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恋

强暴小说
2017-08-14 09:11:28

悸恋

来源于sis

「恩……恩啊……」若大的房间传处不堪入耳的呻吟声,上好的丝被被踢到床下,床单凌乱,床上却没有人,旁边落地床帘一颤一颤的抖动着,那难掩兴奋的呻吟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刚刚不是还说不要的吗?现在怎么叫的这么淫荡啊?这可不像你啊,我淫荡的姐姐!」悸言嘴里说着刺耳的语言!

悸语的两只手被绑在宽大的摇椅的两个扶手上,两条退被分开微微抬起,绑在摇椅的前面,两个挺立的乳头上夹着两个小巧的夹子,可爱的小夹子前端被做成勺子状,把悸语圆润的乳头紧紧的夹住!后面有一个粉色的铃铛,随着摇椅的晃动而发出清脆的铃声!

悸语私密的小洞完全敞开,里面淫糜的伸出一根粉色的线,小小的跳蛋磨擦着悸语柔嫩的内壁,线的另一端就系在悸语的脖子上,因为线的不是很长,所以悸语不得不微弯下腰,而悸言还时不时的推一下摇椅,悸语因难以掌握平衡而牵动细绳,导致一次又一次轻颤,悸言似乎异常沉迷于眼前的美景,情动的将手伸进裙子里,密洞处以经阴湿一片,左手急切的伸进上衣,隔着胸罩就要揉搓起来!
「叩叩叩……」房门突然被敲响了,悸语慌乱的抬起头,跳蛋差点被拽出来!
「呆着别出声,我去看看,你知道跳蛋掉出来的后果吧?」

悸言走出阳台,把窗帘揶好,确保阳台上的春光不会外泄,就快步走到房门前开门。

「悸言,下楼吃饭了,你姐呢?」妈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吓的悸语连大气都不敢喘,密处不短的收缩,竟硬生生的将振动蛋向外挤出一点,悸语想起妹妹的话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想张开阴口,把蛋蛋再吞进去。

「姐在阳台复习功课,她们班明天要测试。」悸言平静的说。

「哦,那她爱吃不吃吧,凤姨做了你爱吃的鱼,快点下来啊!」

「恩啊……」阳台上泄漏出一声春吟!

「什么声音?你姐干什么呢?」妈妈说道着就要走进去。

「没什么,姐应该是睡着了,我去看看就行了,您先下去吧。」

「恩,你别老跟她在一起,她老打扰你学习!」

「恩,我会的,我一会就下去。」悸言乖巧的答道。

总算把妈妈骗走了,悸言也吓了一身汗,想起刚才那一声春吟,悸言感觉自己又湿了,得赶紧去看看。

「我不是不让你出声,你真是……」悸言被眼前的景象狠狼震了一下。
悸语的密穴还在用力夹紧,露在外面的蛋蛋还在顽皮的跳动,带动着小穴一颤一颤的,双眼像蒙了雾一样还带着点点泪痕,嘴里的密汁下淌,小嘴微张,吟哦之声不自觉的流了出来,乳头轻颤着变成紫色。悸言把悸语的腿搬的更开仔细端详那个颤抖的花心,悸言将蛋蛋轻轻的拉出来,可怜的蜜穴一张一合意犹未尽似的想把蛋蛋吃进去。

舌,把洞口里里外外舔了个干净,悸语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当下嗯嗯啊啊叫的不可抑制。悸言把自己的上衣拉高,又把衣拉低,让自己的蜜桃去亲吻姐姐戴着夹的胸,将裙摆拉高,脱下内裤,跨坐在摇椅上,把还在震动的蛋蛋放在姐姐下面的小核上,自己也坐了上去,用自己下面的小嘴去亲吻姐姐,把蛋蛋夹在中间。

「嗯啊……言,我不行了,嗯……哼……啊……」

听到姐姐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又感到下身一片湿润,知道她己经潮喷了,再加上之前那一番折腾,再这么刺激,当然高潮了,可自己还没开始呢。

