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妇汤加丽】【作者:niepeng92】【待续】

少妇小说
2017-08-17 23:07:55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二级流氓 于 2017-2-20 11:24 编辑

  序

  汤加丽的双手环抱胸前,握住两个柔软的乳房。雪白的乳房仍旧光滑有弹性。二十六岁的她保有苗条身材。也日益增加女人的魅力。

  被女儿吸过的乳头像樱花般有美丽的颜色。略微显大的乳晕的颜色不是很深。挺出乳晕的乳头,指尖碰到时就会高高的勃起。

  放下手时,在浴缸里黑色的阴毛如海草般摇曳。阴毛适中,形成倒三角形。

  汤加丽用手指抚弄阴毛后,把较大的两片阴唇用手指分开。花瓣比结婚前大得多。这也许是和丈夫做爱后变大的。

  也可能是心里作用吧,汤加丽用拇指和食指捏住花瓣,轻轻拉起,立刻出现淫荡的感觉。

  女人的柔软纤弱的花园为什么这样可爱,能理解男人喜爱它的心情。

  第一次从镜子看到自已的性器时,那种丑恶的模样使她感到惊鄂,真不想看到第二次。可是结婚后丈夫称赞自己那里可爱或美丽时,就觉得也许是那样的。如今已经认为没有比性器可爱的东西了。

  汤加丽睡在浴缸里,不断的抚摸着自己……

  (一)

  汤加丽是一名舞蹈演员,上帝给了她如花似玉的容貌、性感苗条的身材、和如水一般的性格。

  汤加丽在十八岁那年,从县城的歌舞团考进了本市的歌舞团。她二十二岁时和丈夫乔翼军认识并结了婚,至今已有四年的时间。婚后和丈夫生了个女儿,两人的女儿今年三岁。

  汤加丽的丈夫乔翼军是一个地质工作者,因为工作的性质,他经常和妻子聚少离多。他长的一般但有着大卫一样强壮的身体……。

  在外人眼里,汤加丽和丈夫是幸福的一对,但其中的痛楚,只有她自己知道。

  在汤加丽十六岁刚刚踏入社会的时侯,被她当时所在的歌舞团的副团长强行奸污了,这件事成了当时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话题。后来汤加丽来到省城后,也试着想忘掉这件事,她谈了几个男友,最后都因为她的这段过去,离她而去了。

  上天让汤加丽现在的丈夫……乔翼军出现了,为了不出现前几次的情况,汤加丽在和乔翼军第二次约会的时候,就把她的这段往事,如实的告诉了乔翼军。乔翼军在听完汤加丽的诉说后,不但没有离开她,反而对她更加的关心。汤加丽感动了,最终嫁给了乔翼军。

  可是婚后,乔翼军却经常拿这段往事羞辱汤加丽。而且在他们做爱时还常常虐待她。其实在汤加丽发觉丈夫变态时,离开他就完事了。但她天生的软弱和逆来顺受的性格,却让她处处忍让着……。

  这一天,乔翼军回来了。看着丈夫在客厅和女儿玩耍,汤加丽心事重重的忙着洗菜煮饭。一家人吃了晚饭后,看了一会电视,汤加丽就哄着女儿睡了。安置好女儿后,她疲惫的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走回房间去!……”汤加丽才坐下来,乔翼军就搂着她说到。

  汤加丽顺从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被丈夫搂着走进了卧室。进了卧室丈夫坐在了床边,汤加丽蹲在地上,帮他脱去鞋袜。然后,从床下拿出脚盆,倒了些热水,帮他洗干净了双脚。

  乔翼军伸出手,从汤加丽敞开的领口,向她胸部摸去。

  “翼军,你先等一会,我有事跟你说!”汤加丽侧了一下身子,让开了伸进胸部的手。

  “什么事?说!……”乔翼军不耐烦的说。

  “翼军……有个广告商找我……想让我拍一个内衣广告!……”汤加丽怯怯的望着丈夫。

  “什么?……内衣广告?……不行!”乔翼军想都没想就回绝了。

  “翼军,我们团现在效益不好,好多人都辞职了。你就让我去吧!只是拍个内衣广告!白丽和刘琪她们都去拍写真级和当人体模特了。”汤加丽对着丈夫说道。

  “拍写真级当人体模特?那你们还不如去当婊子呢!赚得肯定比这个多”乔翼军气愤的说。

  “你……”汤加丽被丈夫的话刺伤了。

  “好了!好了!总之一句话不准你去拍什么内衣广告!听见了没有?”乔翼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我……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汤加丽委屈的抽泣着。

