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别传】【作者:不详】【连载中】

武侠小说
2017-08-17 09:57:12

  这韦小宝奉康熙之令,当了赐婚使。护送建宁公主前赴云南,与那吴应熊完婚。一路上,经过之府州,无不对这位赐婚使大人极力奉承巴结。
  公主出嫁,排场自是甚大。这护婚行队浩浩荡荡延拖里许,缓缓前进。
  这日到了郑州,知府早有准备,迎了一行人宿于当地首富仕绅家中。
  当夜,公主在那冰镇酸梅汤里下蒙汗药,迷翻了韦小宝。两人一丝不挂,大演火烧藤甲兵,烤熬狐狸精油的戏码。
  韦小宝的「美貌尼姑师父九难」和美女师姐阿珂离去之后,不久窗外又来了一人。
  这人身着骁骑营军服,看来是骁骑营军士,却落地无声,身法极好。这军士纵身落地后,四顾无人,军帽往后一推,脸颊贴于窗缝上。室内烛光透缝射出,照在那军士脸上,微光下只见得半边素脸。两眼点漆、樱唇紧闭、肤色雪白,宛如女子。年龄虽小却已长得极为甜美,竟然便是韦小宝心上的一块肉,俏丫头双儿!夜来护主。
  她把一个眼睛贴于窗缝上,往内看去。长长的睫毛颤了一下,一手捂口脸红耳赤。半晌后,把脸颊拉开。
  眼睛离了窗缝,耳朵仍然听得室内传出的诸般声音。
  双儿身子轻倚在门边,心如鹿撞,怦怦乱跳。羞得转头四顾,东张西望,抬头望了望上方。见了一勾月牙正微笑的看着她,又羞得慌慌张张把一顶军士帽拉得更低,连耳根都红了。
  房内,烛火甚为明亮。建宁公主裸裎着,半身仰卧在软榻,半身躺于韦小宝身上。两条浑圆雪白的长腿大开。一条曲放于韦小宝肚皮,一条懒洋洋的高放在锦被上。
  韦小宝这赐婚使大人,也是赤条条的,一手抱着肚皮上那粉腿。一手握着底下那只巨大挺立的阳物。“啪!啪!”打着建宁公主饱满粉红的阴部。
  公主腻声道:“贝勒爷,您用那只什么硬东西敲奴婢的…的好地方,敲得奴婢心慌意乱,不知如何是好?”
  韦小宝骂道:“浪小皮,光敲敲你就心慌意乱?待会儿教你意乱心慌,快活得喊爹叫娘!”
  说完,伸手拉过她,令她面向韦大人,跨开双腿趴蹲在韦大人身上。
  这般难看下贱的姿势,蛮公主还是不情不愿做了。
  通明的烛光下,韦小宝见这蛮辣公主娇艳如花,两个大奶雪白晶亮,浑身阵阵幽香。底下那大棒又怒涨到极点,握着大棒头顶住她的阴唇,屁股一转,磨了起来。
  那唇处原已淫液密布,甚为滑溜。棒头磨来顺畅无阻,越磨越快,公主细喘渐渐急促。
  韦小宝又磨了几下,建宁公主“啊!啊!”叫着,扭着屁股,小手往后面抓去,捉住韦小宝握棒那手,猛力往内磨去。
  这公主武功虽浅,蛮力却甚大。那大如鹅卵,满是淫液的棒头,竟然塞进了她小巧的肉洞内。
  建宁公主受痛,“哎唷!”大叫一声,松了手,不敢再动。
  韦小宝自小在丽春院长大,处子破瓜之事早已耳熟能详。
  见她居然浪得自己把大棒头硬塞入小洞内。
  暗骂道:“辣块妈妈的浪蹄子,老子今晚嫖死你!”
  一手压住她肌肤细腻的背部,一手扶着巨棒,屁股猛力往上一顶。
  建宁公主又“哎唷!”大叫一声,韦小宝一条既硬且长的扬州巨棒,已破门而入,摘下了这大清公主的初蕊。
  公主咽呜道:“死小桂子!弄的什么!痛死人了!”
  韦小宝一条巨棒在她紧热的阴道里,涨得甚为难受,便两手托着她屁股,叱道:“抬高!”
  建宁公主吓了一跳,双手一撑,拱高了屁股。那巨棒在里面拖动,既痛又乐。大声呻吟起来。
  韦小宝留一个大棒头紧框在里面,低头见那拖出来的巨棒身带血丝,暗中大为得意。又道:“好了!”把屁股跟着拱起,那棒又戳了进去。
  建宁公主浑身颤抖,也不知是痛还是乐。只“啊呀!”叫着。
  韦小宝在她身子底下,公主幽香阵阵,肉体滑腻细嫩,两人贴在一起,都兴奋得全身发红。
  双手抱着她猛力翻了一个身,把她压在下面。建宁公主阴部又受创,“哎”
  叫一声,却无痛苦之意。
  韦小宝此刻欲火焚身,拉开她双腿。吸了一口气,将棒抽出大半,重又奋力插了进去。
  丽春院中所见诸般性交姿势,依样画胡芦,尽情使于这大清公主,美丽绝伦的肉体上。还是她的初夜呢!
