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第二章)】【作者:不详】

武侠小说
2017-08-17 10:10:25

  那道人见向扬掌力凌厉如斯,不由得脸上变色,喝骂道:“小贼!”道袍右袖一挥,踏开七星步,手中虽只剩半截断剑,但架势依然稳凝如山,向扬不敢轻忽,心中暗思:“这道人的剑法当真浑无破绽,全凭雷掌刚劲,硬是震断他剑刃,现在可不成了。”
  忽见那道人左晃右绕,踏准七星步伐着着进逼,一柄断剑青光霍霍,破空成声,招数威力竟不因折刃而稍减。向扬拆解闪避,雷掌不时连连反劈,两人身形忽忽来去,只瞧得一旁四人目眩神迷。
  赵婉雁生怕向扬受伤,连忙叫道:“陆道长,这位向大哥是好人,你别打啦!”那陆姓道人斗得正紧,一听此言,心中大奇,急忙回剑抽身,退开数尺,盯着向扬上下打量。
  向扬走到那三人身旁,各在肩头拍了拍,笑道:“得罪得罪!”三人本来但觉胸口真气郁闷,连站也站不起来,不意肩上受了这一拍,一道潜劲直透百骸,立感舒畅,三人一齐跳了起身。
  陆道人收剑入鞘,说道:“小姐座车为白虎寨贼子所劫时,贫道正与那贼寨主缠斗,分身乏术,累得小姐受了惊吓,当真罪该万死。”说着和那三人一齐跪倒。赵婉雁脸上一红,道:“算啦,起来吧!我……我好得很呢。”说着偷偷瞧了向扬一眼。
  四人站起身来。陆道人道:“小姐既然无恙,实乃天幸。贫道已在前面镇上备好座车,请小姐上路。”赵婉雁嗯了一声,说道:“不用啦……你们先去京城吧,这位向大哥会送我去。”
  四人面面相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耳中所闻。他们素知这位小姐最是害羞,平日跟陌生男子一句话也难说出口,怎会要跟此人同行?陆道人道:“我等奉命在身,要护送小姐上京,请小姐勿要为难。”赵婉雁微笑道:“陆道长别操心,我去跟爹爹说清楚,他决不会怪你们的,我还要带向大哥去见爹爹呢。”
  陆道人经验老到,看赵婉雁和扬之间的眼神始终含情脉脉,又听她如此说,已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又见赵婉雁穿的是男子长袍,说不定已私托终身,当下哼了一声,对向扬道:“阁下这路‘九通雷掌’,果然非同小可。尊师是姓龙,还是姓华?”向扬答道:“先师姓华。”
  陆道人“哦”了一声,道:“华玄清过世了么?可惜可惜,当世高人又少一人。”说着又道:“华玄清的传人,人品定是不会差的。也罢,小姐如此吩咐,贫道不敢不从,但望小姐早日到达京城,以免……”赵晚雁忽然急叫道:“啊,别说!”陆道人怔了一怔,说道:“是,以免老爷挂怀。”向那三人道:“把东西交给小姐。”三人中便有一人解下背上包袱,交给赵婉雁。四人向赵婉雁行礼,一齐离去。
  向扬道:“婉雁,你家里高手可不少啊,这陆道人功力着实厉害。”赵婉雁微笑道:“是啊,他是我爹爹最器重的人。”说着打开包袱,里面都是些衣服首饰。陆道人等人四下寻找赵婉雁,又生怕她已在山贼手里受了凌辱,因而命人带着两套衣衫,找到人时可以免去衣衫不整的窘态。
  向扬笑道:“这下可好,你可有衣服穿了。来来来,袍子脱下来还我。”赵婉雁抿嘴一笑,道:“我想穿这件袍子呢,向大哥,你穿这些好了。”向扬翻翻包袱,件件都是女装,笑道:“你想捉弄我?剥也要把你的袍子剥下来。”说着一把搂住了赵婉雁。赵婉雁轻笑道:“好嘛,我换就是啦!”
  向扬脱下她的长袍,在包袱里拿出一套淡绿绸衫,道:“就这件?”赵婉雁低声笑道:“好啊。”向扬左手掌轻轻摩娑着她的乳侧,笑道:“这么美丽的身体被衣服遮着,真是可惜得很了。”赵婉雁一阵害羞,道:“别说啦!”便要去接过衣服。向扬拿衣服的右手往身后一藏,说道:“且慢,你先回答我个问题。”赵婉雁道:“问什么?”向扬道:“你方才要陆道人别说什么事情?”