  “为了这个家?为了这个家,你就可以脱光衣服给别人看吗?我告诉你!只有我有权利看你的身体,知道吗?”乔翼军从床上站了起来。

  “……”汤加丽默默的擦着眼泪。

  “行了!别哭了……来转过来让我摸摸!”乔翼军用手扳住汤加丽的肩。

  汤加丽使着小性扭动着身体,甩开了丈夫扶在她肩头上的双手。

  “妈的!你别敬酒不吃药吃罚酒?”乔翼军怒气冲天的解下腰间的皮带。

  “没……没有”汤加丽见丈夫发火了,吓得赶紧转过身子。

  “把衣服脱了!跪到地上去!”乔翼军命令着汤加丽。

  汤加丽从地上站起来,面对着丈夫慢馒的开始解衣服上的纽扣。不一会她上衣的钮扣就被全部解开了,这时汤加丽的香肩、戴着胸罩的乳房、和她那白晰的肚皮,都露了出来。她又背过双手开始去解胸罩上的扣子。很快她的上身已完全赤裸了。

  乔翼军叼着香烟,看着汤加丽脱衣服的样子,脸上浮现出满足的表情。

  乔翼军上下打量着汤加丽裸露的上身,呼吸声越来越重了。

  结婚四年了,汤加丽是越变越美了。她拥有一张漂亮的脸庞,弯弯长长的秀眉,杏眼桃腮,双唇红润而性感,皮肤细腻白晰,一对丰满的乳房高高的鼓涨着,在乳房的顶端是两片不大不小的暗红色乳晕,乳晕中间还在勃起着的乳头大约有1厘米高、小手指那么粗。她的乳房不大但很丰满,加上又给女儿哺过乳。所以看上去她的乳房不像那些未婚少女的乳房向上微翘,而是略微有些下坠。但这不但不影响整体的美感,反而因为这对乳房,更衬托出一种让男人疯狂、痴迷的成熟女性所特有的美感来。

  汤加丽接着又脱去裙子和内裤,然后赤裸着身子缓缓的跪在了地上。她目光下垂,挺着上身,等待着丈夫的命令。

  “用手抓住奶头把它拉长,我倒要看看看看,你的奶头到底能揪多长。拍内衣广告?哼……”乔翼军一边捏着汤加丽的乳房一边侮辱着她。

  汤加丽不敢违抗丈夫的命令。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无奈的用双手的食指和拇指,捏住两只暗红色的奶头,用力的向外拉扯着。奶头被她越拉越长,已几乎有二公分长了,由于拉扯她奶头周围的乳晕也被拉的隆出了乳房。

  “你晚上没吃饭是不是?使劲拉!快点!”乔翼军仍不满足,继续折磨着妻子。

  “翼军求求您!……饶了我吧!再也……拉不长了!奶头……好痛……啊!”汤加丽忍受不了,痛苦的哀求着丈夫。

  “饶了你?保持这个姿势二十分钟。”乔翼军冷冷地说道。

  “……”汤加丽的手仍揪着乳头,不敢放开。

  乔翼军居然翻起了杂志。

  二十分钟的时间,对汤加丽来说是那样的漫长。乔翼军翻着杂志,连看都不看跪在他面前的那个已经在微微发抖、汗流浃背的可怜的女人。

  二十分钟,与一个世纪一样总会过去的,乔翼军终于放下了杂志,他把脚慢慢的伸到汤加丽的裆下,用脚趾在那里拨弄着。

  “啊……”当乔翼军的脚伸进汤加丽的阴部时,她的叫了一声,那是一种痛苦的声音,随后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你知不知道?其实这辈子,你最应该感激的人是我!当年,你在那个小县城,被你们团长强奸后,要不是我娶你,你早就完了!你想一想,谁会要你这个破鞋?你忘了结婚时你对我发得誓了吗?做牛做马的服侍我?哼!前几年做得还不错,可是现在呢?要背着我去拍什么三级广告不说,说你两句,你居然还敢对着我耍性子!你是不是翅膀硬了?嗯?”

  乔翼军一边用脚玩弄着妻子一边用语言侮辱着她。

  “不,翼军我没有。我……错了!”泪水顺着汤加丽的脸颊流了下来。

  “错了?你会错吗?”

