叫一声,才猛地将肉棒从女子嘴里拔了出来,将还沾着白稠精液和女子香津的疲软肉棒抵在女子白皙的脸颊上磨蹭起来,而早等在一旁急不可耐的战士们则又跳出来一个壮汉,挺着肉棒毫不客气的再次捅进女子饥渴的张开的檀口里,又一次的大力抽插起来,其它部位也已经一次又一次的换着不同的男人肉棒插入……
当村落中驻扎的众多夷人战士在三女身上尽情发泄时,这样美艳却欲求不满的女人又怎会轻易放过这些自己送上门来的强壮战士,自然也是一番尽情的榨取,当村中心持续了数个时辰的轮奸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却见那些原本生龙活虎的战士此刻各个都疲惫不堪,横七竖八的躺倒了一地,倒在地上直喘粗气。反观躺在地上满身精液玉体横陈的三女,却是满面云霞,娇喘微微,不断舔着朱唇玉指,显得异常满足,毕竟三女都各自有不同际遇,而这样被众多强壮男人毫不怜惜轮奸的机会却是难得,这一次也索性任凭众人轮奸,大大的满足了一下自己平日里难以满足的淫欲。
  司空宇这时比那群倒地不起的战士们稍好一点,还能勉强拄着长棍站在一边。除了来自母亲春娘的血脉继承,平日里被青梅百般挑逗榨取,早已锻炼得比常人坚挺的多,而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当方才他在那神秘女子的檀口里尽情喷射精液的时候,竟突然感觉肉棒被那女子口中津液浸湿的部位突然变得滚烫起来,等到射精后拔出肉棒时,这才赫然发现肉棒棒身上竟不知何时浮现出两条纠缠在一起的暗金色蛇形纹路,而随着那纹路上隐隐流动的金色光辉逐渐冷却,司空宇只觉得方才射精后的疲劳霎时烟消云散,肉棒竟然再次耀武扬威的挺立起来,足以令他再次投入层层交叠的淫戏之中。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相公,你好猛1
08-12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淫之轩辕剑
08-11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破碎山河全
08-11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武侠古典】【江湖血泪录】【作者:不详】
08-09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朱颜血之芙蓉 3】【罗森·弄玉】
08-09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