右手搓揉着自己柔嫩的胸部,好一阵猛干之后才颤抖着到了高潮,再看自己的姐姐早以杏眼圆睁,魂魄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小嘴微张时而带出几声呻吟,姐姐这个样子是不能下楼吃饭了,悸言给姐姐松了绑,那雪白的双腿竟一时不能合上,悸言只好按揉姐姐。

悸言把姐姐抱进浴室,草草整理了一下就下楼吃饭去了(本来这里应该有细节的,百度小受闹别扭不让发!)也不知道母亲都说了什么,无非就是让自己不要太累,多补充营养什么的,事实上要补充营养应该是楼上的人吧,她总是那么瘦,又没真饿着她,经常做着就昏过去了,看看旁边空着的椅子,想着一会怎么也要让她吃点东西。

忘了从什么时侯起,她就帮姐姐开发她的身体,现在姐姐只能依赖她渲泄情欲,尽管有时候她也会有感觉,但她那纯情的姐姐只会哭着求自己,一想到她那迷蒙的眼神,悸言就更感到眼前的精美饭菜实在比不上楼上的美食,悸言不得不乖乖的把饭吃完,又耐着性子陪爸爸看了会新闻,心里想着楼上的小笨蛋不会还在水里泡着呢吧!很乖巧的跟爸爸妈妈道了晚安,又到厨房拿了些水果和糕点就上楼去了。

悸言走进屋,把门反锁上,把盛食物的盘子放在桌子上,看看空荡荡的大床,悸言叹了口气很认命的走进浴室,猜到那个小笨蛋会睡在水里,所以自己给她放的是循环水,这样水温不会降下去,想想自己刚刚也是一身的汗,干脆走进去一起洗。

悸言推开浴室的门,看到水里似乎睡的不太好的人儿,悸言又是一阵轻笑。
脱下衣服和水里和水里的人一样赤裸,一脚跨进水里,将悸语拥入怀中悸语睁开眼睛,看了看身后的人,就安心的缩了缩身子闭上眼睛想要接着睡,「语,别睡了,还没睡饱啊?」

悸言压出一些沫浴露,沿着悸语细致躬脖子一直向下,来到她那高耸的双峰,灵活的手指轻压乳头,将乳白的沐浴露抹在粉红的乳晕上面,小小的尖端早已挺立,悸言的左手一路向下,来到幽密的所在,因为悸言不喜欢姐姐私处的密林,所以每天早上都要为姐姐清理一次,现在摸起来光光滑滑的,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恩……啊恩……」如梦呓般呻吟成了最佳的摧情曲,在挺立的小核处按压了一会就迫切的向下探去,来到私密的地方,轻柔的按压揉搓,因为舍不得让她疼,所以一直都没有给她破雏,而自己的第一次早在初中就给了那时候的男朋友,想着也该给姐姐破雏了。

悸言的双手在悸语的身上游移,又来到那个敏感的小核,左手来回揉弄,有手摸向自己的私处,也急切的揉弄起来。

「恩啊……恩……言,慢点,啊求你,我受不……啊……」

悸言也沉迷在这桃色的情欲中。「姐姐可真是淫荡啊,这么饥渴的想要啊,求我啊,说你是我最淫荡的奴隶,我就让你释放!」

「求求言了,我……恩啊……是你的,我都是……恩……」

悸言加快了两手的速度,用自己饱满的双峰揉压悸语的后背,自己也无法抑制的呻吟出声,在一声声的呻吟中她们一同攀上欲望的顶峰。

两个人都洗好以后,悸言走到房间拿出一个盒子,「姐,我拿来你喜欢的宝贝来哦!」

悸语羞红着脸看向那个盒子,乖乖的把腿打开等着悸言给她「穿衣服」。
悸言拿出一些链子似的东西,上面有小夹子,悸言把夹子夹在姐姐的小核上,夹子是圆头并不会感到疼,另两个夹在阴唇上,将连着的链子绕过腿根在腰上缠了一圈,从背后绕到前胸,分别在两个夹在两个乳头上,从两个乳夹上垂下两条链子,悸言又取出一个项圈,上面有一个可爱的铃铛。悸言把项圈戴在悸语的脖子上,又把垂下的链子系在项圈后的环扣上。