  “啪”乔翼军伸手给了汤加丽一记耳光。

  “啊……”汤加丽用手捂住脸。

  “看来今天不给你点颜色,你是不会知道,你究竟错在哪了?” 乔翼军站了起来。

  “不……翼军,求求你!不要,我真的知道错了!”汤加丽抱住丈夫的双腿苦苦的哀求着。

  “少罗嗦!起来,到床边上去!”乔翼军低声喝着。

  汤加丽无奈的站起身,可能是疲劳所致,动作很吃力。她坐到床边,等着接下来的惩罚。

  乔翼军拾起汤加丽的内裤卷成一团塞到了她的嘴里,用一个布条绕过脑后紧紧地勒住。然后从床褥底下抽出一只电线拧成的鞭子。

  “挺胸!把奶子用手托起来”

  汤加丽无奈的挺起胸,用双手托住她那两只白嫩丰满的乳房,乳房上那暗红的乳晕在灯光照射下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刺激。她已经猜出丈夫下一步的惩罚内容了,她知道那会有多痛苦,从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恐惧。

  乔翼军举起了鞭子,开始抽打她的两只乳房,与皮鞭不同,这种电线制的鞭子很细,而中间的铜线又很有重量,所以抽在敏感的乳房,那痛苦可想而知。不到二十鞭,汤加丽这个可怜的女人已经泪流满面了。转眼间有些鞭梢着肉之处已经开始渗出小血珠了,那些鞭痕很快就变成了深深的紫色。

  乔翼军放下鞭子,点了支香烟,歇了一两分钟,又开始继续接下来的程序。

  “把腿劈开!”

  汤加丽顺从的分开两腿,她的的整个阴部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那扁平的细腰丝毫看不出生育过的痕迹,那微凸的阴阜上长着乌黑油亮、不多不少的鬈毛,在灯光下泛着成熟的光芒。两片浅褐色的大阴唇饱满的突起,将阴道口掩盖。雪白而修长的大腿充满弹性,浑圆柔软的屁股洁白如玉。

  乔翼军取出一支避孕套,套在了皮鞭的木柄上,将它插入了汤加丽的阴道,乔翼军翻动着鞭柄,汤加丽也随之小幅的扭动,透过嘴里的内裤发出“唔、唔”呻吟,阴道口不断涌出丝丝淫水。

  乔翼军用燃着的香烟,开始烫灼汤加丽那白嫩的大腿内侧,每一次接触都让她极力的后退,回来时,下一个灼痛也随之而来,如此反复多次,最后烟头开始烫她尿道上方的耻骨,这时,乔翼军的短裤已高高地突起。

  乔翼军结束了香烟的灼烧,插在汤加丽阴道内的木柄也被抽出,最后他取出了塞在汤加丽嘴里的短裤,

  “翼军,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汤加丽压着嗓门大口喘着气说。

  “起来!跪着”乔翼军脱下短裤对着汤加丽说了声。

  汤加丽挣扎着起来,乔翼军坐到了床边,她看到丈夫那又粗又长的阳具,黑里透红,可怕的怒胀着。

  汤加丽又跪在地上,用她那柔嫩的双手抚摸着丈夫的阳具,抚摸了一会儿,她又低下头用脸颊不住的在丈夫阳具上蹭着,直到丈夫龟头的尖端溢出透明的黏液,她才抬起头用乞求的目光看着丈夫。

  乔翼军仿佛无动于衷,低着嗓子问道:“贱货,看看自己,告诉我,你是什么!”

  “我下贱,我是破鞋!”

  “再说!”

  “我是骚屄,我是淫妇!”

  “再说!”

  “我……我不要脸”汤加丽羞愧的满脸通红,但她不得不说出这些让人难以置信的作贱自己的话语。

  “躺到床上去,把屄扳开!让我看看!”乔翼军没在难为已被他羞辱得不知所措的汤加丽。朝着床作了个手势。

  汤加丽乖乖的站起身,走到床前,躺在床上,慢慢地把两条修长的腿弯起来向两边大大的分开,然后用两只手的食指掀开大阴唇,让自己的生殖器一览无遗的暴露出来。

  汤加丽阴阜上的阴毛不是很多,两片浅褐色的小阴唇由于充血硬硬的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露了出来,模样就像一个小小的龟头,微微的肿胀着;阴道口不断涌出丝丝淫水,一张一缩的动着,依稀看的见里面浅红色的嫩肉。