  赵婉雁倚在向扬胸膛,柔声道:“别问啦,到京城你就知道了……我如果说了,可能……不太好的。”向扬本不欲强问,当即微笑道:“好,那就不说啦!”一边说,一边为赵婉雁穿上绸衫,赵婉雁拿出银钗别在发鬓。佳人一加打扮,更增容姿,赵婉雁倚桥婷婷而立,一袭绿衫迎风轻摆,当真若河畔青柳,柔美无止。向扬赞叹道:“婉雁,难怪那金鲤鱼一跳起来就沉了回去,‘沉鱼落雁’四个字,形容的真是一丝不差。”
  赵婉雁满心欢喜,轻声道:“这儿可没有雁儿在飞呢。”向扬笑道:“怎么没有?我眼前就有只好漂亮的雁儿落在那儿。”赵婉雁螓首微偏,现出羞涩之态。
  两人沉浸在一片浓情蜜意之中,倚树谈心,一夜未眠。清晨日出,向扬和赵婉雁在镇上买了两匹马,北上京城。
  两人初尝情滋味,行程走得极慢,似乎只盼京城永远不到。赵婉雁怕羞,不敢在客店中和向扬缠绵,生怕它房客人听见,接连两日都露宿在野外。这日天色将暗,两人行经荒山,尚未见得市镇。向扬笑道:“婉雁,今天还是睡荒郊野外?”赵婉雁轻笑道:“不知道,你说吧。”向扬一笑,突然勒疆停马,凝神不语。赵婉雁奇道:“向大哥,怎么啦?”
  向扬不答,过了片刻,对着前方一片树丛说道:“前面的朋友,你们还要等上多久才肯现身?”
  忽然之间,周遭树丛中纷纷涌出人来,有持刀的,有拿长枪的,大多面目不善,接着便是三个领袖样子的人走将出来,有一人便是白虎寨三寨主。另外一人瘦骨嶙峋,长须杂乱,眯着一对细眼。最后一人身形魁梧,顶上一根头发也无,颏下短须却是极浓,气态威猛。
  那魁梧巨汉虎目圆睁,道:“老弟果真言而有信,三日一到,当真踩到我们白虎寨来了。”向扬抱拳道:“不敢!其实在下初得佳侣,一时间心情松了,三日内踏平白虎寨的话,早早忘啦,今天不过途经此地,想不到天下事无巧不成书,忘都忘了,还是逼得我来踏一踏。”说完哈哈一笑。
  那瘦子哼了一声,道:“小子,你是何人?”向扬道:“在下姓向名扬,料来三位寨主也没听过我这无名之辈。反正我也不知三位大名,刚好扯平。”瘦子怒道:“死到临头,还这等嘴硬!”身形飞出,右手五爪斜往向扬左肩抓落,势道既准且狠。
  “这瘦子好生了得,非那胖子所及,这路抓法极厉害!”向扬心下暗喝一声采,翻左掌将爪招格向外门,侧身迳出右掌,中宫直入。那瘦子疾出左手擒拿,却落了空,掌力已转袭腰侧。瘦子面露惊色,晃身斜飞退开,堪堪避过。
  那巨汉姆指一翘,道:“好功夫!向老弟,这是我三弟郭得贵,这个呢,是二弟丁泽。”说着指了三寨主,又指了指瘦子,续道:“在下童万虎,咱兄弟三人立下白虎寨,你道是为了什么?”向扬道:“愿闻其详。”
  童万虎一望赵婉雁,道:“便是因为你身旁这姑娘的父亲,堂堂的靖威王赵廷瑞,哼哼!”说到此时,眼中露出极愤恨的神色。向扬看看赵婉雁,只见她脸色苍白,轻轻咬着下唇。靖威王赵王爷在民间声名不佳,许多百姓暗地咒骂,说他如何敛聚钱财、欺压良民,虽不知实情如何,但传闻确是如此。
  童万虎道:“十九年之前,这赵老贼在这山岭上遇上大批刺客,那时我们兄弟三人都是他手下的侍卫。二弟在他身前挡了一枚毒镖,嘿嘿,死是没死,但是毒性深入筋骨,始终除之不尽,一个精壮汉子成了现在这模样。赵姑娘,你瞧清楚没?”赵婉雁低首不语。
  童万虎又继续说道:“姓童的一力为他断后,三弟救起二弟,跟其他几名侍卫护着他,逃到了河边,只有一条小舟,哼哼,二弟,当时情形如何?”丁泽的一对细眼陡现精光,沉声道:“咱们都上了小船,小船吃水太深,行不快。老贼看追兵转眼便到,嫌我伤重无用,把我推下河去。”童万虎点点头,道:“三弟,你又如何?”郭得贵道:“老贼说我体形太重,叫那姓陆的牛鼻子也把我踢进河里,只是他想不到二哥没死,我便被二哥救到岸上,给二哥起镖救治,一命换一命。”
  向扬见赵婉雁脸色越来越难过,心中不忍,道:“童寨主……”童万虎道:“至于我姓童的,杀了两个刺客后,自己也受了重伤,滚到一旁的山坡下,昏了过去,以为必死无疑。岂料当我醒来,身侧竟有两只断手,瞧臂上服色,正是追击我的敌人的。再一看,竟见到一只白色巨虎。虎兄,请出来一见贵客如何?”