悸言让悸语趴在郁室的地上,将淋浴的喷头卸下(我承认这段是盗用的bl人家本质是腐女嘛……),将水管插人悸语的HT里,缓缓开启水龙头,可能是水管太粗,悸语难受的扭动腰身。

「啪……」悸言手拿一根黑色长鞭,狠狠的抽在悸语的大腿内侧,「啪……
啪……「两声打在悸语的臀瓣上。

悸语委屈的眼含热泪,回头看向悸言。

「姐姐不乖啊,不是不让你动的吗!」

悸言把姐姐里面洗了几次,又用同样的方法清洗了尿道,然后分别向两个洞里面灌了牛奶和橙汁(话说这两种饮料是我最不爱喝的,现在报仇了),然后在洞口分别塞上一个前面像小鸡蛋一样的塞子。悸语强忍着尿意乖乖的爬着转过身,等她的主人下命令。

悸语美丽的双峰因为夹子和链子的拉扯,向下垂着,来回晃动着。混身缠这精美的链子,小腹微突,真是太可爱了。

悸言一时情动,拉起悸语的链子把她扯了过来。悸语乖巧的抬起头,舔弄起悸言的小核,发出啧啧的响声。

悸言左手左手紧拽住链子,右手揉搓自己的乳头,悸语乖巧的舔弄快要把悸言逼疯了,难耐的想要更多的刺激,右手向下游移,拨开阴唇的阻挡,中指伸进密洞里一阵猛插,小小的中指并不能使悸言满足,但加上前面的舔弄,悸言也颤抖着高潮了。

总感觉跟写密码似的,咱们帖的人可以去当特工了,卧底的那种,被抓住的那种,被XXOO的那种,被爱上的那种,被同性爱上的那种……(无视我吧,竟然YY自家兄弟……)

悸言靠在浴缸边平复了一下,悸语哭着看向她。

悸言蹲下身,看着悸语,「姐怎么哭啦?人家给你洗得干干净净的,还喂你好喝的,给你穿好看的衣服,怎么还哭啊?」

「言,我……我想尿……求你……」

「啊,我知道了,姐姐是饿了。」悸言拉起链子,让姐姐爬进屋里,来到放食物的小圆桌旁,(我忘了之前写的把食物放什么上了,为了剧情就这么写了)
把链子糸在桌子腿上,又用鞭子抽了一下悸语的屁屁一下命令到:「爬到桌子上去。」

悸语乖乖的爬上去,因为链子的缠绊悸语动作有些迟缓,所以又吃了几鞭子。等悸语爬上去以后悸言让她分开双腿蹲在蹲在桌子上,因为还带着夹子,所以伴随蹲的动作淫荡被完全拉向两边,里面的美景全部展现在悸言面前。

「姐姐的小嘴可真能吃啊!」悸言很恶质的用手抚摸悸语微突的小腹在上面轻柔的画着圈圈,悸语因难忍的收紧下面的肌肉,却使肚子更胀。(裸奔的小悸
悸)

「不许让里面的东西流出来!」悸言说完把HT的塞子拿下来用左手拇指堵住小口,从食盘中挑了挑,拣起几个葡葡一个个塞进HT,又拿出两个又红又大的草莓,也都喂悸语下面的小嘴吃进去。