  乔翼军的手放肆的在汤加丽的阴蒂上捏着、揉着,时不时还拍打两下。汤加丽紧闭着双眼咬牙忍着,任其粗暴。

  “哎……哎……哎呦……嗯……嗯……”在乔翼军的玩弄下,汤加丽开始哼哼起来。

  乔翼军继续玩弄着汤加丽,他不断的揪着她阴阜的茸毛,拧着她白嫩的屁股,处处显出凶狠。

  乔翼军的手指一会撩拨一阵阴唇,捏捏阴核、最后顺着滑腻的阴腔使劲挖了进去。

  汤加丽疼得嫩臂一扭,听到丈夫的淫笑,她泪如落弦。

  突然,乔翼军的手使劲的捏住了汤加丽的阴部,汤加丽觉得阴部撕裂般的剧痛不由呻吟起来。

  “妈的!老子要看你的笑脸!谁让你哭的?起来!拿出当年你伺候你们团长地劲头来。”乔翼军继续侮辱着汤加丽。

  “……”汤加丽忍住悲哀,忍住阴部的剧痛,泪中带笑的装出妩媚欢乐的样子。从床上爬起来跪在地上,把头钻进乔翼军的两腿中间,用她那美丽的脸颊,轻轻的蹭着他那粗大带着腥臭味的阴茎。她蹭一会儿,停下来怯怯地看看丈夫的反应,再接下去蹭。但丈夫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看她。

  乔翼军的阴茎在汤加丽脸颊轻柔的抚弄下蹦了起来,跟着又是一下。可怜的汤加丽以为得到了献媚的机会,赶紧用她的下巴,使劲蹭着乔翼军怒涨的阴茎。

  “妈的!你这个骚货!”汤加丽的下巴蹭疼了乔翼军,乔翼军往上一抬脚,赤裸的脚背正正地撞在汤加丽的双腿之间,他感到汤加丽的阴户整个软绵绵的,挺暖和,阴毛又麻又酥的感觉像是一头绵羊,踢上去很舒服,让他忍不住想再来一下。

  “唔……唔……”汤加丽的整个身体往上一跳,性感的下巴离开了乔翼军的阴茎。她赤条条的哼着把屁股撅在了半空中,憋红了脸强忍着不敢再动。

  乔翼军一边揉捏着汤加丽丰满的乳房,一边将大脚趾竖起来,勾着汤加丽阴部两边的肥肉瓣,前后划着来回。他用脚趾分开汤加丽的大阴唇,拨弄着汤加丽的阴核,他的脚趾逗得汤加丽的下体开始不停的蠕动,淫水不断溢出,流到了他的脚上。

  汤加丽用那对满是眼泪的大眼睛胆战心惊地看着乔翼军,她用力下压屁股,将她的花心顶在乔翼军的脚趾上,然后,她小心谨慎地前后挪动着屁股,把她的阴道谄媚地往拨弄自己阴唇的脚趾头上套。

  乔翼军可有可无地把大脚趾插进汤加丽的阴道里拨弄了几下,接着抽出脚趾,绷直了脚背对着她的阴部又是一下,这一回乔翼军用了八成的力气。

  “呀……”汤加丽歪斜着仰天翻到一边去了,痛得再没有力气装扮温顺的女人。她两手捂在阴户上,两条白嫩的大腿紧紧的缩起把手臂夹在中间,痛苦的的滚到这边呻吟几声,又滚到那边呻吟几声。

  “骚货!你的屄痒了吗?我再用脚踢你两下!帮你止止痒!怎么样?给我起来!”乔翼军站起来走到汤加丽身边弯下腰,一把捏住她的奶头。

  乔翼军边说边把汤加丽从地上拉起来,推倒在床上。然后用双手抓住她那两只纤纤美足,让她采取张开大腿的动作。

  “呀……”汤加丽本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一旦打开以后,就无法胜过丈夫的力量,在汤加丽已完全开放的大腿根,她那美丽的阴唇微微张开,发出淫邪的光泽,在浓密的阴毛从中,粉红的阴蒂勃起的挺立在乔翼军面前。

  汤加丽产生了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当她还未从羞耻的心情恢复过来,丈夫的手指已伸向她的阴户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啊!……”汤加丽呻吟着想用力夹紧大腿,可是又不敢,丈夫的手指任意的侵略着她柔软的肌肤,在她充血勃起的阴核上揉搓……。

  汤加丽因刺激而红润的阴户完全的暴露在丈夫面前。丈夫的另一只手也伸向她的胸前,揉捏着她的乳房,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