  只听得山林间隐隐传出虎啸之声,一众山贼纷纷让开,一只白毛黑纹的猛虎缓缓步出。向扬跟赵婉雁都吃了一惊,他们从未见过此等白虎,只道是神话中物,岂料竟真有一只。那白虎身型比寻常老虎更加庞大,气势汹汹,眼中似有光芒流闪,似乎随时要择人而噬。
  童万虎道:“这只白虎竟不吃我,反而让我在一座山洞中养伤。过两天,它又负着二弟、三弟来到洞中。我们三人死里逃生,全拜这位虎兄之赐。不知是否我名中与虎有缘,和这位虎兄相处的极好。我们伤势半愈后,一日童某下山买酒,才发现赵老贼发下通告,说我与刺客合谋叛上,悬赏捉拿。我惊怒之下,一人赶到洛阳去,想知道家人们情况如何。嘿嘿,男的全部下狱,女子都捉进了王府,不到三年全死了。”
  说到此时,狠狠瞪着赵婉雁,喝道:“童某瞎了眼,认了个忘恩负义的主子,那也罢了。我妻子被老贼的手下摆布的生死不知,老贼丝毫不管,反而怕我还活着,想除去童某。童某当时不是陆贼道的对手,奈何不了他们。嘿嘿,童某回山立下白虎寨,寨中兄弟个个受过赵老贼的迫害。赵姑娘,寨中兄弟打探过了,你心地仁善,洛阳城里人人称好,童某本来不愿伤你。但是白虎寨众兄弟的仇恨不能不报,你父亲积的孽,便从你身上讨一分回来。”又道:“向老弟,你路见不平,将三弟打了个落花流水,那是你的仗义之行,童某无话可说。但是此事与你无关,老弟便请自行离去,莫要干预。”
  赵婉雁凄然摇头,道:“爹爹他……真的是这样的吗?”向扬纵身下马,朗声道:“童寨主,在下对赵王爷所知实在不多。但即使你所言不虚,郭三寨主虏掠之行,却是在下亲眼所见。白虎寨立寨是为了对付赵王爷,那也罢了,但是其他的行迳却显然无所相关,更非光明之举。你们想留下赵姑娘,我向扬便绝不认同。”
  童万虎“刷”地抽出厚背鬼头刀,喝道:“向老弟执意如此,没得说,只好动手将你请下山!”向扬双眉一挑,道:“领教!”童万虎怒吼一声,三名寨主一齐攻至。童万虎使开家传刀法,力沉势猛,丁泽空手出招,成鹰爪势,奇狠无比,郭得贵双锤被踢入河中,没了趁手兵器,改拿一根钢杖。
  向扬沉声吐气,凝神寻隙,手格鹰爪,掌震刀面,三招未过,一脚踢中郭得贵腰间重穴,力到人受,一个肥胖的身子直飞出去,摔在地上动弹不得。童丁二人不敢轻敌,招数严谨,绝不轻忽。
  赵婉雁看着情郎独斗二敌,手心全是冷汗,心中焦急,却莫可奈何。忽然脚下一紧,竟是被一名山贼抓住。
  “啊!”赵婉雁惊叫一声,几个山贼已把她拉下马来。他们垂涎赵婉雁的绝色,寨主斗得正紧时,却也来趁机侵犯。六七个山贼围了上去,将她压在一株柏树上,不顾她惊恐的神情,数只手掌同时争了上去。
  “该死!”向扬望到这一幕,不禁勃然大怒,再顾不得自身安危,冲出童、丁两人的夹击,呼呼数掌过去,一众山贼接连惨叫,一个个飞了出去,左手把赵婉雁紧紧抱在臂弯里,道:“还好吧?”赵婉雁惊魂稍定,点点头,忽然失声叫道:“血……向大哥,你的左腿……!”向扬这才感到左腿一阵创痛,刚才脱身来救,破绽毕露,已中了童万虎一刀。不及点穴止血,童万虎刀芒又至,同时丁泽爪路上下袭来,数名山贼也围上来助阵。
  情势凶险,向扬毫不思索,挡在赵婉雁之前,内息疾转三周天,长啸一声,两条手臂猛然如狂风怒涛般连连出招,一招未尽,次招又出,九通雷掌“雷鼓动山川”,恍若天边雷霆暴现,万物皆栗,沛然莫御。