「哼……言……我……我不行……我吃不下去了……」

「姐的嘴还想要呢!」悸言让让悸语站到跑步机上,按动按钮就让姐姐跑起来,自己则躺床上欣赏。带着链子的美丽双峰上抖动,美丽的腿间隐约还能看见突出的塞子。

「姐姐吃饱要运动一下哦!」考虑到姐姐晚上没有吃饭刚才又做那么多次,所以只跑了5分钟,等悸语一身香汗满脸泪痕的从跑步机上下来。

悸语难受的又流下泪来,「我怎么忍心让我亲爱的姐姐流泪呢?」悸言摸着悸语的雪臀说道。

悸言递给语一个杯子,让她把东西排到杯子里,但是只能排出一杯。

悸语都快跪下谢恩了,事实上她也这么做的,慢慢的跪在地上分开两腿,因为链子的牵扯让她不得不挺起上身,两个挺立的乳头一晃一晃的,悸语把杯子放在小口下面,把后面的塞子小心的拔掉怕自己一下排的太多。

悸言盯着那张开的小嘴,就见一股橙汁流出来,小嘴一张吐出一个己经破碎的葡萄,连带两个可爱的籽。

突然小嘴不动了,应该是被大草莓堵住了,悸语伸出手想把它拿出来。
「不许用手,用你淫荡的小嘴吐出来!」悸言走过去用绳子把她两手绑了起来,然低头又看起来。

悸语没办法,小嘴张张合合,终于出来一点却被悸言又推进去,反复几次悸语又要哭了,而悸言也玩够了。

悸语下面的小嘴己经红肿,又张了张,却什么也没吐出来,悸语咬咬牙,一个用力,竟然把草莓吐出来了,但同时带出大量汁液,杯子里地板上都是悸语刚吐出的东西,悸语害怕的看向悸言,她知道自己没有乖乖听主人话是要受到惩罚的。

悸言看了看,拿起地上的杯子走到床边躺了下来。

「把里面都排干净吧!」

悸语难以置信的看着悸言,但还是乖乖把里面排干净。

「把塞子从新戴回去!」

这回悸语更傻了,双手被绑着怎么塞啊?「言……?」

「你自己能想出来办法的,要不你就一晚上这么跪着吧。」

悸语看了看那个塞子,把屁屁移过去,伸腿坐在它上面,她想把它立起来,就想用密处的小嘴把她立起来,但在悸言眼里悸语就像用下面的小嘴亲吻地板,而悸语因为这个羞耻的动作加上下面被塞子磨擦而情欲大动,悸语因为不能把塞子立起来而有些着急,一个挺身跪起来转过身弯下腰用垂下的乳尖去碰触地上的塞子但每碰一下那顽皮的塞子就向前走一点。

悸语越来越着急,在加上下身越来越急的尿意,就越发卖力的去碰触那个小塞子。悸言大步跨下床,抓住悸语的链子把她提起来,伸出手一个向下,残忍的揉搓她的小核,一手狠很的揉她的双峰。

「恩啊……快点……啊……快……」悸语越来越到爆发的顶点,悸言却停了下来,悸语难耐的往悸言身上蹭,悸言冷眼看着,等她平复下来,悸言又伸手揉搓起来,却又在紧要关头下,「姐姐阿,我在帮你酿蜜啊。」

悸语两眼失神的发泄完就软绵绵的倒下了,悸言一把把悸语抱进怀里抚摸着她的后背。

悸言轻轻的把悸语放在地上,拿起桌上的糕点一下都倒地上和先前的汁液混在一起,轻轻地对悸语说:「乖乖把晚饭吃了,咱们要睡觉了。」

悸语听话坐起身舔起地上的汁水来,也吃了些糕点。

悸言看她吃饱了就又把她抱进浴室,解开身后的绳子,把身上的夹子和链子取下,故意在取乳夹的时侯用力揪了一下,悸语又免不了一阵呻吟。

悸言给她冲洗了一下就抱她上床睡觉去了,至于地上那些就只好辛苦凤姨了。
抱着悸语一夜好眠的悸言满足的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熟睡的人儿开心的笑了,抬眼看了一下表,「啊……悸语,快起来上学要迟到了。」