  两个少年男女又抓又打,一条巨棒从未离洞,翻翻滚滚干了半天。
  建宁公主披头散发,香汗淋漓。高潮也不知来去多少回,淫液奔流,又稠又腻又多。
  初夜的小屄被处男的巨棒插得红肿不堪。这只变态的小屄,越痛越有快感。
  弄到最后,开了屁眼,变态小屄奄奄一息。韦小宝又狠狠干了她一次,两人欲火尽灭,抱着甜甜蜜蜜睡去,才算了事。
  双儿长年贴身护卫这么个有钱有势,好色的市井之徒。跟着他四处胡闹、出生入死,声色场面见过不少。
  虽说年幼不解人事,躲在窗外听了半天,却也慢慢听出些苗头来。
  证之随韦小宝去过的声色场所,私处竟然发痒,心情激荡。
  转头四面看了看,不顾得害羞,军帽往后一推,再次贴了一个眼睛往窗缝瞧去。
  正好瞧见那公主一身雪白的肉体,冰肌玉肤。却是披头散发,跪在软榻上。
  胸前两只丰满的乳房抖动,摇摆着高高翘起的屁股,浑身汗水。
  韦大人一手紧紧扶着公主腰部,一手猛力拍打公主雪白圆满的屁股。底下挺着一支大棍子,就在公主劈开的两腿之间,戳进拉出,又猛又快。
  双儿见状吃了一惊,那棍子她在服侍韦小宝更衣时,也不知见过、碰过多少次了。却没想到会变得如此粗大,又可以弄出这等光景来。
  一个眼睛看得眨都不眨,韦小宝的大棍子越戳越快,她心里跟着越跳越快。
  几乎便要昏倒。只觉得全身发热,下体发烫、发痒。好似有虫子蠕动,更有东西流动。
  她紧挟着两腿,心想,怎会来了月事?眼睛离开窗缝,缩了肚皮,小手羞羞答答挤进裤内,摸到私处,触手细腻却有微许温液流出。
  诧异的又挖了挖,一阵快意从私处袭来,震了一下。两腿发软,差点跌倒。
  那温液越挖越多,越舒服,双儿心里却隐隐约约有些害怕。
  就在此时,公主突然叫道:“死小桂子啊!用力打~”
  韦小宝喘气低声怒骂道:“放低声!想害死老子吗?老子打死你这个骚狐狸精!”
  一阵啪!啪!啪!挥手打得那骚公主浑身白肉颤抖,圆白的屁股乱摇乱挫。
  浪声叫道:“再用力!小桂子~用力!”声音果然放低了。
  韦小宝骂道:“什么小桂子!”住了手不再击她屁股。
  公主哀号道:“是!是!奴婢不敢!韦爵爷!韦大人!请再狠狠赐奴婢几巴掌!求求您!”
  啪!啪!啪!击打声又响起,公主浪叫声却变得又腻又娇。
  双儿在窗外听得目瞪口呆,脸红耳赤。是否还看心中犹豫,室内声音突然静了下来。急忙又凑上眼睛。
  室内两人却已换了姿势,那建宁公主仰卧褟上,分开双腿。韦小宝扛着那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身子压在公主身上。
  光光的屁股上上下下,急速朝建宁公主两腿间捣撞。两人紧紧搂着,双唇黏在一块儿,热烈的吻着。
  只余急促的娇喘鼻音和韦大人喘息声,另加个噗嗤!噗嗤!捣撞声。
  双儿小手不禁又伸入裤内,抚着私处。看韦小宝紧搂着建宁公主亲吻,心中却升起从未有过的感觉,彷佛打翻了数十个醋坛子。
  韦小宝和她早已彼此互信互赖,越过了主仆界线。除了尚未「大功告成」之外,两人感情就似婚了十几年之夫妻。
  这韦小宝尽管是好色、不识字的市井之徒,那是他自幼生长环境造成。但他义气天生,热情仁慈。只嘴巴胡说八道,就是不会真正去“欺侮”双儿,占她便宜。且对她甚为钟爱、尊重。
  双儿小手抚着黏湿一片的私处,如点漆般的大眼睛,透缝盯着室内纠缠在一起的,两条赤裸裸的人儿。回想韦小宝有时如刚发情的少年般,借机偷摸她的胸部,偷碰她的私处。两只大眼隐露笑意,心中一股遐思升起,那床上的建宁公主好似化成了自己。小手碰触的私处,竟然有点颤抖,更加发热。
  不久,室内缠动的两人渐渐静了下来,烛光一枝一枝熄灭。
  双儿闭上眼睛,小手抚着私处,在光滑无比的外阴部,抚揉了几下,突然触及一只小如红豆,又软又硬,圆湿的东西,全身震了一下。
  她指头甚为灵敏,立即察觉这软硬兼具的小豆豆,平时绝非长成这付模样。
  因为平时沐浴摸到她就不是这个样子。
  再捺着那豆轻揉了几揉,又是浑身发颤。双儿倒抽了一口凉气,不敢再碰那豆。
  但这冰清玉洁、小巧可爱的阴部,面积能有多大?指头抚揉势必触及挺起的小阴蒂,双儿每次碰及那豆总是快意倍增。
  越揉越快,那温液如泉水般冒出,变得又黏又滑。阵阵畅意如浪袭来。
  全身滚烫,两颗小白牙咬着下唇,闷着气息,不敢出声。娇美的素脸涨得通红,汗如雨下。
  只觉得尿意传来,颤了一下。子宫痉挛,咬住下唇细喘着,羞羞答答把那藏于阴道深处的甜汁蜜液,尽数泄了出来。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全身舒畅,不想再动。
  过了半响,突然听到“喳!”的一声,有人跳了进来,离她仅数尺之距,传来一股幽香。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十景缎(第二章)】【作者:不详】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鹿鼎记别传】【作者:不详】【连载中】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九阳谷之雪岭双姝与少年张无忌】【1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群魔丽影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水昌卧龙全
08-15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