  瞬息间鬼头刀刃面受力,震为两断;丁泽鹰爪受挫,胸腹间连中两掌,鲜血狂喷而出,摇摇晃晃地连退数步;欺近向扬的山贼全部飞退而出,或撞树、或摔地。总算向扬全力攻向童丁二人,山贼中掌多受余力,虽负重伤,却未当毙命。童万虎格挡得及,却也内息翻腾,脸色大变,一望手中所余厚背断头刀,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
  向扬奋力打出绝招,气血腾涌,腿上创口鲜血迸射而出,险些站不住脚,暗哼一声。赵婉雁惊道:“向大哥!”向扬回首一笑,道:“没问题!”重振精神,点了腿上数穴,流血立缓,抬起头来,眼光一扫周遭。
  众贼为其余势震慑,一时竟无人敢上前,大多反而向后退了几步。
  猛地一声咆哮巨响,众人俱感一震。山谷回响声中,白虎缓缓步出,朝向扬、赵婉雁走来,虎尾上下轻摆,眼中流光不定,沉声闷吼。
  白虎寨众贼见白虎上前,纷纷后退,让开了一片空旷。童万虎曾亲见它杀死上山攻寨的官兵,包括一名武功精强的侍卫,知道它与一般猛虎大不相同。平日它居于山洞中,偶尔在山涧走动,白虎寨因它而起,以它命名,面对向扬这个强敌,竟似有亲身出猎之态,童万虎不禁大喜,道:“虎兄,你要帮咱们料理这小子,那是再好不过了。”说着接过一名手下递来的钢刀,大步上前。
  不料白虎蓦地回首,发出极深沉的低鸣,向着童万虎把头一偏。童万虎一愣,才道:“是了,虎兄要独自出猎,不用我们参手。”
  白虎调回头来,恭起身子,凝视向、赵两人。向扬见这只异兽随时便要扑来,心道:“婉雁在这里,太危险!”心念一转,抱起赵婉雁,纵身而起,要将赵婉雁安置在树上,自己好放心大斗一场。
  才纵高五六尺,头顶赫然响起劲风,一道黑影盖住两人,白虎竟一跃而起丈许,已在向扬上空,奇快奇猛,暴吼声中虎爪直落,直取向扬顶门。赵婉雁不禁大声惊呼,向扬亦大吃一惊,危急之中发掌重击树干,借力向后飞出,堪堪闪过虎爪。白虎一个翻腾,稳稳落地,前爪一探,狂啸扑上。
  向扬眼见虎威惊人,生怕误伤赵婉雁,左掌才将赵婉雁向后远远送开,虎影已至。向扬清啸一声,在虎爪临面之际旋身一个转折,自两只虎爪之间盘旋拔身,半空一个筋斗,雷掌直拍而下,正中白虎前额,借力又是一翻,竟骑上虎背。白虎脑门中掌,怒咆一声,居然行若无事,待得向扬翻上背去,虎尾陡然卷起,犹如一条黑白相间的软鞭般抽来。向扬一把紧抓住虎尾,正待施力,万不料虎尾忽然暴甩开去,直不下数百斤力道。向扬身不由主,立被甩离虎背,摔向地下。
  白虎大吼一声,迅雷般调头扑来。向扬不及落地,右手向地一撑,横飞避过重爪,这一爪扑在一颗柏树上,柏树干猛然摇晃,应声而断,枝叶纷落,直倒下来,众人纷纷闪避,无不心惊。
  向扬暗自骇异:“这白虎究竟是什么东西?寻常猛虎哪有此巨力?”不及细想,已旋身立稳,白虎动作迅速绝伦,一扑不中,次扑立至,直如武林一流好手,虎虎生风,威不可当。向扬施展轻灵身法,连闪两次扑击,绕到白虎身侧,劲贯足尖,右脚飞起疾踢,正中虎腹。
  这一踢厉劲如锥,虎腹内创,白虎“哗哇”痛啸一声,猛地横爪回扫,向扬这一踢使力太强,难以闪避,勉强转身翻开,只觉左腿剧痛,刀伤处被虎爪扫过,一大片鲜血飞撒开来,白虎寨众贼齐声欢呼。
  “向大哥!”赵婉雁吓得花容失色,奔上前来,看着向扬的伤处血肉模糊,又急又怕。向扬大惊,白虎此时一扑,他再也难以同时保护赵婉雁和自身。