本来是一个很是温馨浪漫的早晨却在两位手忙脚乱的穿衣洗睑中度过了!悸家只是个小企业,还没阔气到给孩子配备私家车的地步,悸言勿勿忙忙拿了几片面包就拉着悸语撒丫子跑了出去。

这里不得不介绍一下悸氏两姐妹,其实悸语是悸言二叔的孩子,悸言还没记事的时侯她二叔就出车祸死了,婶婶因为接受不了打击一年后重病不愈也离开了人间,小悸语有两个命运,一个是近孤儿院,一个是被某个亲戚认养,但当时谁都不想要她,因为悸语不大爱说话性格内向并不讨人喜欢,而且是个不怎么漂亮的女孩,后来悸言的妈妈说服了悸言的爸爸收留了悸语。

悸言的爸爸把悸语她们家的地皮卖了不少钱,后来发家致富了也没对悸语怎么好,只是没让她冻着饿着,不过这些足够悸语感激涕零的了,因此悸语倒是比较像半个佣人,后来悸家请了凤姨才不怎么让悸语干活,但她还是喜欢给悸言打扫房间。

悸语比悸言大两个月,悸言却比悸语聪明很多,同一个年级悸语在D等班,悸言则在A等加强班,而让人难以至信的是要不是她姐姐还乖乖的在教室里上课,她才不来学校呢!

就像现在,悸语坐在班里喘着粗气担心悸言有没有按时到达班级(悸语的班级在一楼,悸言的班级在三楼)而悸言在把悸语送进教室后就出校了。悸言投资抄股靠她天生的好脑袋挣了很多钱,在外面开了个同性酒吧叫「悸恋」,想来这个酒吧玩就要交五十万会员费,还得看她悸老板愿不愿意,因为悸言可并不缺钱啊,而这些是悸语和她的家人所不知道的。

「悸恋」是悸言的心肝宝贝,在这里有她志同道合的朋友;有供她渲泄的场地;有她事业成功的见证。

小小的酒吧被中间的T形吧台分开,台上是专业的调酒师进行调酒表演,四大震店调酒师每天会不定项的出来两个:夏锦和李傲雪,章海和王梓。只有悸言知道他们不仅是四个朋友还是两对情侣。不过悸言才不说呢,又不是不知道这酒吧里的五分之一是冲这两男两女来的!说了还有钱赚?(海和梓是男同哦,人家的恶寒本质啊)酒吧上面是设施完备装修豪华的房间,可供会员们和自己的恋人休息,当然也可以买这里的MoneyBoy小受或MG小攻过夜,当然住房费和过夜费都不会低。

「嗨!NANA今天怎么有空来看店?」NANA是悸言的英文名,跟谢娜没什么关系,而是悸言喜欢日本的中岛美嘉。

说话的是柳毅,她店里的小受一枚,却有一个极疼他的老公,是黑道老大,话说悸言能在商业闹区开这样一家店而从没有人来砸场子跟他多少有点关系。两人也经历不少挫折才在一起的,柳毅也受了不少苦,不过现在终于雨过天晴,只是黑帮老大陆沉晨十分不爽悸言:凭什么我上自己老婆还要给你钱?悸言死也不感让柳毅出场了,还给陆大少打7。5折,够给他面子了。要不是他之前那么折腾柳毅,要不是柳毅哭着求自己收留他,要不是柳毅从进场就没出场赚过钱,她现在至于死也不放手吗?(怎么一到BL我话就这么多?)