  “怎么?受不了了?想要,就求我呀!”乔翼军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汤加丽的阴户上。

  “啊啊啊…………啊……求……求求你……给我”汤加丽无力的挣扎了几下,身子就慢慢的软了下来,臀部不由自主的向顶在阴道口的阴茎一次次挺抬着,两条腿也越张越大,阴道开始轻微的一张一合的蠕动起来。

  汤加丽紧咬着牙,想忍住从下身传来的阵阵奇痒。但她又怎么可能忍的住这种——从一个成熟女人要命处传来的强烈的感觉?下身流出的汁液越来越多,她的心里防线崩溃了。她禁不住一面娇喘,一面淫荡的呻吟起来。

  乔翼军并不急着进入,他用手扶着阴茎,用龟头在汤加丽的阴唇上磨擦着。

  由于汤加丽的阴部沾满了粘滑的淫液,被丈夫的龟头这么一摩擦,不由发出“嗞嗞”的淫摩声。

  “啊……翼军……不要……啊啊……啊啊啊……求……求求……您……给我把……我……好痒……我……啊啊啊……”汤加丽如梦呓般的苦苦哀求着。她难受极了,丈夫的龟头给她的下身带来了强烈的刺激,强烈的生理需求,不断的侵袭着她的肉体。使她不得不再次哀求丈夫。

  “骚货……” 乔翼军握着阴茎对准汤加丽的阴道猛的刺去,“吱”的一声阴茎全根捅进了她的阴道。

  “啊………”汤加丽顿感一条又热又硬得肉棍塞满了自己的阴道,一种充实感涌了上来,不禁娇声叫了起来。

  乔翼军的屁股一高一低的动着,粗长的阴茎在汤加丽的阴道里不停的抽送。每一下都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戳入,再用劲拉出,以此达到折磨她的目的。

  汤加丽阴道口的嫩皮紧紧的裹着丈夫的阴茎,随着阴茎的抽插被拖出带入,一翻一翻的。流不尽的淫水再次满溢,随着阴茎的进进出出,从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的被挤出来。经过生殖器的磨擦,变成白白的糊状物,顺着会阴往下流到肛门上。会阴中间凹入的地方一起一伏,和肌肤碰撞发出“辟啪、辟啪”的声响相互呼应着。

  汤加丽的脑中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在阴部这个焦点上,本能的反应开始慢慢出现,并越来越强烈,不断的往头上涌。但女性的矜持和几千年的封建礼数,让她不得不忍住由于快感所流露出欢愉的表情,她拼命忍耐着,想尽快把快感挥散。但事与愿违,那种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强烈。

  “呀……啊啊啊……啊啊啊……”汤加丽的下半身痛痒难分,心中感到下身一下空虚一下充实,这种奇妙的感觉一浪接一浪的涌上心头,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大张着嘴喘着粗气发出一种原始的呻吟。

  乔翼军听见汤加丽的呻吟声,更加兴奋,抽动的也越来越起劲。汤加丽的肉体被碰撞的一耸一耸的,带动着她胸前那一对白晰的乳房,也跟着一会上下乱动,一会又左右摇晃。乔翼军边抽动边伸手抓住汤加丽的乳房不住搓弄,在乳头上又捏又擦,直把她弄的酥痒万分,两粒乳头变得又大又红,勃起发硬。

  乔翼军仍在拼命的抽插着,这时的汤加丽已是浑身滚热,心跳加速,就快熬不住了。

  “噢……”随着乔翼军一声低沉地嚎叫声,运动停止了。

  汤加丽躺在沙发上娇喘着,她的子宫颈给烫的奇痒难受,一股无名的感觉从心头向全身散播出去,身体打了好几个冷颤,全身的血液一起涌入脑中,会阴的肌肉有规率的收缩着,令人休克的快感将她推上了高峰,又一股淫水伴着汹涌而来的高潮开始往外冲,将刚射出的新鲜热辣的精液挤出洞口,流到阴户外面,淡白一片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
        【未完】
  
    本楼字数:14774字节。



下一篇
查看原文
相关推荐
【贱妇汤加丽】【作者:niepeng92】【待续】
08-17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39岁的辣妈赖太太】 【完】
08-14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女友的妹妹晓婷】【完】
08-14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长途大巴上玩人妻】【作者:绿城少龙】【完】
08-14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
【怨妇玉莲】【作者:不详】【完】
08-12 美女性交图_色妹妹_色哥哥_老色哥_骑姐姐_骑妹妹