  然而白虎却不扑上,只是缓缓弓身逼近。向扬掌心狂催真气,心道:“便是终不免死于虎口,也要拼命一掌击杀它,以保婉雁周全。”忽然心中一痛:“便是杀了这头白虎,婉雁也不免落入这些贼子手中,那是比死更惨,绝不能这样……”
  赵婉雁瞧着白虎走近,心底惊惧无比,紧紧靠着向扬的身体。白虎忽然停步,对着赵婉雁昂了昂首,“呼吾、呼吾”沉鸣了两声。
  向扬和赵婉雁互望一眼,均感奇怪。眼前白虎凶态全敛,和刚才相较,可说极是友善。白虎走近赵婉雁,又轻哮一声。赵婉雁大为惊奇,大着胆子,缓缓伸出手去,轻轻碰到虎首的皮毛,白虎立时把脸往手上摩娑。
  这一下众人都是惊讶无已,万万没想到方才还凶猛无匹的巨兽,在美人玉手之下,竟如猫儿一般温驯。白虎伏低身子,尾巴向赵婉雁一甩,又往背上一卷。赵婉雁惧意稍去,道:“向大哥,它是不是要我骑上去?”向扬心里也是一片疑问,道:“不知道,或许呢?”白虎对着向扬一昂首,转看着赵婉雁,尾巴又是一甩一卷。
  赵婉雁鼓起勇气,走上前去,轻轻抚摸白虎的皮毛。忽地虎尾卷来,竟绕住赵婉雁纤腰,将她举了起来,轻轻放到背上。赵婉雁又惊又喜,叫道:“向大哥,它不会伤人啦,你也过来罢!”向扬正要走来,白虎迎面一声大吼,甩了甩头。向扬哈哈笑道:“不成不成,这位虎兄只爱美人,对我只有当头一爪奉送。”
  白虎虎目圆睁,绕了一圈,右前足在地上顿了两顿,似乎在说:“你们通通在这里别乱动!”接着便负着赵婉雁向林间窜去。
  向扬和童万虎等尽皆一惊,便要追去。才奔出数步,白虎陡然回头,大吼一声,向童万虎一瞪,又盯着向扬“胡”地一声,似在示意“你们干什么?”、“急什么,一会便送她回来!”众人惊讶之余,白虎已窜出林外。
  赵婉雁见白虎奔走,大惊之下,只觉草木飞快倒退,正是“骑虎难下”,只有紧紧捉住虎颈,以免跌落,心底暗想:“这头白虎似有灵性,要带我到什么地方去,我便去看看。”虽然不免惧怕,却也无法可想。
  白虎在山林间忽高忽低,来去自如,当真胜于骏马。不多时到了一个山洞前,林木繁盛,左邻陡坡,显是罕有人烟。白虎奔入山洞,赵婉雁眼前一黑,又是陡然一亮,原来这不是山洞,却是一小块四面皆岩的空地,一条洞道通到外头。白虎停了下来,伏低身子,让赵婉雁下来。
  虎背极宽,赵婉雁骑了一阵,只觉胯下有些不适,险些没站稳。她四下环顾,不见有异,正自奇怪,忽觉背上一重,竟是白虎向她压来,赵婉雁惊叫一声,已被压倒。
  白虎悬压赵婉雁,伸出前掌去扒她的衣杉,利爪已收在肉垫下。赵婉雁大吃一惊,羞惧之下,不断挣扎。白虎停下动作,盯着她的脸,似乎颇觉奇怪。赵婉雁喘了口气,这才想到:“它是只老虎,走兽岂有穿衣服之理?它当然觉得我不该穿衣杉了。”眼见白虎又要伸掌,赵婉雁脸上一红,心想:“它又不是人呢,我不穿衣服倒也无所谓。只是……它到底要做什么?”当下已无暇细想,伸手轻轻解下上衣。白虎后退几步,又扒向她下身。赵婉雁脸上一阵发热,横卧过来,屈着身子,又脱下了纱裙。
  一只珍奇异兽、一个赤身露体的绚丽少女,搭配成极诡极美的景象。
  白虎搭上赵婉雁的身子,伸舌舐了一下她的脸颊,一路摆首向下舔去。赵婉雁惊啼一声,只觉被虎舔过之处火辣辣地,又酥又麻,一种难以言喻的强烈刺激传遍全身,不禁“啊”地叫了出来,心中慌乱,不知道究竟是要如何。