「想你们了呗,上课太没劲,那老头子一节课喷出的口水比粉笔末还多呢!」
「吹吧,小心毕不了业。」夏绵是夏锦的妹妹,不同于姐姐的温柔甜美,夏绵可是霸气十足,就是有人带她出场她也只当T,估计就算她挥着鞭子也有一群美女捧着钱跪地上喊她「女王大人」。

这丫头嘴毒的很,就连悸言都没少吃亏,所以悸言聪明的自动忽视她。高深莫测的她似乎并不缺钱,不过聪明的悸言才不多事去问呢,这个酒吧里那个没有点故事呢?

「这两天店里没什么事吧?」悸言看向身边的柳毅。

「没什么,但……」柳毅趴在悸言耳边说了什么。

悸言皱着眉看向一副「我早知道」的夏绵。

「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通知我?」

「你不是舍不得你姐姐吗?阳阳把事情压下来了,我们觉得先不用告诉你。」阳阳本叫杨阳,大家都喜欢叫她阳阳,她就好像有阳光的味道一样,是个小警察,夏绵的小粉丝,笑起来可爱的不可思意,也是夏绵当宝贝妹妹一样宠着的可爱人儿。(注意:只是妹妹!)

「阳阳?她能压的下来?」一是阳阳只是个小警察,没那么大权力,二是悸言不信夏绵能让她趟这浑水。

「你爱信不信吧,我感觉这次事不简单,有人要整『悸恋』你小心点吧。」
说完就转身走了。

悸言看着她的背影又沉思起来……

在店里呆了一会就会学校了,利落的翻过学校围墙,悸言向自己班走去。正走到班门口看见那个可爱的傻子在伸着脖子向里望。

「请问你找谁?」悸言凑到悸语的耳边轻声说着,还恶意的向微开的领口吹气。

「啊……」悸语吓得轻声叫道。

悸言拉着悸语的手跑开了,后面还传来一个白痴「悸言有人找你」的声音。
悸言把悸语拉进女厕选了个单间把两个人都塞进去,转身插好门。

「言,我找你……啊……」悸语的话被悸言的手打断了,修长的手指延着美丽的腰线一直向上。

「姐姐,小心外面有人哦!」悸言趴在悸语耳边轻声说。左手在姐美丽坚挺的乳峰上来回游走,像吻不够一样亲吻着高耸的双峰,悸语两腿发颤,不住的向下滑。悸言曲起右腿顶在悸语下身娇嫩的地放。

「听说咱们过两天要放假?」外面传来说话的生音。

「好像是,听说今年成人高考要占用咱们学校作考场。」

悸言冲悸语一个坏笑,加重了两手揉搓的力道,右腿也按压着悸语的下身,可怜的悸语咬紧下唇难耐又不敢出声。

旁边的格间传来小便的声音,悸言俯身吻上了她的嘴。

「同桌,你先走吧,要上课了!」隔壁传出说话声,是刚才那两个女孩中的一个。

「那我先走了你快点!」

悸语害怕的看向悸言,用眼神询问她怎么办。

「铃……」上课的铃声响了。悸语不安的动了动,悸言惩罚的咬住了她的乳尖,因为上课的原因厕所里显的十分安静,悸言和悸语都不敢动。为了不让衣料摩擦发出声音,悸语只好羞耻的的一手拉高上衣,一手拉低裙摆。

「恩啊……」这声音让两人一愣,因为这是隔壁那个女生发出的,隐约能听到「噗叽噗叽」的响声还有女生隐忍但却一声高过一声的春吟!

悸言腹黑的想:我的宝贝儿叫的比她好听多了,不能输给她!这么想着,右手取代了右腿的位置,在悸语的下身大显身手起来,上面也不闲着,来回齿咬着那对双峰!

悸言才不管有没有声呢,估计那女的这会打雷也听不见了,反正要在那女的之前高潮!