  白虎的舌头舔上她的胸口,忽然张开虎口,一口含住了一对柔软的乳房。“啊啊、啊啊!”赵婉雁哀叫了起来。白虎并没有让尖牙碰到她一点嫩肉,上下颚慢慢稍开稍合,舌头来回舔食般地拨弄着两颗乳尖。
  少女的双手紧紧地抓着白虎的皮毛,在白虎而言,这等力道像是呵痒一般。赵婉雁只觉脑海一片空白,连声喘叫,雪白的双乳泛起红润,在虎颚的挤压下变型弹动,虎口中的乳首不知不觉中已挺立起来。一道热气从白虎喉咙中直喷出来,赵婉雁难耐地哀鸣一声,只觉胸前一团温热,像是融化了一般。
  “啊……为什么……像、像是向大哥一样……”赵婉雁忘我地发出了娇柔的呻吟,觉得这白虎简直像极了向扬。对敌时的威猛和对她的温柔,是她心仪于向扬的重要缘故,她没想到一头异兽竟也给她这种感觉。不同的是,向扬不可能把她的双乳同时这样含着舔弄,根本不是人的嘴能办到的。
  “嗯、嗯、呼啊……”赵婉雁体验着不知算是野性还是温和的感受,娇喘、呻吟、扭动。“怎么会……现在是跟一头野兽……老虎……”赵婉雁心底一团迷惘,不断接受莫名的兴奋。“现在在舔下侧……了……尖端……啊……摩擦着……好热……不行……我、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如果这只白虎是一个其他的男人,基于对向扬的爱意,赵婉雁可能只会感到羞耻和侮辱。但是面对与道德无关的老虎,她的防线根本无从建立。赵婉雁已经忘记了白虎的尖牙和锐爪,完全沉醉了。虎口之中充满白虎炽热的吐息,对少女娇嫩的身体而言,如同烤炉般火热。
  白虎低声沉鸣,终于吐出了赵婉雁的乳房,两团粉红色的嫩肌湿漉漉地,晃动时似乎发出滋滋声响。“嗯啊……”赵婉雁长声哀唤。在满是热气的虎口中发烫的肌肤,突然暴露出来,冷热的大变化使她浑身一紧,身子剧烈地弹了一下,胸口好似变成了一团轻飘飘的棉絮。
  白虎突然沉声连吼,绕着赵婉雁走了一圈,看着她下身,虎头竟往她双腿之间钻去。“啊!”赵婉雁全身一颤,只觉一条柔软之物滑过,传出“嘶啦嘶啦”的响声,原来下身早已湿透,虎舌一伸,便舔了一大口。两只虎爪上前扒开两条粉腿,整个虎头埋了下去,呼噜呼噜的又舔又喝。赵婉雁羞得快哭了出来,她打从出生以来,双腿从未像这样撑开,下身完全一览无遗。虎爪上力道不大,但也非这柔弱的躯体所能承担,赵婉雁紧咬双唇,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
  白虎昂首起身,又悬压她身上,向前挪了一挪。白虎体形庞大,赵婉雁身体娇小,整个被黑影覆盖。白虎前爪一拨,翻过赵婉雁的身子,一只虎爪压在她背上。赵婉雁“唔”了一声,喘了一口气,尚觉热辣的胸口已整个挤压在土地上,闷塞难受,张口欲呼之际,忽感股沟间有一条东西前后磨蹭。
  “啊啊!”赵婉雁大惊失色,身子若受电殛,心头突然浮现出一幅极为不伦、淫靡、羞耻、放荡的景象。她从未想过野兽对人会不会做出那极不堪的行为,那物却已经往她的秘处试探,只是进不去。
  “不、不要啊……!”赵婉雁无助地哀叫,期望这只异于常兽的白虎能听懂,但那物却施加了力道,激压着湿润的花穴,像是一片厚肉要冲将进去。赵婉雁绝望地哭了出来,眼前渐渐模糊,忽然见到一个白影,白虎正立在她前头,股间却明明有东西在试着伸入。赵婉雁一怔,“不是虎……啊!是、是谁……?”
  赵婉雁急忙翻过身来,定睛一看,立时满脸通红,原来是一只小虎,一样通体白毛,还是小猫一般大小,正用前脚挖探她双腿之间,像在试着掘泉取水。赵婉雁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思:“我怎么会想成……想成……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思之不禁又好笑,又觉羞愧。
  白虎低咆一声,小虎立即跑了过去,右前脚在地上踏出数个湿脚印,赵婉雁看见,心中一羞,白虎又对她低咆一声。赵婉雁一愣,正欲起身向白虎走去,白虎却连声低鸣,虎首轻摇。
  赵婉雁心中一动:“总是要学着老虎的样?”当下强抑羞意,四肢撑地,向白虎爬了过去。白虎似甚满意,伏低身子,小虎立即上前,吸起乳来。
  赵婉雁见这景象,恍然大悟:“啊,这只老虎是雌的,这是它的小孩啊。”想到它不是雄虎,心中一宽,安心了许多,方才一些奇怪的念头尽数丢开了。白虎任由小虎吸乳,前脚朝赵婉雁招了招。赵婉雁心念一动,心想:“它要我学小虎的样子?”忽觉脸上一热,望着虎乳,竟不好意思起来,正打不定主意,白虎却连鸣催促。赵婉雁向自己说道:“罢啦,反正没人瞧见,就这样吧……”轻轻抬头,吮着虎乳,有点不知所措。婴儿吸乳,乃是本能,长大了反而不知如何行之。她生涩地吸吮片刻,忽觉口中流进一道乳汁,温温热热,甚是浓稠。当下蛾眉轻颤,一点一点地喝了下去,觉得也没什么味道,不多时,已抓到了吸吮的要领。
  白虎让小虎和赵婉雁吸了一阵乳,忽然拨开小虎,单让赵婉雁一人吸乳。赵婉雁心中惊奇,不知所以,却也不敢停下,柔唇收放,吸个不停。小虎想上前来,总被白虎拨开,呜呜而叫,没精打采地绕来绕去。赵婉雁吸了一阵,虎奶越来越越稀,白虎忽地前爪一顿,也拨开了赵婉雁,趴在地上,张大了嘴,似乎甚是疲倦。
  赵婉雁吸了一肚子虎乳,轻轻俯卧在地,只觉全身紧绷,胸口尤其更感胀塞,连连喘气。“嗯嗯……好难过……好像到处都热热的……”正自迷惘,小虎忽然跳了过来,朝她闻了一闻,卧下来含住了她右乳。
  “呃……?啊……”赵婉雁立觉一阵酥软,小虎竟是开始吸起乳来。赵婉雁心中一松,似乎周身的胀热都随之慢慢吸去,暗想:“我才刚和向大哥结合,尚未有孕,怎会有乳水啊?这只小小白虎,再怎么吸也没有用啊……嗯……嗯……?”才想着,忽觉一阵温热窜向乳间,小虎“滋”地一吸,竟有乳汁流出。赵婉雁惊羞交集,不明所以,只觉小虎吸吮之下,四肢百骸渐渐放松,乳端上酥酥痒痒,说不出的异样。白虎望着,长声低鸣,声调微扬,似乎甚是满意。
  赵婉雁坐起身子,将小虎抱在怀中,静静让它吸奶。小虎曲起身子,闭目饱饮。赵婉雁忽觉一丝喜乐,暗想:“若我能这样抱着向大哥和我的孩子,那有多好!”
  小虎吸饱了奶,跳了下来,白虎将赵婉雁的衣衫衔了过来。赵婉雁轻笑道:“虎姊,你差点把我吓死啦,原来你要我喂这个虎宝宝。”说着已穿好衣裙。白虎对小虎一声吼叫,甚有威严,虎头朝赵婉雁一偏。小虎调首望望赵婉雁,向白虎低声呜呜而叫。白虎沉声嘶吼数声,前爪拍了下小虎头顶。小虎呜呜叫了一阵,似乎下了决心似地,靠到赵婉雁脚边。白虎对赵婉雁轻吼一声,伏低身子,尾巴一挥一卷。赵婉雁一怔,抱起小虎,骑上了白虎,道;“虎姊,你要我照顾虎宝宝吗?”
  白虎巨啸一声,冲出洞道,疾行如风,往林中回奔。不多久,便到了先前之处。丁泽卧在一旁,向扬正和童万虎缠斗,掌风刀芒,战得极是激烈。白虎大吼声中,扑将上去。两人猛吃一惊,分了开来。
  赵婉雁见向扬左腿已披满鲜血,地上横七竖八的倒了数十名山贼,知道他刚才定是受这伤势之累,经历了极险恶的战局,连忙自虎背下来,奔上前来,叫道:“向大哥!你的伤……”向扬见赵婉雁回来,心头大喜,笑道:“小伤罢啦,不算什么!”见她怀中抱了只小白虎,怔了一怔,道:“怎么?那是什么?”赵婉雁笑道:“是虎宝宝呢。”
  白虎忽然大声吼叫,吼声中带着急促喘息,对向赵两人连声急吼。
  赵婉雁跟它经历方才一段奇事,隐约似能感其心绪,低声道:“向大哥,她要我们快走!”说着便要放下小虎。白虎一声巨吼,脚下忽然不稳,向前一跌,仍是昂首急啸。小虎哀声嘶叫,一转身,又跃向赵婉雁怀中。赵婉雁一声轻呼,低声道:“虎姊,你要我带宝宝走吗?”
  童万虎怒道:“想走到哪里?”说着一挥钢刀,冲上前来。白虎陡然立起,对童万虎张口怒咆,虎须贲张,童万虎吃了一惊,叫道:“虎兄,怎么了?”