悸语可没那么胆大,为了不发出声音,她只好把双腿打的更开,压低身自,好使下面的小嘴能尽情亲吻悸言的手。但因为小嘴吐出的蜜汁的原因那种淫靡的声音越来越大,可能是悸语太紧张了,在悸言那么高超的技术下还一直没有高潮。
「哼……啊……啊……」隔壁的淫靡声越来越急促,终于在颤抖的浪叫中喷射出来。

悸言生气的挺下手中的工作,故意把悸语卡在爆发的边缘。

隔间的门被打开那个女生走到水池边洗了手就深一脚浅一脚,极不平稳的走了,厕所里只剩悸言和悸语……

悸言很不高兴的看着眼前的悸语:两腿分的大开,微向下坐,胸向前伸,双手拉着自己的衣服,一副很淫荡的样子。悸言摘下还背在身上的书包,从里面拿出一根水笔,「姐姐在刚才的比赛中输了哦,所以要接受惩罚……」语不明所以的看言。

言拿出中性笔,趴在语的身上写了起来,先是在左胸上写着什么,嘴巴亲吻着语羞涩的尖端(为什么我想到生长素?)然后是右面的,笔尖还故意戳了下语娇嫩的尖端,惹来语一阵惊呼。

言右蹲下身来,把语的一条腿搭在肩上,拿出手机靠背景灯的光亮把语的私处照亮,然后拿起笔,又在语私密的阴唇上写着什么。

做完这些言站身,为语整理好衣服就出去了。这是上午最后一节课,折腾到现在都快下课了。

语虽然感觉很羞耻,可还是要回去上完课啊,但愿同学们别问什么才好,她可不会撒谎啊。

言看着羞红着脸跑开的语,轻轻的笑起来。

语这半节课上跟没上一样,满脑子都是刚刚的情节,也好奇言在自己身上写了什么,也在脑子里猜想了一些,然后又甩了下脑袋让自己好好听课。

下课的时候,言就在门外等自己,语开心的跑过去。

「你上午来找我有什么事?」言拉着语的手说。

「没什么,小雪说道你上午没来,可是你明明是跟我一起来的啊,你干什么去了?」言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笑着说。

「我不是和你『玩』去了吗!」

「可是那以经是第四节课了,你还背着书包?」

「我是想跟你『玩』到放学直接走人!」言邪笑着看着她。

「可是小雪说……」

「什么时候我做事还要向你报备?忘了自己是什么东西了?」言不耐烦的打断语的话。

语先是一愣,而后有些委屈的低下头,「我没忘,我只是担心你……」
「用不着你担心,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是。」

言有些生气的看着她,「然后呢?」

「是,主人。」

言满意的看看她。

回家路上,公车到站,言先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进了家门,凤姨就叫两人吃饭,语食不知味的嚼了两口就上楼了,也没人管她,反正她一直都是这样不言不语的。

语回到自己的小卧室,无言的落起泪来,本来还以为言会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或者不那么讨厌自己,原来自己还是一块抹布,一块肮脏的抹布。悸语越想越伤心。想今天上午的事情,她又忍不住好奇言会写些什么。

稍微平复了下心情,撩开上衣拉下胸罩低头看去,只是越看脸越白,左胸上写着,「X年X月X日在英德学校高中部三楼女厕第八格间参加手淫大赛惨败,对方实力雄厚,上来一个潮喷,我方立刻败下阵来」。右边写的是,「淫荡的贱人语以后会苦练S淫技巧,牢记口交要领,立志在SM上能有一席贱地!」
语颤抖着看着这些话,想起下面还有,褪下内裤却怎么也看不到,就走到镜子前,拨开阴唇,「这里是个淫荡的洞哦,什么都吃的下去,她那个B肯定比不上你的!」

悸言开门走进悸语的房间时就看见这样一幅活色生香的画面:悸语对镜而坐衣襟半敞。

「喜欢我给你的留言吗?」悸语猛的一震,苍白着脸看向她,慢慢拉扰衣襟,低下头。

悸言走过去想要低身亲吻,却被语偏头躲了过去。言一挑眉硬掰过她的脸狠狠的吻了下去,语猛烈的摇着头言不得不用手臂圈住她。

「你发什么神经?乖乖的别闹了。」

语的心里万分难过,本就是纯洁淡雅的女孩,却被调教的越发不知廉耻,身体异常敏感,就算是常人无法承受的虐恋性爱自己都咬牙承受,可是自己这些可耻的改变却没换来自己所爱之人的目光,真是讽刺。