  赵婉雁轻笑道:“童寨主,你弄错啦,该叫虎姊才是啊!”童万虎一愕,向扬见机得快,已抱起赵婉雁,笑道:“童兄,失陪啦,咱们日后再分胜负!”脚下轻功急驰,向林外奔去。童万虎正欲追击,白虎却挡在路上,虎啸一声。童万虎心中大疑,心道:“虎兄怎地反来阻我?难道它觉得不该捉那赵姑娘?”
  向扬抱着赵婉雁奔出山林,绝不稍缓,直至前方可见市镇,这才停步,放下赵婉雁,自衣袖上撕下布条,包扎好左腿伤势。赵婉雁见他左腿血流不止,心里一直担忧,道:“我们到镇上去找个大夫罢?”向扬摇头,笑道:“这等伤势,我自己便应付得来,不用麻烦了。”赵婉雁不安心,这晚便找间客栈住宿,让他可以养伤。
  两人进了客房,赵婉雁打赏了店小二,将小白虎放下来。店小二看着,大感奇怪,道:“姑娘这只猫倒也奇怪,瞧这花纹,简直像只小老虎似的。”赵婉雁笑道:“本来就是啊。小二哥,你去忙罢!”店小二面现奇色,退出房去。
  向扬今日一场恶战,左腿外伤实是不轻,为不使赵婉雁担心,总是谈笑自若,问到白虎之事,赵婉雁俏脸通红,吞吞吐吐地清楚说来,只听得向扬不知该惊奇还是好笑。赵婉雁低声说完,怯生生地道:“向大哥,你……你会不会瞧不起我?”向扬笑道:“怎么会?”赵婉雁急道:“可是……可是我那时居然会觉得……那样……实在是对不起你……”
  向扬心中一动,抱紧了赵婉雁,柔声说道:“婉雁,别乱想啦!那是只老虎呢,你没有做错什么,更没有对不起我啊。”
  赵婉雁心中欢喜,低下头去,突然想到童万虎之言,心中又是一阵凄楚,叹了口气。向扬奇道:“婉雁?”赵婉雁低声道:“向大哥,我爹爹是靖威王,他的声名一直不好,我也不知真不真。”向扬道:“我也不清楚。”赵婉雁道:“向大哥,我一直不敢告诉你……你……”向扬轻轻吻了赵婉雁一下,道:“我哪里管你爹是善是恶、是贫是富?只要你是这样温柔可爱,这样善良,我还管得什么?”
  赵婉雁倚着向扬肩头,心中甜丝丝的,忧愁一时俱忘。这一晚两人缠绵异常,赵婉雁想到白虎之事,心中羞涩,却表现得更是娇柔万状,一时忘我,未能顾忌身在客店,什么声音也收不住了。向扬见她放开羞态,神态更加动人,心中越发怜惜,两人翻云覆雨,心意相通,房中尽是温存爱意。
  小白虎趴在桌上,睁眼望着,动也不动,似乎目瞪口呆。
  深夜,赵婉雁已沉沉睡去,向扬轻轻为她盖上被子,望着清丽秀雅的脸庞,心中不觉感到一阵暖意:“有侣如此,尚有何求?”。小白虎在屋角睡的正香,四下一片安祥,窗外明月当空,传来阵阵蟋蟀鸣声。
  这蟋蟀声向扬自幼听得熟了,此时听得,突然想起幼时和师弟师妹灌蟋蟀的情景,不由得面露微笑,暗想:“不知师弟、师妹现在如何?也许师弟也找了个好姑娘,师妹也遇着了意中人。”想着想着,渐渐也进入了梦乡。
  同在此时,一般月夜,江南无数湖中,一叶扁舟琴声铮铮,出自一个少年指下。他奏至泛尾,一声舒啸,走出舱外,长吟道:“石鱼湖,似洞庭,夏水欲满君山青。山为樽,水为沼,酒徒历历坐洲岛。长风连日作大浪,不能废人运酒舫。我持长瓢坐巴丘,酌饮四座以散愁。”一诗吟毕,少年拿起一只铜把酒壶,长笑道:“元次山!诗果然做得好,可惜湖上既无宾客,我又不善杯中物。酒兄酒兄,小弟文渊可对不住你啦!”语毕,袖袍一振,铜壶直飞夜空,美酒飞洒成碎弧,转身回入船舱。
  又一曲平和的琴声响起,酒壶才落了下来,“噗通”落入湖中,酒液如雨而下。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权财——谢慧兰的风骚】【待续】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十景缎(第二章)】【作者:不详】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鹿鼎记别传】【作者:不详】【连载中】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九阳谷之雪岭双姝与少年张无忌】【1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群魔丽影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