悸语慢慢的挣开言的怀抱,静静的站起身,走进浴室。

言不知怎么的有些烦燥,就像发现一向听话的小猫其实也有很锋厉的爪子。
那么,噬血的掰折呢?浴室中传出水声,言被门里的隐泣声弄的心烦意乱,一推门发现语竟然在里面上了反锁!

「悸语,开门!」悸言用力的砸门,悸语的哭泣声越来越大,悸言疯狂的砸着门,「你他妈的给我开门!……」

悸语还是哭着,却不给言开门,她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自己的妹妹!

悸言铁青着脸用脚踹门,眼看就要踹开了,语却惊恐的压住门不让她进!
「求求你,别进,求……啊……」

悸言根本没有听她的,一脚连悸语一起踹翻在地。

语红肿着眼抽泣着坐在地上,原本雪白的双峰现在以经被搓的红肿充血,一边还渗着血丝,白析的大腿内侧殷红不堪,让人难以想像可怜的私处被挫成什么样,言的那些字迹早已看不见,但似乎是以掉一层皮为代价,或者语更想搓干净的是自己的心。

言冷言看着她,心里怒火中生。

「怎么,这么想擦掉我的痕迹?」语已经说不出来什么话了,只是摇着头。
言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你他妈摇头是什么意思?」

语喘息着说不出一句话,却又倍感凄凉,如果言不不是这么生气,如果言没有着么冲动,如果言还是那个怜惜语的言,那么她就会发现语那就应该注意到语那苍白的嘴唇,颤抖的肩膀或者是创伤的心,然而她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想到,她只是一味的沉溺于语「厌恶」她的事实里无法自拔!因此当她把修长的手指狠狠的插进语的下体时言和语都愣住了!语看着下面缓缓流出的红色彩液体忘记了哭泣。

言难以至信的看着这一切,她残破鲜红的爱人,不应该是这样的!她等了十八年,留了十八年,想要把这神圣的一刻留给心爱之人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一个让她们以后回味的礼物,现在呢,都毁了,被自己毁了,不应该是这样的!
言愣愣的看着,忘了之前的愤怒,语无住的坐着,很疼,但没有心疼的厉害,趴在浴缸边干呕起来!

言心疼的看着她,跪在地上摸着语凌乱的发。任她呕的厉害呕的哽咽!轻轻拿起一旁的毛巾,擦试着语的身体,语不安的动了动,言轻轻拍着她的背,还是执着的擦着,划过突起的锁骨脆弱的双手峰和如柳的腰身,然后犹豫了,那里…
…很疼吧!怎么办?还是绕了过去,雪白修长的双腿,言的手颤抖着。
言第一次感到如次无力,愧疚的抱起语,转身出了浴室,把以经虚脱无力的语放在床上,又不知该怎么做了,那些成片的伤痕没有流血却更磨人,不知道应不应该包扎,最后只是轻轻的该上了被子,自始至终语都没有睁开眼睛。

「我……会帮你请假。」一阵可怕的沉默。

言穿着一身湿衣服茫然的走在街道上,她自然是没回学校,打了个电话给语的班主任请了假,就放任自己在这个人喧闹的城市飘流,最后还是回到『悸恋』。
夏锦看她一身落魄的样子,不安的看着她今天的搭档梓。「言,你……」
「我只想静一静,自己,静一静。」

【完】

[本帖最后由kionowatashi于编辑]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鬼机械九
08-1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悸恋
08-14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淫荡古墓作者不详
08-10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地痞师表 379-380
08-10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地痞师表 77
08-10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